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小儿难养 四

    ……

    凄风寒月

    云未央

    有冰凉的雾气,悄然弥漫在夜晚的庭院之间。

    秋日之夜寒凉,鸟雀寂寂,无有声息。

    许久,幽暗之中,女子轻柔温然的叹息声响起:“稚子何辜?”

    她身后那依存着的兽轻轻颤了颤。

    “不能……不能再有第二次,绝对不能。”

    他的声音喑哑又阴沉,有一种近乎残酷而尖利的气息,像一把淬毒的刮骨刀。

    让不明所以的半句话,但就失这样的半句话却更令人毛骨悚然。

    西凉茉微微仰起头,看向天上那一轮明月。

    只这一句,她便知道他当初的心结,他是想要亲手解决那些从几十年前开始就暗中滋长的毒草——悄无声息地隐藏在所有的悲剧里都有推波助澜,甚至就是其间黑手的西狄皇族。

    “若你恢复了神智后,立刻回到我们身边虽然要冒大风险不是不可以,但是也会因此失去可以一击必中西狄皇权核心的机会。”

    西凉茉轻叹了一声,这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身后那伏在自己背后的高挑阴影微微一僵,证实了她的判断。

    也许百里青从在第一次知道金玉公主死亡的真相那一刻,知道连深爱的母亲原来也不是无辜者,从金玉公主怀着阴谋目的嫁到天朝来的那一刻开始,他的心中就已经下了决定。

    决定了这西狄皇朝的百年复国大梦,从此便是一梦千秋,只能在他手中彻底的终结。

    百里青是绝对不会允许西狄皇族的光复北国大梦再存在了,更不会让西狄人还有因为这个千秋大梦再伺机而动,有再丝毫伤害她和孩子的机会。

    他犹豫过,辗转过,最终的决定是忍耐,决定一举亲手去毁灭那几十年阴魂不散,隐藏在暗处的恶兽。

    不让那些不散的阴魂,那些恶毒的欲望在私下里再有机会复苏,再有向她伸手的机会。

    不知道,做下这个决定,他心中挣扎了多久。

    不,她想,也许他甚至没有挣扎太久。

    九千岁铁血十数年的生涯,早已让他会坚定而决绝地取舍与判断什么是最有利的。

    何况……

    她轻叹了一声,他心中大概会对她有所愧疚,只怕会认为,她差点难产而亡与他母族有关。

    西凉茉侧过脸,靠在他的侧脸边,再一次轻声重复道:“稚子何辜,惜取眼前人.”

    那些真相与过往是他心中的魔与劫她不想去计较到底谁辜负过谁,她只知道此生漫长,红尘路漫漫,背负太多,便无法前行。

    她也不想去告知或者说提醒他,真正的那个最无辜的叫做西凉茉的少女,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悄然地死去,那是属于上一代的悲欢离合,残酷温存,一切都应随风逝。

    抱着自己的这个人作为那个时代的幸存者,他活到了最后,却并非笑到了最后,冷眼看着所有的至亲和仇敌都离开,所有最初的爱与最痛的恨都消散,已经背负得超乎他所能背负的一切。

    彼年昔日,他也不过是个稚嫩幼子,背负了太多血泪,还有所有一切前尘恩仇。

    西凉茉感觉扣住腰肢上的手臂一紧,随后又被抱得更紧了。

    她望着地上那一地苍白的月光,心中一片怅然。

    一地冷光倒映出多少凄凉,爱恨都远去。

    到底——

    人间风雨多,

    岁月绕人凉。

    怎见浮生不若梦一场。

    ……

    不知这么相拥了多久,门外忽然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什么小动物蠕动的感觉。

    惊动了静静地站在月光下相拥的两人,百里青身上气息一冷,一股子下意识的黑暗凌厉的气息瞬间蔓延开来,西凉茉最先有反应,转过头对着门外淡淡地道:“魅晶,打开门,带他们进来。”

    随着她话音落下,门在片刻之后“吱呀”一声打开,门外只看见魅一那张黑着的扑克脸上印着好几只小脚印,怀里抱着一只软软嫩嫩的小娃娃,小娃娃被他捂住嘴儿,白嫩的小脸蛋嫩如剥壳的蛋,正恶狠狠地拿大眼睛死死瞪着魅一,小小年纪眼睛里就有股子冷气,让人看着心头发毛。

