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旖旎缱绻,荡漾醉人(2)

旖旎缱绻,荡漾醉人(2)

    又是一个更深人静的半夜,又是在她睡得迷迷糊糊间,而且,又是一来就想和她那个那个,不过,这次她不再像前几次那样顺着他,任由他爽,而是横起心来一脚把他踹开。

    手机被她抓在手中不知多少回,贺煜的号码也不知被她按了多少次,但最终,她还是没彻底拨打出去。她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气的,她觉得,自己要等他主动打来,看看他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打来。自然而然地,日子一点都不好过,熬了两天,总算等到了贺煜的出现。

    整天下来,她没有再给贺煜打电话,贺煜竟然也不打来,这让她每每想起都觉得委屈,心里很不舒坦,不过,回头一想振峯那些劝解,便也一直忍着,心想等他今晚过来就好了,然而,她等到了第二天早上都还是不见他的人影。

    当天晚上,池振峯,李承泽,贺燿,褚飞,凌语芊和琰琰,几人如期共享晚餐,由于在外面,不宜说贺煜的事,席间话题便围绕着公司,薇薇,还有琰琰等,一顿饭下来,欢欢喜喜,凌语芊也暂忘愁闷,直至回到住处,心静下来了,又免不住发愁。

    池振峯重重地点头,还说提前庆祝一下,不如今晚大家一起出去吃饭,凌语芊便也重新来了希望,心情好转起来,一会过后,池振峯接到李承泽的电话,先去忙了,凌语芊继续窝在办公椅内,尽管还是没法投入工作,却已不似先前那般委屈伤悲,大部分思绪都集中在了对薇薇归来的憧憬上。

    “你没骗我?”凌语芊再次抬脸,语气不敢确定。

    池振峯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急忙解释安抚,“这次情况不同往日,我想应该是真的了,迟早问题而已。”

    听及此,凌语芊本是亮起的脸容瞬间又黯淡了回去,还不确定,那也有可能并非真的了,前几次,都说是好像,可最后,空欢喜一场。

    池振峯及时把她按住,摇头,“别急,还不确定,只是说很有可能,昊宇已经过去了,很快就知道是不是。”

    “那确定是薇薇了吗?昊宇见到人了没?对了,具体在哪发现的,要不我也过去看看?”凌语芊越说越急,这就准备起身。

    “嗯,我刚放下电话,这不正想过来告诉你嘛。”

    果然,凌语芊马上抬起头来,神情转为激动,“你说什么?真的吗?”

    眼见凌语芊发泄得差不多,池振峯转开话题,讲到另一件事,“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昊宇刚来电,说是又有关于薇薇的消息。”

    “我就要把他撕坏,他活该!”凌语芊接过纸巾,动作毫不客气,不一会,满地一片白茫茫。

    “当然是啊!其实你想想,你跟总裁之间虽是磨难多多,有些事故还很惨重,但最终都有惊无险,重新在一起,这正正验证了好事多磨。何况,经得起考验的爱情才更深刻,更珍贵,更长久呢。所以,照我说啊,那个什么倪媛媛,根本不用在意,很明显是个小角色,动摇不了你们的。”池振峯边说,边又抽出一张纸巾,塞到凌语芊掌中,浅笑道,“当然,咱不能委屈,心里有气就该发泄一下,暂时,把这当成总裁,狠狠撕一把吧,不过,真正见了总裁可别再撕了,不然,总裁被你撕坏的。”

    “是吗?你别哄我开心了,谁知道呢。”凌语芊低哼了一句,语气尽显悲观之意。

    池振峯只能安抚着,“这事先这样,一切等你见了总裁再当面问他吧,总之,你要记住,你们不会再分开,总裁注定是你的人,这辈子都会是了。”

    “难道,就这样由着她?要是她使出什么幺蛾子,到时后悔也莫及了吧!”听完振峯为难的解释,凌语芊心情再度趋向混乱,径自抽了一张纸再次狠力撕扯。

    池振峯却直摇头。挪走?她以为那是一包沙子,一条柱子啊,这哪是他能随便挪走的。虽然他不清楚倪媛媛因何被安排来当贺煜的秘书兼助理,可既是官方安排,别说他,就算贺煜想开除,也得有合理严肃的理由的。

    “振峯,那你能不能帮我想个办法,把倪媛媛从他身边挪走?”冷静下来,她郑重地发出求助。

    只是,一想到倪媛媛与他朝夕相对,对他不安好心,她就心里堵得慌,惊惧不安。

    语重心长的一番话,一字一句沉沉打在凌语芊的心头,发泄的举动渐渐停止了。她何尝不知道他很辛苦,曾经,他性格孤傲冷僻,作风我行我素,谁也不给面子,而今,不但要向那些职位比他高的官员笑脸以对,就连面对普通的人也得言行谨慎,那对他来说简直好比痛失自由。

