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番外 大漠孤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只怪爱得单纯

    恨也单纯

    才会让你活得矛盾

    才怪你出卖我

    背叛你本能

    忠于你本分

    ……

    慈悲正是残忍

    拥抱我体温

    扛不起责任

    ——《天命》词

    她静静地坐在窗前,烛火幽幽,映照出一室的华彩流离。

    五凤朝阳攒珠冠上硕大的南珠熠熠生辉,绿雪含芳碧玉长钗、紫玉福禄双全佩、梅花翡翠戒指、九转玲珑嵌八宝璎珞……一干精致华美的首饰搁了满满一梳妆台,甚至因为放不下还搁到了背后的花几上。

    一袭华美的绯红绣凤穿牡丹深衣嫁服搭在了身后的架子上,裙摆上绣着细碎的米珠在空气里反射出柔和的光芒。

    她原是曾想过有这么一场婚礼,嫁妆精美,嫁衣精致,只是,到了如今,什么都有了,却不再觉心中欢喜。

    白珍抬头看看镜子里的自己,依旧是一身女官服,脸色苍白中带着憔悴,她闭上眼,深深地叹了一声,随后起身,走到窗边,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那一轮圆月。

    月色极美,温柔清冷的月光,静静照耀着人间。

    仿佛一切都静好,安详。

    只是,她却知道,一切不过都是表象而已。

    也不知道,郡主她们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白珍正思量着,却忽然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感觉,仿佛有什么正在看着她一般。

    白珍一惊,下意识地抬起头,便见到原本幽静的院子里不知道何时已经站了一道黑色的人影,银亮的光拢在他的秀气音的面容上。

    她定睛一看,随后脸上微微一僵,但是很快她就恢复了寻常模样,看了他一眼,便退了一步,打算将窗子关上。

    但是下一刻,一只修长的手却忽然抵在了窗上。

    那人一晃,竟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白珍微微颦眉,却没有惊讶的模样,淡淡地道:“白起,你身为朝中将官,这个时辰出现在落锁内宫之中,于宫规是可以当场被羽林卫射杀的。”

    白起看着她,脸上一片阴沉:“白珍,宁王让我去犬戎边境勘察他们是否有异动,可是你指使的?”

    白珍讥诮地勾起唇角,用‘你有病’的目光看着他:“白起,你觉得我一个小小宫婢能影响宁王的决策么?”

    白起话头一窒,确实,这样的推测很是荒谬,但是……

    他依旧按住窗,目光锐利而压抑:“那还真是巧了,等我回来的时候,就听到你明日要嫁人的消息,嗯?”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他手背上忍不住泛起青筋,近乎恶狠狠地语气却掩盖不住其间的颤抖,甚至——痛苦。

    白珍看着面前的男子,他和魅六一样,长了一张娃娃脸,只是魅六看起来更无邪一些,而白起因为常年在外奔波征战,面容上已经有了风霜的痕迹,愈发的老练,多了三分英挺和为将者的煞气。

    她垂下眸子,淡漠地道:“我嫁人与你有什么关系,白起,你不觉得你这么质问我,很没有道理么?”

    白起看着面前少女的秀丽面容,圆圆润润的可爱苹果脸,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露出了尖下巴,眉目的冷淡冰凉与距离感都让他想起了那些长久地浸淫在宫闱之中,因此变得面无表情,面目模糊的女官、甚至嫔妃。

    他闭上眼,仿佛在忍耐着什么,忽然一伸手一把抓住她的肩头:“别这样对我,白珍,你明明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你明明……。”

    白珍忽然抬起脸看向他,讥诮又冰凉地打断他:“我明白什么,不,我什么都不明白,你看看你现在在做什么,你这般夜闯我的闺房,若是让人看见,明日你我有私情的消息就会传遍宫里,传到赫赫使节那里,然后呢?然后让赫赫人都知道他们的王妃不贞,你猜猜看,一个不贞的王妃会给天朝带来什么,又会在赫赫遇到什么?”

