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番外 (二) 小儿难养

番外 (二) 小儿难养

    两只玉娃娃陡然感觉脑后阴嗖嗖的,其中一个一转脸,陡然对上一双黑沉沉幽深的眸子,陡然一惊,小嘴一张尖叫:“啊——妖怪——好丑!”

    百里青动作一顿,笑容一僵。

    妖怪?

    丑?

    ——老子是myicecat打包带走隼刹赫云滚床单100年的分界线——

    西狄皇宫内

    西凉茉批阅着奏折,批着批着,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心神不宁,但是又不像是有什么危险的感觉。

    她看了看书房外头,已经又是深秋,西狄所处大陆最南端,四季并不太分明,也不下雪,深秋不比天朝寒冷,所以此刻外头仍旧是艳阳高照,树叶半黄绿,看起来倒是另外一番景致。

    她看着心情又好了些,想着那人狠下死手,让龙家一完蛋,就把政务都丢给她和自己培养出来的心腹,然后心急火燎地去准备立后之事,也不知道他到底打算怎么立这个后,问百里青,百里青却只做出神秘微笑的模样,也不肯说明白详细。

    想着那人几日带着人出去挑挑选选,她唇角微微带上一丝笑意。

    一边伺候的宫女,见她微笑,正是心情好的时候,便也笑道:“大人这几日都在书房盘桓,今日天气极好,不若出去走走,也好活动些筋骨,奴婢看着这几日花园秋菊开了,景色极好。”

    西狄的秋菊名气极大,品种多达上百,皇宫里必定有非常罕见的品种。

    西凉茉本身是个做胭脂水粉的出身,国色楼的胭脂卖到各国,是一笔大的进帐,支持了不少她养兵养人,对这些花草,她自然是喜欢的,当下听了宫女建议,心中便一动,笑应了,决定出去散散步。

    她不喜欢跟着太多人,便只让魅晶和两个大宫女跟着,自己解了轻甲,只穿一袭浅蓝色绣番莲花的男子束腰长袍子出去。

    到了御花园,果见不远处一片姹紫嫣红,更有无数碎菊星星点点地落在明珠九拱桥边的水面上,很是诗情画意,颇有点江南景象。

    西凉茉便一路走了过去,这时候正是换值的时分,园子里人很少,她一路过去倒也清静。

    正见着一蓬换做绿玉的碧绿秋菊开在假山石上,大大的花蕊沉甸甸地坠着,她眼神一动,想着要拿这绿玉做些胭脂身体乳之类的给百里青用一用。

    那千年大狐狸精,是个比她还要讲究的货色,这两年被迫做出一副莽夫的样子,心中焦躁得慌,闲下来便开始捧着镜子看自己有没有被海风吹得长皱纹,有没有皮肤干。

    有时候,她忙起来拒绝他随时随地兴致一来的求欢,他就一脸哀怨地抱着镜子顾影自怜‘为师这两年是不是变丑了,所以爱徒你都不愿意让为师亲近了’。

    于是,她想,这人的臭美病没法治本的了,所以治标也是好的,捣鼓些他没用过的玩意给他,让他做做面膜,蒸蒸脸,有东西倒腾了,他也就没心思过来骚扰她了。

    虽然,她自己也不明白,为甚自己要在这边帮他处理军机大事,他却闲的到处瞎折腾?

    西凉茉正叹了一口气,却忽然脚步子一停,身后的魅晶反应迅速地停了下来,但是后面跟着的大宫女们也不知道是走神,还是故意的,也忽然脚不一停,仿佛不能控制自己的脚不的样子,一头撞上了魅晶的背部,赶紧站住了脚步。

    一道细细的优美的唱曲的声音,从那一片绿玉菊的假山后传来。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

    那唱曲的人声音极为优美,一折三转,如一线清泉落水,水花四溅,宛如珠玉琳琅,清丽优美。

    只是……这般唱词原本是杜丽娘闺阁思春之词,如今却被那人唱得黯淡冰凉,让人闻之泪下,心中一片凄然,恰似孤云寒天,孤影独立寒江。

    那歌声让众人驻足,但是魅晶素来不是个喜欢风曲优伶这些女儿家们喜欢的东西的人,她也听不懂,只冷冷一颦眉,手按在自己的刀柄上就要上去把那打扰了自己主子的人赶走,或者拿下。

    但是却被人按住了手腕,她一愣,转脸看向一边的西凉茉:“郡主?”

