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大人和小孩都保住了

大人和小孩都保住了

    “别生气,恶人终有恶报,他们既然动了心思,狐狸尾巴终究会露出来,我们且等着,一个个收拾!”凌语芊伸手往边上一脸沉怒的人手背轻轻一按,安慰出声。

    贺煜担任市委书记,警察局那边有什么都会行个方便,譬如,私下把情况告诉他,还会配合他执行一些事务,可这终究是法制社会,他不能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即便想惩罚这个恶人,也得根据司法程序。

    还有一件事令他们气恼不已,这件事的幕后指使人毫不简单,晓得用孩子间争执来挑起是非,现在凶徒一口咬定是疼爱儿子被打,才对凌语芊报复,所以,尽管凌语芊被惨打,但基于终究没有性命危险,凶徒所犯的罪便不至于致命,而且,竟然还有律师来为这凶徒申请保释。

    由于警察在,他只问了一下她的身体状况,得到她说没事,便先让警察录口供,综合种种情形,得出结论便是,凶徒蓄意犯罪!不过有个问题,凶徒与她素昧相识,没有犯罪的动机,故这肯定是有人指使,那么,是何人指使的?她的仇人?又或,贺煜的仇人?

    痛定思痛,看到宝宝还能安好活在肚子里,凌语芊欣然答应了医生的提议,等医生出去后,她问起那件事的进展,褚飞如实相告,还问她什么时候方便警察来录口供,凌语芊对那凶徒十分痛恨,回应随时都可以,于是,半个小时后警察来了,一起过来的,还有贺煜。

    检查结果尚算安稳,不过,还是得遵照医生先前所讲,必须住院保胎一个月。

    彼此间,就此沉默下来,少顷,房门被推开,褚飞回来了,见凌语芊苏醒,欢喜不已,急忙按铃把医生叫来。

    他看着她微微隆起的腹部,眼中被沉痛之色一寸寸的淹没。凌语芊顺着他的视线,不由也黯然伤神,说不出话,喉咙间尽是浓浓的歉意和悲怅,然而,要是时光可以重来,她仍会这样选择,这辈子,她注定辜负了这个男人。

    “对不起,我要是能早点过来,或许你就不用挨打,不用受那些痛。”他用歉意回应了她的言谢,这也是他真实的感想,在她被推进手术室,性命垂危期间,他不停责备自己,为什么要赌气躲避她,为什么任由她搬走,为什么今天不早点去找她,可惜,一切都晚了,任他再后悔、再自责,有些事情已经没法挽回。

    其实,他也隐隐猜到,她哭,估计不是哪儿不舒服,而是感动,可他不想她感动,他保护她,是理所当然的,不需要她的感动,而且,不需要她说出来,瞧,她真的对他讲了谢谢。

    “不用,我……我没事。”凌语芊喊住他,继续满眼感动地望着他。

    野田骏一微愣,嗓音略显焦急起来,“是不是哪儿不舒服,你稍等,我去叫医生。”

    凌语芊听着他温情脉脉的述说,更加心绪翻滚,眼泪也流得更加凶猛,甚至,无法克制地呜咽了起来。

    野田骏一缓缓蹲下,俊逸的容颜尽染温柔的笑,轻声道,“有没有感觉哪儿不舒服?对了,宝宝没事,还在你的肚子里,不过,医生说这次情况有点严重,你必须留院保胎一个月。”

    边环视着周围的环境,凌语芊边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迷惘的双眼冉冉转到跟前这个高大颀长的身影上时,泪水无法抑制,迅速盈满整个眸眶。

    第二天早上,贺煜市政厅有会议,不能缺席,振峯和承泽又要忙公司的事,贺燿送琰琰上学,病房便只有褚飞和野田骏一在,毕竟一起住过一段时间,还一起工作过,褚飞纵使心中偏向贺煜,可对野田骏一这个深情无私的汉子也还是百般敬仰钦佩的,两人相处甚好,一直欢畅地聊谈,直到褚飞接到一个电话先出去一下,正好,凌语芊就醒了。

    由于凌语芊还没醒,警察先给琰琰和野田骏一录口供,根据琰琰的口供,是那小孩故意挑事,这让大家更加肯定这不只是一宗简单的纠纷,而是有阴谋的殴打,基于众人的气势,还有凌语芊确实被打得惨重,警察同意先将凶徒关押,等凌语芊醒了再做决定。

