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后续番外 他从政,她经商

后续番外 他从政,她经商

    报摊老板继续纳闷了数秒,眼睛蓦然闪出一抹光亮,“你是不是指咱们新上任的市委书记一事?这算是这几天本市最火热的时事新闻,你等等,我找报纸给你看。”

    说罢,报摊老板转身埋在一堆书刊里去,约莫十来秒,手拿一份报纸,递给凌语芊,“这就是最火热的,半天就卖光了,要不是我自己留着一版,估计你也看不到了。”

    凌语芊迟疑地接过报纸,就着老板翻到的那一页,看到了一行黑色大字,直刺刺地闯入她的眼帘:最高人民检一察院铁面无私王,担任g市第xx届市委书记。

    然后,是配带的一组黑白图片,图片里的人,正是贺熠,不,确切来说,是目前顶替着贺熠身份生活的贺煜。

    天,这就是贺煜昨晚所说的政治新闻,他,用g市市委书记的身份,重返g市?!

    “据说这个人以前在京做事,有勇有谋,敢作敢为,五年前曾回g市破过一宗大贪污案,还有这次以贺氏集团为首的走私军火案与搅乱股市大案,也是他破的。对了,他好像是贺家人,果然大公无私呢!现今上面派他来任职我们g市市委书记,看来我们百姓有福喽。”报亭老板每日都与这些消息打交道,简直就是最佳的各种信息科普全书。

    凌语芊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报纸,快速浏览一遍那些文字报道,而后,颤着手从钱包掏出一张十元纸币,递给报亭老板,“这报纸,我买了,高价,高价购买,不用找钱了。”

    老板下意识地接住钱,同时又忍不住嚷,“哎,小姐,这……这是我自己留的。”

    “我知道,才高价跟你买了啊,报纸本来一块钱一份,现在我给你十倍价格,要不,二十倍吧,谢谢哈!”凌语芊说着又掏出一张十元,塞到老板掌中,且冲他感激一笑,奔离报亭。

    老板拿着钱,望着她火速跑开的背影,摇头,并非因为报纸被强行买走,毕竟这份报纸他已全部看完,不留也无所谓,而是觉得,这个女子,表现得真古怪。

    凌语芊何止是古怪,整个人被震慑地简直要飞了起来,如此爆炸性的消息,对她来说彷如惊雷降顶,震撼无边,她紧紧拽着手里的报纸,以最快的速度奔回家中,直冲进褚飞的卧室,用力摇晃仍在沉睡中的男人,“贺煜,快起来,我看到报纸了,我看到你说的那个新闻,这些,都是真的吗?报纸所说的人是你?不是真的贺熠,而是你,是你对不对?贺煜,贺煜啊……”

    这般摇晃,即便再疲惫的贺煜也终是被她摇醒过来,惺忪睡眼在她清新妙曼的身上瞧了一瞧,本能地搂住她,偷了一个香。

    凌语芊焦急,啧了一声,将他推开,报纸塞到他的视线,继续追问。

    这下,贺煜总算清醒,对着报纸画面注视片刻,抬起头,淡声吐出几个字,“总算知道了?”

    果然,是真的!

    凌语芊心头瞬时像打翻了调味瓶,百味杂陈。

    贺煜则伸臂把她僵硬的娇躯搂下,细细啄吻着她那被晨风扫过显得有些冰凉的俏脸,告诉她,“嗯,这就是我未来会用的新身份,短时间内不会再离开g市了,但由于任务众多,特别是那件事,故接下来会非常忙,当然,就算再忙我也会尽量抽时间陪你和琰琰。”

    凌语芊回神,瞅着他,好一会,发问,“高峻这次归来,是不是有不寻常的任务?你这次要对付的人,是他?”

    “嗯,他是那个地下组织专门培养的重要工具,这次,我们会把他们一网打尽,不但彻底瓦解整个组织,为民除害,还有贺氏集团也将物归原主,一切属于我的,都会归还我!”

    凌语芊发觉,说这些话的时候,贺煜的表情骤然一冷,阴沉骇人。

    她抬了抬手,在他冷硬的面庞轻抚几下,娓娓道出贺燿与池振峯的计划,接着,是自己的决定,“贺煜,不如我也回贺氏集团工作?”

    “你也回去?”

    凌语芊点头,以前不回去,是不屑,而今,她想一起去帮贺燿站稳脚跟,同时,看看能否帮得上贺煜,照贺煜这么说,高峻接下来肯定会继续帮那个什么地下组织操控贺氏集团,她在的话,能观察高峻的动态,随时对贺煜汇报重要信息。

    出乎意料的是,贺煜并不赞同,“你认为贺氏集团是菜市场,谁都可以进去,何况还是进管理层,高峻怎会遂你们的心。”

    “振峯和贺燿说会想办法。”

    “那想到办法了吗?”

