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番外 小儿难养 (六)

番外 小儿难养 (六)

    魅十九看着自己主子脸色阴晴不定,那种妖异得与寻常人的美貌,在这样的脸色下格外让人不敢直视,总觉得下一刻便会见到什么不应该被看见的……非人的……让人寒颤的东西。

    但是很快,他就安下心来了。

    因为两个小主子正一脸呆滞地看着那脸色变幻莫测的大主子,那模样,很有点看见新奇玩具的味道。

    而被两个小东西盯着的主子爷,明显正在努力让自己从非人的状态返回人形,以免吓着两位小主子。

    “爹爹。”小熙儿歪着大脑袋,瞅了瞅了百里青,随后目光又落在他的手上的那颗大白菜。

    百里青瞅着自家的小崽子说话了,莫名其妙地一僵,目光下移,略带警惕地回应:“嗯?”

    小熙儿瞅着大白菜:“爹爹,这是下午要吃的点心吗?”

    小清儿也好奇地举起胖乎乎的小爪子去摸白菜,顺带揪住一片叶子一扯,就扯下来一片白菜叶子。

    “哎?”

    小清儿好奇地看了看手里的白菜叶子,随后小嘴儿一张,在百里青还没来得及反应下‘卡滋’一声,就一口啃了下去。

    百里青梭然脸色大变,声音走形地尖叫起来:“这玩意儿还不能吃!”

    说罢,他劈手就把小清儿手上的白菜叶子给打掉。

    平日里谁敢对两个小玉包子大吼大叫,何况两个小东西粉妆玉琢,宛如玉砌的小团子,根本也没有人舍得凶他们一句,这会子陡然被吼,梭然瞪大了眼,傻愣愣地看着自家爹爹那副扭曲的面孔,顿时小眉头一皱,乌溜溜的黑珍珠一般的大眼睛里瞬间涌上了泪雾,随后大颗大颗的泪珠子就掉了下来。

    看着面前的小人儿一个劲地掉金豆子,而且还不出声,委屈得浑身都发抖,百里青瞬间觉得自己好像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儿,而且很明显,还有人也这么看,总拿那种奇怪的目光偷偷瞅着他。

    虽然‘丧尽天良’这种事儿他干了不少,而且从来当乐事,但是这一回,他莫名其妙地觉得心虚,只能笨拙地伸手去捞住小清儿:“好好,别哭,别哭了,一会子给你做吃的。”

    他哄了两句,小不点还是不肯停,一边上的小熙儿却像没看见自己小兄弟哭泣一样,四处在院子里溜达,忽然瞅见笼子里关着两只鸡,他顿时兴奋起来,平日里他都不被嬷嬷和宫女姑姑们允许靠近厨房,远远地只见过一两次鸡,这会子,谁都不在,谁都管不着他,立刻就来劲了。

    小熙儿瞅瞅那个叫做爹爹的家伙还在被自己的小兄弟缠得头疼,不屑地冷笑一声,笨蛋,相信小清儿的眼泪的都是笨蛋。

    他一转头,就看见两只鸡正在笼子里警惕地盯着自己,小熙儿‘嘿嘿’一笑:“小鸡鸡,摸摸!”

    说着他就伸出小胖爪子进去捞里头的鸡。

    “咯咯……咯咯!”

    “扑哧,扑哧!”

    鸡的惨叫声终于引来了在小清儿眼泪和鼻涕中手忙脚乱的百里青的关注,他正烧心呢,结果一回头就看见自己另外一个小崽子撅着个小屁股正使劲地伸出出两只小爪子进鸡笼去捞鸡,揪住了其中一只屁股上的毛,笑得极开心,连头上脸上都沾了鸡毛。

    “百里熙,你在干什么——!”百里青瞬间觉得头大如斗,他又忍不住拔高了声音。

    小熙儿听到自己被吼,他可不像小清儿,而是直接转脸对着百里青吐舌头做了个鬼脸,随后又继续转身捣腾他的鸡去了。

    而此时,鸡笼后头的柴火堆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探出来个毛茸茸的脑袋,有点呆呆地看了眼下面在鸡笼前折腾的小人儿。

    而与此同时,小人儿也看到那只突然冒出来毛茸茸大脑袋,他也楞了下,跟着那只大脑袋上的眼睛大眼瞪小眼,片刻后,他放弃了那鸡笼里被他拔掉了一把毛的公鸡,伸手就去摸那大毛脑袋。

    而百里青和魅十九在看到那只大毛脑袋的瞬间,就脸色齐齐一变——那是一只龙山獒犬,一种特殊的、极为凶狠的山地狼在年幼时候被猎人从窝里偷出来,在幼狼还没有睁开的眼的时候,割破自己的手指,以血喂养,在幼狼睁开眼后,喂食其第一块生肉,从此幼狼认主,一生只认一个主人,为主人生,为主人死。

