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番外 旖旎缱绻,荡漾醉人(1)

番外 旖旎缱绻,荡漾醉人(1)

    他已正式上任,关于他的导报在本市各个电视台随时可见,以前,他掌管贺氏集团的时候,她也在电视杂志见过他,但现在的他,跟以前是全然不同的一种表现,面对镜头,他一如既往地淡定从容,从前的冷漠不羁换成了亲民温雅,对待记者那些提问,更加游刃有余,他,注定是这么一个人,无论从事哪行哪业,都会闪闪发光,耀眼无边,魄力无限。

    他说,接下来,他从政,她经商,其实,她更希望像以前那样,他每天去公司上班,她则乖乖呆在家,相夫教子,但她清楚,现在的情况已不到她或他能决定,就算她再不愿意,这条路她也得陪着他走下去,故只能期盼,早些抵达路的尽头,雨过天晴,她、他、琰琰,一家三口光明正大、美美满满地在一起。

    孤独的夜,越来越深,在这新搬进来的屋子里,她带着对他的思念,带着对美好未来的憧憬,进入梦乡,睡着睡着,忽觉身上传来一股异样,让她不得不苏醒过来,惺忪朦胧的眸瞳中,映出的正是她日思夜想的情郎。

    第一个反应,她以为这是梦,渐渐地,又马上意识这不是梦,她想念的人真切出现了,就像上一次那样,在她睡着的时候偷潜进来,且还像上一次那样,趁着她睡着,对她做出令人脸红耳赤的事。

    她来不及出声就被他用力地吻住,随着他在她身体各处点起火苗,她意识开始混乱,头脑不清,只听得一声声无助的娇喘自嘴里连绵不绝地发出,待她平静下来,发现自己身无寸缕,全身瘫软无力,溃不成军,而他,健硕强壮的身躯沉沉地压在她的身上,餍足地喘着粗气。

    “想我吗?一定很想吧,刚才那模样,恨不得被我融化了似的。”他贴着她的耳朵,低喃。

    尚未完全褪去的红晕,顷刻再次涌上凌语芊的面颊,染红了整个美丽容颜。

    男人伸舌,在她耳根轻轻一舔,对着她敏感的耳窝呼出一阵又一阵热气,低哑的嗓音仍充斥着浓浓的**,“还想要不?老公还可以好好喂你一顿。”

    “不要,才不要!”凌语芊终于发话,羞恼无比,却无法抑制嗓音中的哆嗦和酥麻,见男人一脸促狭暧昧的笑,不由抡起米分拳使劲捶打在他光裸的胸膛上,赧然娇嗔,“每次除了这样,你还会做什么。”

    “对你,这样就够了。而且,只会对你这样,你难道不该很高兴很激动吗?”贺煜先是由着她打几下,随即握住她的小手儿,将她青葱般细嫩莹滑的食指放进自己口中,煽情地咬了一咬,意有所指地暗示道,“还想不想咬我?”

    凌语芊并非没经情事的懵懂少女,见状哪会不明白他安的是什么心,整张脸不由变得更加火热,“不要不要!你那么想,自己咬自己去。”

    “我自己咬?可咬不到呢,再说,不够你咬来得爽。”

    呃——

    “你……果然是头大色狼!滚开,别再碰我!”凌语芊终究脸皮薄,言语上辩不过这人,唯有躲避,无奈男人身壮力大,一下子就把她制止,健壮的身躯来个大翻转,躺在她的身侧,猿臂一伸捞住她的小蛮腰,彼此交换位置,让她趴在他的身上,眸色深深凝望着她,低声道,“只对你一个人色,不好吗?”

    凌语芊先是本能地挣扎一下,不果,便也由他,回望着他笑意盈盈的俊脸,倏地撅起小嘴,抱怨出来,“既然那么想我,为啥这么久都不来找我。”

    “很多事忙,连睡觉都没时间,当然,再忙也阻止不了老公想你,这不,今晚就过来了。”带着薄茧的指尖一下接一下地摩挲轻捏着她米分嫩绯红的小脸儿,每一下都蕴含着数不尽的宠溺和眷恋。

    凌语芊继续嘟嘴咕哝两声,心里其实像吃过蜜糖,香甜无边,而且,看到他眼底那遍布满眶的血丝,还有眼角周围因为睡眠不足而加深的细纹,先前那些抱怨算是彻底消失,剩下的,只有浓浓的心疼,缓缓抬起手,抚在他眼周细纹上,叹道,“不管多忙,都要记得休息知道吗?你要是熬坏了身体,我和琰琰怎么办?”

    “遵命,老婆大人!”看出她对他的心疼,不想她操心,贺煜把话题转到某件事上,“跟野田骏一都说清楚了?”

