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番外 好吧,三十多岁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

番外 好吧,三十多岁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

    尽管刚才从来电显示中已经得知是谁,且也有所心理准备,但此刻真正听那声音,贺煜还是免不住心情压抑,不爽,酸意四射,一张俊脸暗沉阴冷,握住手机的大手也一凸一凸的,有种欲将手机捏碎的冲动。

    电话那头的人,得不到预期之中的回应,则纳闷地又喊了一声。

    贺煜眉头皱得更甚,紧抿的薄唇缓缓睁开,不过尚未开口发言,手机猛地被人抢走,是凌语芊。

    她抢了手机,迅速奔至距离他最远的地方,背靠窗户,边将手机举到耳边,边神色异样地瞅着贺煜。

    “丹,你听到我说话吗?”

    野田骏一第三次开口。

    “嗯,有听到,你回来了?”凌语芊赶忙回应,美眸依然一眨不眨地,饱含深意看着贺煜,看到他忽然朝她走近,不觉心里一慌,本能地握紧手机,不料,某人连碰都不碰那手机,而是出其不意地将她揽入怀,埋首她光洁的颈窝上,温热的嘴唇极富技巧地啄吻着她柔滑细腻的肌肤。

    始料不及却似曾相似的举动,令凌语芊顿时瞪大了眼,脑子陷入混乱状态。

    对啊,她咋忘了这个!忘了他这恶劣的行径!

    用力扭动身体挣扎了一下,凌语芊极力压低着嗓音,娇喝他住手,男人却仿佛没听到似的,依然自顾埋首品尝着嘴上的甜美,似乎他真的沉溺在这件美好的事情上了。

    凌语芊于是更加急羞交加,但又心知拗不过这男人,只好放弃阻拦,集中精力控制自己不被他的特殊挑逗干扰,继续与野田骏一通话,然而身边的男人根本就是个恶魔化身,铁定了心要她出丑,舔吻声渐渐变得清亮起来,啧啧作响,还伴随着他刻意发出的呢喃。

    “好香,好甜,好美,芊芊,你简直是个小妖精!”

    低哑暗沉的低喃似有似无,不但飘到凌语芊的耳际,还透过手机话筒飞越几十公里去。

    电话那头,野田骏一屏住了呼吸,诡异的气流四处而起。

    一直担心的凌语芊自然发觉了,不敢再聊下去,急匆匆地道别,“骏一,我在煮东西,先不说了,你路上小心,呆会见。”

    野田骏一仿佛恍然大悟,若无其事地应,“好,那你先忙,呆会见。”

    通话就此结束,凌语芊缓缓放下手机,准备放心地去对付某登徒子,却不料,某人恰好停止那些行动,抬起头居高临下俯视着她,挺拔的身躯与她的娇小玲珑恢复以往的大幅度差距,讥讽,“呆会见?谁啊?约了谁幽会呢?”

    幽会!

    凌语芊立刻为这样的字眼蹙起蛾眉,杏眼圆瞪。

    好家伙,明知故问!她就不信他不知道那是谁!还有,她还没找他算账呢,他竟恶人先告状起来!

    贺煜锐利的黑眸越来越眯,凌语芊则越来越感到羞愤,不由也赌气道,“嗯,独守空房太久,寂寞难耐,便找个青嫩的小鲜肉聚聚,免得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其实还很年轻,日子还可以过得很滋润。”

    看到某人的脸渐加难看,凌语芊总算解气。

    确实,她这些话把贺煜气到了,小鲜肉?这是什么称呼?又是那些新流行的网络用语?他不太清楚这具体的涵义,但他知道,这对自己而言必定不是什么好东西,青嫩,小,年轻……这女人,是在讽刺他老吗?

    哼!

    又恼又恨地给她一记冷瞪,贺煜高大的身躯猛然又是一弯,将跟前可恶的小女人横抱起来!

    嫌他老是吧,他就让她看看他是不是真的老!让她看看,他和那些什么小鲜肉比,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厉害,把她弄得欲仙欲死!

    爱吃醋的男人果然可怕,吃醋中的男人,更加可怕,被妒忌冲昏了脑子的贺煜明显忘了凌芊正来着例假,他甚至连周遭一切都不记得了,全身血液贲张,高亢火热,两三下便抱着佳人奔回沙发上,真打算来一次验证。

    凌语芊花容失色,发觉自己玩笑开大了,更用力地挣扎,“喂,你要干什么,快放我下来,不准碰我!”