    其形体是南方狼种少见的庞大的一种,而且体形流畅,牙尖嘴利,行动如风,而且极其狡猾,与虎相斗,虎都未必是它对手。

    西狄山地猎人若是能得到一只,在龙獒未死之前,即永不愁无猎物,关键时刻,龙獒还能舍命相救。

    所以猎人们都以能得到龙獒为此生最大的荣耀,但是龙獒生活之地极为险恶,而且野生龙獒出动之时,极为凶狠,寻常人去偷龙獒崽,九死一生。

    如今这里出现龙獒,那就是说,这里有山地猎人驯养,但是龙獒对非主人的忠诚度非同一般,寻常人不能触碰,靠近都要小心。

    看着那龙獒的脖子上套着项圈就知道是被主人拴住的,方才估计躲在柴火堆后睡觉,如今被小熙儿给吵醒了。

    如今小熙儿柔嫩的头脸都在龙獒的攻击范围之下,距离近得几乎让百里青和魅十九心中一冷,即使是他们出手,也不一定能保证小熙儿全然不受伤害。

    百里青眼底寒光一闪,指尖瞬间结出一个手势来,指尖悄无声息地缠绕上了一抹猩红,傀儡蛛丝已经爬上他的指尖,只等下一刻那龙獒攻击小熙儿的瞬间,即取了龙獒的性命。

    敌不动,吾不动。

    小熙儿愣愣地看了看那一脸凶狞的大狗一眼,随后眼睛一亮,弯起大眼睛,伸手就去捞上呲出尖利长牙的龙獒的头。

    “大狗狗!”

    魅十九身上杀气顿现,手上飞刀就要出手,而百里青眼底厉色一现,手上腥红夺命丝已经弹了出去。

    若是那龙獒长大嘴朝小熙儿头脸上咬去,傀儡蛛丝就会瞬间穿透龙獒的眉心,将它钉在墙壁上,小熙儿虽然难免脸上会有点儿剐蹭伤,但是也只会是皮外伤。

    但到了一半,百里青陡然指尖一弹,红线瞬间飘起三尺,直接击中了一边的墙壁,瞬间入墙七寸。

    原因是……

    那只龙獒竟然在小家伙伸手摸它头大那一刻,呆了下,然后伏下脑袋,开始蹭小家伙的手和脸蛋。

    就这么龙獒一低头,如果百里青手上的傀儡蛛丝不抬起的话,就很可能伤到小熙儿。

    墙壁上同时还钉着一排形状怪异的薄飞刀——那是魅十九手上的刀。

    百里青一脸僵硬无语地看着小熙儿和那只龙獒亲亲热热地相互蹭来蹭去,龙獒凶狠的大嘴里收起獠牙,突出湿乎乎的大舌头舔了小熙儿一脸口水。

    它喉咙里还发出——“呼噜、呼噜”很是愉悦的声音来,分明极为开心遇到了‘小伙伴’。

    小清儿呆愣愣地看了一会,瞬间也不哭了,屁颠屁颠地挥舞着小爪子跑过去:“狗狗哦,小清儿也要和狗狗玩!”

    百里青一紧张,正打算伸手把他拉回来,但迟疑了片刻,却还是没拉着小清儿,而是静静地目送他冲到小熙儿旁边,和那只龙獒玩儿得不亦乐乎。

    魅十九看着这情形有点摸不着头脑,随后看向百里青,却见自家主子爷竟然转身,拎着白菜就往厨房去了。

    “爷,这小主子……。”他忍不住开口问,毕竟这龙獒是危险的动物,而且估摸着是不知道谁养在庄子这里看家护院的。

    百里青头都没回,只淡淡地道:“朕的儿子,若是整日只在温室里养着,不知外物,如何配做百里青的儿子。”

    魅十九眼底涌起深深地敬服,主子爷就是主子爷,教育小主子的方法都不一样。

    “看好小主子,若是伤了根汗毛……。”百里青幽冷如荒原之上冰风的声音响起。

    魅十九:“……是!”

    这任务……比当年护送千岁爷返回天朝遇到的那一场大战更难啊!

    魅十九瞅着两个和那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龙獒玩得不亦乐乎的小家伙,不禁觉得自己脑仁一阵阵地抽疼。

    他忽然瞅着满脑门鸡毛的那个,估摸着是大公子的小娃娃忽然伸手就揪住龙獒的毛往龙獒背上爬,龙獒被揪得‘嗷呜’怒吼一声,吓得他立刻飞奔过去,想把小家伙弄下来。

    却不想让他彻底意外的一幕发生了,龙獒虽然疼,却拿毛茸茸的大脑袋蹭了蹭小不点,然后就呼地一下跳下来,伏在地上,看样子居然是同意让小不点爬他背上去。

    魅十九再次傻眼,龙獒这种东西天生傲气,寻常主人待它都不能如一般家犬,这回子居然让个小娃娃爬?

    小熙儿兴奋极了,拿出小胖手不断地摸龙獒的鼻子:“狗狗乖乖,小熙儿爬爬,骑马马,打仗!”

