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后续番外 011 他从政,她经商(2)

后续番外 011 他从政,她经商(2)

    凌语芊沉默依旧,一个劲地低头,整个脸蛋几乎都埋进被褥中去了。

    贺煜长臂横来,一把扼住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抬高,自己则紧抿着唇,眼神凌厉。

    “我……我不好意思说,他太可怜了!”终于,凌语芊嗫嚅地禀告,嗓音也是低得不能再低,然后,看到贺煜面色越发转沉,扼住她下巴的手也越来越紧,弄得她发疼,便赶忙精简又清晰地将整个情况跟他述说一遍。

    贺煜听后,即时俨如一只泄了气的皮球,手脚皆瘫软无力,他就知道,他就知道!

    凌语芊怯怯地瞧着他,继续低声小胆地道,“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会跟他说的。”

    “再给你一些时间,给你的时间还少吗?这都多少天了,你确定自己不是在逃避?又其实,你想脚踏两只床?”贺煜回她冷冷一瞪,眉心皱得甚紧。

    凌语芊咬了咬唇,慢慢意识到他话中意思,俏脸瞬间泛红,媚眼透出一抹恼色。是,她承认自己有逃避的意味,不忍心伤害野田骏一。可他后面那句是啥意思,还特意把“船”说成“床”,他什么用意啊,这样污蔑她!

    然而,不待她发火,贺煜蓦然把她推开来,走下床,朝旁边的小沙发使劲踹了一脚,没几秒,高大的身躯快速消失于门外。

    凌语芊呆愣少顷,便也起身追出去,拉住他。

    “放手,我很烦,别惹我。”

    凌语芊倒抽一口气,一股前所未有的慌乱和惧怕冲上心头来,眼见他重新移动脚步又要走开,她不由得哽咽低吼出来,“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要我了吗?要把我彻底让给野田骏一?如果真是这样,你亲口说一句,我就不惹你,不烦你,再也不碰你!”

    修长的腿赫然一停,贺煜回首,立即被她可怜兮兮的模样搅得一阵心疼,同时,又百般懊恼。让?开什么玩笑,就算他死,也不可能把她让给那小日本的,她永远,只能是他的!

    剑眉高高一挑,他又给她一记恶狠狠的瞪视。

    凌语芊猜到他是什么心情,转悲为喜,趁机算起他的账,“骏一他真的好可怜,你不妨试着换位思考一下,假如那个倪媛媛这样对你,对你这么的好,你忍心伤害她吗?”

    结果,男人又甩她一记白眼,“胡扯什么,根本就不同层次,拉在一起说有意思?”

    “对,倪媛媛当然没法跟野田骏一比,虽然,我不清楚这两年她在你生命中起着什么重要作用,但我敢肯定她对你的好绝对不及野田骏一对我的好,远远不及!”

    “你……”

    “还有,骏一为我付出那么多,我只是感激他,不忍心伤害他,但并无以身相许。而你,不甘寂寞,与倪媛媛搞在一块,你才是脚踏两只床吧!”尽管对他和倪媛媛的那次有所怀疑,总觉得事有蹊跷,两人不会真的滚过床单,不过,此刻为打消他的怒气,凌语芊决定借此反驳一下。

    果然,贺煜满腔气焰如碰到一场大雨,全然熄灭,再也发不起火。

    凌语芊暗暗松了一口气,瞧着他深邃谙晦、复杂难懂的目光,她低下头,为自己的小聪明偷偷乐了一把。

    却忽然,头顶传来男人的嗤哼,“别得意,我暂且再给你一些时间,你要是还敢逃避,看我不弄死你。”

    身体再次僵硬,凌语芊直翻白眼。这坏蛋……他是神吗?敢情他其实什么都知道?知道她故意用倪媛媛来博取同情?那他刚才……

    不自在地低咳两声,凌语芊猛然抓起他的手指,放到嘴里轻咬起来,结果,手的主人冷不防地用力,将整个手指塞进她的嘴里,意有所指地哼道,“喜欢咬是吧,那就咬久一些,这个咬过了,还有另一根更粗更硬的供你发泄。”

    “呃,大色狼!”凌语芊迅速拔出他的手,满面羞红,贺煜则抿唇,一脸严肃状,然渐渐地,又哈哈大笑出来,捧起她的脸,准备来一场热吻。

    可惜,他的唇尚未碰到她的,背后冷不防地传来一声稚嫩的呼唤,“妈咪,你在做什么?还有,那是……熠叔叔?”

    小家伙,醒了!

    贺煜发出一声不满又无奈的低咒,凌语芊则迅速推开他,看向琰琰,脸容换上温柔的笑,极力维持着自然,“琰琰醒了,妈咪带你去洗漱,吃早餐。”

    琰琰点头,却没遵照她的意思,黑溜溜的大眼睛直盯着贺煜,“熠叔叔,你啥时候过来的呀?你去b市回来了?”

