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番外 闪亮而耀眼的钻石戒指

番外 闪亮而耀眼的钻石戒指

    不过,事情已然发生,后悔无益,他能做的便是想方设法安抚她,别让她担心,好说歹说,总算令她慢慢平复下来,他这也开始为自己争取。

    “芊芊,你记住,老公爱你,心中只有你,你也要只爱老公一人,知道吗?”他大掌轻扶着她的头,按到自己的胸前,哑声低述。

    凌语芊则两手环在他健壮结实的腰腹上,用力点着头,“嗯,我心里只装着你,以前是,以后也是,你万事小心,一切以安全为重,不要逞强,不要轻敌,我和琰琰等着你!”

    “呵呵,瞧你说的,好像我要上战场似的,宝贝,我只是去b市而已,商量对策,就算真要收拾敌人,也不会是现在,而且,有些办法用过一次就够了,不会再像前阵子那样的,你别担心,我们电话联系,对了,那个野田骏一,记住你答应过我的事,吃醋和妒忌的感觉真心不好,我不希望再尝试了。”

    “我会想办法尽快跟他说,不会再让你妒忌他。”凌语芊又是不假思索地答允,越来越心疼,将他抱得越来越紧。

    贺煜松了一口气,紧接着,胸口又忽然涌上一股沮丧,大掌在她脊背不淡定地来回抚摸着,先前的霸道瞬间换成让人听着又酸又涩的低吟,“芊芊,是不是觉得我很坏?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可我控制不了自己,我好害怕,真的好怕你被野田骏一抢走了,他那么好……”

    “嗯,他是很好,但我最爱的人,是你,贺煜,或许你不是最完美的,但我就是爱你,对骏一,以后我们弥补他,他在中国碰上什么困难,我们都尽力帮他。”

    “好,没问题,一定!”凌语芊这句表白,宛如一颗糖衣炮弹射进贺煜的心口,火力猛烈把他推到了天上去,整个人飘飘然,乐乐然,别说帮野田骏一解决困难,就算要他把全部身家都让给野田骏一,他也会毫无犹豫的吧。

    说话声渐渐消失,演变成了缱绻缠绵的热吻,直到彼此都无法呼吸,才消停。

    “芊芊,你真是个名副其实的小妖精,为啥我一靠近你,心里总想着做那种事,我这是无药可救了吗!”惦记着凌语芊例假进行中,没法进一步亲密,贺煜欲火忍得好不难受,说话都出现喘气了。

    凌语芊既羞赧无语,又满怀甜蜜,从他怀中出来,红着脸娇嗔,“那是你思想不正,与我何干。”

    俏丽的容颜红米分菲菲,愈发显得迷人,贺煜不禁重新趋近,意有所指地调戏,“与你无干?嗯,你确实干不了我,那就让我,干……死你!”

    凌语芊本能地后退,眯眼瞟着他,再嗔,“你这大色狼!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先走吧,而且……”

    “而且……那个……那个野田骏一也要回来了对吧?”贺煜下意识地冷哼一声,但已不再多吃干醋,拉起她的手,走出卧室。

    外面,琰琰再次露出浓浓的敌意,贺煜咧嘴轻笑,半认真半玩笑道,“小家伙这是在生熠叔叔的气?这次并没将你妈咪压坏,看,完好无缺着呢!”

    话毕,松开凌语芊的手,高大的身躯在琰琰跟前蹲下,捧起小家伙依然紧绷的小脸,在额头印下一记长吻,不再磨蹭,离去。

    屋里安静了一会,琰琰侧眼瞅着凌语芊,样子颇为严肃地问,“妈咪,你和他……很好?”

    凌语芊愣了愣,不语。

    “你之前不是很讨厌他吗?但我发觉,自从昨晚过后,你们就……你该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呃……

    谁能告诉她,有个早熟聪颖的儿子,到底应该欢喜还是悲?

    瞧他一派严肃慎密如豹子一般审视着自己,凌语芊哭笑不得,哑口无言。

    紧接着,小家伙又老气横秋地道,“算了,随你喜欢吧,反正当事人是你,你有权做任何选择,只要你高兴就好,而今天,你心情似乎也没那么糟糕!”

    猛然间,凌语芊又是一阵石化,目瞪口呆了好半响,急促应了一句“早餐好像还没弄好,我继续去弄”,然后,在小家伙老成的帅脸上用力捏了一捏,重返厨房去。

    白嫩嫩的小手轻抚着自己的小脸颊,琰琰边看着凌语芊的背影,边嘀嘀咕咕不知说了什么,然后摇了摇头,并没有跟进去,而是转身走向客厅中央,打开电视机,心不在焉地转起频道来。

    再过十分钟后,门铃响起。

    琰琰首当其冲,箭一般地跑去开门,见到门外的人,小脸更是瞬息转亮,软软的声音尖叫,“骏一叔叔,你终于回来了”!

