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那一夜激情的真相

那一夜激情的真相

    贺煜马上就着咬了一口,露出一抹餍足的表情,吃罢,冷不防地朝她凑近过来,暧昧地说了一句“与其通过苹果吃你口水,我更希望直接这样”,话毕,在凌语芊还弄不清楚什么状况之前,狠狠吻住了她娇艳如花的唇瓣,且顺势把她口中的苹果吞进自己的肚里去。

    觉得她可爱?真的吗?凌语芊一双美目迷得更细更长,若有所思地盯着他审视了好一会,忽然也愉悦地笑了,将苹果举到他嘴边,“赏你一口。”

    贺煜抓住她的手,道,“没什么,突然觉得你很可爱,心里高兴。”

    “我要知道还得着问你?快回答我的话!”凌语芊伸出另一只没拿苹果的手,往他头顶拍了一下。

    “你说呢?”

    凌语芊见他笑得神兮兮的,眯了一下美瞳,问,“笑什么?”

    贺煜当然知道她懂,那样说,不过是想戏弄一下她,瞧她满不在乎的轻松状,不禁对比起上次,她为了防止倪媛媛使出什么勾引诡计,硬是跟他一块出差,于是轻笑出声。

    发生了这样的事,倪媛媛如今算是戴罪之身,虽然贺煜看在倪况的面上没立刻处置倪媛媛,但也不可能这个骨节上带倪媛媛出差的,这个道理,她又如何不懂。

    凌语芊接过他递来的苹果,大咬一口,瞥着他,不好意思地哼,“我又没问她去不去,你用得着特意说吗。”

    稍作停顿,他又马上补充了一句,“倪媛媛没去,是另一个男助手跟去的。”

    贺煜一笑,转身去把带来的营养套餐搬过来,与她一起吃,吃完后,给她切了一个苹果,边切着皮边说,“对了,明天我要去一下d市,会在那边住一晚,后天上午回来。”

    瞧着他一副农奴翻身把歌唱的神气模样,凌语芊不由得伸出另一只手,往他高挺的鼻梁用力拧了一把,没好气地应道,“知道了,赶紧吃饭吧,饿死了!”

    “虽然她这动作有点恶寒,但还是庆幸如此,芊芊,现在你都知道我和她是清白的,以后可别再拿这件事冤枉我,气我啊。”一番唏嘘后,贺煜抓住凌语芊的手,趁机为自己平反。

    听罢凌语芊的猜想,贺煜不由也暗暗唏嘘,同时,面色难掩窘迫之色,情况要真像芊芊这么说,倪媛媛也就太……恶寒了,对于这种特殊服务,他并不觉得什么,甚至,觉得很享受,他就曾无数次威逼利诱芊芊这样服侍他,但对象也仅只芊芊而已,至于其他女人,只会让他感到恶心和厌恶,原来,某些时候看起来很美妙**的一个动作,在不同的人面前,会变成令人恶寒和排斥的。

    怎么说?那样的事,倪媛媛当然没脸直说出来,但她想,无非就是,倪媛媛趁着贺煜醉得不省人事,于是用手帮他那个,然后,脱去衣服和他睡在一起,他醒来后,便认为自己真的与倪媛媛那个了。这个倪媛媛,心思还真不简单,这样的办法,亏她想得出!

    贺煜思绪跟着转过来,并不觉得意外,只脱口问道,“她怎么说的?”

    凌语芊想法与他不一样,但也没打算要用自己的想法改变他的,她知道,他对李晓彤是真心喜爱过,于是不想因为自己而抹去他心底所留的那份美好回忆,当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却是真的,于是不想再费心这个人上,转开话题道,“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过关于你和倪媛媛那次的事吗?今天我跟倪媛媛求证了,原来,我猜得没错,那次根本就子虚乌有,你并没有占她的便宜!”