    贺煜也已调整好懊恼的心情,直接抱起琰琰,猛亲几下,朗声应道,“嗯,叔叔昨天就回来了,对琰琰想念得很,今天一起床就马上来看琰琰。”

    “真的吗?琰琰也想叔叔。”看来,小家伙很善忘,忘了之前曾经因为眼前这个“熠叔叔”强压他妈咪而惹他不高兴。

    贺煜更加龙心大悦,将他高高举起,转了几个大圈,末了,抱他走向洗浴间,一起洗漱。

    凌语芊静静看着他们,唇角微微扬起,稍后,也朝饭厅走去,把早餐摆放出来,这时,贺煜带着琰琰进来。

    “熠叔叔,吃完早餐去游乐场玩玩?”琰琰嘴里边吃着饺子,边兴致勃勃地请示,心里高兴得很,今天周末,他正愁着怎么消磨呢,想不到熠叔叔及时出现。

    可惜,无法如愿,只见他的“熠叔叔”一脸为难地拒绝道,“抱歉琰琰,叔叔今天还有事要忙,没法带你去玩,下次好吗。”

    “今天不是周末吗?周末大家都放假的,其实,熠叔叔是不想带我去吧,既然不想直说就得了,何必找借口!是不是还记得我上次对你不好,现在报复我?”

    噢,这小家伙,说的都是什么话!这胡思乱想,胡乱编造的本事,到底遗传了谁?贺煜一阵惊呆,转看向凌语芊。

    凌语芊也面色窘迫一下,对琰琰低声斥责出来,“琰琰乖,别胡说,叔叔不是那个意思,叔叔确实很忙。不错,周末是休息日,但工作不同上学,即便上学,有时也会补课的对不对,叔叔正好碰上工作忙走不开,他今天本来约了一个大客户,但为了先看看琰琰,特意把时间推迟了两个小时呢,你看,叔叔对你多好。”

    “妈咪你说真的?叔叔真的为了我推迟跟客户见面。”

    “嗯,所以呀,你不能那样说叔叔,白白糟蹋了叔叔一片好意哦。来,跟叔叔道歉。”

    琰琰看向左边的男人,眼睛乌溜溜地眨了数下,便也尴尬地道起歉来。

    贺煜勾唇,在他低垂的小脑瓜抚摸一把,口吻极度宠溺,“没关系,叔叔不会怪琰琰,叔叔清楚琰琰是太想和叔叔一起玩,才意识冲动之下说那些不该说的话,叔叔答应你,下周末一定抽出时间带你去玩。”

    “真的?”小家伙迅速抬头,得到贺煜的肯定,欣喜之色即时重返俊俏的小脸上,欢呼出声,“谢谢熠叔叔,熠叔叔真好,真棒!”

    贺煜唇间笑意不觉变得更深起来,溺爱无比地再望了他一阵子,转向凌语芊,悄悄对她竖起大拇指,似在默默称赞道,老婆,你才是最棒的!哄儿子,还是你最在行!

    凌语芊下意识撅高小嘴,沾沾自喜一把,然而随着男人笑容越发邪魅,眼神愈加炽烈狂热,简直要把她盯出火来,她心头又顿时涌过一抹不自在,急忙抬手抚了抚发鬓,拿起勺子给琰琰再添一些云吞,末了,自己也端起碗继续吃。

    早餐结束后,贺煜提出要走了,琰琰在客厅玩,贺煜把凌语芊带进房间,搂住她狂吻一回,完罢,摩挲着她情潮遍布的俏脸,做出交代和叮嘱,“我会找承泽和振峯谈谈,他们也将知晓我的真实身份,届时你乖乖听他们指示,我会尽量找时间来看你,当然,你趁早搬离这儿,这样方便我们见面。”

    “嗯,知道。你也一切小心,无论什么时候都要记得,我和琰琰需要你。”凌语芊意味深长地回着话,含情脉脉的双眼泛起一层淡淡的水雾,仰着小脸楚楚可怜望住他。

    “我会的,乖啊!”贺煜整颗心瞬间软下,捧住她的脸立即又是深深一吻,

    彻底离去已是十几分钟之后。

    人去声消,那股熟悉的气息却仍在细细弥漫,萦绕鼻尖,令人沉溺其中久久都不愿醒来,贺煜都走了好一段时间,凌语芊才在琰琰的叫喊声中回神,瞧着小家伙略显担忧的脸儿,又环视一下满室的孤寂,凌语芊不由站起身,拉起琰琰道,“走,妈咪带你去逛街。”

    周末的街道,人来人往,热闹非凡,各大商场更是人流拥挤,相当火爆,凌语芊带琰琰逛过一圈已是累得浑身发软。

    “妈咪,不如找个地方坐下休息一会吧,吃雪糕?”小家伙俊俏的小脸密密麻麻地沁着一层细汗,盯着前方雪糕屋咽了咽口水。

    凌语芊先是拿出小毛巾又给他拭擦一下汗珠,完后,牵住他的手准备走过去,不料才迈出几步,猛被一个出其不意的人影堵住了去路。

    是他!

    竟然,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