    平日里小熙儿最羡慕那些骑着高头大马的大人了,只是不管是娘亲还是宫里的嬷嬷和宫女,没有人愿意让他骑马,这会儿终于能有一个威风凛凛的大狗让他骑,他岂有不兴奋之理。

    小清儿在一边眼巴巴地瞅着自家小兄弟拱着穿开档裤的小屁股一个劲地往大狗上爬,爬不上去又一次次滑下来,小熙儿眼里却没有什么沮丧,反而亮起一丝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冷色,竟一咬牙一副本小爷就不信爬不上去的样子。

    那模样像了他家爷十成十!

    龙獒趴着,也不着急,时不时张开满是獠牙的的大嘴,用大舌头舔舔小熙儿的光屁屁,以表示鼓励和安慰。

    一边的小清儿分明是等着自己家小兄弟爬上去以后再顺手牵他一把,所以也不时地过去推小熙儿的屁股,奈何人小力单,反而帮倒忙。

    魅十九蹲在一边的柴火堆上看两个小不点折腾,看得满眼无语,想要伸手去把小主子们都带走一边儿玩泥巴去,但是他刚伸手,瞬间就见原本慵懒的龙獒,忽然一转头,满眼凶光地盯着他,下一秒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渗透就恶狠狠地朝他手上狠狠地啃。

    “咔嚓!”

    一声毛骨悚然的响声在空气里响起。

    两个小不点一愣,齐齐抬头,却见魅十九一脸面无人色地蹲在墙头,恶狠狠地和龙獒对瞪着。

    小清儿和小熙儿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儿,只继续扒拉龙獒。

    魅十九很委屈:“难道我长得像坏人么……。”

    不知何处飘来一道声音:“不,你长的像傻蛋而已。”

    魅十九瞬间暴走:“魅二十二,爷让你去赶猪,猪呢!”

    ——老子是被画册里COS云爷的大美人夜枫君帅哭了,云爷怎么可以挂的分界线——

    “好香香,好香好香!”

    “哇哇,粑粑做的点心好好看!”

    奶声奶气的两只小玉石包子终于舍得放弃爬龙獒,乖巧地坐在小凳子的原因是两碗香甜爽滑的碎橙蛋奶羹,奶味香浓最合适小包子们的口味,也最合适小包子食用。

    雪白蛋奶羹上洒着细碎的橙子果然,晶莹剔透,看着便让人食指大动。

    但小包子们的捧场可没有让千岁爷,不,万岁爷的脸上有丝毫喜色,只一脸阴沉,脸色冰冷,目光从小包子的脸上移动到一边一副大气不敢出模样的魅十九身上。

    他指了指两只围绕着桌子直流口水的小娃娃,冷冷地道:“这就是你看好了的小主子们?”

    两个小包子,一个满头鸡毛,爪子上还有疑似不明鸡屎状物体,另外一个稍微好点,但是被龙獒舔得满头口水,如今头发一缕缕地黏糊在一起,看起来只能用一个字形容——脏!

    魅十九很委屈,他没带过孩子,也没生过孩子,龙獒又凶狠,而且难道不是爷说了要让小主子们玩儿么?

    但是他知道爷是最不喜欢没有完成任务,又找借口的属下。

    他垂下眼,恭敬地道:“请爷责罚。”

    虽然魅十九觉得自己看起来恭敬又虔诚,但是他的模样生就一副略显苍白的样子,眉毛是个天生八字眉,因为不是执行暗处任务,所以也没有戴面具或者面纱,所以那副样子看起来异常的委屈,异常的孱弱,异常的……

    百里青额上青筋微微一跳,随后低头看了眼两个小包子,淡淡道:“去,洗手洗脸,换衣衫再来吃东西。”

    小熙儿这会子玩了半晌,小孩子又最容易饿,这会子正饿了,若是熟人在身边还能好声哄劝,但这会子,他直接伸出小爪子就去抓吃食。

    但是那放着碗的盘子一下子仿佛凭空飞了起来似的,升到了半空中,最后落在另外一支修长的手上。

    小熙儿顿时恼火了,鼓起圆融的小包子脸,抬头就瞪向百里青:“臭 ……。”

    但是骂人的话还就没有说完,在百里青冰凉幽沉的目光下,他瞬间就觉得自己说不出话来,顿时闭嘴,一边的小清儿则拉了拉他。

    小熙儿的手便不自觉地从哪桌子上拿了回来。

    “去洗干净自己,你们记着,我的话从来不说第二遍,这一回已是例外,我不喜欢例外。”百里青淡淡地道,说完便将盘子再次放回了桌子上。

    但是这一回小家伙们却不知道为什么,都乖巧地没有伸手去抓里面的好吃的东西。

    魅十九默默地想,小孩子天生有一种对危险物的直觉,果然是真的啊。

    爷连一句威胁的话都没有,甚至刻意压制了身上那种无所不在的幽暗冰冷如来自深渊的气息,但是小娃娃们明显地感觉到了什么,所以皆乖巧安静地收起邋遢的小手。

    小清儿甚至抬头看了他一眼,举起邋遢的小爪子:“叔叔带小清儿洗白白。”

    魅十九:“……是,小主子。”

    天知道,他从来没帮过小娃娃洗澡好吗?

