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甜蜜番外 爸爸妈妈关在浴室做什么

甜蜜番外 爸爸妈妈关在浴室做什么

    贺煜先是脊背一僵,随即,狂喜,她这样,是说明已经原谅他了?不再介意和纠结倪媛媛那件事?不愧是他的小宝贝,如此明白事理,体贴人心,宽容大量!

    芊芊,谢谢你,老公跟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种混蛋的事,不管再碰上什么困难,老公再想你,也不会再喝酒,不会再……

    想罢,他再度抬起她的脸,朝她小嘴吻了下去,这次,不容凌语芊抗拒,把他的激动狂喜和放松全都倾注在这个深情而狂烈的热吻上。

    凌语芊清楚他在想什么,不觉心头酸酸的,涩涩的,但也没说什么,甚至,也不再抗拒阻拦他,任由他将她吻得几乎窒息,任由他摸遍她的全身,不过,在最后的一刻,倒是他主动刹车了。

    “等你例假过后,好好补偿老公,三天三夜?不行,七天七夜,都在床上度过。”他压低着嗓子,磁性好听的声音透着浓浓的**压抑。

    凌语芊听罢则翻了翻白眼,七天七夜?这男人,当他是头公狼吗?然而,她又很快发觉,自己似乎也在期待?

    原来,真的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他的“熏陶”之下,她不知几时开始渐渐变成了小色女呢。

    “脸红什么?该不是在幻想那天的到来吧?”男人似乎发觉了她的异样,坏坏地点破。

    凌语芊顿时更红透了脸,又羞又恼地在他胸口捶了一下。

    俊美的容颜面不改色,满满邪笑地抓住她的手儿,贺煜边拥着她躺下边轻声道,“来,睡吧,我累了,已经60个小时没睡过,真的扛不住了。”

    话毕,就闭上了眼。

    凌语芊先是顺着他,可很快意识过来,赶忙推他,“喂,不能睡,真要睡你回家去睡。”

    “才不呢,我要跟我老婆睡,老婆在哪我就在哪,最多,我给小日本付房租,会按五星级酒店的标准付给他的。”贺煜低低地咕哝着,高大的身躯纹丝不动,大手一伸,重新将她纳入怀。

    凌语芊无奈地白了他一眼,可心里头,难掩甜蜜,一会待她从甜蜜的神游中出来,准备继续轰人,却发现,男人已经打起鼻鼾声,见周公去了。

    看来,他真的很累,60个小时没睡?有这么严重吗?不会是为了赖在这故意找的借口?

    尽管心里如此作想,可她终究没有把他叫醒,轻轻挪动一下自己的身子,寻着一个更舒服的姿势,静静躺在他强健温暖的臂弯里,凝视着他,许久,许久……

    事实证明,凌语芊某个顾虑是对的。

    第二天,当琰琰醒来,看到床上睡着一个熟悉的人影,惊喜交加之余迫不及待地大喊出来,“熠叔叔你怎么会在这里?你咋跟我妈咪抱在一起睡?难道你要当琰琰的爹地吗?”

    随着琰琰的呐喊,贺煜醒了,凌语芊也醒了,贺煜没丝毫尴尬,凌语芊则忍不住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红晕,望着小家伙充满好奇期待的眼神,她不由又朝贺煜看了看,等待他跟琰琰也坦白身份。

    然而,结果出乎意料,贺煜并没有跟琰琰坦白身份,只宠溺地抚摸着琰琰的小脑袋,笑道,“嗯,熠叔叔打算娶你妈咪,琰琰答应吗?”

    “这个啊……”小家伙本是打算说好,但转念一想又及时打住,视线转向凌语芊,一本正经地问,“妈咪答应吗?毕竟,嫁人的是妈咪,琰琰无权替妈咪决定。”

    凌语芊蒙了,来回看着他们父子两,后来,在琰琰再喊出一声“妈咪”时,她才回神,迅猛地拽住贺煜的手,将他从床上拽起来,走向浴室。

    关好门,她仰脸紧盯着他,严肃询问,“告诉我,你是谁?”

    呃——

    贺煜挑了挑眉头,渐渐地,明白怎么回事,大声回答,“贺煜!”

    高高悬起的心,赫然放下,凌语芊小嘴撅起,嗔道,“既然知道自己是谁,刚才为啥那样跟琰琰说话?”

    贺煜先是沉吟一下,郑重其事地解释,“其实,我的身份暂时还不能对外公布,因为怕你再做傻事,我费劲脑子争取到跟你坦白,但也仅仅只是对你个人坦白。”

    她就知道!

    事情果然不会那么轻易摊开来的!

