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甜蜜番外 重磅人物回归

甜蜜番外 重磅人物回归

    她不禁想起贺煜昨天早上临别前对她表现出来的示弱,原来,贺煜心里一直知道野田骏一对他的极大威胁。

    确实,她的心被撼动了,为野田骏一深深感动和心疼,更甚至……她想,不如就……

    但贺煜怎么办?假如她跟了野田骏一,贺煜该怎么办?会不会也如野田骏一这般痛苦,甚至,更痛?对了,倪媛媛好像很爱贺煜,贺煜没有她,但还有一个倪媛媛,贺煜可以继续用“贺熠”的身份活下去,倪媛媛顺理成章与他在一起,这样,似乎挺好的。

    可是……

    不行,不行呐!

    她会难过,会伤心,会痛苦,她不能失去贺煜!

    心是那么的混乱,身体是那么的痛,不再仅是肩膀疼,似乎全身每一处肌肉都忽然揪在一起,疼得无以复加。

    骏一,骏一……

    她无法言语,只能在心里反复呢喃着这两个字,模糊的泪眼满是愧疚心疼地深望着野田骏一。

    她该怎么办,她要如何是好!谁能告诉她,谁能教教她!

    贺煜,为什么你还不回来,你快点回来吧,回来教我接下来该怎么做才好!

    悲伤继续,流泪继续,无助继续,本是被凌语芊搂抱住的野田骏一,冷不防地抬起凌语芊的脸,吻住她,渐渐地,越来越激烈。

    凌语芊先是身体一僵,本能地欲抗拒,然而内心似有一股力量驱使,使得她只能呆呆地任他继续,一点一点地加深这个火热的吻,直至到,周围传来一声惊呼。

    原来,他们的举动吸引了路过的行人!

    野田骏一虽停止动作,但眼中深情不减,定定望着凌语芊,发出低哑的恳求,“丹,别推开我好吗?求你,别不要我!”

    凌语芊不做声,眸中泪水依旧,纤细的手不由自主地抚上他英俊温雅的脸庞,触摸着他一个个五官。

    野田骏一握住她的手腕,放到唇边轻吻,凌语芊一直都无所抗拒,静静凝着他,虽非含情脉脉,却也情意切切。理智告诉她,她应该抗拒他,阻止他,可要真正做到这样,却是那么的难。

    后来,他们拥抱在一起,就在原地,若无旁人地抱着,许久过后,才从中出来。

    野田骏一撺住她的手,带她沿着整片山走了一遍,然后,语气轻快地对她道,“我们回市区吃饭,吃完饭去接琰琰放学。”

    他的模样与先前判若两人,他自以为已感动了凌语芊。

    凌语芊望着他,没有刻意说任何事,只轻轻点了点头。

    而后,两人离开山顶,驾车回市区。不再有悲情老歌,不再有压抑伤痛,小小的车厢内,宁谧中透着一股异样的气流,悄悄然地流窜,弥漫。

    夜,冰凉如水,琰琰已经睡着,凌语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孤枕难眠。

    今天下午回到市区后,野田骏一对彼此间的关系再没说过一个字,凌语芊满脑子都是他在山顶红着眼忍着泪悲伤哀诉的模样,自也不敢再提,对于这个曾经为自己无私付出的男人,她终究于心不忍,而且,除此之外,她没执意摊牌,似乎还有别的连她自己也不觉察的因素在隐隐作乱。

    贺煜依然毫无音信,她不禁冷嘲,他到底还生存在通讯发达的21世纪呢,或已穿越去了远久的时代。

    贺煜,你不是很怕吗,害怕我被野田骏一感动吗,如今,情况如你所料,我感动了,不忍心跟他彻底了断,你为何还不出现?

    终于,她再也无法忍耐,编写了一条手机短信,发给他:你在做什么?

    这样的短信内容,即便发给身为“贺熠”的他,也没任何不妥,就算他的手机被人监控,也不用担心。

    发出短信后,凌语芊静待回复,期间,拿着手机转去翻阅其他设置,上网看微博,微信,新闻,平时逛过的地方都逛了,如此打发着时间,好不让自己在这等待的过程太过煎熬,足足一个小时之后,总算等到贺煜的回复。

    “很忙,回去再跟你联系。”

    十分简短的一句话,表明了他不想与她联系的意图。

    凌语芊即时咬住樱唇,娥眉深蹙,接着打:忙什么,有什么值得忙到日夜不分?别忘了,现在已是深夜,我不认为,除了那啥还有什么可忙?

    这次,是半个小时便有了回复:忙该忙的事,不过绝对不是那啥,你别胡思乱想。

    呃——

    凌语芊把手机扔在了床上,继续皱眉,咬唇,又气又恼。

    哼,说得含糊不清,说不定,就是在忙那啥呢!