    “我要干什么?你不是嫌我老吗?我就证明给你看到底有没有老?让你想起老公到底是老还是年轻!”

    呃,老?她有说过他老吗?好吧,虽然他确实不年轻,可是……三十多岁的男人正是最有魅力的呀!

    想着想着,迷恋之情便不自觉地在凌语芊脸上流露而出,深深倾倒在眼前男人这张俊美绝伦的容颜上,连什么挣扎抗拒阻拦全都抛诸了脑后。

    倒是屋内另一个小人儿,及时阻止了贺煜失控的举动。

    “熠叔叔,你压着妈咪做什么呢?长那么高,会把我妈咪压坏的。”

    脆生生、软绵绵的童音骤然响起,不知几时,琰琰冲到了沙发前。

    贺煜与凌语芊这才记起什么似的,凌语芊即时红了脸,贺煜也难得出现窘态,同时,混乱的脑子开始恢复精明清晰,从凌语芊身上起来,满腹懊恼沮丧。

    那是自己的老婆,却连亲热都要找个合适的借口,想不到他贺煜会有这么一天!

    咳——咳——

    他刻意地发出两声咳,遂站起身,伸手在琰琰头上抚摸一把,一言不发往浴室走去,把这局面扔给了凌语芊。

    凌语芊不由一气,朝他背影猛瞪,琰琰也先是望着贺煜几秒,继而回头盯着凌语芊,呐喊。

    凌语芊回神,瞧着小家伙越加困惑甚至因此变得有点不耐烦,用力咽了咽口水,着实不知如何解释,于是借用野田骏一转开话题。

    “对了琰琰,骏一叔叔已经到机场了,大概半个小时咱们就能见到他了呢,他说买了很多礼物,都是给琰琰的哦。”

    果然还是知子莫若母,小家伙听罢,马上被转移了注意力,眼中困惑之情顿减一半,歪着头迟疑道,“真的吗?刚才那个电话真的是骏一爹地打来的?”

    “当然,琰琰应该也听到妈咪和他的谈话。”

    “嗯,确实听到!不过,没听到骏一叔叔说买了很多礼物给我,对了,妈咪为啥不让我和骏一爹地说两句,难道因为熠叔叔欺负妈咪吗?”

    小家伙一直在房里,看到了方才所有发生的事情,包括贺煜别有用心的那幕,不悦之情于是在心中油然而生,他虽喜欢“熠叔叔”,但他最爱的是他妈咪,为妈咪被欺负感到生气,对欺负妈咪的某人也瞬间冷漠了不少。

    凌语芊唇角微微一扯,羞羞吃笑,继续找借口解释,总算把小祖宗哄住,然后,事不宜迟带他进厨房,给野田骏一准备早餐。

    不一会,贺煜进来,瞧着橱柜桌面上好几样早点,剑眉下意识地一蹙,很快又恢复正常,意味深长地道,“这些都是我喜欢吃的呢,要不要我帮手一起弄?”

    琰琰并不买他的账,嘟嘴反驳道,“才不是呢,这是妈咪特意为骏一爹地准备的,骏一爹地再过半个小时就回到了,叫妈咪煮好早餐等他一起吃。”

    小孩子不愧是最善变,就因为适才那幕,依然记恨着。

    贺煜则挑了挑好看的剑眉,带着不悦和质问的神色看向凌语芊,刚才她和小日本的对话,他在旁边都有听到,为啥没听到这个?

    凌语芊则心虚地别开脸,这些当然不是野田骏一要求,由于某禽兽的刻意阻挠,她连与野田骏一说多两句话的机会都无,又哪能谈及这些,只不过是为了引开琰琰的注意力而撒的谎,不过细想回头,罪魁祸首是这禽兽呢,假如不是他刻意扰乱,假如他没兽性大发不顾琰琰在场就要欺负她,她也不用这样哄骗琰琰。

    所以,他根本就是活该!

    想到此,凌语芊变淡定起来,继续若无其事地准备着早餐。

    贺煜来回看着他们,越觉得憋气,期间,又不知不觉地开了一下冰箱,被里面摆满的各色菜肴再沉下脸,琰琰不知轻重,趁机火上加油。

    “那些也都是为骏一爹地留的!”