    池振峯瞧着,为她孩子气的行径失笑,眉目温柔地静望她数秒,继续劝解,“yolanda,其实你应该明白,政界不同商界,以前总裁再忙,也不会无可奈何,生意谈不妥,顶多就是少赚一笔钱,或失掉一个客户,当官却不同,这丝丝扣扣的,很多事情根本身不由己,大概总裁自己都没想到真正坐上这个位置是如此无奈,故你又怎能怪他?他是个怎样的人,你又不是不清楚,若非不得已,他又怎么愿意被束缚?其实,他比你更辛苦。”

    “等他解释?等到什么时候?他每天除了说忙,还是忙,我就不信他真有那么忙,之前还说得好听,不管多忙都会抽时间陪我和琰琰,事实上呢,别说陪,连见一面都成问题,口是心非的大骗子!”凌语芊接过池振峯递来的纸巾,随意抹了一下眼泪,随即揪着纸巾一小撮一小撮地用力撕掉,简直就是把它当成某人来惩罚。

    “好了,我理解你的心情,但你现在急也没办法,还是耐心等总裁给你解释吧。”

    曾经,因为不知道,对贺煜和倪媛媛不清不楚的那一次于是不固执计较,如今,她是断然忍受不了贺煜会有身体背叛她的可能,即便是无意也不行。而且,经历这么多磨难才重新在一起,她更在意和珍重这段感情,不希望与贺煜之间还有什么意外发生,导致再次分离,那种惨痛,她没法再承受多一次。

    正所谓防不胜防,这日对夜对近水楼台,彼此关系又匪浅,难保倪媛媛会对贺煜做出什么破格之事来。

    是的,凭贺煜那一身招蜂引蝶的条件,明恋暗恋的女人着实不少,她虽为此吃味过,但都不像现在这般惊慌失措,只因,那些女人都非倪媛媛!这个世上,男人出轨,除了男人本身的劣根性,那些勾引男人的女人也是很大关键,那些年,贺煜面对各种女人皆无动于衷,却偏偏被倪媛媛……故,这就是区别,这才是她真正要担心的。

    “呃,yolanda,别慌,别急,总裁又不是那种人,你不用瞎担心。”池振峯反握住她因为惶恐无措而颤抖不止的小手,缓缓安慰出声,说着说着,语气陡然一转,揶揄她,“瞧你,以前都不是这样的,咋越大越对自己没信心呢?现在只是一个倪媛媛而已,就把你急成这样,以前倾慕总裁的女人可是多不胜数呢,也不见你胡思乱想。”

    迎着他一脸关切的样子,凌语芊便也不做隐瞒,悲伤无助地将事情相告,末了,抓住他的手,切切地道,“振峯,你快帮我想想办法,怎样把倪媛媛从贺煜身边弄走,她一直肖想贺煜,我不能再让她呆在贺煜身边,否则难保会出事的,贺煜要是真的再跟她发生什么,我可怎么办!”

    听到叫声,凌语芊缓缓抬起头,满脸都是泪水,池振峯见状不由更加焦急,索性绕过办公桌,直接来到她身边,继续问她怎么回事。

    池振峯进来时,见她趴在桌子上,眸间瞬时涌上一抹惊讶,疾步跑近,问,“yolanda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yolanda?”

    凌语芊哭得悲切凄然,浑然忘我,哭湿了桌上的文件。

    贺煜,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到从前?我不想过这样的日子,不想你当什么市委书记,我只盼你能陪在我身边。

    明知他也是无可奈何,明知他也是不想的,她却就是阻止不了自己对他生出抱怨,委屈和伤心如万丈巨浪狠狠将她吞噬,眼泪于是越流越汹,最后,甚至哭倒在了桌子上。

    市委书记又怎样,接见领导又怎样!在他心里面,难道不是该她才最重要、任何东西都比不上的吗,为啥上头一来领导,他就对她置之不理了?

    而他,不给任何解释!

    曾经那一次,尽管她觉得可疑,却也只是自己觉得而已,并无真凭实据。经历过这些,再发现倪媛媛竟然跟他过来一起工作,她便忍不住胡思乱想,甚至不顾一切,只想发泄心中的不快。

    凌语芊握着手机,许久都没了动静,不一会,忍不住哭了出来。她清楚,他对倪媛媛没什么,可她又很确定,倪媛媛对他有肖想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