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后续番外 深情赶不上专情

后续番外 深情赶不上专情

    野田骏伸手,却扑了一个空,看着她迅速逃避的身影,不由喊了出来,“丹,你昨晚不是说有个好消息告诉我吗?你想说什么?”

    凌语芊脊背倏然一僵,正在奔走的双脚也猛地停了下来。

    野田骏一见状,长腿挥动几下,快速来到她的跟前,深望住她,重复了一次方才的问话。

    凌语芊一脸呆然,许久,总算找到一个借口,支支吾吾地应,“呃……我……我想跟你说……昨天去超市,单据抽奖,中了一只杯子。”

    话毕,不顾野田骏一陡然大变的模样,又急匆匆地道,“你一定很饿了吧,我把早餐都端出来,你去漱洗一下,我们一起吃,还有琰琰……琰琰,吃早餐喽,吃完再玩。”

    纤细的身影再度往厨房奔去,渐渐从视线里消失,野田骏一依旧一动不动地呆立原地,英俊的脸庞,沉如死灰。

    中奖?中了一只杯子?就是这么一个好消息?电话里不能说,而硬要当着他的面说?用……得着吗?

    不,他不信,他不信是这样!

    真相,到底怎么回事?到底哪个环节出了意外?到底……

    野田骏一苦苦冥思,直到琰琰抱着玩具走过来,问他怎么玩,他回神,注视着天真无邪的小家伙,好一会儿过后,才接过玩具讲解,完毕后,暗黑的眸子一闪一闪的,突然生起想从琰琰口中寻找一些答案的念头,然而他尚不及开口,背后再次传来凌语芊喊他们去吃早餐的声音。

    “先吃早餐,吃完叔叔再教你玩。”稍微定了定心神,野田骏一拉起琰琰的手,走向饭厅。

    琰琰边吃早餐,边拿着玩具玩,凌语芊心里有事,没像往常那样阻止他,野田骏一更是整个心思都在暗暗思量着凌语芊为何一夜之间变成这样。

    是的,他敢确定她变了,变得对他产生了逃避与疏离,她的心里,有事隐瞒他。但他又知道,她不想跟他说。若是以往,他会把她的感受放在首位,但今天,他再也做不到淡定,他总觉得,自己再放任的话,他会失去她,永远地失去。

    所以,当琰琰先吃饱,抱着玩具迫不及待地跑去客厅继续玩弄后,他也刻不容缓地直问出来,“丹,你是不是有事隐瞒着我?”

    本是低头心不在焉吃着粥的凌语芊,动作霎时一停,头缓缓抬起,凝着他,娇艳的樱唇颤了颤。

    “你刚才说的那个什么超市单据中奖的好消息,我不信,真正的好消息一定不是这个,而是与我有关,只不过,在你还没来得及跟我说之前,被一样东西破坏了,丹,告诉我,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改变主意,让你把我推开,让我,从天堂堕入了地狱!”

    从天堂堕入地狱!他,竟然说得如此严重!凌语芊浑身僵硬,更加目瞪口呆。

    看着他极度痛苦的模样,她想,自己再也没法找借口推搪过去了。以前,他总是很有耐心地给她时间,让她决定和安排一切,可这次,他似乎下定决心处于主动地位,再也容不得她半点含糊和敷衍。可是,这种情况下的他,假如她做出真切的回应,他会不会……

    她不敢想象,难以想象!

    “丹——”

    “嗯,昨晚确实发生了一件事,骏一,请你给我一些时间,让我好好想想应该怎么跟你讲,好吗?”终于,凌语芊不再退缩,然后,看到他面色一窒,深邃火热的眸瞳俨如星光熄灭,瞬间暗了下去。

    整个空间陷入安静,彼此对望了约莫一分钟,凌语芊再度开口,打破沉默,把话题转到公司上。他离开那么久,公司又是多事之秋,隔着半个地球,她可以避轻就重没有与他多说,但现在他回来了,她想把担子交给他,而且,这也是个分散注意力的机会。

    一开始,野田骏一言不发聆听着她汇报,慢慢地,在她的刻意之下,他顺着她,将心思放到工作上,后来,自然而然地到公司去了,本来,他刚经历了那么长的旅途,应该在家好好休息,但考虑到与其让他在家胡思乱想,还不如让他把注意力转到工作上,这样兴许对他来说会更容易度过时光,凌语芊自己则带琰琰在家,边陪着琰琰,边思忖着今晚怎样说会更婉转,更容易使他接受,把对他的伤害减轻到最低。

    这期间,贺煜没有再来电话,早上他说要去b市,算算时间,他应该抵达那边了,竟然没有给她打个电话报平安,当然,她清楚他是平安的,飞机出事哪有那么容易,所以,她想他在那边的行程应该很忙,即便是,她心里觉得他就算再忙也该给她一个电话。

    呵呵,自己这是怎么了,短短一个夜晚,竟然变得如此黏人,是啊,短短一个夜晚,某些情况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不禁又想到野田骏一的身上,对这个男人,她似乎心存愧疚多于感激,他说,他感觉从天堂堕入了地狱,这是他头一次在她面前说出这种无助的话!

