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幸福番外001

    一路抱紧怀中柔软细腻的娇躯,贺煜满怀愉悦,健步如飞,然而打从踏入大厦之内,面色明显变更,步履也不自觉地缓下,到达屋门口时,一双有力的腿脚更忽然像是灌了铅似的,动弹不得。

    凌语芊并没马上觉察,从他怀中下来,边揪紧身上的薄毯子,边拿钥匙开门,不过,就在她准备进内时,被贺煜抓了一把。

    回头,媚眼一片迷惑,“怎么了?”

    “在我家不住得好好的吗,谁让你突然搬走?还搬到这儿来?”一张俊脸深谙得很,贺煜懊恼又略显气恼地咕哝出声,抓住她的手更紧了几分。

    凌语芊恍然大悟,想起他曾经死不坦白承认真实身份而给她带来的一次次的悲痛欲绝,便忍不住装模作样地嗔道,“住你家?凭什么呢?我就一老公不认婆婆讨厌的女人,哪还有资格死皮赖脸在那呆下去!”

    果然,某人脸色变得更难看了,不由分说将她整个身子抱回怀里,大手用力地在她极富弹性的臀使劲一掐,贴着她的耳朵,咬牙切齿,“欠……干是吗?”

    呃……

    凌语芊杏眼一瞪,提脚,在他鞋上狠狠踩下去,男人似乎一点影响都没有,搂着她,进屋,直奔她的卧室。

    凌语芊见状,顿时来了疑惑,不由想起刚才他一路走来的熟悉。这是野田骏一的住处,照理说他会很陌生才对,可事实表明,他很熟,最主要的是,还知道她睡在哪间房。

    如此熟悉法,都来过几次了吧?他什么时候来过这儿?因何而来?她咋不知道?

    晶亮剔透的黑珠子快速转动,凌语芊带着狐疑与探究意味紧瞅着眼前的男人,打算质问,正好他将她放下来,她这才发现,自己已被他直接送进了浴室。

    “记得别洗太久,水温调高一些,有什么需要,喊我。”似乎没看到她的疑惑,贺煜神态自若地交代一声,高大的身躯很快便走了出去,顺手拉上门。

    凌语芊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定定凝视着刚刚闭上的门好一会,才朝洗浴区迈进,取下薄毯,拧开水龙头,一切动作均慢吞吞的,心不在焉,直到哗啦一声作响,身体被水滴打得一阵激灵,终缓缓回过神来。

    另一边厢,贺煜高大挺拔的身躯伫立床前。

    这是她睡的地方,也是琰琰睡的地方,小家伙睡得正熟,微微往上弯着的嘴唇白里透红,点点乳白色隐隐可见,贺煜伸出手,修长的指尖轻轻一刮,随后手指伸进自己的口中,立即感觉到一股甜腻的味道蔓上舌尖。

    是蛋糕的味道。

    他忍不住,再舔了一下。

    然后,静静看着依然陷入好梦中的小人儿,看着那越来越像他的五官,脸上笑意也越来越浓烈。

    这是她给他生的儿子,是她一直疼爱着,不离不弃的他和她的爱情结晶!

    记得久别重逢时,他心情极度欢喜,可这份欢喜中带着淡淡的惆怅,后面无数次相处,同样带着遗憾,那是因为自己没法以真实身份和儿子在一起,而今,他跟芊芊坦白了,感觉于是随之起了变化,激动,狂喜,兴奋,比先前更甚,但已无遗憾和惆怅,这也才发觉,自己何尝不是热切渴望着与她坦白。

    就这样,贺煜目不转睛地看着床上熟睡的小人儿,时间过了一秒又一秒,一分又一分,直到凌语芊出来。

    她已洗完澡,把他留在她体内的那些东西,还有来例假的那些东西通通都冲洗干净,垫上干净透气的卫生棉,整个人舒适自然许多,给贺煜的感觉则是清新,甜美,俨如一朵雨后绽放的花蕾。

    抬头先是睨了她一眼,他长臂一挥,将她扯到自己胸前,整个脸庞埋在她正散发出阵阵沁香的胸口上,事不宜迟舔吻起来。

    凌语芊俏脸一怔,本能地抗拒,“我来着例假呢,不准动我。”

    “嗯,我知道,不会动你,只是,想吻一下。”

    吻一下?这男人心里装着什么,她怎会不理解,照以往的习惯,他肯定是吻着吻着,就那个起来。

    想到此,凌语芊态度坚硬,力度加深几分,继续推拒,“吻也不行。”

    “吻也不行?为什么?”男人低沉醇厚的嗓音明显拔高一下,看来,是抱怨了。

    “因为……因为这是骏一的房子,我……我和你不宜有那些亲密举动。”

    终于,贺煜停止,抬头,皱眉冷瞅着她,渐渐地,转成瞪她,深邃的黑眸隐隐透着一丝恼怒。

    其实,凌语芊是怕他的,毕竟,他有某种前科,人一妒忌吃醋起来,会给她惩罚,惩罚的方式是……

    幸好,男人似乎转性了,再恶狠狠地瞪了她一会儿后,低咒出一声“要命”,然后,松开了她。

    凌语芊在惊讶中暗松了一口气,迅速拉好被他扯开的睡衣,满面沉思地瞄着他,还是无法完全松懈。

    果然,贺煜对着琰琰望了数秒后,再次抬眼瞅着她,命令的语气,“明天天一亮,立刻收拾东西,搬回我家去!”

