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他从政,她经商(3)

他从政,她经商(3)

    高峻那王八蛋!

    时隔数年,她对他的印象刻骨,刻骨的恨!

    虽然,贺煜已平安归来,可也正因如此,经历过生离死别后重逢的狂喜激动,方更能体会到当初的痛失是多么深刻,如万箭穿心一般。

    相较于凌语芊的愤恨填胸,高峻面容平缓,微笑着对她打出招呼,“芊芊,好久不见。”

    凌语芊眸间恨意不减,继续给他一记深恶痛绝的瞪视,牵住琰琰的手稍微加紧,带琰琰从旁边绕了过去。

    高峻事不宜迟地跟着转身,腿长步宽,两三下便追上,再次堵在她的面前。

    “走开!”凌语芊终于发话,眉眼间尽是毫无掩饰的恨,满满的恨。

    高峻仿佛没看到这些,一如既往的温柔和亲切,“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谈谈?”

    “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凌语芊继续怒叱,手捏成拳,而一直静默旁观的琰琰这时也开口道了一句,“高峻叔叔,我妈咪并不想和你说话,请你别再拦住我们的去路。”

    嗓音虽是小孩子的稚嫩,语气中却含着一抹成人般的狠决,高峻视线慢慢往下,盯着那张越发长得像某个人的脸容约莫数秒,表情变得更加温柔起来,且透着一股浅浅的慈爱,“你是琰琰吧,好久不见,长高很多了呢。”

    可惜,小家伙不买账,帅气的眉头紧紧地皱着,对高峻还以浓浓的敌意,高峻扯一扯唇,伸出手,准备抚摸一下小家伙惹人怜爱的脸儿,时刻警惕防备着他的凌语芊却如避蛇蝎般地赶忙拉起琰琰往后大退一步,他的手于是僵在半空,整个人不由一愣,笑容逐渐敛起,目光重返凌语芊身上,郑重地道,“一些关于贺煜的事,想说给你听。”

    如他所料,凌语芊怔了一怔,神色为之牵动了,他舒了一口气,心头却伴随着一丝苦涩涌过,对她指了一下前方的咖啡屋,随即迈起脚步先行往那走去。

    “妈咪,咱们要去吗?”望着高峻阔步远去的背影,琰琰轻声一问。

    凌语芊也定定看着那人直至他到达咖啡屋门口,随即牵着琰琰,跟了过去。

    环境幽静的包厢里,优美的音乐丝丝入耳,凌语芊却仍心潮澎湃,待服务员一走开,刻不容缓地发问,“有什么话,赶紧说吧。”

    又是那种淡淡的酸涩,漫过高峻的心口,眸色深深凝望着她,少顷,娓娓道出,“听说贺煜已被平反,再也不是什么特务,这事,不知你有没听闻过?”

    心头赫然一凛,迅速窜起一丝防备,凌语芊沉默,不语。本来,她还有点怀疑他说告诉她关于贺煜的事不过是让她进来的借口,她不想被纠缠,同时又想看看他找她真正要谈什么,却没想到,真的是谈关于贺煜的事,而且,还是这一件!看来,高峻的情报网还是很厉害,只是,他如实告诉她,难道就不怕被人怀疑他是从何得来的消息吗?又或者,他已清楚她跟“贺熠”在一起,开始从她身上试探?

    一想到他有可能对贺煜的身份产生怀疑,虽然贺煜说过不用太担心这个问题,可凌语芊还是觉得谨慎为妙,而高峻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让她提防性再深了几倍。

    “据说你跟贺熠在一起?为什么呢?”

    “不跟他,难道跟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大色狼、害死贺煜的凶手?”凌语芊开始发声,面上悲愤之色重现,一半是发自真心,一半是故意假装。

    高峻扯唇,勾出一抹自嘲的笑,语气充满让人难以捉摸的深意,“我还以为,你会为了贺煜一辈子独身呢。”

    凌语芊微怔,很快,恨恨地低吼,“是,我爱贺煜,这辈子再也不会爱另一个男人,但我更恨你,我恨不得你死,贺熠,或许能帮我。”

    这下,轮到高峻愕然,半响,苦笑,“原来,你是这般恨我,可是芊芊,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有没有必要不是你来说,而是我觉得!是你把贺煜从我身边夺走,是你让我受尽伤害悲痛,早在两年前,我就跟自己发誓,绝不放过你,我要你为贺煜血债血还,高峻,你这魔鬼,我要你死!”凌语芊越说越激愤,嗓音也不自觉地拔高起来,忽然,她搂了一下坐在身旁的琰琰,指着高峻,语气中尽是深恶痛绝,“琰琰,认住这个人,就是他害了爹地,你要永远记住他,直到他死,也要记恨着他!”

