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宦妃天下 > 番外 于愿之城 中

番外 于愿之城 中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东家,前面就是弱水城了。”

    一辆马车风尘仆仆地一路而来,停下之后,驾车的男子掀起帽子看了眼不远处,随后转身转头低声对着车里的人道。

    过了一会个小丫头从车里探头出来,掀开车帘子,一道暗青色的人影微微倾身,从车内抬头看去,见着城楼上有些斑驳的三个大字——弱水城。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这倒是个好名字。”芳官看着城门上的字,随后,他低头看了看怀里那只精致的盒子,神色有些微妙而复杂。

    “也许,这里真的合适你。”

    “东家,咱们现在进城不,吴管家已经在等了?”小丫头恭敬地问。

    芳官放下帘子,坐回去,阖上眼:“嗯,进城吧。”

    马车骨碌骨碌地转动,车子缓缓地进了城。

    此刻时辰还早,但是弱水城里已经颇为热闹,只缘于弱水城和许多西狄地方一样,都有鱼市,虽然弱水城离海还有些距离,但是却正巧在通往各地的交通枢纽上,所以渔民们打了鱼归来,都马不停蹄地带着海鲜尽早赶到弱水城,交给订货的客商。

    一进城,坐在马车上的小丫头就忍不住连打了好几喷嚏。

    “哈秋!这是什么味道啊,好臭啊!”

    小丫头嘟哝的话语,让芳官听在耳朵里,他抬起头,微微掀开窗布,看向湿漉漉的大街,轻呼吸了一口气,随后淡淡地道:“这是鱼的味道,也是海的味道。”

    海市就是这样的,新鲜的海鲜水产原本就带着腥味,而海鲜最注重一个新鲜,大部分的鱼都是被捕捞出水即死,有聪明的客商便在冬日里从天朝买回大量廉价的冰块,修建庞大的储冰室,以用于保持鱼儿的新鲜。

    但就算是如此,仍旧有鱼儿在运输途中会变得不新鲜,腐败掉,而发出极为难闻的味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小丫头好奇地趴在窗边看着那些皮肤黝黑的矮壮渔民们大声地吆喝着他们要卖的东西,还有招呼人把海鲜送上早已等候的车辆。

    “早年,如果没有这种味道,我大概早就成了鱼儿的果腹之物了。”芳官透过那窗,看向市集,淡漠地勾起了唇角。

    “哎?”小丫头有些不解地回头:“东家那样出身的人怎么会时时闻到这种味道呢?”

    芳官闭上眼,讥诮地道:“早年被关在艳岛上为奴伺候人的时候,因为是奴隶一样的存在,所以经常吃不饱肚子,都是靠着偷偷摸摸地去捡渔民们打回来又觉得品相不好而抛弃的鱼果腹,所以才能勉强活下来,你这样的小丫头是不会了解的。”

    小丫头看着芳官的神色,心中总觉得有些隐约的不安,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有些茫然地看着芳官的模样,随后干巴巴地道:“东家很可怜。”

    可怜?

    这两个字不知怎么地忽然触动了芳官心中那最不愿意让人触碰之处,他陡然睁开眸子,冷冰冰地睨着小丫头,直看得小丫头心里发毛,芳官才闭上眼,冷冰冰地道:“行了,闭嘴吧,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哑巴。”

    他是真的老了,还是痴傻了,才会跟一个小丫头说这些话。

    小丫头诺诺地应了,不再作声,只是想了想,从马车的红泥小炉上取小紫砂壶,给小杯里倒了一点子水,又取了一只白玉小瓷瓶子出来,往小杯子里倒了些琥珀色的液体,然后小心地取了玉勺子搅匀,然后给芳官递了过去。

    自家爷的东西都是外面看起来似乎寻常,但实际上都昂贵的东西,管家交代了定要小心。

    “什么东西?”芳官不耐烦地冷冷瞥了一眼。

    小丫头摇摇头,又点点头,在嘴上比了个手势,表示——爷让我闭嘴的。

    芳官:“……说话!”

    小丫头方才点点头,松了口气。可怜兮兮地瞅着芳官道:“管家说了,爷不能恼,爷心肺不好,若是恼了,伤心,得用些紫叶甘露蜜护着心肺,这紫叶不好找,奴婢前些日子在秋山找了好久,才找到一箩筐,管家又检视了一番,把不好的去了,然后才炼制出来这么点儿,管家说了定要奴婢小心……。”

    芳官:“……闭嘴!”