    三下两下,他便填饱了肚子,这时,李承泽也来了,跟他汇报那边的情况。原来,因着野田骏一临走前对保安搁下的那句狠话,几名保安思来想去,终决定打电话报警,警察过来,录口供,盘问凶徒,取证等等,一切弄妥后,随李承泽到医院来了,野田骏一本在走廊外抽烟发呆,见状也迅速回到病房来。

    贺煜目送着他,直到他的身影阻隔在缓缓闭上房门外,才收回视线,重返床前坐下,万般怜爱地凝望着床上的人儿,不时地抓起她的手来回摩挲着,偶尔放到唇边细细啄吻,就此,直到褚飞等人回来,他们都已吃完,给他带了外卖。

    野田骏一本不想称了贺煜的心,可考虑到凌语芊没那么快醒,不想和贺煜独处一间房内,便也二话不说,扭头走了出去。

    “这里我看着就行了,你先去吃饭吧。”贺煜依然平声静气的口吻,态度也还是非常诚恳,这事下来已有好几个小时,他想这人应该饿了。

    听及此,贺煜不觉又是一阵呛意,当着他的面无所顾忌地说爱他的女人,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很不高兴,但他清楚,自己没法恨这个男人,先别说这次,这个男人救了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即便是以往那些年月,如果没有这个男人,兴许自己这辈子也没法再见到芊芊。所以,不管这个男人有多仇视甚至痛恨他,他都不能还以同样的情绪,芊芊说得对,这个人,很可怜。

    “不需要!”野田骏一总算开口,“我救她,只因她是我深爱的女人,与你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野田骏一似乎并不领情,深邃复杂的眸瞳又是那种淡淡的冷意,贺煜稍作沉吟,接着道,“以后在g市有什么需要帮忙,尽管跟我说,我会倾尽全力帮你解决。”

    凌语芊在手术室继续呆了二十分钟,护士来把她推到安排好的高级病房,大伙这也才有心思去做自己的事,褚飞带琰琰去吃饭,公司有件急事,振峯回去处理,偌大的病房于是除了依然昏睡中的凌语芊,便只剩野田骏一与贺煜,贺煜依然守在床前,野田骏一则在旁边的单人沙发椅坐下,一阵子后,贺煜从床前走开,来到野田骏一跟前,注视着他,虔诚地道了一声谢谢。

    他不甘,真的好不甘心!

    的脸容,轻易寻获了她的爱!

    众人听罢,皆松了一口气,贺煜更像是从地狱回到人间,两手紧握成拳,颤抖激动了一把,再次问医生,“我能去看她了吗?”

    幸好,大家心思都在凌语芊身体状况上,对他一时情急漏口之言并没多加留意,纷纷看向医生,医生如释重负,郑重地汇报,“大人和小孩都保住了,但基于情况太严重,接下来至少一个月,她都必须留院保胎。”

    “我是患者的丈夫,我太太怎样了?”贺煜首当其冲,比野田骏一更快一步奔到医生面前,本能地发问,连某些秘密也忘记隐藏了。

    留下的几人继续等待,再过半个小时后,手术终于结束。

    李承泽沉痛而坚定地应了一声好,然后,叫上贺燿,先行离去。

    众人看着,无不黯然泪下,贺煜更是肝肠寸断,心口像被什么东西凶狠地啃咬着,撕扯着,好一会儿,他才寻到力气,将琰琰搂入怀中,紧紧抱住抚慰一番,随即,抬起头来看向李承泽,声如寒冰,“你到小区去,无论用什么办法,别让那凶徒见到明天的太阳!”

    贺煜心头一呛,却也忍住没发作,振峯则开始询问琰琰,琰琰一边流泪,一边告知整件事的前因后果,虽然有些地方不是很详尽,但足以让众人知道事件的大概,小家伙说完,拽住贺煜的手更加伤悲地大哭出来,“熠叔叔,妈咪流了好多血,那些阿姨婆婆们都说,小妹妹要死了,我不要这样,琰琰不要小妹妹死。”