    “还……还没有。”凌语芊声音由高到低,越来越小,一会,苦恼地问贺煜,“那怎么办?以前也就罢了,现在得知他们安的是什么心,大家绝不可能继续眼睁睁任由他们胡作非为的。”

    “嗯,当然不允许。”相较于凌语芊的愁云满面,贺煜施施然地撩拨着她的发丝,不慢不急地说出他的安排。

    凌语芊听后,震惊,“另借一个公司与贺氏打对台?牵制贺氏?”

    “知道g市的何氏企业吧,到时收购它,用它来与贺氏打对台。”

    何氏企业,g市五大企业之一,综合实力仅次于贺氏集团与另一个姚氏集团,经营范围也跟贺氏差不多,不过,由于家族斗争,前段时间好像出了一件大事,导致资金周转不灵,企业岌岌可危。但,那么大的企业,人家肯被收购吗?还有,收购是要资金的,如此庞大的资金,谁有?

    “承泽有。”

    “承泽?李承泽?他有那么多钱?”

    “记得当年我和他们另外组建的那个公司吧?【贺熠】已经出面帮亲堂哥【贺煜】平反,证明贺煜当年是被污蔑陷害,所以,贺煜私下组建的那个公司属于合法经营,一切资产如数归还,不过,避免节外生枝,暂时不宜用此公司运作,但可以用这些资金去收购何氏企业。承泽曾经是公司法人,至于你,是贺煜的妻子,由你们负责新公司理所当然,然后把振峯这个贺煜的旧下属聘请过来,贺燿是贺煜的弟弟,帮你们无可厚非。”

    凌语芊已经完全惊呆,这就是他这些日子昼夜忙碌而决定出来的策略?很周到,很合理,很美好,而且,很振奋人心。

    他说,“贺熠”已帮“贺煜”平反,这个“贺熠”是他自己吧,她记得,刚才他说到平反二字时,曜黑深邃的眸中忽像燃起一把火,骤然发亮,虽然他向来我行我素,狂傲不羁,对很多东西毫不在乎,可她清楚他心里其实也一直对当年那件事耿耿于怀,背负那样一个罪名,何等沉重,何等的令人愤怒,再说,因为那件事,他失去很多,他和她夫妻分离,和琰琰父子分离,期间,还被迫与轩辕墨合作,接受地狱式的训练,顶替别人的身份活下来,铤而走险于火和冰之间。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贺煜修长的手指滑到她美丽的脸庞上,轻轻摩挲着,末了,拥她入怀。

    凌语芊回抱住他,心情渐渐平复下来后,提及顾虑,“贺煜,你的这些安排会不会让高峻等人对你现在的身份起疑?一下子弄出这么多与贺煜有关的事,他们都是精明犀利之人,不可能什么都不想,估计会联想到什么,何况,你现在被任为市委书记!对了,接下来你的工作又将怎样安排?”

    “这些计划是我们经过无数次的提案,讨论,斟酌,确保万无一失才做出的最终决定,此案的严重性我们最为清楚,故每一步都走得相当谨慎和稳重。再说,就算他们猜到也无妨,无凭无据,现在已不是两年前,他们没法再轻易得逞了,如今他们要盯的不是我到底是什么人,而是如何提防我们,他们面临的情况也很复杂,足以让他们头焦烂额,没那么多精力兼顾各方各面。”贺煜修长的手指继续温柔地触抚着她充满忧虑的眉眼,淡化她的不安,“至于我的职责,有些事不宜让你知道,且我个人也不想你操心,反正你只需知道,我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扔下你一个人,我们,不会再分开。”

    “好,我信你,总之,以后我都听你的,你从你的政,我和承泽振峯他们经商,我们一起将恶势力斩草除根!”凌语芊变得淡定不少,随即想到某件事,不自觉地问,“我们都去新公司,野田骏一怎么办?你要不要也让他一起帮忙……”

    说着说着,发现男人一张俊脸慢慢沉下,幽邃的黑眸危险地眯起,凌语芊这才意识到另一件事,胸口顿时扑通扑通起来,仿佛闯进一只凶残的老虎,于是急忙捂住小嘴,欲逃离。

    贺煜何等人物,马上觉察到她的小心思,及时抓住她,开始算起账来,“我记得明明叫过你尽早搬回我家的,这都多少天了,你和琰琰还住这里?把我的话都当耳边风了?”

    这段时间,他马不停蹄忙于部署,每天都是开会开会再开会,特别是这两天,更不休不眠,昨晚见到她,又立即沉溺于巫山**,便没追究这件事。

    瞧小女人头越垂越低,不敢面对他,他心头顿然一个凛颤,沉声质问,“你该不会还没找他说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