    不过他可不敢说出自己不会。

    这一回,百里青没有打算再自己动手,径自又进厨房去了,进去之前只说了一句话:“一刻钟之后,本座要看到他们安静和干净地坐在这里。”

    等着厨房的门关上,魅十九低头瞅瞅看着自己的小清儿,再看着那正瞅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靠过来的龙獒傻笑的小熙儿,龙獒不晓得什么时候被揭开了绳子靠过来,忽然抬头对着魅十九露出一个不怀好意,满口獠牙的笑容。

    魅十九忽然觉得有点眩晕,忍不住尖叫:“魅二十二,别去赶猪了,出来洗澡,你小时候在村里给猪崽洗过澡么!”

    厨房里正优雅地挽起袖子的百里青手顿了顿,白皙的手背上冒出一根青筋。

    他沉吟着,到底当初,司礼监的人是怎么选拔出魅部这些出类拔萃的人才,而且这些人才居然还在他眼皮子底下好好地活下来了?

    ——老子是画册已经出来,不要走过错过画册里各种类型可撸大美人的分界线——

    “慢点用,若是东西泼到了衣服上,你们便不用吃了。”百里青淡漠的声音在精致的小亭子里响起。

    小清儿和小熙儿两个站在小石凳子上,已经被洗干净了,虽然身上有些皱巴巴的,两个小脑瓜的头发因为被拿帕子擦干,搅得毛茸茸的,但是魅十九想象中的责罚并没有降临。

    谁都知道主子爷有多爱美,有多洁癖,不能容忍紊乱的存在,但是这一回,他非常好脾气地没有因此而发作。

    但这种反常让魅十九更觉得时辰难捱,他只能战战兢兢地站在一边。

    小包子们一手巴拉着桌子,一手拿着小勺子去舀碗里雪白的羹。

    虽然百里青说话很有些震慑力,但是小家伙们毕竟年纪还小,所以白白的羹还是有不少流在他们的衣襟、袖子上,更有些飞溅在桌面上。

    百里青似乎已经从最初的极度不适应而略显暴躁的状态里回复了冷静,如今看着小包子们吃得一塌糊涂,除了光洁的额头上看得出有些抽抽,但是那种不自觉地烦躁却是没有了的。

    毕竟,他还是知道两岁多三岁不到的小娃娃们,在高门大阀里头,都多半还依偎在奶娘的怀里,让奶娘喂东西吃,连勺子都不会拿。

    如今的小清儿和小熙儿明显是会用勺子的,只是因为这奶羹有些滑润,所以若是拿不好,很容易流淌出来。

    西凉茉并没有因为他不在身边,所以一味宠溺这两个小家伙,让他们如一般皇族世家子弟一般,什么都不知道。

    在魅十九大气不敢出之下,等着两个小不点用了下午的点心完毕,百里青记起西凉茉应承过带他们去山后转转。

    淳于岛后山之景美,是西狄闻名的。

    而小清儿和小熙儿在享用过自家爹爹顶尖的好手艺之后,顿时被收买了,也不再整日里和百里青板着小脸蛋,而是亲昵了许多。

    许久之后,小胜子私下与自家爷说起这段往事。

    百里青只漫不经心地道:“有奶就是娘,难道不是说的就是这些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崽儿么?”

    小胜子:“……。”

    心中暗自腹诽,爷,那好像是您的崽儿吧,有您这么说自己崽儿的么?

    在百里青说出要带他们到后山玩打兔子的游戏之后,便兴奋之极,两个小玉包子立刻迈着小短腿拖着魅十九去房间箱子里翻出自己的小靴子穿上出发。

    魅十九刚帮小清儿整理好了,一转身就看见小熙儿不见了,他仿佛看见一道极为快速的身影忽然消失在门外,他一愣,尚且未曾反应过来,小清儿就已经一瘪小嫩嘴,恼怒地一跺脚:“讨厌,小熙儿最讨厌了,霸占了小黄!”

    随后他啃哧啃哧地跑了出去,魅十九立刻奔了出去。

    百里青一身华美电光蓝飞云绣束腰短打,足踏烈风长猎靴,如瀑长发用紫金翠玉环束在头顶,少了些那种阴冷幽深的气息,难得的英气逼人,正让魅二十二帮自己扣手腕上的金丝绑带,忽然听见一阵风声伴随着小娃娃奶声奶气的声音:“爹爹,骑马马,打仗,打仗!”

    百里青和几名正在准备东西的属下瞬间齐齐‘虎躯一震’——一只见一只形容凶横的半人高大狗疾冲儿来,大舌头在半空甩出华丽丽的弧度,狗背上还骑着一个粉妆玉琢的小嫩娃娃,他揪住大狗头上的毛,兴奋得不知所以,威风凛凛。

    只是小娃娃有点左右摇晃,仿佛一会子就要从狗背上摔下来一般,不过奇特的是,每次小娃娃屁股颠簸出狗背范围,那龙獒大狗,立刻大屁屁一撅,让背上的嫩嫩小屁屁落回它背上。

    百里青瞅着这一颇为惊心的幕,眉心一跳,眉目幽沉,咬牙切齿:“魅十九——!”

