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怀孕了,贺大少又要当爸爸了

怀孕了,贺大少又要当爸爸了

    贺氏集团,难道,就是g市那个贺氏集团,贺大哥家的那个贺氏集团?据闻,贺氏集团目前是由贺一然的私生子高峻打理,那么,眼前这个名叫李晓彤的女人便是高峻的特别助理?可又怎么跟凌语芊结上怨恨,还恨不得凌语芊死?捏着手中高雅大方的名片,倪媛媛紧盯着跟前的女子,心潮澎湃不已。

    李晓彤艳红的唇角渐渐溢出一抹诡异的笑,自顾道来,“曾经,贺氏集团的掌管人,贺煜,是我的男朋友,后来,凌语芊出现,用各种狐媚手段抢走贺煜,还不知廉耻借用贺老先生如愿嫁入贺家,而我,就那样被贺煜生生抛弃,当然,人在做天在看,她这样的坏女人,又怎么配得上幸福,后来贺煜出事,死了,她当了寡妇,可她并不安分守己,又故技重施傍上了贺煜的亲堂弟贺熠,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你放心,恶人自有恶人磨,她不会得意很久的,她会再次遭到报应的,这种不要脸的女人,注定孤独终身!”

    “会吗?真的会人在做天在看?她会受到报应?”倪媛媛开始发话,迷离的眼神渐渐恢复精明,重新打量着李晓彤,问,“你该不是跟踪她过来的吧?”

    李晓彤一怔,冷笑,“我的确无时无刻不想她死,但我也不会那么无聊跟踪她过来,她还不配我这样做!不过,看在你也是受害者的份上,以后你要是想对付她,大可以找我,我很乐意帮你一个忙。”

    “对付她?还能怎样对付她?她都跟贺大哥在一起了,贺大哥那么迷恋她,我还能从中拆开他们吗?”相较于李晓彤的盛气凌人,倪媛媛一脸灰败,悲愁满怀。

    李晓彤见状,不由暗暗鄙夷一番,但明面上,还是继续离间着,“在一起又怎样?结了婚还可以离呢。”

    当年,这小贱人不也嫁入贺家,最后却还是被她各种使坏,落得个离婚收场!总之,这辈子只要她还有命在,绝不会让这小贱人好过,若不是这小贱人,她就不会遭受那些不堪回首的牢狱之灾,还差点被枪毙,这个仇,无论如何,她都要报!

    咬牙切齿地在心中痛恨一番,李晓彤恢复冷静之色,定睛看向跟前没用的女人,继续呈现假惺惺,“我还有事要忙,得先走了,这个名片你收着,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后会有期。”

    话毕,恶毒的双眼再度朝凌语芊消失的方向瞥了一眼,扭头,往相反的路扬长而去。

    倪媛媛目送着她,直到她的影子变得越来越小,才回头恨恨地盯着凌语芊消失的方向,加大力度撺紧手中名片,许久,许久。

    t市之旅,顺利结束,贺煜继续投入忙碌的职务当中,凌语芊也继续遵照大家的安排做好自己的工作,她在业界曝光率越来越多,出席各种宴会,商会,慈善会,还接受相关电视台和杂志邀请采访,俨然一个成功的女实业家,名声大噪,上到各大商贾名流、下到业界精英甚至普通打工族,都知道了凌语芊这号人物,无不对她充满好奇,有些人从电视台目睹到她的美丽真容,更是掩不住一颗倾慕之心。

    对于如此多的荣耀和声誉,凌语芊并没多大感觉,工作上的各种应酬应对,她都交由振峯帮她打点,然后她照着做,心思多数放在高峻身上,那股劲儿比任何人都强,大家看在眼中,无不感叹,就连贺煜偶尔也会忍不住调侃她应该坐他的位置去对付高峻。可惜,即便她投入再多的时间和精力,即便她再期盼那伙人早日被收拾,高峻那边却还是没有明显的动静,这让她郁闷不已,而且,祸不单行的是,她尚未等到高峻等人落网,却突然先迎来了一个令人撕心裂肺的噩耗。

    几天前,贺煜跟她说要离开g市数日,她本以为他又出差,打算又跟去,但贺煜说,这次不是普通的出差,而是有另一个任务要执行,倪媛媛并没跟随,而是他和别的特殊队友一块去,凌语芊听罢,隐约清楚怎么回事,不禁又担忧起来,叮嘱他务必注意安全,小心行事,时刻记得她和琰琰在这里等着他。他搂着她,眉宇间尽是自信和轻松,笑着叫她别担心,他保证不会出事。而她也坚信凭他睿智冷静的脑子,身手不凡的体魄,还有团队里谨慎精密的布置,必能顺利完成任务,可是,就在心心念念着他凯旋而归时,却忽然接到噩耗,说他乘坐的那辆直升机,在经过某山谷时突然坠毁,失去联系!