    白起哑然:“我……。”

    白珍忽然冷笑起来:“呵呵,这就是你所谓的心意么,我白珍还真承受不起!”

    白起看着她冰冷的面容,咬牙怒道:“那就不要去赫赫,为什么要去,如果你不愿意去,我就去向郡主求情,换人和亲,你知道不知道现在宫里人都怎么说你……。”

    “说我什么,说我嫌贫爱富,说我想要攀龙附凤,连赫赫那种地方都肯嫁是不是?”白珍轻蔑地嗤了一声,再一次打断了白起,随后目光灼灼地看着白起:“那么你呢,你也这样认为么?”

    白起又惊又痛,失声道:“我没有……。”

    白珍却忽然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肩膀扯下,转过身去:“你怎么想,对我而言,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明日我就要嫁人了,你就算是去求郡主也来不及了,何况……。”

    她顿了顿,淡漠地道:“这是我自愿的,没有任何人强迫我。”

    白起厉声道:“不,我不相信!”

    怎么可能,他永远都不会相信白珍愿意远嫁,而且是嫁给那个男人!

    但是白珍背对着他,他看不见白珍的脸,只看见她冷冰冰的单薄的背影,只能听见她低柔淡漠的话语:“你信也好,不信也好,白起,如果曾经我让你有任何错觉和误会,那我很抱歉,只是明日我就要嫁人了,所以,我希望你能……。”

    她轻声地一个字一个字地缓缓道:“祝福我。”

    白起陡然倒退两步,只不可置信地眼眶腥红地看着她的背影,只觉得方才那三个字那么冷,那么锐利,就像一只利箭,从她手中的弓箭里射出,将他的胸口射出两个深不见底的窟窿,不断地透着丝丝凉气,冻得他浑身发抖。

    却无能为力。

    白起踉跄地倒退了两步,忽然低下头低低地笑了起来,声音满是讥诮与自嘲:“呵呵……是啊……我的心意与你又有什么干系呢,一切不过都是我……自作多情,自以为是,祝福……祝福……呵呵……。”

    风声萧瑟,月光静谧。

    白珍没有回头,只是静静地站着,她并不知道白起到底什么时候离开的,只是觉得窗外的月光仿佛有温度一般,让她觉得越来越凉,她伸手环住自己的肩膀,低头看着自己的影子被月光在地面上拉成一种晦暗的姿态。

    一道安静的修长人影不知何时出现在白珍的房间里,优雅的淡青金色绣蟠龙的袍子,显示出他身份的不凡。

    他静静地看着她的身影,悠悠地道:“不后悔么?”

    白珍没抬头,专心地看着自己地面上的影子,语气却依旧淡漠:“王爷说笑了,请您将白起调往犬戎边境和今日将白起激走,都是为了省却明日的出嫁时的麻烦,难不成您希望我今儿跟着他跑了,只怕到时候后悔的人就不是我了。”

    宁王看着面前的娃娃脸的少女,目光有些复杂,随后轻叹:“千岁王妃不是寻常人,连着身边的丫头都是非同凡响。”

    白珍轻哼了一声,抬起脸看着他,目光幽凉:“宁王,您明明就希望我去的,何苦做出这般为我惋惜的模样,就像对贞元,您后悔么?”