    魅十九跟在后头,脖子上骑着小清儿,迅速地冲了出来:“爷,属下在,有何吩咐!”

    百里青看了他哀怨的八字眉,还有骑在他头上兴奋得不能自已揪得魅十九满头乱毛的小清儿,他闭了闭眼,随后冷冷地道:“一会你就这么把小主子驼上山吧!”

    一个骑狗,一个骑人!

    魅十九傻眼:“爷……。”

    他本来就因为睡眠不足,所以掉头发掉的厉害,让小主子这么揪毛,岂非要变成魅部第一秃头?

    但是百里青早已一把将小熙儿拎下来,拂袖而去。

    门口的山庄大管家看着他们过来,笑眯眯地谄媚地道:“陛下好走。”

    一行六七人便这么往后山而去了。

    那大管家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唇角谄媚的笑容渐渐变的冰冷。

    海岛的山很少特别高的,但是也因此并不平坦,沿途都是小路,没有合适马儿下脚的地方,百里青便领着人也没有未带上坐骑,徒步上山。

    当然,还是有人有坐骑的。

    小熙儿坚持下,他的小屁屁还是妥妥地坐在了龙獒的背上。

    小清儿的屁屁则是妥妥地坐在魅十九的肩头。

    原本小清儿对小熙儿能骑大狗,表示非常羡慕嫉妒恨,但是后来发现自己坐骑也很高大,居高临下,所以便偃旗息鼓,不闹着要骑大狗了。

    淳于岛上景色是极佳的,一路上开满不知名的各色大朵的野花在海风中摇曳,还有蝴蝶翩然,不时间有美丽的鸟儿拖着长长地尾羽飞过。

    小清儿兴奋极了,看着鸟儿尖叫:“哇,好多小白!”

    魅十九暗自嘀咕,嗯,小白那色鸟上岛了就飞后山去了,指不定在这里临幸哪只母鸟呢。

    百里青看了看周围,朝半山上那一处树丛繁花掩映的小亭子指了指:“往那里去吧,一会子就在那里坐一坐。”

    魅二十二上来恭敬地道:“千岁爷,一会您与小主子们坐一坐,那附近就是此地兔子出没较多之处,属下们会猎来。”

    百里青还没说话,一边骑在大狗上的小熙儿却仿佛急了:“打仗,爹爹,我们打兔子!”

    百里青瞅了那一脸期待的小人儿一眼,眼底闪过一丝流光,淡淡地点头:“行,打兔子。”

    魅二十二一楞,爷的这意思分明是一会要带着小主子们一起狩猎么?

    他本能地觉得有点儿不妥,但是他不是胜公公,所以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走了约莫一刻钟,百里青便让魅十九把小清儿放下来,让他自己一路走一路玩耍。

    小清儿走路的时候,自然而然地伸出小手抓住了百里青修长的小手指。

    百里青愣了愣,感觉到那很柔软的小手握住自己手指的感觉,非常特殊。

    小家伙的手非常的细嫩,而且很白,这一点接了他,而且手很小,很温暖,像一种极为柔软又柔弱的小动物,不同于西凉茉给他的感觉。

    那是一种毫无防备的,自然而然的依托。

    平日里并没有太大感觉的,今日忽然被这样一只小手抓住了手指,有一种极为奇妙的感觉,像一股暖流一样顺着他的手心一路慢慢地顺着他的经脉血络爬上胸腔最柔软的地方。

    他低头看着因为爬山有点踉跄的小家伙,心头忽然一动,反手握住了那小小的手儿,一路牵着他向上爬。

    小熙儿骑着龙獒跟在他们边上,左扯一朵花儿,右拉一片叶子,玩儿得不亦乐乎。

    快到亭子的时候,百里青停下脚步,吩咐带来魅部的人拨出来一个把背着的点心吃食全部都运到凉亭上,他和剩下的人都留下,开始设网捕兔子。

    方才他们已经在路上看到这里有好几次兔子跑过,想来这里人来的少,那么必定会有不少兔子的。

    百里青预估着带着小不点下几次套子,若是能抓着小的就给他们养着玩儿,若是抓着大的就带回烤上。

    百里青并不亲自下套,而是让魅二十二他们几个分别在那附近有可能套着兔子的地方下套。

    说来奇怪,这帮子杀神们,虽然有个炉子不会做家常饭菜,但是全部都善于捕猎和烧烤,因为一旦执行任务,他们在外需要口粮的时候靠的就是这些求生技能。

    小清儿和小熙儿两个小包子就跟在后头屁颠屁颠地一路瞎转悠,笨拙地跟着学下套子。

    百里青靠在树边看着两个小家伙来来去去地瞎折腾,唇角微微弯起一丝淡淡的弧度来。

    不一会,两个小家伙学会了下套子,自己也下了好几个套子后,就和魅部的其他人都从林子里钻出来。

    百里青看着两个玩儿得满手泥巴的小包子,微微一笑:“要不要上亭子坐着歇息一会,这套兔子怕是还要等上一会儿。”