    西凉茉淡淡地道:“你们都在一边候着。”

    魅晶迟疑了片刻,还是退后一步,但是手依旧放在刀柄之上,沉神静气地跟在西凉茉身后数丈之外,但是眉宇间警惕之色也不曾从那站着的一身红衣的优伶身上离开。

    西凉茉走前几步,站在那人身后,那人背对着她,水袖也静静地一收,并不作声。

    西凉茉看着对方秀气修长的背影,顿了顿:“素儿,你不是素来不喜欢唱曲么,不想今日也唱上来了。”

    那一身女伶衣衫的人缓缓转过身子,却也没有看向西凉茉,而是看向一湖碧水,淡淡地道:“我西狄皇族中人就算不喜唱曲,也多少都会一些,不过是风俗惯尔。”

    西凉茉一顿,想起某年某月之夜,镜湖边上百里青的惊艳一曲,便也默然。

    西狄皇族并不以唱曲优伶为耻,反而是一向极为风雅之事,就如琴棋书画一般。

    西凉茉走到他的身边,忽然温声道:“那日爱青云殿上,还未曾多谢你的援手。”

    百里素儿不再如平日一般见到她的时候会激动,或者愉悦,或者愤怒,秀美中还带着少年未褪去稚气的面上也不再有曾经的尖刻和任性,就是一片沉静,还有眉宇之间淡淡的忧伤与凉薄。

    他淡漠地看着水面道:“不必不客气,那是先帝的意愿,他想要把这皇位给谁,身为臣子,我自当完成他的心愿。”

    随后,他顿了顿,唇角又勾起讥诮的弧度:“何况,就算我没有出手帮你们,你们也有属于自己方式去证明自己——比如死人那就是不会质疑的,你们只要杀了那些敢质疑你们的就好了,不是么?”

    西凉茉没有说话,她也没有打算对一个少年去解释那些军机大事,绸缪暗置,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何况从某种程度上说来,他想法也并不是全然无道里的。

    但是……

    她看向他因为连日不曾好好合眼而显得苍白的精致的侧脸,他的唇紧紧地抿着,有一种即使是如今冷淡神色也掩饰不去的倔强。

    西凉茉心中轻叹了一声:“说罢,你想要我应你什么?”

    百里素儿脸上一僵,随后沉默了一会,又转脸看向她,目光灼灼却有闪烁:“我知道你们也许并不需要我的帮助,但是我也知道我的帮助会让你们省事不少,所以我只求你好歹看在过去的情分和我曾经出手帮你的份上,答应我不要再对西狄皇族下手。”

    他未曾想,让她这么快看破了来意。

    西凉茉一顿,看着少年眼中的紧张和僵硬的脸孔,她心中再次暗叹,到底他还是青涩,毫不掩饰的请求,故作冷漠的以条件要协,都显出了他对权术、对谈判的全然不能把握。

    百里素儿看着面前的女子,他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在听到他的要求后,她没有任何惊讶之类的反应,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目光柔和却又冰凉。

    他甚至能闻见她身上淡淡的薄荷花香,忽然间就让他想起数年前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

    她笑着,带着一种奇特的放纵与冰冷,洒脱与莫测,有一种明媚而不可捉摸的魅力,一扬手就是招呼着楼上的人冲下来和他们的人战在一起。

    但是如今……时光荏苒,她眼底里的那些东西不再那么恣意而张扬,越来越莫测,越来越像那个可怕的男人。

    可是他却依然会为她的一颦一笑而牵挂,而心痛。

    那是自己十四岁时,就遇到的劫。

    却不想,牵绊一生。

    也是因为她,才意识到自己多么愚蠢和天真。

    ……

    西凉茉看着面前神色复杂而不知道想起什么而迷离的少年,淡淡地道:“素儿,我只能告诉你,安分守己未必招福,但是不安分守己,必定有祸,你自与那些求你来说情的人说清楚这一句话,只说是我转告的就是。”

    “可是……。”百里素儿仿佛一惊,随后想要说什么,却被西凉茉打断。

    “没有什么可是,你该知道什么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而为王者也有许多他必须做的事情,不能保证什么都如你的意。”

    西凉茉并不算客气,但是声音凉薄而和缓,让百里素儿沉默了下去。

    是的,他明白王者的难处,因为见过了父兄的艰辛,所以知道西凉茉不能,也不会向他许诺什么,但是……他终归还是没有做到皇兄临终前的嘱托。

    他微微垂下眸子,静静地看向那一蓬流泻在水面上美丽的秋日菊花片刻,忽然换了个话题:“你喜欢什么花?”