    随后他劈手夺过絮絮叨叨的小丫头手上那只杯子,一口灌了下去,脸色阴沉地把杯子抛回给小丫头,很有点咬牙切齿想要夺人性命的欲望。

    吴管家去哪里弄来这么个蠢丫头!

    跟只麻雀一样,只会叨逼叨逼,叨逼~!~!

    小丫头看着把脸转向窗外的主子,有点手足无措地搓搓手,然后乖巧地蹲到另外一头去了。

    不一会,车子就转进了一处小巷子。

    巷子里只有一户寻常中等人家,门外站着的正是吴管家,领了两个小厮打扮的侍卫远远地就迎了上来。

    “爷,来了!”

    小丫头掀了帘子,就跳了下来,对着吴管家福了福。

    吴管家比了手势,两个侍卫手脚利落小心地上前,将芳官给抱了下来,放在了轮椅上。

    几人一路进了房,芳官四周看了看,发现这一处,虽然房子并不大,但是也胜在干净又安静,而且雅致,已经是比京城要好了许多。

    “爷,人已经到了。”吴管家看着芳官,低声道。

    芳官闻言,微微一挑眉:“哦,在哪里,带我看看?”

    吴管家立刻点头,接过侍卫们手里的轮椅,推着芳官往房内去,小丫头看着几个侍卫都识趣地离开,又看看芳官和吴管家离开的方向,有些呆楞地摸摸脑瓜,还是捧着东西老老实实地跟着芳官和吴管家背后一路往房内走。

    芳官被吴管家推进一处雅致的房内,刚进门便见着一道窈窕的身影静静地坐在窗前,女子一身珊瑚红衣,戴着薄薄的斗篷帽子,只是这么静静地坐着,身姿却透露着一种奇异的曼妙来,宛如一株窗下的艳丽牡丹,引人遐思。

    有人来到,她却仿佛不曾听见响动一般,只静静地坐着。

    芳官微微颦眉,吴管家笑了笑,开口道:“贞元殿下。”

    听到有人唤自己,女子方才优雅地侧过身,转过脸来,看向芳官和吴管家的方向。

    苍白的光线,落在她的脸颊上,宛如一层薄薄的光雾笼在她的面容上,越发地衬托得那张精致的面孔——艳丽无双,令人惊艳。

    芳官看着她,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看着芳官的模样,吴管家笑嘻嘻地道:“芳爷,如何,可满意?”

    随后便是微微挑眉,淡淡地道:“很好。”

    门外的小丫头偷眼看过去,只觉得脸上一红,随后低下头去,也不知在想什么。

    ……

    入夜

    烟雾袅袅地从水桶里慢慢地爬上去,氤氲在房内。

    芳官闭着眼,浸泡在温水中,水气的温热潮湿,为他过分苍白的面容镀上一层淡淡的粉色,仿佛有些黯淡枯萎的花枝又生出了些活气儿来,多了三分艳色。

    一边小心地按摩着芳官长腿的小丫头,偷眼看过去,只觉得今儿好像有些热呢,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一道男音冷淡地响起:“怎么,今晚没有吃饱?”

    小丫头呆了呆,瞬间脸红如血,赶紧大力地摇头:“不……不……傻妞儿吃饱了。”

    芳官闭着的眼微微睁开,挑眉看向她:“你说你叫什么?”

    小丫头低着头,不敢看芳官,诺诺地道:“奴婢叫傻……傻妞儿……。”

    芳官讥诮地勾了下唇角:“傻妞儿?这个名儿倒是挺衬你的。”

    傻妞儿抬起头看着芳官,眼睛亮晶晶地:“真的吗,爷也喜欢这个名字?”

    芳官:“……。”

    看着芳官闭上眼,懒得理会自己的样子,傻妞儿却浑然不觉只是笑眯眯地道:“我以为爷喜欢牡丹、芍药这些名字呢,要不也是今天看见的那个大美人姐姐贞元什么的名儿,原来爷喜欢傻妞儿的名字。”

    芳官忍不住挑开一边眼皮,瞅着傻妞儿一副‘英雄所见略同的样子’,冷冷地道:“不,爷只是觉得蠢人就该有蠢名字。”

    看着芳官又闭上了眼,傻妞儿瞬间情绪低落地低下头,沮丧地:“哦——。”了一声。

    随后,她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忽然抬起头,看向芳官:“爷,奴婢是傻,所以叫傻妞儿,那您那么聪明,您的爹娘为什么没有给你娶一个‘聪明儿’的名字呢?”