    另外魅晶怀里的小家伙要好点儿,但是粉嫩的脸蛋上满是泪珠子,可怜兮兮地望着魅晶,也不说话,让人看了就心疼,只是年纪太小,眼睛里闪过的那丝狡黠与恼怒却掩不住。

    也不知道他们在门外站了多久。

    西凉茉动了动身子,随后抱住她的手臂就松了些,西凉茉便动了动,踏出那一片凄冷苍白的月影,蹲下来向门口张开手,淡淡一笑:“小熙儿,小清儿过来娘亲这里。”

    房内没有掌灯,一片阴幽,只有模糊的月光,两个小家伙动了动,愣愣地看了看黑暗阴幽的门内,随后小熙儿大眼睛眨吧了下,迟疑了片刻,然后就毛毛虫一样扭动自己的小小身体。

    魅一顿了顿,便弯腰松开了手,让小家伙跳下了自己怀抱,然后小熙儿就毫不迟疑地直接一溜烟地跑进了房间。

    “娘亲,小熙儿好饿!”

    小清儿一看自己哥哥先跑了,顿时也不做出可怜兮兮的样子,一扭身子就让魅晶放他下来:“小熙儿,你等等,嘛咪是我的!”

    从魅晶身上下来,小清儿也用最快的速度迅速地冲进房间里,扑进西凉茉的怀里。

    “嘛咪!”

    西凉茉一手抱住一个软软的小家伙们,感受着他们柔软的身子带来的暖暖气息,还有那种淡淡的奶香,让她瞬间便觉得心中温软,仿佛从冰冷天峰之上的寂静之地一下子就回到了这烟火人间,俗世温暖之中。

    她揉了揉两个小家伙毛茸茸的小脑瓜,笑了笑,柔声道:“你们两个小东西,在外头等久了吧,饿着了么?”

    小熙儿小嘴儿一撅在她脸上印了个湿哒哒的吻:“娘亲,小熙儿等你好久了呢。”

    小清儿也不甘示弱,也在她另外一边脸颊上亲了亲:“娘亲,可以和娘亲在一起,小清儿不饿。”

    小家伙刚说完,小肚子却很不给面子地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小清儿顿时脸蛋有点红,随后继续努力可怜兮兮又讨好地看着西凉茉。

    西凉茉有点子好笑,宠溺地揉揉两个小东西的小屁屁:“你们两个狡猾的小家伙。”

    小熙儿明显接了他那爹爹,性子骄傲却又不莽撞,小小年纪性子里就有些成年人才有的果决凌厉,小清儿则接了她,看似柔软,却总善于以退为进。

    真真儿是一对儿小活宝。

    西凉茉笑了笑:“嗯,娘亲也饿了,一会子咱们一家子就一起用晚膳,可好?”

    那么长时间才等到自己娘亲,两个小家伙哪里有说不好的,自是求之不得,立刻蹭地一下子点头如捣蒜。

    西凉茉继续道:“跟爹爹一起哦。”

    两个小家伙的身体明显在她怀里一僵,小熙儿刚想要说话,却见小清儿对着他摇摇大脑袋,小熙儿撅起嘴,不情不愿地道:“好吧。”

    小清儿则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看着西凉茉:“娘亲,如果今天我们和爹爹一起吃饭,我们今晚能跟娘亲一起睡吗?”

    西凉茉有点无语,这娃儿居然会和她讨价还价了,可是看着小家伙圆鼓鼓的粉粉嫩嫩的期盼的样子,她怎么也不忍心拒绝,尤其是许久没有和他们一起睡了。

    但是身后这只千年老妖散发出来的冷气明显表示出,他大爷很不爽。

    只是没有说话而已。

    西凉茉想了想,忽然笑着应了:“好。”

    随后她抱起小清儿,转身递给站在她身后的人。

    虽然,在黑暗里看不清楚百里青的表情,但是她知道那一瞬间,百里青必定是愣住了的,因为,随后她就感觉到百里青身上那股子阴冷气息瞬间收敛了许多,甚至可以说是被刻意收敛了。

    小清儿一呆,扭股糖似地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就想转身抱住西凉茉的脖子,但是在看到西凉茉的警告目光之后,只能瞬间瘪了嘴儿,哀怨地看着西凉茉,却不敢说话,只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西凉茉。

    但是,在明显他的嘛咪根本没有一丝一毫退让的地步之后,小清儿瞬间认清了情势,只好一脸委委屈屈地不争扎了。

    百里青沉默着,背着光,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是她依旧微笑着,维持着把小清儿递出去的姿态。