    凌语芊先是一愣,随即反驳,迎着他越发阴鸷的眼神,讷讷地解释,“野田骏一……明天回来了。”

    “什么?”一声怒吼,骤然响起,在这宁静的夜,显得异常刺耳。

    床上熟睡的人儿也忽然动了一下身子。贺煜见状,将怒火压了一压,低着嗓子,却怒意不退,“他回来又怎样?关你什么事!”

    呃,关她什么事?怎么会不关她的事,当然关她的事!撇开那些关心呵护不说,野田骏一这次是为了她赶回来,目前还被困在某个荒岛上,念念不忘着回来见她,她怎能在这种情况下搬走!

    贺煜得知野田骏一的情况,不由也怔了一怔,暗暗感叹造化弄人,假如野田骏一不是忽然遇上极强气流航班受阻,就会如期回来陪小女人过生日,自己后面这些努力会否照计划进行,还真是个未知数!看来,连老天爷也帮自己,自己和她,注定在一起了。

    然而,还没高兴多久,凌语芊接下来告知的另一件事,将贺煜这份沾沾自喜米分碎。

    “其实……野田骏一曾经跟我提过,结束中国的生意回美国,问我是否愿意带琰琰随他回去。”望着他,凌语芊语气迟疑,硬着头皮嗫嚅出声。

    果然,某人面色又是迅猛一变,低沉的嗓音略略发颤,“那你怎么回答?”

    “我……”

    “别告诉我,你答应了?!”

    “嗯,呃,不……我……我确实想答应他,本打算等他回来当面告诉他,谁知道……”

    那就是,还没说喽?贺煜心头一喜,很快,又恢复沉重,意味深长地问,“那现在呢?准备怎么说?”

    准备怎么说?是啊,明天,野田骏一回来,定会问起这件事,毕竟,今晚在电话里说好的,当时他那兴奋激动万分期待的语气,她可是清楚感觉得到呢,所以,她应该怎样跟他说?

    揉一揉太阳穴,凌语芊苦恼踌躇状尽显。

    贺煜见状,眯起了眼,“芊芊——”

    拖着尾音,带着淡淡的质疑,这是男人通常要发火的迹象。

    凌语芊下意识地嘟了嘟小嘴,咬牙,媚眼含嗔,思忖着该如何回应。

    若是以往,兴许她还能给他一个他喜欢的答案,可现在,她真的真的很为难,一想到野田骏一那可怜的模样,她胸口宛如压住什么似的,难受,生疼。

    而此时,贺煜冷不防地伸出手臂,将她深深地搂入怀中,啄吻着她的面颊,碎碎声低吟,“芊芊,答应我,不准动摇,不管野田骏一有多好,有多伟大,有多可怜,你的心都不可向着他,万万不可!想想我是多么的爱你,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譬如倪媛媛,你也知道,她家庭背景有多好,娶了她,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但是,我放弃了,因为,我心里只有你,只爱你,这辈子,只想和你一起过,一起慢慢变老,其他女人,条件再好我都不会心动。你瞧,我也很伟大是不是?也很好是不是?假如你不要我了,也很可怜是不是?其实,我比野田骏一更伟大,更优秀,更爱你,更可怜,你,怎么忍心抛下我跟他走?不忍心的是不是?芊芊,回答我,回答我!”

    其实,他从不觉得舍弃倪媛媛而选择她会对自己是多委屈,会显得自己有多伟大,但此情此刻,他只好耍点手段这样说了,因为,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战胜那小日本!只有这样,才能让小女人觉得他比野田骏一更需要她。

    果然,凌语芊犹豫不安的心马上就偏向了他,藕臂缓缓抬起,圈住他精壮的腰腹,头也埋在他宽阔的胸膛上。

    嗯,她当然不忍心,而且,她也无法让自己忍心,当初,做那个决定,是以为,他已不要她,那么,她正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报答一下野田骏一,可现在,得知真相,她又怎么会离开他!

    “芊芊,怎样——”

    “好,我答应你,但你也要答应我,给我一点时间,我想,和骏一好好谈谈。”

    “行!”思忖两秒,给以响亮的答复,贺煜话毕,抬起她的脸,对准她娇艳的红唇准备吻下去。

    凌语芊及时举手,白皙圆润的手指按在他性感好看的唇上,斜视着他,秋后算账起来,“你和那个倪媛媛,到底怎么回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