    那个倪媛媛,不就在北京吗!

    忽然,凌语芊想到,他这次去北京会不会跟倪媛媛见上面,倪媛媛肯定会从倪况那得知他回京的消息,会趁机找他吧。

    尽管贺煜叫她别胡思乱想,可她还是胡思乱想了,还因此埋怨起贺煜来,既然暂时无法固定陪在她身边,何不迟点再跟她禀明身份相认,这样她就不用纠结,不用痛苦了,毕竟,她对倪媛媛与“贺熠”之间的事是无动于衷的。

    不过,纠结归纠结,难过归难过,凌语芊终究存着理智,记住该守的秘密,没有再发信息跟他说更多,而是独自一人,又一次度过一个失眠的夜晚。

    接下来的日子,平静,忙碌,但不失温馨,与野田骏一了断的事情,没了后文,一切似乎回到了野田骏一带着她从北京刚回g市创业。

    褚飞已从郊外农场归来,遵循承诺再给凌语芊办了一次生日,还将贺燿和池振峯叫过来,这天晚上,野田骏一的房子里,热闹熙攘,欢天喜地,笑声不断。

    闹哄哄的场面,令凌语芊忆起前些日子那个生日夜,对贺煜的思念于是变得更加强烈起来,心情也愈加忧愁,趁着大家高兴,她喝了很多酒,希望醉了之后,能少想贺煜。

    池振峯发觉她的异样,来到她的跟前,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她,关切地问,“怎么了?有心事?”

    凌语芊美丽的双眼已趋迷离,隐隐透着些许殷红的血丝,是的,她有心事,这些天一直心事重重,想找个人倾诉,可惜,她不能说,不能告诉他们任何一个人,包括曾经是贺煜最信任的他。

    “大嫂,是不是工作太累了?有什么需要帮忙尽管跟我说,虽然我现在忙着与振峯哥创业,但毕竟是个男人,可以几面兼顾的。”贺燿也走了过来,紧接着,是褚飞、野田骏一,大家脸上都布满了关切,而野田骏一,关切当中多了一丝复杂的情愫。

    凌语芊一一看着他们,心潮澎湃,感动之情翻滚,少顷开口时,佯装轻松地道,“没什么,你们不用担心我,真的。看到你们为我庆祝生日,看到你们这么疼我,我心里感触,感动。振峯,贺燿,褚飞,骏一,谢谢你们,有你们,真好。真的!”

    说着说着,她忍不住喉咙哽咽了起来,本欲安慰他们别担心,但后面这些却也是心里话,或许他们都比不上贺煜在她心中的地位,比不上贺煜对她的重要性,可他们的存在,他们对她的爱护和重要,不可抹杀。

    所以,贺煜,你爱回不回吧,我就当做,那天晚上只是一个梦,一个让我震惊,狂喜,惆怅且哀痛的梦,梦醒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一夜,凌语芊没有再失眠,是这些天来入睡最早的一个晚上,只因醉了,醉得昏睡过去。

    某些话,终究只是一时的赌气,第二天醒来后,她仍然拼命思念着贺煜,期盼他尽快回来,不过,她尚未等到贺煜的归来,突然有另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重新闯入了她的视野!

    消失了整整两年的高峻,回到g市了。

    电视里,他一身黑色西装,表情冷峻而严肃,接受着财经记者的采访。

    记者问他,离开这段时间做什么去了,他回答,身体出现问题,一直在美国养病。接着,记者问起贺氏集团最近涉及洗黑钱、走私军火、搅乱股市等重大事件,他回答说,是集团某些高层贪图富贵,为一己私利,被坏人利用而做出伤害集团和国家的行为,他会配合国家对这些害群之马严惩,为集团发展肃清一切阻碍和危害,他还说,接下来会重新接管贺氏集团,亲力亲为,尽快将集团运作引回正常轨道。

    对不知情的民众来说,这是一个很合理的回答,凌语芊却清楚,事情真相远没这么简单,贺煜曾经说过,考虑到贺氏集团的影响力和牵涉范围之广,国家不会彻底铲除,会让其继续正常运作下去,想不到,结果是让高峻回来亲自坐镇!这样的局面,真的是国家安排的吗?贺煜早就知道?又或者,只是一个巧合?当年,正是高峻揭发“贺煜”被策反,那就说明,高峻在上面有人,那人,到底是谁?轩辕墨与贺煜认不认识?关于这些复杂的情况,那天晚上贺煜并没跟她细说,只讲以后再慢慢告诉她,看来,只能等贺煜回来,才好解除这一个个疑惑了。

    除了凌语芊,池振峯和贺燿也被高峻的突然回归所震惊,一起约见凌语芊,谈论此事。

    ------题外话------

    下一节,是贺煜从b市回来,他又将以怎样的令人意想不到的身份回归呢?拭目以待!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