    最后半句,贺煜深深叹息,他和李晓彤相处时间不短,了解也很深,故他清楚李晓彤本性怎样,清楚李晓彤是由好人变成坏人。

    尽管不知道这小女人是不是在算旧账,贺煜还是如实相告,“嗯,除了她在事业上帮到我,我被她吸引,最主要是因为她的特性,却想不到,她会变成这样。”

    凌语芊回他一记别有深意的注视,漫步心经地问,“对了,你当初是怎么看上李晓彤的?在我出现之前,你是真心喜爱过她的吧?”

    贺煜神色一敛,却也无话可说,望着她,讷讷地道,“芊芊,对不起,都怪我。”

    呃——

    她简单精要地把倪媛媛方才的忏悔之言告知贺煜,见贺煜即时又是重重一愣,随口冷哼了一句,“瞧你,惹的那些风流债,倒报应到我身上来了!”

    “嗯,我也是这么讲,既然她敢做出那种事,就得为此付出代价。”凌语芊稍顿,接着说,“贺煜,这件事除了倪媛媛,其实,李晓彤也参与其中,而且,李晓彤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贺煜先是一愕,随即道,“别理她,她罪有应得。”

    顿时间,贺煜板着的俊颜马上舒缓开来,勾唇绽出一抹笑,很明显,对她的话十分满意,凌语芊做了一个鬼脸,继而,恢复严肃,道,“今天上午,倪媛媛来找过我。”

    “好了,知道你不想我辛苦,你贺大书记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小女子这厢给你赔罪了,还有,感激不尽,这辈子,以身相许!”

    贺煜抬眸,看着她,佯怒,“你以为我想儿子还没出来就对我这个爹地心生仇恨?也不看看我这么牺牲是为了谁,得了便宜还卖乖,哼。”

    “你天天这样警告他,他哪敢不乖?”凌语芊抬手往他头顶抽了一把,当然,很轻很小力的,眉眼间尽是幸福的笑。

    “嗯,答应过中午过来陪你吃饭的。”贺煜的手改为抚上她的小腹,温柔的语气也随即多了一丝对待婴儿的宠溺,“小家伙,今天听不听话,要是敢折腾你妈咪,看爹地不抽你。”

    凌语芊从沉思中出来,望着他俊美绝伦的容颜,粲齿一笑,“来了?”

    “整天抱着这书看,里面故事真有那么迷人?”贺煜从她手中拿走小说,不以为然地瞥了一眼,随即放到一边,修长的手指朝她红润的脸轻轻捏了一下。

    倪媛媛没法如愿以偿,灰溜溜地走了,凌语芊重新拿起小说,却再也没法像之前那般投入其中,而是心不在焉,反复思忖和琢磨着一些事,直到贺煜到来也不觉察。

    可惜,凌语芊再也不是当年的凌语芊,经过这些年来的种种变故,她不会盲目善良和宽恕,对着泪流满面后悔莫及的倪媛媛,她没有丝毫的动容,美丽的容颜一片冷色和决然,说出最后一句话,“每个人都会为她所做的事付出代价,你,也不例外。”

    凌语芊并不晓得贺煜昨天也正当着倪媛媛的面提出了对当年那次模糊之事的质疑,不过,倪媛媛是知道的,如今想来,整个人不觉更感羞愧,难堪,无地之容,却又不得不对凌语芊求助,贺大哥的性格怎样,她很清楚,知道没法从他那边入手,故她只能从凌语芊这里求情,看看能否让他们放过自己。

    “同为女性,有些事,我很了解,先不管他有没有对你发出什么不合理要求,就算他真的因为喝醉了而那样做,可你是清醒的,你应该反对,抗拒,挣扎,否则,那是你情我愿,大家都是成年人,也就不存在谁亏欠谁,谁要为谁负责!他怜你,把你当妹妹纵容,但倪媛媛,请不要借着这份怜惜和纵容,随心所欲,反过来咬他一口,做出令他悲伤痛心的事来!”凌语芊继续痛斥,口吻越发冷绝和愤怒。

    倪媛媛即时愣了一愣,紧接着,眼底闪过一抹心虚和羞恼之色,正因为这一个不经意的症状,让凌语芊彻彻底底地确定心中那份猜想,果然,贺煜根本就没和倪媛媛发生过性关系,那一次,不过是倪媛媛自编自导的一个阴谋!