    贺煜的真实身份,必然不能让他知道,故她打算对他说的,只能是她喜欢上了“贺熠”,不知道他听到这样的话会如何作想,如何反应?到时,是否真的如他所说,从天堂堕入了地狱?她不知道,只觉得,自己心里一颤一颤的,有点害怕。

    早上离别之前,贺煜让她速战速决,早点与野田骏一划清界限,野田骏一也直言不讳地要她坦白,因此,尽管这个“事实”会让野田骏一难以接受,她也不得不说。

    就这样吧,在无计可施之下,只能这样了。

    使劲揉着发疼的额头,凌语芊下意识地叹着气,这时,琰琰忽然爬到她的身旁,望着她,关切地道,“妈咪,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

    凌语芊睁开眼,静静回望他数秒,扯出一抹无奈的笑,是啊,妈咪很难受,可惜,你帮不了妈咪。

    忽然,小家伙将玩了大半天的新玩具搁置一边,拉住她的手,又道,“琰琰陪妈咪出去走走吧,这样妈咪就不用窝在屋里一个人胡思乱想,来,咱们去逛街。”

    凌语芊一怔,结果,却也顺了他的提议,与他离开家门,一直逛到六点钟,她给野田骏一打电话,约一起吃晚饭。

    野田骏一倒也应得爽快,把地点定在凌语芊逛街的附近,大约半个小时后,火速赶来。

    凌语芊给他倒茶,若无其事地询问着公司的事,野田骏一回复,语气和表情都如往常那样温和平静,几乎让凌语芊产生一种错觉,仿佛某件事情没有发生似的,当然,她清楚这只是一种错觉,所以,回到家,待琰琰睡下之后,她约他来到阳台,正式面对某件事。

    他倚在阳台的不锈钢栏杆上,高大的身躯有半个朝外面露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捏着一根烟,默默地抽着,在她印象里,他是不抽烟,她不清楚他什么时候开始了抽烟,看着这样的他,她心头一阵阵的揪疼,几乎想退缩,然而,在彼此沉默了十几秒钟之后,他视线从外面收回来,定定凝望着她,等待她的解释,于是,她照原计划,说了。

    果然,他面色大变,又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后,眉头紧蹙冷声质问出来,“贺熠?你喜欢上贺熠?为什么?”

    为什么?是啊,她怎么会喜欢“贺熠”,她当然不会喜欢贺熠,但事实上,那不是真正的贺熠,而是……

    “丹,你又在找借口了?你就那么不想和我在一起?不惜找出这样的烂借口?”他果然了解她,比她自己更清楚,她不可能喜欢上贺熠。

    但现在,贺煜顶着贺熠的身份,接下来她与贺煜好下去,必须得顶着这个身份的。故就算这样的借口难以令人信服,她还是得这样说,而且,找各种理由来证明贺熠值得她喜欢,值得她爱下去。

    可惜,野田骏一始终不信,又或许应该说,没法接受。曾经,他放手过一次,是因为对方是贺煜,他永远也战胜不了的男人,可“贺熠”,凭什么呢,他哪里比不上“贺熠”,贺熠在她心目中,又算哪根葱!

    这个谈话,足足维持了一个小时,凌语芊婉转地解释着,他却一味地抗拒着,到最后,他甚至跟她起了争执,他表现得越来越烦躁,甚至,愤怒,那张打自见面后就让凌语芊困惑不解为啥会如此苍白的脸庞变得更加毫无血色,幽邃的黑眸,也是大海一般的深沉。

    后来,是琰琰的忽然出现,打破了这个几乎无法控制的场面。

    小家伙中途乍醒,看不到妈妈,想到白天妈妈心事重重的样子,便下意识地找到阳台来,如期见到妈妈,不过让他感到意外的是,骏一叔叔也在,而且,气氛似乎有点不对,特别是骏一叔叔,样子很不同寻常,难道,骏一叔叔与妈咪吵架了吗?可是,骏一叔叔那么疼妈咪,平日里说话都舍不得对妈咪语气重一点,怎么会跟妈咪吵架?

    这样一个念头迅速涌上他的小脑筋,惺忪懵懂的睡眼随之不自觉地泛起一丝迷惑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