    西凉茉一怔,随后笑了笑,负手而立,另外一只手顺了两片金丝菊的叶子放进嘴里嚼,瞬间有清冽的植物芬芳蔓延开来:“我什么花都喜欢,只要它入了我的眼。”

    百里素儿一愣,可随后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心中百味杂陈,他从袖子里摸出来一只花递给西凉茉:“这是哥哥的东西,他一直都很喜欢,我想他过身之后也希望能给到你。”

    西凉茉低头一看,那是一只用绿玉和白玉雕刻成的梅花样子的饰品,簪在了另外一个精致小巧的百玉瓶子里。

    极美丽,极剔透。

    西凉茉看了看,发现那玉枝下刻了一个小小的云字,心中一叹,仿佛想起了那人的笑颜,她抬头就想唤住人:“素儿,这个我不能要……。”

    但是百里素儿也已经径自离开,一边走,一边冷声道:“不能要就扔了罢了。”

    西凉茉一顿,随后还是将那东西收进了袖子里。

    她静静地目送着百里素儿离开,他的背影有一种奇特的萧索。

    西凉茉闭上眼,深深一叹,人世无常,那个倔强又骄傲的少年终于在失去了母亲的庇护和哥哥的疼爱之后,一夜之间长大,也会审时度势,也会用上这些手段去求得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所有的成长都伴随着疼痛,而皇家孩子的成长则在黄金耀目,烈火烹油下永远伴随着流血与死亡。

    不知,是幸,还是不幸。

    正在此时,忽然有蓝衣传令太监一路小跑进来,脸色不大好,匆匆忙忙地跑到了魅晶身边低低说了几句话,魅晶一愣,随后瞳孔微微一缩,一转身也赶紧站在了西凉茉耳边亦轻声说了几句话。

    西凉茉梭然转身,不敢置信地瞪着她:“什么,小少爷们在边境爬了别人的船往京城来了?”

    魅晶神色严肃:“是,原本是打算在边境据点等候您的,但是小少爷他们……总之因为是爬了快船,所以后面追着的鬼卫们便稍微迟了些,不过估摸着应该到了京城了。”

    西凉茉捂住额头,对着魅晶摆摆手:“得,那两个小子什么样子,我自是知道的,走罢,走罢,鬼卫的人也要和这边接头了,去看看能不能逮住他们。”

    ——老子是AN和蔷薇有大胸部,小白快来的分界线——

    且说那一头宫内一片人仰马翻,这一头也一团乱。

    “什么,有妖怪?”挂在上头光着小屁股的玉石娃娃刚刚尖叫完,揪住他裤子挂着的那个顿时也尖叫起来:“啊啊……妖怪,妖怪在哪里,小清,下来,跑……跑。”

    小玉石精儿们的样子也不过人间两岁左右的娃娃,说话一着急也不清楚起来。

    看着也是个刚刚修炼成精的?

    百里青睨着面前两只肉嘟嘟,粉嫩如玉的小精乖不住地扭动,又蹭了一堆玉粉在身上脸上,亮亮的阳光下面,愈发显得他们浑身闪亮剃剔透,如玉魄精魂所凝。

    他摸了摸下巴,嗯,一对玉娃娃,抓了本体不但要打成玉链子、玉镯子、玉簪,还有各种玉石玩件才是。

    小玉石精仿佛很有些感应,陡然觉得身后阴风阵阵,有相当不妙的危险感,挂在最上面揪住白玉把柄的那一个小玉石精瞬间一松手“嘿!”一声直接落地,也不管自己的屁股是不是着地以后摔成两半。

    百里青挑眉,这两个小玉包子精倒是有点儿决断。

    他也不伸手,就等着他们自己小屁股摔两半,看看能不能摔出一块顶尖儿的暖玉出来给他的茉丫头打一个好暖玉佩。

    却不想,最下面那个小玉石精两只小短腿着地之后,虽然因为冲力和下盘不稳向后倒了两步,但是他忽然就单膝一跪,揪住上面那只小玉石精的手一松,呈现一个拥抱的姿势,顺势就把他上头光屁股的小玉包子给抱了个满怀。

    这还不算完,因为到底掉下来有些冲力,他抱着自己小兄弟顺势一个咕噜转,就从百里青脚下滚开来。

    等到他们站起来的时候,已经离开百里青约十尺左右的距离,配合默契之至。

    虽然对于百里青来说,这点子距离,根本就是一抬手就能越过的,但是这等反应速度和应变能力,倒是让他幽魅不明的眸子里闪出一丝讶然的光芒来。

    两个小玉石精动作极快,就地一滚爬起来后,一个撅起光溜溜的雪润的小屁股,另外一个使劲往上拉扯,然后就一边拉一边往外溜。

    不过百里青这时候来了兴趣,直接指尖一弹,玉似的指尖瞬间弹出一丝傀儡蛛丝在其中一个跑慢点的小玉石精的小肚子上,然后顺势一拉,那只小家伙便尖叫着直接落在他怀里了。

    他低头瞅着落在自己怀里的小东西,落了自己一身玉粉,然后浑身颤抖地伸出小脚丫就踹他的肚子。

    百里青瞅着他粉嫩的脸蛋白里透红,小脸蛋圆鼓鼓的,满头满身的玉粉或者玉珠子,越发有趣,他只觉得好笑,也懒得动,就让那小东西这么踹。

    怀里的小家伙伸出小胖腿一脚踹过去,但是没有等到被踹的那只大妖怪痛叫,自己嘴里倒是忍不住痛叫出声:“哎哟!”

