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后续番外 他从政,她经商(4)

后续番外 他从政,她经商(4)

    时间一秒秒地过去,夜一点点地变深,她就这样石化般地站在阳台上,直到双脚无力,再也站不稳,跌倒在了旁边的藤椅上,就此度过下半夜。

    首先发现她的人,是褚飞,昨夜野田骏一跑出去后,并没带上房门,褚飞起床经过,看到门敞开,以为凌语芊醒了,于是在门上象征性地敲两下,得不到回应,径自进内,发现床上只有琰琰在睡,便看向阳台,见到藤椅上的倩影,随即咧嘴一笑,移步过去,可随着越走越近,笑容慢慢凝固。

    “凌姐,你咋了?”他轻声呼唤着她,得不到她的回应,伸出手想摇晃她,却迅速被触手的冰凉震得浑身一凛,于是,用力抓住她的肩,刻不容缓将她冰凉如水的身子扳过来,继续呼唤,语气愈加焦急,声音也越来越大。

    大约十来秒钟,凌语芊终于睁开紧闭的双眼,娥眉微蹙,一脸茫然地望着他,好半响,似乎才拾回神智,冲他笑了笑。

    褚飞松了一口气,问道,“你咋跑外面来睡了?还连被子也不带一张,你看你,全身都凉了。”

    顺着他的目光,凌语芊低头往自己身上扫一下,从而看到周围的环境,昨晚的情景紧跟着便跃上脑海来,心头霎时又是一阵钝痛。

    褚飞一直留意着她,见状不由又问发生了什么事,且边扶起她,准备先带她回屋。

    凌语芊跟着他回到屋里,一直不吭声,褚飞纵使困惑,却也没执着,去倒了一杯温开水,给她暖暖身体,待她喝过,精神状态慢慢恢复正常了,他才接着追问。

    迎着他的关切和担忧,凌语芊选择隐瞒昨晚的事,找个借口蒙了过去,“昨晚睡不着,便到阳台躺一会,估计太累了吧,就在那睡过去了。”

    褚飞听罢,信了,唠叨着说以后得在外面加个被子,正好这时,琰琰也醒来,他于是带琰琰去洗漱,凌语芊发呆片刻,随即也起身步出卧室,开始准备早餐。

    她像往常那样做了四个人的分量,然而就要开吃了,才发现野田骏一不见了!床上的被子折叠得整整齐齐,似乎整夜没人睡过,难道,他那时就出去了?

    褚飞也甚是纳闷,拿出手机打给野田骏一,可惜对方处于关机状态,褚飞边挂断电话,边嘀咕,“该不是去晨跑了吧?可他没这习惯啊,还有,出去干嘛不开手机,昨天到家那会我明明看见他手机电池满满的。”

    褚飞百思不得其解,凌语芊却是清楚怎么回事,心中已如翻江倒海,滔滔不绝,另一方面,又怕褚飞觉察,便若无其事地道,“估计有事出去了吧,对了,你不是说今天要回公司输入那些数据吗,赶紧吃完上班去吧。”

    褚飞听罢,哦了一声,没再多说,开始吃起早餐。

    十五分钟后,他出门上班,凌语芊送琰琰去幼儿园,送完重返家中,拨打野田骏一的手机,依然是关机状态,她沉思一会,转打给池振峯,池振峯约她见面,而且,一起来的还有李承泽。

    李承泽依然喊她嫂子,她也没反对,只俏脸微红地冲他淡淡一笑,问起他的近况,一番闲扯搭讪后,总算进入主题。

    贺煜都跟他们见过面,也都详细聊谈过了,难怪打自刚才一见面,两人眉宇间一直透着浓浓的喜悦,特别是池振峯,忍不住洋洋自得一把,激动兴奋地说,“yolanda,我的预感没错吧,我就说总裁没死,一定会回来,你看,他真的回来了,还是如此强势的回归,市委书记耶,威风吧!”

    “嘘!”凌语芊举起手指示意他低调,他却没有丝毫顾虑,解释,“放心吧,这个地方很隐秘,不用害怕隔墙有耳的。”

    “嫂子,你就让他臭美一下吧,打自昨天见过大哥,得知真相,他就一直像打了鸡血一般。”李承泽这也插入一句,调侃道。

    “切,你不也一样,不知是谁昨晚整夜都睡不着觉呢。”池振峯马上反驳,在李承泽额上狠狠一顿敲打。

    李承泽捂着头,嘟嚷他暴力,然后,不甘示弱地反击,两人于是嘻哈闹腾一会,才慢慢消停,回归正事。

    正如贺煜前天晚上跟凌语芊说的那样,池振峯和李承泽把接下来的一些计划告知凌语芊,这一谈,足足谈了两个小时。

    结束话题不久,凌语芊跟池振峯提出一个帮助,希望池振峯帮她重新找套房子,不用很大,两居室就可,给她和琰琰居住。

    池振峯听罢,疑惑不已,“为什么要另租房子,不是说好搬回华韵居住的吗?总裁也跟我提过的。”

    “原本是这么打算,但我……暂时还不想回去。”