    “芊芊——”

    高峻怎么也没想到,她会有这么一着,他知道她一直是个疼爱儿子的好母亲,任何对孩子有不良影响的事都会极力避免,这也是为何琰琰刚才见到他,依然只是单纯的小孩子心态,并无任何仇恨,可现在,她竟然给琰琰灌输这样的想法!芊芊,你对我的恨,就那么浓烈吗?你就那么恨我吗……

    高峻还没来得及想下去,只见琰琰突然跳下沙发,小手儿有力地端起跟前的白开水,对准他的头面快速泼了过来。

    凌语芊意想不到,眸间瞬时闪过一抹惊诧,紧接着,又急忙藏起,继续表露一副愤懑填膺状,高峻更是措手不及,剑眉倏忽一蹙,但并无任何怒意,反而有些懊恼沮丧地瞅着琰琰。

    琰琰毫无惧色,回他冷冷一瞥,末了,转首看向凌语芊,沉声道,“妈咪,我们走!”

    凌语芊起身,没有再看高峻一眼,携着琰琰便走,却不料,刚步出包厢又猛然碰上另一个不想见到的人。

    李——晓——彤!

    不知因何缘故,一股浓浓的痛恨莫名地涌上凌语芊的心头来,仿佛这股恨意,并不比对高峻的少。

    曾经,因为贺煜,这人没少与她争锋相对,有几次甚至做出破格之事,不过,后来随着贺煜出事,她便没再关注过这人,想不到,这人仍跟高峻混在一起,当然,她不会好心到出来劝阻,早在这人颠倒是非去帮李晓筠开始,就注定了彼此间此后势不两立。只是,除此之外,凌语芊总觉得似乎还有一种特别的隐在因素促使着她对这个女人深恶痛绝,不知何时开始,她对这个李晓彤深恶痛绝起来。至于,到底是什么因素促使她这样,她又摸不准,弄不清,于是,不多纠结,继续冷冷地瞥了李晓彤片刻,收回目光,牵住琰琰重新迈步,毅然离去。

    因此她也就不晓得,这个李晓彤的眼中,闪过了各种恶毒神色,在她渐渐走远后,到她刚刚坐过的地方坐下,望向高峻,对着一身狼狈的高峻,气恼道,“转个身便不见你,原来是跑到这里跟人约会,我还真想不明白你原来还有跟她见面的理由?”

    高峻仿佛没见到她似的,拿起餐巾在头部和脸部开始拭擦起来。

    李晓彤见状,顿时更觉窝火,“你这什么态度?没听到我说话吗?我告诉你,我再也不是两年前任由你差使的我,你再这样不知好歹,休怪我跟boss告状!”

    “随你。”高峻满不在乎地应了一声,继续慢条斯理地整弄着身上沾水的地方,边回想方才的情景,心头感慨连连。

    李晓彤则越觉得气愤和抓狂,却又没法真的跟**oss告状,只能无可奈何地坐着,边恨恨地瞪着他,边飞快转动脑筋,思忖计谋起来。

    凌语芊那边,今天与高峻的意外见面并未给她留下多大影响,反而觉得是件好事,一来,她可以对这个曾经害得自己深陷痛苦的恶人痛骂一顿,二来,算是减低“贺熠”会被他们怀疑成贺煜的几率。因此,离开咖啡屋后她不自觉地表露出开心和高兴,琰琰不知情况,则对她的转变甚是不解,迎着小家伙狐疑纳闷的眼神,凌语芊才有所意识,赶忙收起得意忘形,却也没做解释,带他去了雪糕屋,小家伙便渐渐忘了这事,吃了雪糕又嚷着去吃面,直到下午两点多才启程回家,睡了两个小时午觉,刚起来不久,野田骏一和褚飞出差归来了。

    除却贺煜的真实身份,凌语芊把大体情况告诉他们,褚飞听后,摩拳擦掌地说要跟她一起到新公司奋斗,野田骏一则半声不吭,默默凝望着她,眸底一片漆黑,不知涌动着怎样的情绪,直到深夜,他出现在凌语芊的卧室。

    凌语芊也尚未休息,躺在床上边看着酣然熟睡的琰琰,边思念着贺煜,见到野田骏一,虽惊讶,却不觉得意外,整晚他不吭一声,她便隐约猜到他不会就此沉静,果然,还是来了。

    二话不说,她起身下床,带他到卧室连着的阳台上,先是看着外面漆黑的景物沉吟片刻,视线慢慢回他身上,轻声问了出来,“骏一,你是不是有话跟我说?”