    凌语芊定神,点了点头。

    贺煜在她鼻尖轻轻一刮,说了一句真乖,紧接着,追究,“但你却没照我的安排回我家住。”

    这下,凌语芊不语,只轻咬着唇,满眼复杂地望着他。

    贺煜如此爱她,又岂不清楚她心中所想,不过,除了暗暗叹气,别无他法,即便他不愿正视,却不得不说,那个野田骏一确实对她很好,善良如她,怎么忍心一下子将对方打入地狱,故而,暂且给她一段时间吧,给小日本一些缓冲,只希望,小日本能识趣,别再对她苦苦纠缠,否则,无论如何他都会把她带回贺家,让她和野田骏一彻底断绝关系。

    “好了,别皱着眉头,我不怪你了,你想在这里住,就先住着吧,不过,要注意安全,有什么事记得找褚飞。”贺煜发话,仿佛想起什么似的,忽然起身,把裤子找来,却非穿上,而是从裤袋掏出一部迷你手机,递给凌语芊,“这个手机经过专门设定,你收着,以后用它跟我联系。”

    凌语芊微怔,缓缓伸出手,接过来后,进入那些操作,贺煜也坐了下来,指导和讲解给她,不一会,凌语芊便大概明了,抬头准备跟他说话,正好见他不着寸缕裸露在空气中的身体,不由羞红了脸。

    贺煜这也意识过来,却不像她的害羞,反而顺势将她纳入怀中,低声道,“我身上哪个地方你没看过的,还羞什么羞。”

    “你……讨厌!”凌语芊毕竟是个女人,脸皮肯定没他那么厚,难免感到窘迫,环视一下床的四周,问道,“琰琰呢?你又把他抱去隔壁房间了?”

    贺煜点头,顺势提议,“你明天把他的东西都搬到隔壁房间吧,以后就让他在那睡了。”

    凌语芊一听,可不同意,“不行,他一直跟着我睡,别说我舍不得,他也一定不肯的。”

    “什么不肯,他都多大了还整天粘着你,难道你想养个娘炮儿子?男孩子得自小养成独立的个性,明天立刻搬。”

    “他再大,也是我儿子。”其实,与其说小家伙喜欢黏她,不如说她想时刻看着小家伙,看着琰琰那张长得越来越像贺煜的脸庞,她感觉贺煜时刻在自己身边似的。

    可惜,贺煜体会不到这些,他认为,一来琰琰大了,应该自己睡,二来,方便他跟她那个,像这几次,他每次都得先把小家伙搬走,还得担心小家伙会不会突然醒来,所以,他是断不允许琰琰再跟她睡。凌语芊还是觉得不舍,可最后,经他软硬兼施一轮游说劝服,终答应了。

    吃饱喝足,一些小顾虑也都解决,贺煜暂无牵挂,捧住她说了一句“真乖”,倒头便睡了过去。

    凌语芊下意识地蹙起眉头,不过,一看他因为操劳过度而变得消瘦憔悴了的脸容,又心疼不已,便由着他去,自己起身下床,捡起衣服穿好,走到隔壁房间看了看琰琰,最后,进浴室稍微冲洗一下下身,重返床上,在男人身边躺着,静静看着他,直到入睡。

    翌日,她醒来时,身边位置已无男人的身影,床头柜上,他昨天配给她的手机下压着一张纸条,“今天要开早会,我先走了,有事给我电话,还有,我会想你的。”

    龙飞凤舞的文字,字字透着深情,就像他在宠溺怜爱地看着她,凌语芊心头一阵阵地温暖,来回反复看着纸条,久久都舍不得移开视线,直到一个小小的身影进内。

    “妈咪,我咋跑到隔壁房间去睡了?是你把我抱过去睡的吗?”琰琰边擦着惺忪睡眼,边疑惑不解地问。

    凌语芊抬头,望着他慢慢走近,想起贺煜昨晚说的某些话,便也柔声回道,“嗯,妈咪觉得琰琰已经长大了,应该学会独立,第一步,就是自己睡。”

    然而,小家伙不爱听,挽住凌语芊的胳膊,撒起娇来,“不,我要跟妈咪睡,琰琰要永远和妈咪在一起,咱说好的。”

    “呵呵,妈咪知道,但琰琰自己睡并不代表就不跟妈咪在一起了呀,你看,早上起床,琰琰还是可以见到妈咪,妈咪还是可以给你准备早餐,送你上学,晚饭也一起吃,还一起玩,看电视,就只是睡觉的时候,琰琰在隔壁房间睡,再说,妈咪就在这里,琰琰有什么事随时可以过来找妈咪呢。”

    “可是……”

    “妈咪的乖宝宝,不能任性哦,你记住,妈咪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这样老粘着妈咪,会被同学笑的。”凌语芊将纸条放到一旁,抱起小家伙,放在自己的膝盖上。

    小家伙趁机搂住她,依然不同意,嘟嘴不屑道,“我不怕,我才不管他们说什么。”

    “可是妈咪介意呢,妈咪希望咱们琰琰长大成为一个男子汉,你这样粘着妈咪,怎么成为男子汉?将来怎么保护妈咪?又或者,琰琰不想保护妈咪?”凌语芊说着,故意摆出一副可怜伤心的模样。