    野田骏一回应他的却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继续目不转睛地盯着手术灯。

    “她怎样,情况是不是很严重,进去多久了?”尽管不想面对这个头号情敌,但贺煜不得不放低姿态,对野田骏一求问。

    这时,好几个人影火速赶来,是贺煜,池振峯,李承泽,贺燿和褚飞,大家通通都来了。

    “丹,虽然你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但我还是希望你能母子平安,一定要……你一定要活过来,好吗?!”对着门顶上仍然亮着的手术灯,野田骏一头一次流出了无助悲酸的热泪。

    其实,这些日子,他尽管不见她,但每天都想念着她,关注着她的消息,看到她在新公司一步步迈向成功,光芒四射地展现在众人面前,成为g市商界一颗璀璨之星,他为她感到高兴,骄傲,同时,也淡淡的惆怅,他想,假如这个聪慧能干的女子是自己的老婆,那该多好!而当得知她怀孕,他更是心如刀绞,痛得无以复加。曾经,他也梦想着,她和他共同孕育一个小宝宝,可到头来,她为贺煜生过儿子,为贺熠怀孕,偏偏,他什么也没有!尽管如此,他还是放不下她,对她的思念越来越深,今天,终鼓起勇气,想过来看看她,不料经过这儿时,碰上一个女子喊救命,基于正义心,他过来,才发现,陷入危险的人是她,看到她浑身是血跌坐在地上,看到那个凶徒残暴无情地抬脚准备再向她攻击,他仿佛看到了世界末日,什么也顾不得,迅速朝那凶徒反击过去,然后,理智全无,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便是,他要狠狠揍死这杀千刀的歹徒!他千方百计呵护,即便受到她伤害,依然舍不得动她一根汗毛的人,这该死的凶徒怎敢这样对她!怎么敢!

    看着刺眼的手术灯,他满腹悔恨,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跟她告白,后悔自己干嘛要赌气而这么久都不跟她联系,同时,他更痛恨那个保护不了她的人,既然霸占了她,为何让她有机会被人如此欺负!

    又一次入院,又一次推进手术室抢救,然而,这次情况明显比上次严峻和危险得多,野田骏一先带琰琰处理了伤口,再一起回到手术室门口,焦急等待。

    冷冷的气息,俨如寒霜降至,一字一句都像从地狱里蹦出来一样,几名保安赶紧点头应好,野田骏一这才收回利剑般的目光,吩咐琰琰跟上,朝小区外疾步奔去。

    凌语芊摇头,欲伸手去抚摸小家伙肿起来的额头,可惜还是浑身无力,野田骏一事不宜迟地将她拦腰抱起,先是走到保安面前,指着凶徒厉声命令和警告,“这个人,暂时交由你们看着,我回来时他若不见了,你们,和你们的家人,这辈子都休得安宁!”

    很快琰琰也奔跑过来,对着凌语芊哭喊出声,“妈咪,妈咪你没事吧?”

    “别怕,我送你去医院。”野田骏一低沉暗哑的嗓音带着一如既往的温柔和怜惜,说罢,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小身影,“琰琰,你自己还能走吧?”

    “骏……骏……”眼泪继续哗哗直落,凌语芊张开嘴,用力哽咽和喘息,却始终发不出完整的话语。

    凌语芊这也看清楚来人,其实,刚才她就知道是他,每一次,总是他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出现。她搬离他的公寓将近两个月,他没有再跟她联系过,也没来过看她,今天,在她命悬一线之际,他出现了。

    凶徒先是回击,渐渐地,开始处于下风,眼见不是来人的对手,赶忙求饶,来人却像疯了似的,赤红着眼,毫不留情地继续揍着凶徒,直到几名保安匆匆赶到,才作罢,回到凌语芊身边。

    众人霎时又吓得吊起心来,可惜,凭她们的身手,即便不畏残暴势力出手相救,也已经来不及了,于是纷纷闭上眼,不敢目睹这惨绝人寰的一幕,而就在大家以为悲剧发生的一刻,另一个高大矫健的人影冷不防地闪电般驾临,长腿一伸,快准狠地踢在凶徒欲踩向凌语芊的腿上,然后,一把揪住凶徒的脖子,对准凶徒肚腹狠狠凑了几拳。