    提到贞元的名字,宁王斯文的脸瞬间一僵,片刻之后,他静静地别开脸,没有再继续原来的话题,也没有因为白珍的直白与近乎不敬的话语而发怒,只依旧温然地道:“白珍,你早点歇息,明早就要出嫁了。”

    白珍看着他转身向外走去,随后轻嗤笑了一声,仿佛自言自语地道:“您也没有后悔,因为,我们都有我们要做的事情。”

    宁王的身形一顿,随即转身慢慢地向外走去。

    白珍则转过脸,闭上眼自言自语道:“啧,这天儿,真冷。”

    随后,她走到窗前,开始慢慢地解开自己的衣衫,穿上那一身华美嫁衣。

    看着镜子的一身红衫衬托得她颜色越发的苍白诡异,她轻笑了一声,随后慢慢地拿起了凤冠戴在自己的头上,然后闭上眼,仿佛睡着一般地静静地坐在镜子前。

    夜静阑,月未央。

    烛火悄然熄灭,只余下满院寂寥秋色,枯叶纷飞。

    ——老子是拖延症滚开的分界线——

    世界不只两个人

    我们都在舍己为人

    祝福你的余生

    拥抱伟大

    爱输给爱

    恨不敢恨

    ……

    ——《天命》词

    “驾!”

    漫长的马队,浩浩荡荡地穿越过一段戈壁,周围的景色越来越荒凉,原本的城郭渐渐不见,风土人情也渐渐地不再是单纯的汉地风情,夹杂了各种族群的人和马队远远地瞩目着这庞大的马队和护送的纪律森严的卫队。

    这一看就是朝廷的车队,所以,所有人都必须让路。

    只能远远地瞻望着。

    而此时,打头的一骑忽然调转马头朝着马队中飞驰过去,虽然那马上的骑士骑术精湛,但是因为他的动作到底是不合规矩,而且粗鲁异常,不免惹得队伍里的将官们和侍从们鄙夷地侧目。

    哼,蛮子就是蛮子。

    那骑士冲到马队中最大的马车边上,忽然一拉马缰,就稳稳地停了下来,坐在马车边上的侍女防备又紧张地看着那形容粗莽的异族男子:“阿弥,你要做什么,这般粗鲁,没得惊吓了我们家姑娘。”

    那唤作阿弥的男子一脸络腮胡,看着侍女嘿嘿一笑,也不理会她们敌对的目光,只对着马车里的人叫道:“王妃,白珍王妃,很快就要到霸下了,到了霸下就出了天朝地界,到咱们赫赫地界了,王会领着人在那里等你呢,高兴吧?”

    一边的侍女看着阿弥那副兴高采烈的样子,讥诮地开口:“哼,蛮子。”

    “月裳。”白珍没有什么情绪的声音响起:“不得无礼。”

    月裳只好呐呐地道:“是,姑娘。”随后,恶狠狠地瞪着阿弥。

    白珍掀开车帘子,看向远处,一块巨大的三人高的巨大石头,粗旷地立在大路的不远处,上面龙飞凤舞的‘霸下’二字被风沙锈蚀得有些模糊,却依旧其实不减。

    再往远处,便可以看见隐约的仿佛有一片阴云席卷而来,却又仿佛是因为太过空旷的旷野而产生的幻觉一般,不甚清晰。

    白珍搁下窗帘,对着阿弥淡淡地道:“那就走吧,别让你家可汗等得久了。”

    阿弥顿时兴高采烈起来,大笑:“哎!”

    随后,他一扯缰绳兴奋地率先策马而去。

    月裳看着那阿弥的背影,有些不满地撅起嘴:“姑娘,你还真是,那一个蛮子,理会他做什么。”

    白珍忽然悠悠道:“月裳,以后不要让我听见你在公众场合攻击赫赫人,这对咱们进去赫赫,在里面生活没有任何好处。”

    月裳被训斥,愣了愣,垂下眸子,仿佛忍耐得不能再忍耐:“姑娘,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人。”

    月裳话刚出口,就有些后悔,到底姑娘是她的主子,她是没有资格这么和姑娘说话的,白珍沉默了片刻,轻哼了一声:“我是什么样子的人,有谁比我知道,何况,人心,难道不是最容易变得么?”