    芳官额角一抽:“……闭嘴!”

    小芮留在了京城打理宅子,便不知道吴管家怎么弄了这么个蠢丫头来!说是心眼实诚,忠心耿耿,哼!是蠢到头了差不多。

    呱噪又愚蠢!

    女人,聪明的贪婪,不贪婪的,便是蠢,全然不似男子!

    傻妞儿呆呆愣愣地道:“嗯,但是爷,吴管家交代了傻妞儿盯着爷吃药,如果傻妞不说话……。”

    芳官闭着眼,恶狠狠地咬牙:“拿药来!”

    傻妞赶紧地捧着药,小心地递过去。

    芳官接过去后,一口下肚,随后将那瓷杯一扔,扔在傻妞儿的怀里,修美的眸子冷冷地一斜:“从今儿起,你的名字就要叫做安下——安静下去闭上嘴的安下,只是换个好听点的字眼——取一夏字,别用你那忒俗气的名儿了!”

    傻妞一呆:“啊……安夏?”

    看着芳官浑身散发着不耐,傻妞儿,不,安夏再不会看脸色,也有危险的预感,若是自己再废话,必定要倒霉——倒大霉了!

    于是乖巧地去将东西放好,彻底地安静下去,闭上嘴儿了。

    ——老子是安夏(annxia)——傻妞儿的分界线——

    “人可查到了?”

    一处气派的大院里,青年的声音冷冷地响起。

    一边的中年男子恭敬地道:“回世子爷,是已经查到了,您要找的人,如今就藏匿在弱水城的一处宅子里,只是那一处宅子靠近弱水游击将军的宅子,而且边上就是其府兵护院所住之处,那游击将军原本是海盗出身,得罪了不少人,所以戒备森严,连着周围都有人巡视,所以要动手很不容易……。”

    “长宁先生,本世子要的是结果,而不是原因,我只想知道到底怎么样能把那贱人抓住,带到父亲坟前,祭父亲的在天之灵,而不是在这里听你这般废话!”青年的面容上闪过不耐。

    看着月光下,青年原本俊秀的面容上笼着一层戾气,长宁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道:“世子爷,长宁在国公爷身边这么多年,命都是国公爷救的,为了给国公爷复仇,长宁并不吝啬这条命,但是,长宁不能看着您折在这上头,如今您已经放弃了西北……。”

    “正是因为要为父亲报仇,所以我甚至放弃了最后能回到西北的机会而离开京城,所以,这个贱人的头,我是一定要取,否则……否则我怎么对得起……。”西凉靖说话之时,一双原本清澈的眸子里闪过难以言喻的痛楚,那种焚心之痛让他的眼中都是一片猩红,不知想起什么,神色近乎狰狞而扭曲。

    看着西凉靖的神色,长宁心中深深地一叹,随后道:“世子爷,我们知道那贞元公主如今隐姓埋名地生活于此地,时常要去其海边的一处产业巡视,以确保其生活来源无虞,所以咱们蛰伏几日,待到其去海边之日,经过的丛林时,拦截下她。”

    西凉靖扭曲的神色,微微缓解,他睁开眸子冷冷地道:“好,就这么办,马车我已经让人准备好,还有存人头的石灰匣子,我也已经准备好了,只等着咱们动手!”

    说罢,他一转身就大步地向自己房间走去,哐当一声甩上门。

    长宁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内,神色间满是黯淡,他刚转身便看见一个侍卫端着酒向西凉靖房内走去,长宁忍不住抬起头看着天上的明月,喃喃自语:“国公爷,国公爷,您去得太早,如今世子爷深陷沼泽之间,不得出,属下看着世子爷一日一日的颓丧,大小姐又对我国公府邸毫无情义,您守护了多年的国公府,难道真的就要这么败落了么?”

    奴才,到底该如何是好?

    还有,到底当年您出事的时候,世子爷到底去了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