    数秒,野田骏一开口,直截了当发出一个请求,“丹,随我离开中国好吗?我们去新加坡,以后都定居那儿。”

    轰——

    凌语芊始料不及,震得没法反应,黑白分明的双眼雪一般的透亮,直迎着他一片晦暗的眸瞳,半响过后,才做声,“骏一,你……说真的?可为什么……如此突然?你不是才在g市开了超市吗?你还说过会在g市另一个商业区开分店,都策划好的,下个月就开工的。”

    “不会,不会再开了,而且,现有这间也会转让出去,再或者,直接关闭。丹,你不喜欢美国,我们就去新加坡,那里挺不错,各方面都比较接近中国,你和琰琰会习惯的。”

    嗯,新加坡的确不错,气候温度,人土风情等都和中国差不多,而且,那边华人更多,就感觉是中国的一个部分。曾经,这个地方就是他们想移民的目的地,后来兜兜转转回到g市,还在这里与贺煜重逢,相认,于是注定了这个地方再也没法去。

    贺煜说,要她尽快跟野田骏一讲清楚,她口头上即便答应了,但心里总有一丝不忍,也没打算野田骏一刚回来就挑明,然而此刻,她觉得是时候了,这事,真的不能再拖下去。

    “骏一,对不起,我不能跟你去,我想,这辈子我都不能跟你去了。”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眼时,她终果断地对他道明。

    野田骏一身体倏然一僵,好几秒,迟疑地问,“你说什么?丹,你是什么意思?”

    “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呵护、疼爱和包容,可是,我觉得够了,就此打住吧,你值得更好的女人,别再把时间浪费我身上,我们,不可能,永远都不可能。”这话对他来说有多伤,她心里很是清楚,明知他听后会怎样的痛彻心扉,可她不得不说,长痛不如短痛,既然注定了要痛,不如早点承受,那么也会早点熬过去。

    果然,只见他温情脉脉的俊颜霎时间像失去了全部血色,惨白如纸,瞪大着眼难以置信地看着她,高大魁梧的身体仿佛被什么压到,摇摇欲坠。

    其实,早在他自美国归来的那天晚上,他就发觉到她的不寻常,渐渐还隐约猜到她想跟他说什么,只是,由于无法接受便一直逃避着,后来,还一厢情愿地认为,她也爱着他。可惜,一厢情愿终是一厢情愿,有些事终究会来临,她还是跟他摊牌了,在他猝不及防的情况下。

    “是不是我做得还不够?我哪里做得不好,你跟我说,丹,你告诉我,我改,我一定改!”不知多久过后,他听到自己近乎崩溃的嗓音从唇齿间冲喷而出,一字一句,满是伤痛。

    “没有,你做的很好,是我不好,我还没法忘却贺煜,我对不住你,不值得你爱。”凌语芊也总算寻到说话的力气,这样的他,让她心疼,不忍心再去伤害,但她不能半途而废,即便会让他更伤更痛,也必须做个彻底的了断。

    野田骏一像疯了一样,不由分说抓住她两边肩膀,用力地捏,捏得她发疼地蹙起眉头也没松开,一双眼赤红狂烈,竭斯底里地咆哮出来,“贺煜?贺煜已经死了,再也不回来了,难道你要这样一辈子记住他?不,我不准,丹,我不准你这样,你醒醒吧,他已不存在这个世界,故你没必要再守着那些毫无意义的东西,没必要赔上你的一生!”

    不,贺煜没死,他还活着,他就在g市,就在我的身边,昨晚,我和他才见过面,以后也会继续在一起。

    凌语芊多么希望自己能把这些坦白给眼前可怜的男人,然而,她不能,唯有默默承受着他不断加大力度而给她带来的疼痛,流着眼泪愧疚万分地看着他,看着他神色越来越痛苦,呼吸越来越粗喘,最后,看到他忽然笑了,那是一抹不甘心的冷笑,是一股不罢休的决心。

    “我不会放手,无论你怎么想怎么做,我都不会放手,我就不信我一个活人还斗不过一个死人!”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他咬牙切齿地吼着,话毕,给她深深一瞥,高大的身影俨如闪电一般,转瞬间便从她面前消失。

    凌语芊也仿佛定格了似的,身体动也不动,泪水滚落不止。死人,确实斗不过活人,她即便再爱贺煜,也始终只是一个女人,一年,两年,三年,在这未来的漫漫人生当中,她也会孤独,也会寂寞,会渴望被呵护,被陪伴,而骏一,对她无微不至的疼爱,对她无私伟大的包容,对她不求回报的付出,在岁月的长河一步步将她感化,就在前些日子,得知贺煜尚在人世却不肯跟她相认,她伤痛欲绝之际,正正萌发过放弃贺煜就此跟骏一在一起的念头。

    凌语芊,原来,你也不过如此!

    幸好,还来不及跟骏一讲,否则,他一定更痛苦,一定更加放不开!而自己,会更愧疚,更鄙视自己。

    所以说,这么自私的你,又怎值得骏一那般疼爱?既然断了,就彻底断吧,现在,他是很痛,但这份痛终究会过去,然后,便是重生。

    身上像被什么刺割着,一阵一阵的揪疼,原来,不仅是他不舍,她也同样舍不得,一想到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这么一个人,无论什么情况之下都会无怨无悔地守护着你,包容着你,她的心仿佛被切掉一部分,鲜血直流,疼痛不堪。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