    片刻之后,百里青终于伸出手来,抱住了小清儿。

    在他的手指触碰到自己手指的那一瞬间,西凉茉感觉到一股子极凉的触感,还有微微的颤抖。

    那是她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他在那瞬间的,几乎可以称之为‘畏惧’的情绪。

    这是此生,她第一次感觉到他的畏惧。

    司礼监首座、太子太傅、锦衣卫都指挥使,手下掌管万千杀神厂卫,亡魂无数在掌心的九千岁,第一次透露出这样的情绪。

    西凉茉一愣,随后心中轻叹了一声,随后忽然松了抱住小清儿手。

    原本还在犹豫的那双修长的手,在下一刻以一种奇快的反应速度瞬间就稳稳地抱住了那软软的身子。

    西凉茉甚至感觉得到百里青甚至还冷冰冰地瞪了她一眼,她似笑非笑地挑了眉,抱起小熙儿:“想来,这辈子你也没有抱过孩子,就好好地学着抱吧。”

    说罢,她抱着小熙儿,亲亲他的小脸蛋,然后向外一边走一边道:“好了,咱们去海月殿用膳吧,一会子让小胜子把新作的火锅端出来,有些北地送来的新鲜羊肉,这几日刚好天气转凉了,吃这个最合适不过了。”

    小熙儿趴在自家娘亲的肩头,非常满足,两只肉乎乎的小爪子赶紧抱住西凉茉的脖子,享受着娘亲身上的温暖和柔软,但是还是有些担心地转头去看向自己的小兄弟。

    隐没在黑暗里的修长身影看着自己手里的小娃娃,小娃娃也瞪大着眼睛看着他,竟没有半分害怕的样子。

    就这么大眼瞪小眼,过了好一会,他方才有些笨拙地学着西凉茉的样子一手托着小家伙的屁股,把小家伙托起来搁在手中。

    小清儿看着他,也不说话,只是撅起嘴巴,两只小手习惯性地扶住抱自己的人的肩头。

    小清儿柔软的小手搁在他的肩头,抓住他的那一刻,百里青身形又是一僵,那柔软的小手仿佛有一种他都不能了解的奇特力量抓住了他,触感非常的奇特。

    让他忽然觉得心头仿佛也被那只小手抓了一把,涩涩的感觉,还有一点子疼痛。

    许久之后,他才明白那种疼痛,叫做心柔,为着怀里这个小小的拥有着和自己同样血脉的孩子的心柔和心怜。

    西凉茉看着他小心翼翼地用一种略显僵硬而怪异的姿态把小清儿抱了出来,脸上露出莞尔的笑容:“走吧。”

    说罢她抱着小熙儿一路先行,望着一轮明月,眼底露出狡黠的笑来。

    她就知道百里青会对小清儿更容易温柔下态度,因为小清儿比起小熙儿更像她,而且小清儿就算使坏,也不会直接硬来的,这会子被她警告了,想来还要再乖巧上两分。

    小熙儿瞅着自己娘亲得意的笑容,再瞅瞅自己小兄弟的那张臭脸,还有那个叫做爹爹的人,却和他们想象中完全不一样的爹爹那面无表情的脸,忽然觉得自己才是真正最聪明的宝宝。

    至少能让娘亲第一时间就选择抱自己,香香软软的娘亲可比那个爹爹的臭脸好多了。

    ——老子是九爷月初与诸位见面,可来两张月票否的分界线——

    十日之后。

    海清殿

    “新的鲛人纱已经制出来了么?”

    一道幽凉的声音忽然响起。

    “是的,新的鲛人纱已经在轻云岛上制晒了。”小胜子恭恭敬敬地道。

    “嗯……。”百里青沉吟了片刻,随后合上手里的书笺,又看向窗外,一道华丽的虹影掠过,向不远处的青云殿飞去。

    小胜子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笑道:“啊,小白看起来又长大了些,最近琢玉女官喂了它不少好东西,宫里的人都说它是神鸟凤凰的后裔,所以也是有求必应,好好地伺候呢。”

    “哼。”百里青懒洋洋地勾了下唇角:“神鸟,再怎么神鸟,到底原型的样子也是只楞头鹦鹉,不过是羽毛尾巴长了些。”

    小胜子闻言,心中暗笑,若是小白听到主子爷这么评价它,估计又要上蹿下跳的地着急了。

    百里青沉吟着道:“不过朕瞅着它的羽毛倒是越来越艳丽,若是用来替代点翠做一套首饰或者别的衣衫、羽扇,到时候封后大典上说不定用得着。”

    小胜子:“……爷,夫人是不会用那种东西的。”

    百里青一顿,掸了掸自己的护甲,轻嗤了一声:“这倒是,那种蠢鸟的毛,用了没得掉身份。”

    小胜子:“……。”

    他需要为小白鞠一捧同情之泪!