    看着他,野田骏一一身疲惫顿消不少,下意识地准备抱他,又才发现自己两只手上都有东西,便皱了皱眉头,这时,凌语芊也闻声赶来,不似琰琰的兴奋欢喜,她两眼发亮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百感交集。

    野田骏一注意力从琰琰身上调到了她那,目不转睛与她深深对望,许久,嗓音暗哑地道出话来,“丹,我回来了!”

    “嗯,欢迎……回来!”凌语芊这也才发声,喉咙同样哽咽不已。

    野田骏一抿唇,微微一笑,走进屋,将带回来的东西放下,再回头一手拉住凌语芊,一手拉住琰琰,一起来到沙发前,迫不及待地打开礼品,好几个都是给琰琰,逗得琰琰眉开眼笑,刻不容缓抱着礼物跑到一边玩去了。

    凌语芊目光追随着他,眼里尽是慈爱疼惜,“琰琰,还没说谢谢呢。”

    “哦,谢谢骏一叔叔!感激不尽哈!”小家伙忆起,赶忙道谢,头却是一抬也不抬,沉溺礼物中。

    凌语芊无奈一笑,美目重返野田骏一身上,神色变得有点儿囧,似乎在跟他说不好意思,野田骏一却摇了摇头,默默表示没关系,然后,拿起另一份特别精致的盒子,用力地捏着边缘好一会,终打开,呈到凌语芊面前。

    戒指!

    钻石戒指!

    高贵而典雅,

    华美而精致,

    闪亮而耀眼!

    凌语芊瞬时瞪大了眼,脑海情不自禁地闪出另一颗同样很美丽、特别的钻戒来,当年,那也是野田骏一送给她的一枚戒指,后来,随着解除婚姻关系,贺煜让她把戒指连同那五十亿元一起退给了野田骏一的爷爷野田宏,想不到,现在他又另外买一只。

    他再次送她钻戒,是……何用意?

    “其实,这个戒指我早买了,一只藏在身边,我想,现在应该是合适的时机送给你。”野田骏一缓缓开口,说得小心翼翼,目光更加炯亮,熠熠生辉,丝毫不亚于他戒指上的钻石。

    其实,凌语芊早猜到他是何用意,只不过,不敢面对,不想面对,于是没深想。可现在,他已把话挑明,她还能回避吗?

    他的心意,她一直都懂,甚至也知道他一直盼着什么,但料不到,会如此突然且直接地展现了!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刚才,她还誓言旦旦地答应贺煜会跟野田骏一说清楚,现在,她还能说吗?其实,此刻不失是个好时机,拒绝他,跟他说,她不能嫁给他,这辈子,都不可能,希望他能打断这个念头,永远别再把心思放在她的身上。

    说啊凌语芊,一两句话而已,很容易说出口的,只要说了,那么,一切问题都将解决,你刚才在厨房不还犯愁着如何开口吗,这正是个好机会,是老天爷给你提供的好良机!

    可是,为什么……为啥喉咙像被什么紧紧塞住似的,又像被大火烈烈灼烧似的,热得厉害,疼得厉害,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其实,何止凌语芊难受,野田骏一同样备受煎熬,这个决定,他考虑了很久,打自昨晚与她通话后,他就在思量,经过整整一夜终决定下来,他有担心过,担心自己如此唐突的举动会不会吓着她,会不会给她带来困扰和不自在,她是接受呢还是拒绝?拒绝的话,会怎样拒绝?拒绝之后呢,他应该怎么办?

    而今,她没拒绝,但也无他盼望期待中的惊喜,而是……

    突然间,野田骏一脑海浮起一幕情景,他下飞机那会,给她打电话,话筒里传来的那些古怪的声音和气氛,难道……

    视线暂且抽离,他下意识地朝整个客厅看了一眼,却只看到依然在折腾着各种礼物的琰琰,并无他猜测的人影,呵呵,看来是自己杞人忧天了,自己怎么会有那样的想法,不,她不是那种人,她要是那么轻易移情别恋,自己这条情路不至于如此艰难辛苦了。再说,她昨晚明明说有件事要告诉自己,还说要当着自己的面讲,所以……

    忐忑不安的心情瞬转淡定,野田骏一拿起戒指,抓住凌语芊的无名指,准备透戒指进去。

    凌语芊一声惊呼,本能地挣扎抗拒,见野田骏一并不罢休,急声道,“我……我的手脏,刚才在弄早点,手上都是油,会把戒指弄脏。”

    话毕,使劲缩手回去,然后不敢去看野田骏一的反应,转身慌慌张张地跑进厨房。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