    如遭晴天霹雳,凌语芊难以接受地望着告知此噩耗的人,浑身抖动不止,好一阵子,才寻到说话的力气,嗓音凄厉而悲切,“振峯,这消息你哪得来的,准确啊?他明明答应过我会安全归来,所以,不可能出事的。”

    话未说完,她已热泪盈眶,焦急灼痛的泪水连绵不绝地划过两颊,她使劲拭擦着眼泪,目不转睛地瞅着池振峯,欲找到恶作剧或玩笑意味,然而,她看到的是池振峯极度认真、饱含沉痛的模样,是啊,振峯明知她与贺煜历尽艰辛好不容易再在一起,明知她再也受不住半丝这样的打击,又怎会用这样的话题开玩笑!

    坠机,失联,那根本就是……

    不,不要,不要这样!

    泪水继续涌个不停,她没再理会,也不再看振峯,猛地站起身来,从办公桌后疾步走出,往外直奔,她不清楚自己要去哪儿,只知道自己的心好痛,痛得几乎窒息,故她要离开这儿,去寻求能让她缓解剧痛的地方,去找能有人告诉她这件事不是真的。就几天前,贺煜才在她的身边,自信满怀的样子她记忆犹新,所以,他怎么可能出事,她不允许他出事的!

    在凌语芊冲出办公室后,池振峯也苏醒过来,急忙去追,一路追到大厦的天台。

    “yolanda,你冷静,先别慌,别伤了自己,否则总裁回来会难过伤心死的。”生怕她一时想不开会做傻事,池振峯心急如焚,却又不敢立刻走近,只能一步步地移动着脚,双眼紧盯着她,不放过她任何一个动静。

    回来?贺煜还能回来吗?不,他不会回来了,这不是车祸,不是陆地上,而是空难,只要出事,百分之九十九都会死亡的!贺煜,你明明说过,让我不用担心,你明明说过,我们以后再也不会分开,为什么你又一次食言,又一次抛下我?你总是说话不算数,你到底有没有爱我!

    在天台的边缘迎风而站,微风鼓起了身上的衣裳,整个人显得更加摇摇欲坠,凌语芊仰头,呆望着遥远的天空,悲伤无助地痛哭出来。

    池振峯已经慢慢走近,一把搂住她,紧紧地抱住,高高悬起的心总算敢放下些许,眼泪也猛地夺眶而出。刚才,他多害怕她就此往下跳去。

    “yolanda,别哭,总裁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这个消息,是轩辕彻告诉他,他本打算蒙着她,但又怕万一她无意知道,便决定如实相告,心想自己在场好控制,孰知她的反应终究超乎他的想象,经过这么多,她还是很脆弱,是自己高估了她的心理承受力,又或许,有些事并不是坚强与否能以衡量,贺煜对她而言,根本不能失去。

    用力吸了吸鼻子,振峯扼住眼泪,继续安抚着,“轩辕彻说,上头已发动很多人去寻找,那些营救设备也都是非常高端的,会尽快有消息。”

    凌语芊本是静静地窝在他怀中,听罢此言,迅速站直身子,对他乞求出来,“振峯,你带我去找轩辕彻,我要去出事现场看看,我要跟他们一起去寻找,我要去!”

    池振峯一怔,随即摇头,先别说这本是轩辕彻偷偷告诉他这事,就凭他和她不过是普通人物,又怎么可以参与营救工作中去。

    凌语芊头脑混乱,神志不清,哪里会考虑到这些,只知他不肯答应她的请求,于是不再相求,从他身边绕过,准备离开。

    池振峯及时把她抓住。

    “放开我,既然你不肯帮我,那也别妨碍我!”凌语芊怒声低吼,用力挣脱着他的手,池振峯怕她又会做出什么伤害到她自己的事来,非但不松手,反而加大了力度,结果,凌语芊也挣扎地更猛,趁他顾忌略微放松之际,她终把他甩掉,抬步奔跑起来,然而跑着跑着,腹部忽像挨了一棍似的,痛得立即哀叫出声。

    池振峯重新挽住她的手臂,关切询问,“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

    凌语芊整个脸庞都纠成一团,说不出话,只本能地伸手覆在小腹上。

    “肚子疼是吗?疼得很厉害?来,我扶你坐下,先休息一下。”池振峯看到她的举动,隐约明了,准备扶她坐下。

    疼痛不断来袭,凌语芊痛得额头直冒细汗,眼泪也出来了,脸上仿佛油过一层白漆似的,苍白得毫无血色,她隐隐感觉到,下体有股暖流浪潮般冲涌而出,那种特别的感觉,久违的熟悉感,让她心悸震撼,如万箭穿心。

    紧揪住池振峯的手,她拼尽全力,总算低喊出声,“振峯,送我去医院,快,快送我去医院!”