    小清儿和小熙儿却齐齐摇头,兴奋地指着那些飞来飞去的漂亮蝴蝶:“抓蝴蝶,抓蝴蝶。”

    百里青看着他们,挑眉,随后便摆摆手:“去吧,晚些时候咱们再上亭子。”

    小家伙们得了自己爹爹的允许,立刻兴奋地奔入骚扰蝴蝶的伟大事业之中去了。

    魅十九和魅二十二选了一个角落靠着树,只等着小主子们跑得厉害要摔了扶取来或者防止他们跑远了。

    百里青看了看四周,随后便吩咐另外的两个魅部的杀神去后山采集一种特殊的植物,如果他没有记错,这山上这种植物不少,是一种在天朝罕见的药物,但是对他修炼内功颇有点帮助。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种植物——养颜驻容。

    两个属下立刻领命而去,他们是知道自家爷有这个需求的,也见过这种东西。

    百里青便坐在一块精美的织毯上,懒洋洋地晒太阳,只等着这两个小不点儿玩儿够了,上亭子。

    下午的日光虽然不弱,但是透过大片的叶子落下来,却形成了一地斑驳的美景。

    空气里很安静,有植物的淡淡清香,让人觉得非常的舒服。

    百里青半眯起眸子,阖了眼,闭目养神。

    但是不过片刻,他忽然慢慢地睁开了眸子,幽深冰凉的眸光缓缓地掠过附近。

    虽然一切看起来非常的正常,但是百里青总觉得有些什么奇特的不太正常的东西如烟雾般悄无声息地蔓延开来。

    是什么……

    小家伙们的笑声还在空气里飞扬,一切仿佛都很安静而美好。

    当然这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爹爹!”小熙儿忽然笑嘻嘻地奔过来,手上抓了一只硕大的蝴蝶。

    百里青忽然眼中寒光一闪,指尖一弹,一丝暗红的光携着凌厉的杀气直朝奔跑过来的小家伙疾射而去,却在触碰到小熙儿的瞬间越过他的脸颊直接弹出。

    “嗤!”一声,闷闷的锐器入肉声伴随着浓郁的血腥味同时起来。

    同时还有一声‘嗷呜’!

    一道敏捷得,快得不可思议的,属于兽类才有的身形猛然扑了上来,一下子狠狠地撞在了小熙儿的背上,硬生生地将小熙儿给压在身下。

    那只龙獒比小熙儿还要高半个头,身上几十斤,这么一撞下去,小人儿只怕不被压扁,也要吃大苦头了。

    魅二十二离小熙儿最近的,他大惊失色,眼中厉光一闪,手上长刀猛地飞了出去,朝龙獒头上斩了下去。

    但是下一刻,那把刀在接触到龙獒的头的时候,却忽然被一线腥红的光瞬间弹射开来,长刀叮地一声撞在树上,却没有落地,竟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弧度猛然飞了回来,然后魅二十二熟练地一抬手握住刀柄,那是他的绝招——回旋刀,但是他瞬间有点错愕地看向百里青。

    没错,那抹红光正是百里青手上的傀儡蛛丝。

    百里青看都没看他,眸光幽冷漆黑,身上陡然散发出来黑暗气息,让人不敢逼视,他指尖一抖,瞬间几道红丝落地,闪着血腥光芒的红丝看起来有一种妖异感觉。

    而魅二十二也看清楚了龙獒没有硬压在小熙儿身上,而是弓着腰,呈现出一种尽乎保护的姿态,将小熙儿护在身下。

    而龙獒一脸狰狞,身上颤抖,它的背上有十几枚很细的针。

    这些针泛着蓝光,明显是淬了毒。

    虽然魅二十二知道自家主子爷不会没有能耐能挡住这些针,但是如此近的距离,千钧一发,还是让人冷汗涔涔,继而愤怒,竟然对这么小的孩子下这样的死手!

    龙獒身上插了那些毒针,但是奇怪的是它虽然浑身颤抖,但是却没有中毒得厉害的模样,反而依旧气势汹汹地对着周围吼叫。

    魅二十二不得其解,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细细思量,却忽然听见一道极为锐利的风声陡然朝他们狂卷了过来。

    这风声带着一股子腥味,有一种极为不详的气息。

    速度极快,却看不清楚那卷起一地尘土落叶的风里有什么。

    但同样快的人还有百里青,他手中的红线随着他忽然双手向前弹开的那一瞬间的极为优雅动作,忽然瞬间爆开几百条,然后朝着风来的方向疾射而去。

    与那团怪风相遇的瞬间,一下子响起了许多细微的,又让人毛骨悚然的金属摩擦声。

    魅十九这个人,脑子虽然不太好使,但是他胜在身体有一种奇怪的本能,就是比脑子要快一步,或者说快两步,那是让他活下来而且打败许多人进了魅部,还活到如今的本能。

    他在怪风来袭的第一个瞬间,忽然整个人朝蹲在地上有些呆楞的小清儿瞬间扑了过去,然后在裹住小清儿后,就地滚出了十几丈,然后一个地龙翻身将小清儿背了起来,顺带用腰带将小清儿给捆在自己背上,手里的一刀也出了鞘,向着身后看也不看抬手就一刀,伴随着一声惨叫和血雾的喷溅,他手臂上海瞬间探出的一个半圆形的盾牌挡在要害前。

