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番外 爱到深处,他痛,她疼

番外 爱到深处,他痛,她疼

    凌语芊已经走到琰琰跟前,经夜风沐浴后略显冰凉的手指轻轻抚摸着他稚嫩的小脸儿。

    琰琰也先是静静凝望她数秒,目光随即再次朝野田骏一看去,眼中迷惑之情不减。

    野田骏一则是罕见的冰冷模样,以往,不管他心情有多不好,遇上有多郁闷烦躁之事,他都尽量不在琰琰面前表露,可这次,克制不了了。

    凌语芊内心暗暗感受着这不寻常的氛围,继续沉吟片刻,拉起了琰琰的手,柔声道,“来,妈咪带你回房睡觉。”

    回到卧室,琰琰这才问出藏在心里多时的疑惑,“妈咪,你和骏一叔叔吵架了吗?”

    凌语芊愣然,一时接不上话。

    小家伙往下说,一脸郑重和严肃,“妈咪是不是做了什么让骏一叔叔伤心了?骏一叔叔从不舍得生妈咪的气,但今天,他似乎气得不轻。妈咪,你跟琰琰说说?看琰琰能不能帮你们调解一下。”

    听到这些话,凌语芊并没像往常那样,为儿子的懂事感到欣慰欢喜,反而,心里沉甸甸的。想不到,野田骏一对她的包容和耐心,连这么小的琰琰都看到了。

    “妈咪——”琰琰的手,爬上凌语芊的脸庞,停在那双简直要皱成一团的娥眉上。

    凌语芊定了定神,终究没有把琰琰扯进这个烦恼之中,而是勾唇温柔地笑了笑,撒起谎,“其实不算吵架,是妈咪和骏一叔叔在工作上意见出现一些分歧,不过,正如琰琰刚才说的,骏一叔叔那么疼妈咪,怎舍得生妈咪的气呢,所以呢,琰琰不用担心,我和骏一叔叔没事。”

    “真的?”

    “煮的!”

    哈哈——

    小家伙忍俊不住,笑开了脸,凌语芊趁机搂住他,哄他睡觉,小孩子本就贪睡,渐渐便闭上了眼睛,重新沉入了梦乡。

    整个寝室,格外的宁谧,听着琰琰鼻子下方发出的浅浅细细、有条不紊的鼾声,凌语芊的心却再也寻不到一寸平静,满脑子都是野田骏一那张充斥着激动和愤怒的苍白面容,是那一声声近乎崩溃的低吼咆哮。这样的骏一,她头一次见到,这样的骏一,让她感到无比的心疼,害怕,且不知所措。

    该说的,她都说了,现在需要做的是,给他时间让他慢慢消化,思考,然后,接受。但愿,他能想通,尊重她的决定。

    一声长叹中,凌语芊忧愁的目光重返琰琰身上,静视着他稚嫩的小脸,脑海不由自主地浮起另一张酷似的俊颜来,思绪不觉再起混乱,小心翼翼地将枕在琰琰颈下的手臂抽出,拿来手机。

    贺煜还是没有联系她,她知道他一定很忙,但他这么长时间都没找她,是出乎她的意料的。

    情况真的那么棘手吗?可就算再忙,也该吃饭上厕所的吧,他可以趁着吃饭或上厕所的空暇顺便给她打个电话啊,再或者,发个短信也行的,至少让她确定,昨晚的事,是真的,而非她的一场梦。

    野田骏一说,短短一晚,让他人生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实对她来说,这一夜何尝不是震撼的一夜。

    从贺煜亲口对她承认真实身份那一刻起,她就陷入震惊、激动和狂喜当中,脑子俨如当机了一般,没片刻清晰精明,待贺煜走后,她又马上面对野田骏一,整颗心纠结着如何减轻对野田骏一的伤害,直到现在,总算得以平静,也开始有时间回想自己与贺煜的未来。

    记得,昨晚在那场激动而放纵的缱绻缠绵后,贺煜搂着她,叫她不用操心,未来他会有所安排,可并没具体说明会怎样,当时她沉浸在喜悦中,沉溺在那场疯狂的缠绵余韵中,便也没多想。

    贺煜曾叮嘱她,他的真实身份暂时不宜让任何人知道,连琰琰也得隐瞒,那就说明,接下来贺煜还不能恢复身份光明正大地与她在一起。

    曾经,她祈祷盼望贺煜还活着,念念切切着他归来,无论是怎样的情况下!如今,愿望成真,她却发现,自己感觉不到该有的轻松,反而胸口像压了一块大石头,感觉自己与他的未来依然充满着很多磨难、悲痛。

    拿捏着手机,整整一个小时之久,凌语芊终究还是忍住没给贺煜拨打出去,而是在反复地默默祈祷贺煜尽快给她来电,尽快回来g市,回到她的身边,她真的,真的很需要他!