    “当做从来没发生过?又或者,其实那根本就是没发生过?”凌语芊终于开口,冷然打断了倪媛媛的话,美目半眯斜视着,神态尽显讥讽。

    “凌小姐,我知道我不该那样对你,但我也是因为过于伤心和不甘,我那么爱贺大哥,为了他,我付出那么多,甚至连我清白都搭上了,事到如今,对感情,我不再勉强,只要你们不追究,我愿意放手,也不会再用我和他那一次逼他负责,就当做从来没发生过……”

    她原想,李晓彤只是变得自私自利,却不料,人家已变得这般阴毒和狠辣。还记得,当年第一次邂逅,李晓彤俨如一个正义天使,让她感激的同时,更多的是钦佩和羡慕,当初估计是怎么也想不到,那么正直磊落的一个人,会变成现在这样,兴许,那人其实没变,之前一些事不过是掩饰,心狠手辣才是真正的性格?

    只见倪媛媛一脸忏悔,跟她娓娓道出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说完,泪流满面,一开始,凌语芊对她的所作所为感到十分愤怒,又听这件事最原始的罪魁祸首是李晓彤时,更是愤怒到了极点。

    结果,真的如她所料,倪媛媛非但不是来关心她,反而……是来激怒她的,倪媛媛果然是那幕后指使者,而且,还跟李晓彤狼狈为奸。

    对倪媛媛这个不速之客,凌语芊则是诧异地挑了挑眉眼,紧接着,又深深皱起眉头,关于自己被打那件事,其实她有想过幕后黑手是倪媛媛,但碍于没证据,便也不多想,心中却终究像是生起了一根刺,对倪媛媛膈应得很,她可不认为,且也不奢望这人是好心过来慰问她的。

    而这一幕,刚好落在正推门走进来的女人眼中,来者,是倪媛媛,思量了一天一夜,她打算来找凌语芊求情,却不料,让她看到这么刺眼的情景,不过,为了大局,她即便心中多么妒忌和悲愤,也暂且压住,愤恨的面色快速回归平和,继续迈步走了过去。

    “小宝宝,爸爸妈妈这么疼你,你要乖乖的哦,等你出来,爸爸妈妈会更疼更爱你,还有你哥哥,会把你当小公主来宠的。”刚吃完苹果,凌语芊放下小说,美目转向腹部,白皙柔软的手轻搭在微微隆起的地方,整个人包围着浓浓的甜蜜和幸福的气息。

    虽然整天躺在床上很郁闷,但那人就是怕她不乖,每天变着法子让她开心,她说东,他不敢往西,对她有求必应,把她捧在手中来疼来爱,只差将天上的月亮星星都摘下来给她了,她心里面,自是欢喜快乐的,便也不再排斥这种无聊的日子,渐渐地,还习惯成自然。

    医院那边,凌语芊边啃着新鲜苹果,边拿着一本叫《蚀心绝恋》的言情小说看得入迷,越往下看越觉得书中情节与自己的情况很相似,特别是男主宠爱女主那股劲儿,真够像贺煜的,便忍不住想起那人来。(噢噢,某紫又在不要脸地宣传她的实体书《蚀心绝恋》了)

    倪媛媛目送着他高大的身影一点点地从自己的视线消失,发软的双脚再也支撑不住,缓缓蹲了下去,整个身子蜷缩在墙角处,埋首膝间,无助悲伤地痛哭出来。

    “蓄意谋杀,坐牢是免不了,而你身为政府人员,知法犯法更是罪加一等,倪媛媛,给你三天时间,你好之为之吧!”俊美的容颜仍是寒霜降至的森冷,贺煜狠狠说罢,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去。