    他这一串动作前后完成不过一瞬间,快得不可思议,让伏击者们目瞪口呆,连举起来准备送出去的刀子都定在半空中。

    这简直不像人类的反应速度。

    而魅十九看着那些不知道何处冒出来,一身西狄山地兵隐蔽装的刺客们,慢吞吞地笑了笑:“我一向杀人的速度比我想事儿的速度要快些。”

    魅部,从来不养废物。

    一干刺客瞬间悚然。

    而那一头,百里青手上暗红流光飞舞,宛如一场优美的舞一般,竟然织出一张巨大的网,但是伴随者他的动作,无数细微的东西落地声,若是伴随阳光看去,就能发现地面上落了一地细如牛毛的蓝针。

    那风声渐弱,最终不敌红光暗舞之主,在那妖异的蛛网绳前消亡。

    百里青指尖拈着暗红的傀儡蛛丝,冷漠地瞥了眼地面上密密麻麻让人毛骨悚然的蓝针:“暴雨梨花针,不想最近唐门的利器竟然如此不值钱了。”

    随后,他幽凉无边的目光看向周围:“出来吧,隐藏这许久,果然不愧是西狄山地的精锐。”

    奇袭既已失败,自然没有躲藏的必要。

    一道悠长的尖利鸟鸣声响起,伴随着西狄山地口音的冷笑声也响起:“哼,乱臣贼子,窃我家国者,死!”

    随着一阵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

    一道又一道墨绿色的持着山地短刀的身影从树林间站了起来,百里青暗夜流光一般的眸光扫过去,触目之所及全部都是人,粗略数去,竟然不下百来人。

    将他们三人,不,五人,围在了其间。

    “西狄山地最精锐之龙战团,隶属龙家第二军团,原本龙家子孙死散,剩下子弟都被围困边境,不想,你们这一批最精锐的能潜伏到了这里,果然了得。”百里青似笑非笑地睨着周围。

    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潜伏如此之久,龙战团果然非同凡响。

    那站在他面前的男人,脸上涂了绿色和黑色的掩护墨汁,听到龙家二字,眼底闪过凶狠痛恨,厉声道:“今日我们就要为龙家七百多条人命,战死边关的将士诛杀你这个伪君,用你和你那孽种的人头祭我龙家列祖列宗!”

    百里青轻笑,声音清冷而凉薄:“那就试试看好了,龙家的余孽。”

    随后,他忽然看向好容易从龙獒肚子下面爬出来的小熙儿,轻描淡写地道:“做我百里青的儿子,就要习惯血腥和危险,熙儿,你可以选了,要战或者死。”

    小家伙从来没有看见过有人死在自己面前,他甚至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那些血色,和危险的预感让他脸色发白,浑身发抖,一手揪住龙獒的毛,但是大大的眼珠子里除了恐惧,还有一种奇特的不属于小孩子的冰冷,他咬着小嘴巴颤声道:“战,爹爹,小熙儿帮你战!”

    另外一头被魅十九背在背上的小清儿,忽然探出头来,白着脸:“小清儿,也战!也战!”

    这种奇怪的对话,让西狄的刺客们明显不以为然。

    “百里苍冥,你一个乱臣贼子,卑劣也就罢了,送死也要自己儿子先送呢,果然无耻,哈哈哈!”一个看似副首领人鄙夷的哈哈大笑。

    但是他的大笑声伴随着一丝红光掠过截然而止,但是炽烈的鲜血瞬间再次喷了出来,他大张着眼睛,不可置信地捂住自己脖子缓缓地倒下。

    “真是,难听死了。”百里青优雅地收回那一段割破了那人脖子的蛛丝,淡漠地道。

    那种奇特的镇定与优雅,瞬间让所有的刺客们悚然,那是一种见惯了无数生死,所以不以人命放在心上的漫不经心。、

    抬手就杀人,而他们甚至没有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手的。

    这个男人……

    比传说更可怕。

    “百里青!”而首领在发现自己的人死去后,震惊之后是愈发的愤怒,陡然愤怒地尖叫起来,抬手就朝百里青举起弩猛射。

    一箭过去的时候,百里青几乎没躲,那利箭勾破了百里青的发环,让他一头长发瞬间洒落下来。

    乌黑的光滑的如云青丝衬托他那张有些苍白,嘴唇却异常嫣红的容颜,看起来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而且这种美让所有人都愣了愣。

    百里青勾起一丝冰凉的弧度,足尖一点,竟然落在那一张方才他织出来的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发出一声轻巧而诡异的笑声:“呵……。”

    海风狂卷起他的长发,那一个瞬间,几乎所有人都仿佛感觉阳光瞬间黯淡了下去,有一种极为阴晦的气息瞬间蔓延,那站在妖艳的红色网上的人,不,也许他们看到了一些那根本就是近乎非人的可怕存在。

    不属于这个人间的,幽暗的地狱之中的存在。

    本能告诉他们这个是极为危险的,但是,没有人相信,上百人而不能敌过区区三人与一条狗和两个小孩子。

    “杀!”