    其他的人也都纷纷骚动起来,那人又是一怔,随即再露凶光,重新抬起脚准备再朝凌语芊狠狠踢去。

    凶徒听罢凌语芊这样问,眸色陡然一阵闪烁,周围的人也惊震住,刚才偷偷去扶琰琰的那个年轻女子,则抱起自己的孩子跑离游乐园,边跑边大声呐喊,“出人命了,快来人啊,保安快来啊,这里出人命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到底,是何人指使你这样做的?”凌语芊神智渐渐拾回,历经这般凶险残忍的情况,她慢慢看出了些许端倪来,她想,眼前这个残暴陌生的男人绝非只是一个为儿子受欺负讨回公道的普通父亲,因为,当父亲不该是这样子的,还有,刚才那个小孩,她虽尚未知晓因何跟琰琰起了冲突,但她敢肯定,刚才他撞到跷跷板的铁杆上并非她造成,而是,那小孩自己撞过去,这个男人忽然窜出来,不问青红皂白揪住她便打,还晓得朝她腹部攻击,每一次都要她命似的,因此,这一定是个阴谋,一个歹毒可恶的阴谋!

    “就是啊,你看你把人打成这样,什么仇都报了呀。”大家心里都满腔怒火,可也知道,目前最主要是扼制这个男人继续做出残暴的行为,其他是是非非,谁对谁错,在人命关天之前,并不重要。

    “小孩子打架而已,何必如此动怒,怎么说你也是个男人,哪有这样打女人的。”这时,围观人里再次发声,胆怯着做出调解。

    “不要打我儿子,不准动我儿子,否则,我做鬼也不放过你的!”凌语芊满是泪水的脸容像蒙上了一层寒冰,模糊的双眼也跃起了一团团怒火,悲愤无比地瞪着凶徒。

    有个年纪跟凌语芊差不多的女人,终究良心过意不去,尽管不敢当面惹那恶人,却还是趁着那凶徒注意力全在凌语芊身上,偷偷去扶住琰琰,查看琰琰的伤势。

    因为身体源源不断的疼痛,更因为琰琰被这般对待,凌语芊几乎心胆俱碎,她努力挣扎着,奈何那不断加重的剧痛令她一点力气也没法使出,别说反抗和回击,她连爬起来的能力也没有。

    “琰琰……”

    就在这时,一个小身影箭一般地冲上来,用力抱住那只抬到半空的脚,是琰琰,刚才男人踢打凌语芊的时候,他就已经出来阻拦,可惜如此弱小的他,根本是以卵击石,结果被那人一掌推开,也碰到了跷跷板的铁柱上,整个人头晕脑胀的,好不容易晃过神来,见到这一幕,义无反顾再次奔过来,然而后果跟方才一样,他小小的身子再次被狠狠甩开。

    围观人群见状,皆呆若木鸡,整颗心高高吊起,似乎只要一开口就从喉咙蹦出来,大家都清楚这一脚踩下去意味着什么,随时是一尸两命,她们想出去阻拦,可一想到凶徒刚才凶神恶煞的模样,不知他什么来历,生怕惹祸上身,便都忍住,只抱紧自己的小孩,其中有一个,还趁机跑开了。

    周围闹闹哄哄地响起各种说话声,是围观家长们发出的劝告,有些义愤填膺,直接拽住那个继续抬脚踢打在凌语芊小腿上的魁梧人影,奈何,带小孩子来玩的都是些妇孺,哪能控制住那人,只见那人凶神恶煞地对两名老婆子叱喝一声,老婆子害怕得赶忙松手,他又一步靠近凌语芊,抬起脚对准凌语芊的腹部欲用力踩下去。

    “这姑娘应该是怀孕了,这血……会不会胎儿出事了?”

    “啊,流血了,快住手!”

    “喂,别打了,你想打死她吗?”

    她本能地伸手,护在腹部,可惜这并不能减轻疼痛,反而越来越甚,痛得就像身体被狠狠撕掉了一块似的,特别当一股并不陌生的暖流从下体急冲而出时,凌语芊觉得自己仿佛坠入了万丈深渊,她迅速低首,如期见到浅蓝色的裙子被鲜血染红,霎时间,整个人更是花容失色,无法呼吸。

    肚子好痛好痛!

    好痛!

    凌语芊跌在地上,忽觉像是掉进了深海,眼前陡然一黑,什么也没感到,只感到漫无边际的痛包围着自己。

    刹那间,便给了凌语芊几脚。

    她还来不及看清楚小孩的情况,忽觉头上一疼,她的头发被人用力揪住,紧接着,身体被人狠狠甩出去,一只修长有力的脚,对准她的腹部使劲一踢,“你这臭婆娘,敢打我儿子,老子今天不踢死你不是人!”