    正在得意洋洋地在宫人们尊崇的目光中飞过天空的神鸟小白,正闭着眼享受地回忆着之前遇到的那一群野鹌鹑的爱慕的目光,准备去青云殿享受一下它家玉儿姐姐送来美味的点心,却不知道哪里忽然来了一阵恶风,瞬间让毫无防备的小白一个不小心撞上了不远处的一颗大树,瞬间在宫人们崇敬的目光里,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嘎嘎……嘎嘎嘎!”——太可恶了!

    且说这一头,百里青暂时不考虑把小白抓来拔毛,但是忽然又看向了小胜子道:“你可有收到小连子的信,天朝内的那一头布置的怎么样了?”

    小胜子立刻神情一正,点头道:“是的,奴才已经收到了,正在整理,一会子就给您送上来。”

    百里青点点头,微微挑眉:“嗯,一会子朕再看。”

    小胜子迟疑了片刻,轻声道:“陛下,您不打算将此事与夫人说么?”

    百里青垂下长长地睫羽,淡淡地道:“等事情没有后顾之忧之后,朕自会与她说的。”

    小胜子看了看主子的脸色,心中暗自道,只怕是爷不想这事儿打扰夫人才是,爷让夫人那么忙,就是为了将天朝内的事情,一手处理妥当。

    比起西狄来,天朝那一头才是让人更难以处理的存在。

    而夫人不问,只怕未必是什么都不知道,而是心中早已明白了许多事儿才是。

    这一对,从来都有一种奇特的默契。

    有些话语不必说,却似对方心意早知。

    人之一生,若是能得一人若此,只能道夫复何求。

    小胜子忽然想起什么,看向百里青:“是了,万岁爷,那鲛珠纱虽然在晾晒了,但是最近天气不好,只怕要延迟出货进宫的时间,那夫人的凤冠却是已经快完工了,这鲛珠纱只怕要误工期了。”

    鲛珠纱制成极难,再加上刚成纱的时候,需要经过阳光暴晒等各种极为复杂的程序,所以需要不少时间才能成成品,再加上裁制的时候更要小心,特别是新纱制成的时候,通常要三裁三洗三晾。

    听完小胜子的话,百里青沉吟了片刻,随后道:“也成,反正后日,朕也打算带着丫头和两个小东西去一趟淳于岛,那丫头时常抱怨什么到了海边,却不能享受阳光沙滩椰林,所以,正巧带着她走一趟淳于岛,那鲛纱岛离那一处不远吧,顺便去一趟鲛纱岛,将后衣裁剪了。”

    小胜子一愣,随后微笑地低头称是,便一躬身退下了。

    且说这一头西凉茉得到消息之后,倒是并不反对,她前生是南方人,生活在有海的大城,自然是惯了这海风媚阳的,虽然这些日子天气有些发凉,但是带上孩子去游玩几日却正正是很好的。

    阳光不刺眼,不炽烈,气温在中午的时候也刚刚好。

    而且,她有心让两个小家伙和他们爹爹相处一段时日,虽然在她的强行要求下,这两个小东西没有再与百里青硬犟,态度也缓和了许多,但是因为百里青从来没有当过爹爹,这一回忽然转换了角色,定然是有些不能适应的,他自己也学不来洛儿那种模样,所以如今双方只能说不咸不淡。

    “郡主,奴婢虽然没有过孩子,但是奴婢想着所有大家族中,父子之间只怕都有‘敬畏’一词在其间,千岁爷巩怕做不来洛少爷那种样子的父亲。”魅晶看着指挥着宫人们收拾东西准备搬上船的西凉茉,迟疑了片刻,淡淡地道。

    西凉茉收好手上的接到的周云生寄来的书信,淡淡一笑:“不,你不明白,父子之间,最重要的不是敬畏,对父亲的敬畏从来都应该出于倾慕或者说孺慕之情,父子之间亲近的天伦,不该被世俗枷锁桎梏,阿九或许永远成为不了洛儿那种样子的温柔慈和的父亲,但是他也该会和孩子们有另外一种亲近,而不是今日这样,他只是还没有学会用什么方式和两个小家伙相处罢了。”

    魅晶沉默下去,她并不能在这上面有什么发言权。

    西凉茉淡淡地一笑,看向两个在外面的长廊里和小太监们玩的不亦乐乎的两个粉妆玉琢的孩子。

    “等你以后做了母亲就会明白了。”

    魅晶沉默了一会,静静地道:“魅晶此生不会嫁人。”

    西凉茉一顿,看向她,忽然轻声问:“就算是云生那样的人,你也不会嫁么?”