    凄厉的风声瞬间伴随着血腥的喊杀声响起。

    ——老子是画册怜儿超级妖的分界线——

    “快到了吧?”西凉茉站在船头遥望远处,淳于岛就在不远处,他们一会就要换乘小船上岸。

    魅一点点头:“是。”

    西凉茉叹了一声:“不知道那两个小家伙昨夜睡得如何?”

    何嬷嬷在一边忽然道:“说不得今日就染了风寒了。”

    西凉茉看了眼魅晶,轻笑:“心疼么,我相信你们爷会好好照顾他们的。”

    是的,她相信,只是他一开始还不知道该如何与他们相处,一旦学会了,他们会相处得极好。

    何嬷嬷不说话,只是沉默着,叹息了一声。

    不一会,大船停下,他们换了许多小船,分别乘坐小船上岸。

    岸上一切与昨日无异。

    只是……

    西凉茉停下脚步微微颦眉,看向山后,却没有发现什么不对,但是空气里有一种奇怪而又熟悉的味道。

    那是一种什么味道呢?

    但是,心中虽然仿佛有一点不安,却又没有太大的迹象。

    “夫人。”魅一的声音忽然在她的身后响起。

    “嗯?”西凉茉转头看向他。

    魅一看了看她,沉默了一会,忽然道:“爷,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夫人的事儿?”

    这般没头没脑来一句,西凉茉一会子没有明白过来,她挑眉:“你家爷做的不那么对不起我的事不少,先说说哪件罢?”

    魅一瞅着面前的温美女子,忽然有点无奈,夫人这把嘴儿向来也是个厉害的。

    他沉吟了一会,才再次道:“爷在做海鬼王的时候,有时候晚上会召见几个岛上的女人。”

    西凉茉点点头:“嗯,听说了。”

    魅一瞅着她也不像发怒,也摸不清楚什么心情的模样,不免有点紧张又郁闷,他还是继续道:“属下说的是,爷在岛上召见的那些做皮肉生意的女人,只是为了迷惑那些海盗而已,因为爷说了一个男人不好色,不贪财,那么他想要的东西一定更大,海盗们必定会怀疑,所以他还是必须做出些样子来,所有的女人,我们都给了重金,而且为了不让消息泄露出去,我们就让底下人和那些女人在爷的房间欢好,爷不会碰那些女人的。”

    西凉茉点点头:“你家爷必定嫌脏的。”

    魅一:“那不是重点,干净的,爷也不会……。”

    西凉茉摸了摸下巴:“你家爷不好色么,不贪财么,这怎么可能,明显他色、财、权是三手都要抓,三手都要硬的。”

    魅一:“夫人,那不是重点,重点是爷从来没有……。”

    西凉茉转过身,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家爷口味比较变态,一般人他不屑……我当然知道。”

    说罢,西凉茉径自负手向庄子里走去。

    魅一:“爷是很变态……但是这不是重点!”

    他刚才到底是说了什么,明明他是想说爷对夫人你真的很上心,寻常女人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很感动么!

    奈何西凉茉朝着他摆摆手,已经进了庄子里。

    魅一:“……。”

    庄子里很安静,但是西凉茉还是闻到了那种熟悉的味道——血腥味。

    她一进庄子就发现大管家被一刀钉死在堂边,管家手里还有一把刀子。

    她脸色微微一变,但还是镇定地向内宅走去。

    一路上,仿佛有黑色的影子掠过,但是又悄无声息地隐没在角落里。

    西凉茉知道那是魅部的影子们。

    她微微松了口气,直到进了自己的内屋,便看见床上静静地躺着一个大睡美人,他穿着白色的内衫,紫色的染了血的猎装落在地上。

    左右两边臂弯里,各自拢着一个小小的胖娃娃,小娃娃的脸蛋嫩白,睫毛长长地,睡得极香,像两只玉石雕刻的小玉石包子。

    像一只大兽,拢着自己两只小小的崽儿。

    血腥气间,有一种奇特的温存之感。

    西凉茉放下了心,款步走过去,坐在床边。

    睡美人忽然睫毛颤了颤,慢慢地睁开幽魅的眸子,看向她,声音有些刚醒来的慵懒:“回来了?”

    西凉茉看着他,淡淡一笑,低头在他薄唇上落下一吻:“嗯,我回来了。”

    ……

    (小儿难养  完)

    ------题外话------

    ==~哦,完结了说~嘿嘿,继续宣传咱家美人云集的画册~这章番外分量很足哦,有没有能给票票的,来一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