    凌语芊目瞪口呆,数秒,意识过来急忙上前扶住小孩,关切地问,“你怎么了,没伤到吧?”

    不料,那小孩非但不怕,还反过来攻击凌语芊,用他的头,朝凌语芊腹部狠狠撞去。凌语芊一惊,赶紧将那小孩推开,同时,终究考虑到这只是一个小孩子,力度有所保留,出乎意料的是,那小孩竟自个儿朝旁边跷跷板的铁杠撞去。

    她就这样幸福地憧憬幻化着,直到场内陡然传来一股骚动,是琰琰的吆喝声,她急忙回神,走了过去,见到琰琰正和另一个小孩在打架,那小孩,个头比琰琰高出一个头有多,抡着拳头正猛揍着琰琰,琰琰吃痛,拼力反击,奈何根本不是那人的对手,处于母性本能的心疼和气恼,凌语芊疾步跑过去,一把抓住那小孩抡起又要挥向琰琰的手,叱喝,“不能再打了!”

    由得琰琰进去场内玩耍,凌语芊在边上的木凳坐下,边看着琰琰玩,边下意识地伸手抚摸自己腹部,绝美的容颜笑靥如花,忍不住在幻想,肚里这个宝宝也出来后,琰琰带着小宝宝一起玩滑梯,坐汽车,跷跷板,画面一定更为温馨和甜蜜的吧。

    虽然口头上在嘟嚷,但她还是晓得轻重,只带琰琰在小区内走,幸得小区还不错,除了能看能逛,还有一个专门的小小儿童游乐园。

    早餐后,贺煜和褚飞先后离去,凌语芊倒是慢腾腾地,再过半个小时才携着琰琰出门。

    看着他人小鬼大的模样,众人皆忍俊不禁,贺煜和褚飞便没再阻拦,不过叮嘱还是少不了。

    “好了,你们都放心吧,有我在,我会保护好妈咪和妹妹的。”一直静静享受着美味粥的琰琰忽然老气横秋地插话,有些事情他还不懂,不明白小妹妹是怎么来,只知妈咪肚子里有了一个小妹妹,是他的小妹妹,所以,他很珍惜,像疼爱妈咪一样疼这个小妹妹。

    保险起见,他不惜再次利诱。可惜,这些日子他已经给了太多承诺和好处,已经多到凌语芊不要想,便没有应承他,把他气得直想将她抓回房狠狠抽她一顿屁股。

    呃……这小女人,想到哪去了呢,他还不是因为关心她!贺煜翻了翻白眼,见她鼓起两腮生气状,生怕她因此伤及胎儿,于是忍住不勉强她,道,“好,让你出去,不过,你就在附近走走好了,别出了这个小区,知道吗?你听话的话,我再答应你一个条件。”

    “上个星期你不是让家庭医生来看过了吗,都说没事了,你还担心啥,别忘了你当初答应一满三个月就让我出去的,难道要说话不算数?那么,你答应我的其他事情也不做算了?”

    “其实,我觉得你还是等明天产检后确定都没什么事再出去?”餐桌上,贺煜边吃着早餐,边劝着凌语芊。

    这天,周六,凌语芊怀孕刚满三个月,由于上面有领导下来,贺煜得回市政厅接待他们,便把产检时间推迟到明天,凌语芊便决定带琰琰出去逛逛。

    由于之前动过胎气,避免故事再次发生,接下来的日子,她每天都被限制在屋里,别说去公司上班,连接送琰琰的任务也暂时交给了褚飞或贺燿,她试过抗议,可贺煜态度坚决,说什么至少要等胎儿满三个月才能出去,振峯等人以贺煜马首为瞻,对她的求助爱莫能助,每次都劝她以宝宝为重,忍耐一下,贺煜则当她小孩来哄,扬言只要她乖乖听话,她有什么要求尽管提,他都会满足,结果,她提出,不准他再让倪媛媛靠近,而且,每天晚上都来陪她。正好,这段时间没出差行程,只有那个特殊任务需要他偶尔回b市,但每次都是争取两天之内回来,故除此之外,不管工作或应酬多晚,他都回来陪她睡,日子倒也相安无事,就此熬过去了一个多月。

    有人说,怀孕等于坐牢,凌语芊算是把这几个字深切体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