    听着听着,凌语芊明丽的脸容瞬间黯下,变得黯淡无光。

    贺煜瞧着她失落的模样,顿时一阵心疼,抚摸着她的脸,安慰,“不过你放心,会让琰琰知道的,而且,不会很久的。”

    凌语芊继续目不转睛地望着他,迟疑地问,“那接下来你怎么办?那个轩辕墨,不会要你一辈子替他干活吧?其实,你可以用自己的身份替他做事啊。”

    这下,贺煜没再立刻回答。其实,轩辕墨没有明确说过期限,只说,从那以后,他的命是国家的。

    “贺煜,我们真的可以永远在一起吗?你确定不会忽然间你又从我眼里消失,消失地无影无踪?又让我等好几年,甚至,一辈子?”凌语芊忽然搂住他,紧紧地搂着,哽咽出声来。

    贺煜也急忙将她反抱住,不停啄吻着她的头发,保证,“不会,当然不会,你别担心,我会做出安排的,一切,交给老公好吗?”

    她能说不好吗?就算她想说不好,又能改变什么。其实,能得到他亲口承认是贺煜,知道他还在人世,她应该感到知足了不是吗?

    “乖,别怕,我们不会再分开的,你相信我,嗯?”

    “嗯。”凌语芊重重地点了点头,整个身体更朝他怀中贴了去。

    贺煜继续收紧臂弯,然后,大手又自然而然地,习惯性地在她柔软的身子抚摸起来,不过,这次没得逞多久就被打断。

    琰琰来了,在外面边敲门,边呐喊。

    贺煜捧住凌语芊的脸,在她光洁的额头深深一吻,随即放开她,开门。

    “熠叔叔,妈咪,你们在做什么?有什么秘密不能让琰琰知道,非要躲到浴室里谈?”

    瞧了瞧小家伙一副迷惑好奇的样子,又看了看凌语芊一脸窘迫对他挤眉弄眼很明显把难题推到他身上来,他便也微勾一下唇角,回她一记饱含深意的魅笑,随即抱起琰琰,边从浴室走开,边找了个借口敷衍了,“当然没有秘密,那是因为你妈咪的衣服链子卡住了,叔叔帮她解开而已。”

    哦?

    琰琰下意识地恍然大悟,但紧接着,又满眼狐疑,拉链……拉链……他总觉得,这个词语让他感到很奇怪,无奈又说不出哪儿不妥。

    而跟在他们身后的凌语芊,这时正边不自在地扯着身上的睡衣,边小心翼翼地瞄着前方的小身影,祈祷小家伙别回头,同时,对抱着小家伙阔步走的男人白了一眼,这男人,脑筋是转得快,心思却不够细腻,找的是啥借口呢,她这身睡衣根本就没拉链好不好,卡卡卡,卡他的头啦!

    似乎有所感应,贺煜蓦然回头,正好将凌语芊的反应尽收眼里,好看的眉头不由得挑了挑,紧接着视线转到她身上时,这才意识过来,俊颜囧了囧,轻咳了两下,很快,又恢复镇定,轻快愉悦的嗓音若无其事地朝琰琰说道,“叔叔离开这么久,琰琰有没有想叔叔?”

    如他所愿,琰琰注意力马上被转移,听罢便也高声嚷道,“当然想,想得心都碎了。”

    呃——

    贺煜即时石化,哭笑不得,小家伙则自顾往下说,顺势发出一个请求,“熠叔叔,你现在算不算已经有空了?那你能不能带琰琰出去玩?咱们再去一次水上乐园好不好?好不好?”

    “好,熠叔叔回头看看行程,争取尽快带你去。”贺煜扬起唇,不假思索地答允。

    琰琰听罢,兴奋地欢呼出来,“哇,太好了!熠叔叔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小家伙的注意力被成功地转移,凌语芊总算松了一口气,望着父子两人欢乐玩耍的温馨画面,心头不觉感到一阵又一阵的暖意,渐渐的,眼眶也热了湿了,她在想,假如小家伙知道正高举着他玩开飞机的“熠叔叔”其实就是他念念不忘的“爹地”,一定会更加高兴,叫得更兴奋,更大声吧!

    贺煜,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到这一幕,希望你尽快让它实现好吗?

    模糊的视线慢慢转到那抹高大的人影上,一道极亮的光芒自晶莹的泪珠冲破而出,凌语芊幸福地笑了起来,就那样痴痴地看着心爱的男人,直到一声悦耳的手机铃忽然响起。

    铃声虽悦耳柔和,却急促不断地响个不停,硬生生地打破这温馨热闹的局面。

    “妈咪,你手机在响耶!”琰琰喊出声,看向了凌语芊。

    凌语芊回他一记微笑,盈盈美目沿着响声朝床头柜上正嗡嗡震动着的手机望去,却不知怎么的久久都没靠近。

    “妈咪?”琰琰又喊了一下,稚嫩的小脸开始透出困惑。

    本是抱住琰琰的贺煜则腾出了一只手,拿起手机,看了看上面的来电显示,高大的身躯顿然一僵,在凌语芊缓缓走近时,毅然按下接通键。

    “丹,我下飞机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