    如她所愿,小家伙本是坚决的心顿时消减一半,委屈兮兮地瞅着她,矛盾极了。

    凌语芊趁机继续劝解,又是说了大概十几分钟,总算让小家伙点头同意,她默默看着他,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忍不住苦笑连连,这固执的性子,也不知遗传了谁。

    少顷,她拿起手机,给贺煜发了一个短信,跟他说,琰琰已答应自己睡,一个小时后,贺煜回她一个拇指,直赞她棒,还死性不改地说,下次他会多爱她两回,当做给她的奖励。

    这个“爱”,凌语芊当然懂得个中含义,快速回了过去,骂他大色狼,得了便宜还卖乖。不一会,他也又回过来:那当然,得了老婆的便宜,当然要乖乖地疼爱老婆,你说,老公是不是很乖?

    噗,不害臊!

    凌语芊刚打完这几个字,尚未发出,琰琰猛然喊了一声,“妈咪,你换了一支新手机?”

    凌语芊一顿,视线自手机屏幕抬起,望着他,并没告诉他太多,只笑着道,“嗯,妈咪换了工作,这个手机专门工作用的。”

    琰琰听罢,便也没干扰,正好,房间又闯进一个人,褚飞过来了,虽然租了两套房,但大家商量好,吃饭还是一起吃,凌语芊和他都分别手持对方屋子的一套钥匙,故彼此都能随时进入对方的屋子。

    于是,凌语芊最后这条短信终究没发送出去,贺煜也没有再发过来。

    接下来的日子,凌语芊进入一个忙碌模式,由于公司刚收购过来,各种事务有待安排和筹备,身为总经理的她更是样样兼顾,幸好有李承泽和池振峯等人帮忙,尽管忙,但忙得有价值,慢慢地,她随心应手起来。

    工作上的事,难不倒她,她却被别的事所困扰。

    首先是野田骏一,据褚飞说,骏一已回到住处,且每天到公司上班,可一直没找过她,她想给他打个电话的,无奈又不知从何说起,而且,怕自己多番找他会不会给他产生错觉,以为他还有希望,便只能忍着,打算再过一段时间看看。

    还让她感到忧愁的是贺煜,虽然他是因为那个特别任务而担任市委书记,但市委书记该做的事,他也还是得做的,市委书记,多重要多忙的一个职务,政不同商,说好听点,是官,说难听的,是靠广大民众来养,吃的是纳税人的钱,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稍有不妥都会遭到舆论,因此,就算他现在是“贺熠”的身份,也不能常跑到她这里来,最多,就是谈电话,可隔着电话交谈有限,再说,有些话也非言语能表达,譬如,她想见到他,想触摸他,想感受他在身边的气息,这些,都是无法做到的,每次他在电话里说得最多的便是让她耐心忍忍,等他把任务完成,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明知这个任务不会一下子就完成,也明知这只是他安抚她的话,但每次听到他嗓音中隐隐透露出来的疲倦,她就算心中再多抱怨和委屈,也还是忍着,不想给他添加忧愁和烦恼,只是,当这天她从电视上看到一个关于他的特别采访,多时的隐忍终再也扛不住,爆发出来了。

    倪媛媛……

    倪媛媛竟然是他的秘书兼助理!

    随时随他一起出差!

    而他,竟然丝毫没有跟她提过这件事!

    她清楚,这肯定不是最近的事,能陪他出差,陪他出席一些采访,必然工作了一定的时长,说不定,自他一回到g市担任市委书记开始,倪媛媛也跟着过来了吧!

    不待看完采访,她马上拨通他的电话,结果却是,没人接听,她咬唇,飞速打了一段短信,可发送出去之前又删掉了,改为继续打给他,直到半个小时过去,电话都不知拨打了多少回,总算等到他的接听。

    “你为啥没跟我说倪媛媛现在担任你的秘书兼助理?”再也没精力去讲任何开场白,凌语芊劈头便质问他。

    沉吟了好几秒,贺煜才回话,低沉的嗓音尽是温柔,“你先别气,有什么事,好好说。”

    可惜,激动失控中的人压根冷静不下来,凌语芊继续气急败坏地吼,“我才不跟你好好说!如果不是我从电视里看到,你大概想瞒我一辈子吧!”

    瞬时间,电话里又是一阵沉默,凌语芊见状,想法不由更加偏激,冷笑起来,“怎么不说话了?被我说中了无话可说吗?贺煜,你混蛋!”

    “我在忙,今天有领导过来,我要接见他们,有什么事今晚再说好吗?芊芊,乖,听话,别胡思乱想。”贺煜总算再发声,语气多了一抹严肃和郑重,不待她反应,自顾提出收线,“好了,我得过去了,回头再找你。”

    转瞬间,电话里头便只剩挂线的嘟嘟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