    好硬,这根本不是人的胸膛肚腹嘛~呜呜呜!

    另外那一只小玉石精发现自己的小兄弟没了,一转头就发现原来被大妖怪一根红丝给抓了,他立刻揪住自己没拉好的裤子,露着半边白嫩的小屁屁踉跄冲过去,同时嫩声嫩气地尖叫:“蜘蛛精,快点放开我哥哥,小爷饶你不死!”

    百里青:“……。”

    蜘蛛精……?!

    便是这么一分神,就看见那只小玉石精跟只炮筒子似地迈着还跑不稳的小短腿一头狠狠地往他怀里撞过来,看样子是要把他撞倒,好让自己怀里抓住的这个跑掉。

    百里青这个时候根本没发现,他自己因为年少时候的经历,最憎恶别人触碰他,甚至窥视他的美貌,洁癖极大,便是身边的人谁要多看久了,被他魅眸一勾,也有大苦头吃。

    西凉茉是根本不想碰他这浑身都滴着毒液的千年老妖,却阴差阳错硬生生被他强行给碰了的,而且‘一碰再碰’,中毒极深。

    但是这个时候,怀里坐着个浑身粉末扬灰的小东西,他自己却没有半点厌恶或者别的排斥感。

    他只单手支着脸,低头看着另外那一只小玉石精一头撞过来,他打算让那只小东西也试试吃瘪的滋味,只是等着那小东西当真滚撞过来的时候,方才注意到他乌溜溜大大的圆眼睛里上闪过的除了恼怒,还有一丝异常熟悉的狡黠,很像记忆里的某个人……

    使坏时候的样子。

    随后,他下意识地身子微微一偏,那小东西就‘咚’地一头撞在了他胸口上,然后捂住脑袋一屁股坐在地上,有点呆楞地瞪着他,似没反应过来。

    倒是百里青怀里坐着的这个顿时恼了,也不顾掉泪珠子了,直接握着小拳头挥舞:“哎,你这个笨蛋,娘亲说了要撞小鸟,要撞小鸟才有用,这个蜘蛛精是雄的,没有长咪咪,你撞过来有什么用,他长了小鸟,要撞到小鸟,他才会痛痛啊!”

    他完全忘记了,方才他一阵乱蹬,也只是蹬上大蜘蛛精的胸腹而已,可没有蹬中某人的鸟。

    百里青这会子算是听明白了,这两个小玉石精蔫坏,想着硬拼不过,便要‘智取’打算对他的‘小鸟’的下手。

    他心中冷笑一声,哪里来的妖精娘,倒是教出来两个配合默契的小坏坯子,哼哼哼。

    他指尖一合,捏住了怀里这个小玉石精的领子提到眼前,对上他乌溜溜的大眼睛,笑了笑,顺便舔了下唇角:“嗯,你们两个小妖物,看起来倒是味道不错的样子,来,说说看,你们是想被蒸熟了吃掉呢,还是被烤熟了吃掉?”

    那小东西瞅着陡然逼近的那张漂亮又阴诡的面容呆了一会,随后却也不见有什么害怕的样子,只是一撅嘴,伸出小胖手摸上他的脸,笑吟吟一脸天真地道:“哇,婶婶,你的脸好滑滑哦,是不是经常做面膜,所以才能看起来像五十岁的样子!”

    百里青:“……婶婶。”

    百里青瞬间石化的时候,也忘记自己的脸部在某只短腿娃娃的攻击范围。

    某只玉石娃娃本就是个成精的货,他趁着百里青脸部扭曲的那一瞬,两只小肉爪一捏百里青的脸,然后左右开弓“嘿”一声,瞬间把某人倾国倾城的脸蛋瞬间拉扯成一张烧饼。

    某只爱美到极点的某只千年老妖瞬间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

    这辈子,哦,不,也许上辈子,那种有人敢在他最在乎的脸蛋上做手脚的事情真是够久远的了。

    趁着某只老妖呆滞的瞬间,腿边那个最老实的小玉石精继续故伎重施,小胖腿一蹬,跳起来刚好够着那被百里青拎着的哥哥的腿儿,就打算把自家小兄弟给扯下来,赶紧溜。

    不过……

    “哼哼哼……。”

    随着阴森的笑声想起,小清儿瞬间觉得自己被人捏着后领也提了起来,看着面前那张还在自己哥哥的小胖手的蹂躏下变形的脸对着自己狞笑,瞬间就腿软了。

    也不知道,他忽然想起了什么,陡然举起自己的小拳头,拿起上面的小玉石铃铛对准百里青尖声尖气地大喝一声:“呔,那蜘蛛精,小爷叫你一声,你敢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