    魅晶梭然转脸看向西凉茉:“郡主是不信魅晶?”

    西凉茉有些哑然,随后轻叹了一声:“不,魅晶,我只是希望每个人都能有属于自己的、专属的幸福。”

    魅晶没有再说话,只是垂下眸子,淡漠地再次重复:“魅晶,此生不嫁。”

    西凉茉看着她,没有再说话,只是心中却又不得不再轻叹。

    “娘亲,娘亲,快点,骑马,骑大马马!”小熙儿提着个小包袱,站在门外兴奋地朝西凉茉挥手。

    小清儿也提着个小包袱,笑嘻嘻地跑进来抱住西凉茉的腿,抬起头软软地道:“娘亲,小胜子叔叔说了,咱们今日要做大船去玩儿,娘亲快点好不好。”

    西凉茉看着他笑了笑,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好的,咱们去坐大船。”

    随后,她起身牵着小清儿走到门口,再牵了小熙儿一同出门去。

    不远处一道修长高挑的人影静静地站在树下等候着。

    魅晶看着他们的背影,忽然心中升起一片轻柔温涩的感觉。

    但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她眼中的波动又瞬间淡凉了下去,变做一片沉静。

    ……

    一路上,许是乘船了,孩子们兴奋了起来,毕竟上一回他们两个偷跑是藏在别人的货物里,所以根本没有能好好地欣赏这一路的风景,这一回能得到这么好的机会,便如放出了笼子的小鸽子,兴奋得满船上的打转。

    抓海鸥,扒拉桅杆,拿着缝衣绳子扔进海里‘钓鱼’,让一群宫人们头疼,却又因为两个小家伙生就一副可爱的、玉一样的晶莹剔透的模样,拿着大眼睛一瞅你,便让人心都要化了,连抱怨都舍不得,只能任劳任怨地盯着,只怕这两个小祖宗,玩儿兴奋了摔下船去,可了不得。

    百里青虽然仿佛没有说什么,而是在埋头看着一些不知道哪里来的折子,但是西凉茉也注意到他的目光时不时会抬起来追寻着那对小人儿的身影,那一个瞬间她的目光总有一抹淡淡的温柔,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西凉茉唇角浮起淡淡的笑意,看着天边的浅浅浮云,轻轻拢了拢自己的衣襟,暗自想着,当时选择一起出海度假,果然是对的。

    淳于岛是西狄附近出名的景色奇美的岛屿,有大片平缓沙滩,沙子细腻如粉,还有各种小鱼儿在浅滩游弋,而且因为那里不适合船出海,所以无人捕鱼,所以那里的鱼儿不怕人。

    再加上岛上的山峰秀美,还有温泉流淌,山涧瀑布附近长满了奇花异草,所以被当时海都王圈做了自家的私人游玩岛屿,修建了避暑山庄,只是后来海都王一脉没落,此后便将岛屿献给了明孝太后。

    如今便被百里青直接征用做了‘度假’之地。

    一路很顺利地到了岛上,众人各自便提着东西一路去安顿了。

    领着孩子们一起用了晚膳,天色也暗了下来,百里青与西凉茉便计划着,第二日游玩一日,下午的时候,再去一趟附近的鲛纱岛,看看衣衫制得如何。

    计划定好之后,便又歇下了。

    只是彼时,西凉茉并没有想到,自己这一次的出行,确实是很顺利地实现了自己最初计划的目的,但是却又要经历了那样一番风险。

    真可谓是,梅花香自苦寒来。

    第二日一早,风和日丽,众人齐齐起身。

    西凉茉和百里青用了早膳之后,又等了一个多时辰,看着日头渐起,热了起来,便带着两个小家伙一起去沙滩看鱼。

    小熙儿和小清儿两个看着满沙滩上游弋的小鱼极为开心,兴奋地只穿了小肚兜就在宫人的陪伴下冲进了海里去玩耍。

    西凉茉站在岸上,笑盈盈地看着,只百里青却脸色有些怪异,低声道:“这样会不会太危险?”

    西凉茉笑道:“不必担心,小孩子身边都有人看着,何况你们年幼的时候,所经历的可不比这个危险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