    好不容易把话说完,她只觉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池振峯见状,即时被吓坏了,不由分说地横抱起她,快速冲进楼梯间。

    小巧轻盈的轿车,如蛟龙般在路上飞速驰骋,将无数车辆远远抛于后面,经历了好几个闯红灯后,终于顺利抵达医院。

    检查,急救,治疗,医生护士忙个不停,守在外边的池振峯则心慌意乱地抽着烟,一根接住一根,心里头,后悔莫及。早知,他就先别把这个消息告诉她了!总裁生死未卜,她要是出了什么事,将来就算总裁能平安归来,他又如何跟总裁交代!她说肚子疼,可是,肚子疼竟然疼得晕过去,他只需闭眼,脑海便清楚跃上她面色惨白、直冒细汗的可怕模样,仿佛一个不留神,她会随时丧命。

    yolanda,你千万要顶住,千万千万要坚持住,总裁不会有事的,你也不能有事,正如我平时跟你说的那样,你和总裁是命定的伴侣,你们注定一辈子在一起,现在,好不容易熬过种种磨难,苦尽甘来,你们未来的日子一定比全世界人都幸福美满的,所以,你不能出事,坚决不可以!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痛苦煎熬,池振峯总算等来有惊无险的消息,原来,她怀孕了,因为噩耗,心情遭到巨大波动,加上从办公室到天台的没命奔跑,动了胎气,医生说,幸好送来及时,要是再慢半个小时,胎儿可能保不住了。

    静静俯视着依然昏迷中的人儿,池振峯心有余悸,幸好,幸好,幸好!

    同时,他又倍觉欣慰,他虽不清楚这个孩子是什么时候有的,但总归来的正是时候,胎儿福大命大,有惊无险,故他觉得,贺煜也会安然无恙的。

    总裁,yolanda怀孕了,她肚子里面又有了你的宝宝,这是你们第二个爱情结晶,无论如何,你都要安然回来!

    边看着凌语芊,池振峯在心里默默祈祷出来,同时,一股怜惜在心底油然而生,对她的怜惜。

    时间在一点点地过,又历经了两个小时后,凌语芊终醒了过来,看着周围独特的环境,她先是一阵茫然,紧接着想起某件事,猛然翻身坐起。

    池振峯去外面抽了一根烟刚好回来,见状心头一悚,赶忙跑近扶住她,道,“你还不能起床,快躺着,你有流产先兆,不能随便乱动。”

    流产先兆?凌语芊顿时被这样的字眼震得停止一切动作,望着池振峯,目瞪口呆。

    池振峯浅浅一笑,解释给她,“医生说你已怀孕49天,由于心情大波动,又经过无防备的激烈运动,导致胎儿不稳,幸好就医及时,胎儿已经保住,但还要留院观察一天,从现在起,你最好躺着别动,有什么事我来帮你做,对了,你肚子饿不饿,想不想吃点什么?”

    凌语芊摇头,缓缓摆平脸,心中依然震撼无比。难怪,她的经期会推迟,难怪,最近总觉得昏昏欲睡,心口作闷,胃口不佳,难怪,刚才腹部巨痛难忍,下体还隐隐淌出一股并不陌生的暖流,原来,是怀孕了,因为听到贺煜出事的噩耗,加上激烈奔跑,导致动了胎气,其实,不止是今天才动胎气的吧,她记得,贺煜临出发前的那天晚上,整夜毫不停歇地向她索欢,还一次比一次激烈,最后停下来时,她便觉得身体不同往常,腹部有点隐隐作痛,估计是那时候,就已经有点影响了吧。

    一想到几天前,他和她才恩爱缠绵在一起,转眼间他就消失得毫无音信,凌语芊便再次悲从心来,眼泪也如断了线的珍珠,再度滚滚而落。

    瞧她纤细的肩膀直抖个不停,池振峯清楚她又在哭了,急忙蹲下,一手轻按着她的肩,哄道,“yolanda,别哭啊,你现在怀着小宝宝,小宝宝很脆弱,你心情不好的话他也跟着受影响,万一再有什么闪失,他会流掉的。”

    字字真切,深深打落在凌语芊的心房,凌语芊颤抖的肩迅速停止,抬眸望着他,依然满眼是泪。

    “我知道你在为总裁的事伤心,不如,我们先报着乐观的态度好吗?我们要给总裁信心,相信他会脱离危险,会尽快回来的。”

    “他真的会脱离危险吗?真的会吗?”凌语芊声音哽咽,布满泪水的眼眸没半点光彩。

    池振峯肯定地点点头,告知她最新的消息,“当然会!对了,刚才你昏迷期间,我和轩辕彻又通了电话,他跟我讲,每次行动大家都会随身带着一个降落伞,总裁这次也不例外,只要及时跳机,借助降落伞,那就不会随机坠毁,所以,总裁应该不会有事,估计是掉到山谷里了,上头现在已经加紧搜索,应该会找到总裁的。”

    听及此,凌语芊悲伤遍布的眸底总算亮起了一抹希望,“真的,你没骗我?”

    “绝对没骗,是真的,真的。”

    听说,从一个人的眼睛能辨出他的话是真或假,看着池振峯清澈透亮的眼神,凌语芊能确定他没说谎,黑暗无边的心底,希望之火于是愈加强烈起来,且越来越稳定。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