    这一晚,她失眠了,差不多天亮才睡,再次醒来时,床上只有她一个人。

    手机显示的时间,是早上九点钟。

    琰琰要去幼儿园的。

    连手机也来不及放下,凌语芊急忙下床,跑到洗手间,却见里面空无一人,于是往外冲,不料刚打开房门,碰到了野田骏一,她条件发射地停下脚步,愣住。

    野田骏一看着她,跟她说他已将琰琰送去了幼儿园,嗓音甚是平静,面部表情也恢复了以往的温和。

    凌语芊不觉又怔了怔,继而,点着头,讷讷地道声谢谢。

    “等下我们去飞鹅山吧。”忽然,野田骏一又开口。

    凌语芊抬头,愕然。去飞鹅山?可是……

    “公司暂时没什么急事,我已打过电话回去做了安排,今天我们都可以休假。”他解释,目不转睛望着她,神色仍然很平和,凌语芊虽不清楚他为何突然想去飞鹅山,但结果还是答允了。

    大约一个小时后,离开家门。

    这次,依然是野田骏一载着她,但整个情形跟上次已大不相同,自上车,两人都没说过一句话,小小的车厢于是更显压抑,就在凌语芊百般窘迫不知所措之际,野田骏一猛然腾出一只手,打开汽车音乐。

    是一首八十年代的经典老歌,男歌手的嗓子低沉又醇厚,很有磁性,配着深情的歌词,重重撞入人的心房。

    “我用尽全部的力气去爱你,不求你回我同等的爱,只希望你别把我推开,我用尽全部的力气疼你,不求你对我感恩,只希望能让我陪在你身边,好好守护你……”

    这……这歌词……也太应景,太贴切了吧!是巧合吗?又或,是他特意选好的一首歌,特意播放给她听?

    凌语芊瞬间惊呆,本能地转首看他,而他也恰好回望过来,眸间,是满满的爱和情意,凌语芊顿时又是全身一阵僵硬,慌忙别开了脸。

    彼此之间,依旧一言不发,动人的情歌继续充斥车厢每一个角落,一首唱完,到下一首,一首接着一首,都是那些古老经典却也最能触动人心的情歌,凌语芊从不知道,野田骏一的汽车里会装载着这么多的中国歌曲,不禁对于他忽然再次带她前来飞鹅山更觉得好奇。

    上一次来,他确实说过下次要再来,而她也答应了,可那会,贺煜还没承认身份,还没有发生后面那些事,她也还没正式表明心态彻底拒绝他。

    所以,她既想知道他的来意,心里却又有点点不安和忐忑,不知道他到底想怎么样。

    一番纠结,总算抵达目的地。

    山,还是那片山,估计是白天,又估计是工作日要上班的缘故,山顶只有寥寥几个行人,显得很荒凉。

    两人站立的地方,正是上次身处之地,彼此依然不吭声,静静俯视着山下风景,许久,凌语芊视线从远处收回,侧看着旁边一动不动的人影,嗫嚅出声,来,“骏一……”

    终于,野田骏一也看了回来,深邃的眸分外透亮,清明,却让人无法看清里面的东西。

    “骏一,我们……”

    “听我说。”野田骏一猛地一抬手,截止凌语芊的话,目不转睛地又是对她凝了片刻,往下道,“知道我这次回美国是做什么吗?”

    嗯?他回美国做什么?不是因为公司出了大事,回去处理吗?他,为何忽然谈起这个?凌语芊愣了一愣,习惯性地咬了咬唇。

    “我去杀人了。”

    杀……杀人?