    月裳有些着急:“可是,姑娘,您以前总是笑着的,宫里所有人都道您是最亲近大家的那一个,大家都知道您和白……。”

    “月裳!”白珍忽然冷冰冰地打断她:“我不希望你再在我面前提起不该提起的人,你就算是鬼军的人,也已经进了宫,就该知道宫里的规矩,就该知道这俗世的规矩。”

    月裳顿时被噎住了,有些心虚地道:“姑娘,奴婢不是……。”

    “我敢放在我身边,一起入赫赫的人,我会不知道她的底细么。”白珍隔着帘微微一叹:“你若是为我好,那么从此以后再不在我面前提起白起这个名字。”

    月裳沉默了下去,随后轻声道:“是。”

    白珍忽然想起什么,又低声问:“是了,还有郡主的消息么?”

    月裳轻声道:“有,最近小白刚传了新的消息出来,小小姐她们已经进了西狄镜内,如今似乎在调查一群海盗。”

    想了想,她又补充:“姑娘不必担心,小小姐她们不会有危险的。”

    白珍沉吟了片刻,随后看向天边那一道仿佛越来越漆黑的阴云,轻声道:“是么,但愿天遂人意,只怕是……。”

    她没有再说下去,月裳也没有问。

    毕竟主子的事情,不是她应当问的,何况还是小小姐——天朝如今的实际掌权者的事情。

    等着快到了霸下之石的时候,队伍里所有人都忽然莫名其妙地觉得风沙仿佛在站出了这块界碑之后,陡然大了起来,狂烈的、萧然的风,带着沙漠的气息扑面而来。

    从霸下的石碑开始望去,视野陡然开阔,便已经是一片片的戈壁了,而不远处那一道阴云仿佛更加阴沉了,仿佛还有隆隆的雷声。

    送亲队伍里的人都低声议论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要下雨了么?”

    “可是不像啊,这边的天儿那么亮,那边却一片黑暗。”

    “啧,真是不吉的天象啊。”

    “哎,这嫁到赫赫去……。”

    领头的将官也是送亲使节,是陈爽,也是鬼卫临字部的人,如今调任虎奋将军,看着前面的样子,不免微微颦眉,他是沙漠里出来的,自然知道那是什么。

    虽然,他也为白起的一片真心付流水而惋惜和不平,但是他也不愿意听到这些诋毁的话语,便冷声呵斥:“嚷嚷什么,成何体统,那不是下雨……。”

    而此时,一道柔和的声音响起。

    “那不是下雨,那是军队,大批的军队骑马在沙漠戈壁上飞奔,掀起的沙雾。”

    众人一愣,转头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白珍已经从马车上下来了,一身绯红嫁衣,头戴凤冠,细碎的水晶珠帘子垂落在她面前,挡住了她秀美的脸孔,她正缓缓地走过来,嫁衣外层以轻薄红云纱制成,在风中飞舞着,仿佛一双艳丽的翅膀。

    “姑娘。”

    陪嫁的宫人们和一干将士齐齐行了一礼。

    虽然办婚礼前,宁王已经破格封赏她脱离奴籍,赐封珍和县主,但是白珍始终坚持愿意别人唤她县主,而是姑娘,那让她想起许多年前,一个无所不用其极恶毒的女子。

    白珍抬了抬手,静静地站在那里,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远处的尘烟。

    不一会,那一片尘烟瞬间席卷而近,领头的一人骑着一匹黑色的骏马,身穿豹皮肩负黑甲,头脸戴着沙漠里常见的武士们戴着的缠头和遮面,身后的跟着前来的是一片穿着赫赫兽甲的大队骑兵。

    在快靠近霸下的时候,那人忽然一抬手,所有的骑士们瞬间停住了脚步,煞马而停,同时那人却没有停而是领着几名彪悍的护卫直接策马飞奔而来。

    阿弥大老远就兴奋地大喊:“可汗,隼刹可汗!”