    这小子,也不知遗传了谁,贺煜想绝不是遗传自己,因为自己压根就不用对“父母”的感情“挑拨离间”,不会做出借情敌打击父亲这么可恶的事来,那就是,遗传她喽?

    越想心里越像有股无名火燃起似的,贺煜不满地瞪了凌语芊一眼,谁知她非但没安慰他,还故意视若无睹继续认真准备着那些早餐,让他几乎忽然能看得到野田骏一吃这些东西时是多么的惬意,得意,和满足,于是更加妒火中烧,脑子一热,不由分说拽住她的手,拖出厨房。

    凌语芊始料不及,先是呆怔,随即挣扎轻斥,男人却始终无动于衷,不一会,双双进入卧室。

    “喂,你要干嘛?”

    “我要干嘛?当着我的脸为别的男人准备早餐,我才问你要干嘛,当我是死的吗?”

    呃——

    是他自己一直装死好不好!

    “还有你看看儿子那是什么态度,明明我才是他老爸,他竟然用情敌来攻击我,还叫那小日本爹地,也当我死了?”

    明明也是他不肯跟儿子坦白真实身份的好不好!

    “你说给你点时间,好好找那小日本谈谈,我疼你,尊重你,你却得寸进尺……竟然帮他精心准备早餐,还有冰箱里那些菜……你……你这没良心的女人,我反悔了,你等下就立刻跟他说清楚,然后马上搬回我家住,以后再也不准和他见面!”

    霸道!暴君!不可理喻!

    凌语还他一瞪眼,接着,还是跟他解释了怎么回事,然而尽管如此,某人仍不肯罢休,继续沉脸怒瞪着她,凌语芊无奈又无语地静静与他回望,思忖还能怎样安抚他时,碰巧他的手机响起。

    如释重负似的,凌语芊清一清嗓子,大叫,“你手机响了呢,快接吧,这么早打给你,一定有急事!重要事!”

    凌语芊这般述说,纯属是为了将其注意力转移,殊不知这简直是误打误撞。

    这个熟悉的铃声,早让贺煜得知是谁打来,双眉已深深皱起,这个时候突然来电,非同寻常,让他有种莫名的心慌意乱,让他直想置之不理,可他又清楚自己不能不接这个人的电话。

    “我们的计划出现意外,死的那个人,原来只是一个幌子,真正的幕后首脑另有其人!”

    手机一接通,马上传来轩辕墨沉冷的声音,隐隐透着一丝焦急和抓狂。

    贺煜如遭雷劈,浑身顿然僵硬,好一会儿,才嘶声喊叫,“谁说的?不可能!怎么还会有其他人,一切操控主宰分明就是他!”

    “我们也一直这样认为,也都希望是这样,但事实证明不是!敌人早料到有此一劫,特意安排他做替死鬼,如今情况异常严峻紧急,你马上来b市一趟,我们要重新部署。”

    半响,贺煜才无力地回了一声“知道”,结束通话。

    凌语芊一直留意着他,看到他面色陡然大变,尽管只不清不错地跟对方回了短短一句话,可她还是被慑到了,一待他把手机放下,赶忙询问,“咋了?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吗?谁打来的电话?”

    贺煜不应,只默默看着她,眸色越发灰暗,黑沉。

    凌语芊不觉又是一阵心头大颤,想到他特殊的身份,不禁一把抓他的手臂,更加焦急,“贺煜——”

    贺煜总算有了反应,反握住她的手,轻应了一声“没事”。

    凌语芊知道事情不会如此,继续忧心忡忡,“是那个什么轩辕墨打来的吗?他说什么?贺煜,请别隐瞒我,别让我瞎想,我想知道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是的,他应该隐瞒她,这是机密之事,不宜她知道,然而,迎着她面色苍白的容颜,感受着他掌心中愈加冰凉的她的小手儿,他终还是说了,尽管只是简单扼要,避重就轻。

    不过,当他看到她接下来的反应,他立刻后悔了自己的坦白,不禁想起轩辕彻与轩辕墨的某个劝告,果然,不宜把真实身份对她坦白,更不宜把情况告知她,即便点到即止也是不行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