    凌语芊双眼陡然瞪大,嫣红的小嘴,呈了o型。

    “你需要的那笔钱,我并非从贺煜当年付给我的离婚补偿费用中还你,而是……我接受组织安排的任务所得的酬劳。那个人很难杀,报酬于是很高。”看着凌语芊持续陷入震惊,目瞪口呆伸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野田骏一并不间断,继续说出那件事的真相,“贺煜当年补偿给我祖父的五十亿元,我确实打算用二十亿为你存着以备不需,可惜,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我不得不用这二十亿换取我母亲的性命和自由,所以,那五十亿,全都给了野田宏,丹,我用了你的钱,我手里再也没有你的钱!抱歉,非常的抱歉。”

    “你妈妈怎么了?野田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毫不理会那些失去了的钱,凌语芊急忙询问他母亲的事。

    “那是另一个故事,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野田骏一却简单一句,叉开目前来说并不重要的这件事,回归正题,整个人依然由里到外充满浓浓的歉意、无奈和悲伤,“你要为贺煜做些事,你要帮助贺煜亲如兄弟的下属,我不忍心扼杀你的心意,只好接下那个任务。尽管,我很不舍,我很害怕!这么多年来,我枪林弹雨中拼搏,虽也怕过,但都没有这般严重,因为,我好不容易等到贺煜不在你的身边,好不容易见到曙光和希望,我不想死,不想出丁点的意外!”

    “可是,我不得不去!我暗下决心,务必安全回来!结果,我是活下来了,却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子弹在距离我心房两毫米的地方穿透而过,两枪,而大腿,中了四枪,医生说我的腿可能这辈子再也不能走路。我流了好多好多的血,昏迷了六天六夜,终于从鬼门关回来,我却感觉比死还难受!我咬紧牙关,忍受着非人的痛苦和煎熬,做了整整一个月的物理治疗。我不敢给你打电话,即便,我是那么的想念你,不管醒着还是睡了,想的都是你,时时刻刻!但我不敢找你,我怕自己没法好起来,终于……等到我能走了,我才敢联系你,然后,我更努力锻炼,只为早日回到这里,回到你的身边。”

    心酸难过的泪,不知几时从凌语芊眶中滔滔而出,一窜一窜的,划过她美丽苍白的脸庞,她颤着唇,满眼心疼地望住了他。原来,真实情况是这样,竟然是这样!她就觉得奇怪了,总觉得这次他回美国有不妥,却万万想不到,竟是这样一种情况!终于,她明白,为什么他的脸色会如此苍白!他的样子,因何如此憔悴!

    野田骏一也已经满眼通红,大手缓缓爬上凌语芊的两边肩头,整颗心沉痛得彷如被震碎了一般,低低地呜咽,“可惜,我还是没法如愿以偿,丹,我不甘心,我真的好不甘心,我输给贺煜也就罢了,为什么连贺熠也胜于我?他凭什么?他有我那么爱你吗?有我那么为你付出吗?丹,他有吗?不,我敢肯定,他没有,绝对没有!那么,为什么?凭什么?”

    他使劲摇着她的肩,几乎,将之捏断。

    凌语芊忍住突然而来的痛,抬起手迅速抱住了野田骏一高大而颤抖的身躯,更加泪如雨下。骏一,凭他是贺煜!凭他是贺煜啊!目前的“贺熠”,他其实就是贺煜,是……我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

    疼痛仍源源不断地从肩上传来,凌语芊仿佛没感受到似的,越发用力地抱住跟前的男人,手指哆嗦,摸索在他宽阔的背部。她没法给他真切的答案,没法告诉他事实,故她只能心疼地安抚他。

    骏一,对不起,对不起,一百个对不起,一万个对不起!

    相识相处这么多年,他对她从来只报喜而不报忧,即便他曾经为她做过很多,但从不拿出来讲,从不邀功,然而今天,他一反常态,将那些辛苦隐藏心底的事儿抖出来,由此可见,他是经过怎样一轮痛苦的矛盾挣扎!他是多么的绝望和无助,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题外话------

    接下来,高峻回归,李晓彤回归,李晓筠回归,当然还有咱们冷狂酷拽霸气侧漏碉炸天的贺煜大少“神一般”的回归,还有那几个好哥们……这么多人都登场了,会唱出怎样一场戏?啦啦啦啦啦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