    队伍里所有的人都瞬间谨慎起来,眼中都是防备的眼神,警惕地盯着来人。

    陈爽微微眯起眸子,一手搁在自己腰间的刀上,一手提马缰策马迎上,直接打算逼停对方。

    “这位是……。”

    但是对方根本没有打算理会陈爽,而是直接一拉马缰,在一个马身的时候,以一种刁钻的姿态瞬间避开了陈爽,直接冲到了白珍面前,马蹄高高扬起几乎踏上白珍的鼻子,方才停下。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在马蹄前,差点被踢到的白珍,见对方竟然站的稳稳地,连一点畏惧之色都没有,而两边的侍女,脸色都已经变了,他方才拉下了自己面罩,对着白珍露出个狂肆嚣张的笑意来:“白珍,我们又见面了。”

    隼刹生就一张五官深邃、极具野性美的脸,一双金色的眸子锐利而嚣张地打量着白珍,而白珍也淡淡地打量起了他,这个男人身材高大健硕,穿着豹纹大衫微微敞开,露出了健硕性感,肌理分明的胸膛,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很有野性的魅力,而且——很危险。

    白珍看着他,随后忽然优雅地半蹲了身子,行了个标准的仕女福礼:“珍和县主见过隼刹可汗。”

    原本按照中原礼仪未婚夫妻是不应该在婚前相见的,但是,这是和亲,对方又是赫赫人,便没有人再记起这在礼仪里是不吉的。

    或者是没人在乎这一点繁文缛节。

    毕竟,面前面对的是看起来至少数万的凶狠赫赫骑兵,面前的这位可汗,更是有名的难缠。

    隼刹看着她,眼底闪过一丝诡谲的光芒,随后笑了起来:“怎么,本王的王妃,竟然变成了中原那些无趣的大家闺秀么,可真是让本王失望啊。”

    这几乎等于是公然的调侃和侮辱,送嫁的队伍里瞬间气氛紧张起来。

    众人恼恨警惕地瞪着隼刹。

    白珍却仿佛什么都没有察觉一般,对着隼刹淡淡地道:“是么,那大概是因为可汗您操劳过度,未老先衰,所以才生出了一些错觉,这也是可以理解的,白珍从来就是白珍,何曾改变过。”

    “噗嗤……。”

    队伍里有人忍俊不禁发出了嗤笑声,顿时惹来隼刹的冰冷目光,片刻之后,他转过来脸看向白珍,却微微地弯起了唇角,似笑非笑地道:“很好,这才是本王的王妃,只是希望你去到赫赫之后,还能保持你旺盛的战斗力,因为……。”

    他忽然从马上低头在白珍耳边轻声道:“因为,不管是在沙漠里,还是在床上,没有战斗力的女人,都很容易死,尤其是你们这样的中原女人,小辣椒。”

    白珍面无表情地拢手入袖:“是么。”

    见到白珍丝毫没有想象中的反应,隼刹略微觉得诧异或者说是无趣地挑了下眉,随后眼珠子一转,打量了下她身上的衣衫,摇摇头:“这身衣服,啧啧,马上去马车里换了我们赫赫的婚嫁衣,那可比这身累赘合适你这个小辣椒。”

    这等要求极尽无礼,陈爽在一边听见,一颦眉,正要说什么,而白珍忽然面无表情地继续道:“我尚且没有与可汗您成婚,你不觉得您要求得太多了么,我还是珍和县主,而还不是你的王妃。”

    隼刹微微眯起眸子,讥诮地道:“好,那咱们就回去成婚!”

    说罢,他忽然一弯腰,长臂一捞瞬间将白珍给捞上马背,在众人的惊呼中转身飞奔而去。

    “放肆!”

    “太过分了!”

    送嫁的将兵们瞬间大怒,方才那发出笑声的年轻士兵忽然一扯马缰,抽出长剑就默不作声地冲了出去,同时迅速地从背上摘下一张弓来。

    陈爽大惊,试图伸手去拉,却被他一把甩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