    “不想回去?难道是因为伯母?虽然目前还不能让伯母得知总裁的身份,但贺燿会警告她的,总裁也会以贺熠的身份跟她调解,再说,你也知道,伯母现在已经不同往日,你能回去,她求之不得,不管她怎么对你,琰琰总归是她的孙子,她敢对你不好吗?”池振峯以为她对季淑芬仍心存间隙,于是安慰她。

    凌语芊听到这些,不由暗暗苦笑,话虽如此,可她真的不敢对那季淑芬再抱任何冀望,当然,她暂时不回去住,并非因为怕季淑芬,而是为了野田骏一,她觉得,自己一旦回了贺宅,野田骏一想见她有所不便,她在外面住的话,野田骏一随时可以来看她,吃吃饭,坐一坐,都是无妨的,虽说已经做出了断,但她不希望彼此就真的断了,她希望给野田骏一一个缓冲期,不至于让他太难受。

    “就这么定吧,这事我到时会跟贺煜讲,你负责帮我找房子就行了,或你没空的话也无所谓,我自己去,现在有中介公司,挺方便。”

    听到此,池振峯即便再想她回贺宅,也没法勉强,赶忙说有空,扬言这事交给他去办,凌语芊不拒绝,对他道谢,最后,她问起薇薇和昊宇,池振峯便也告诉她,昊宇还在找薇薇,一有消息会反馈回来,瞧她一脸失落惆怅,他又赶忙肯定地说昊宇一定会把薇薇找到,她无需过于担心,静候佳音便可。

    这一见面,直到下午四点钟才散,凌语芊顺便去幼儿园接琰琰,回到家,还是没有野田骏一的消息,褚飞知道她要搬走,说跟她一起搬,凌语芊考虑到以后贺煜会经常过来,恐怕不方便,但小子说什么不放心她和琰琰两人住,还自知之明地保证,某人要是过来,他会自动消失,绝不妨碍他们谈情说爱,弄得凌语芊尴尬不已,最终,凌语芊让池振峯找多一套房子,池振峯办事效率果然强悍,第二天就给她找到了,市中心的商业区,24小时保安管理小区,周边设施成熟完善,区内环境幽静,房子很新,家具齐全,随时可入住,她和琰琰住一套,褚飞住隔壁一套,有起什么事来好照应。

    她和琰琰东西本就不多,收拾起来半天便能搞定,想到已经好几天没露过面的野田骏一,她打算明天就搬走,离开时,给野田骏一发了手机短信。

    “骏一,首先,很抱歉,兴许,说这个毫无意义,但该说的,还是得说。你讲得没错,活人绝对能斗得过死人,可是,你斗得过一个长得很像这个死人的活人吗?你还记得贺熠吧,不知何时开始,我发现这个男人已慢慢进驻了我的心,兴许,这是我把对贺煜的爱转移到了他的身上,但不可否认,我真的很想和他在一起。

    我知道这样对你很残忍,你会很痛,可既然这是注定的,何必再拖?放手吧,忘了我这个自私的女人,去寻找真正属于你的另一半,这么好的你,一定能够找到更值得你去爱的女人。

    关于你在g市的生意,我还是希望你能继续下去,毕竟这凝聚着你这一年多的心血,我不希望因为我而扼杀它,尽管我没法再和你并肩作战,但我相信,你会很好经营下去的,就像这过去的一年,没有我,你照样将它发展得很好。

    从明天起,我会跟承泽、振峯他们去新公司上班,至于褚飞,先暂时留在你公司一段时间,做好他和我的那些交接工作。

    今天我会搬离这儿,所以,你回来吧,你才是这个屋子真正的主人。还有,不用担心我,褚飞会跟我一起住进新般的家,他就在我隔壁。新居的地址我等下去到再发短信告诉你,那儿随时欢迎你来探访,你喜欢的那些菜,我还都记着。”

    短信不是很长,把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没有说,凌语芊不确定他会否看到,不确定他会不会再见她,可她心里面,是希望他能看到,希望,她和他,能成为永远的好朋友。

    东西虽然不多,池振峯、李承泽和贺燿却都特意抽出半天时间过来帮忙,当晚,大家还在新家小区附近的饭店吃了饭,到九点多才解散。

    琰琰一洗完澡便上床睡觉,凌语芊静静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着呆。

    那天早上贺煜从野田骏一的住处走后,已近一个礼拜没再出现,明知他忙,凌语芊还是忍不住想见他,疯狂地想见他,然而,一想到目前情况复杂险峻,唯有把这份思念压住,除了耐心等待,便是从电视上看他,以解相思。

    他已正式上任,关于他的报道本市各个电视台随时可见,以前,他掌管贺氏集团的时候,她也在电视杂志见过他,但现在的他,跟以前是全然不同的一种表现,面对镜头,他一如既往地淡定从容,从前的冷漠不羁换成了亲民温雅,对待记者那些提问,更加游刃有余,他,注定是这么一个人,无论从事哪行哪业,都会闪闪发光,耀眼无边,魄力无限。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