    前阵子,芊芊曾经问他,当年那件事会不会其实根本没发生,那只是倪媛媛为了借此让他背负一个枷锁、让他对其不得不负责而施行的一个阴谋?当时,他思忖一番后,还是否决了芊芊的想法。确实,他虽没因为那件事负责娶倪媛媛爱倪媛媛,但也因为心中那份愧疚,对倪媛媛特殊对待,百般纵容,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对那次,毫无印象,凭的只是事后的一些迹象,若深究下去,说不定会发现什么,可他一直没去理,是因为,他潜意识里不愿相信这个类似芊芊般善良灵动的女子会怀有这样一种心机,会不惜自毁名声弄出这么一场戏,另外,还因为倪媛媛并没有逼着他负责。没压力,于是就没爆发,可现在,倪媛媛借此得寸进尺,伤及他最爱的女人,还有他们的孩子,他不能再由着她胡来了。

    “当年那件事,确实是我对不住你,但这并不是可以任由你胡来的筹码!又或者,当年根本什么也没发生?尽管我是喝醉了,但我绝非一个卑鄙无耻之人,就算我把你当成她,也还不至于就真的对你做出什么,毕竟,这些年来我不是第一次喝醉,也不是头一遭把其他女人当成她,所以……真正的情况是怎样,你自己清楚!”

    贺煜尽管不知道她内心这番不可救药的想法,但也已经对她失望和憎恶透底,黑眸冷冽阴森地睨着她,毫不客气地说了出来,“倪媛媛,并非你爱我,就要我也爱你,你这样缠着我,我很烦你知道吗,可看在你父亲的份上,看在你曾经善良的份上,我由着你,让你出现在我的周围,但也仅次而已,不管你多努力,多有心机,我都不会爱上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不!”

    “我那么爱你,你却无动于衷,但我还是没有放弃,正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想,只要我坚持,老天爷终会眷顾我的,可惜,根本没有,她竟然怀孕了,怀了你的孩子,而你,是那么开心,那么兴奋!”想到自凌语芊怀孕后他流露出来的各种高兴欢喜,倪媛媛再一次尝到了撕心裂肺的痛,她想,假如再有机会,她还是会选择跟李晓彤合作,而且,会更小心谨慎,再也不让凌语芊那破鞋有生还之日!

    二手货?横刀夺爱?倪媛媛,你真是可笑,可悲,可恨!芊芊才不是什么二手货,更没有横刀夺爱,她只是我贺煜一个人的女人,是我贺煜唯一的女人!

    倪媛媛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边小心翼翼地轻揉着发疼的颈项,看着跟前自己深深迷恋了近三年的男子,眼泪挥如雨下,好一会,便也哽咽说道,“你以为我想变成这样吗?我那么爱你,倾尽我的一切,只希望你也能爱我,与我相守一生,可结果呢,凌语芊那二手货不知廉耻,横刀夺爱,你叫我怎么甘心?我不甘心!”

    咬牙切齿地痛斥一番,贺煜松开了手,瞪着倪媛媛因为被他狠劲掐住脖子而差点断气的痛苦模样,没有半点怜惜,有的,只是浓浓的厌恶。

    “为什么?为什么是你?”贺煜大步冲下楼梯,伸手一把掐住了倪媛媛的脖子,目露红光,怒斥,“倪媛媛,我怜惜你,疼你,任由你跟在我的身边,你却反过来做出那种丧尽天良的事?这些天,我一直压抑着对你的怀疑,是因为我潜意识里不希望你变坏,可事实上……幸好,幸好芊芊和宝宝都没事,不然,你休想见到明天的太阳!”

    而倪媛媛,接完电话,回头见到面色森冷眸光阴鸷怒瞪着她的人影,先是感到愕然,紧接着,心头大颤,因恐惧害怕而瞪大双眼,本能地往墙边倒退,用力捏着手机,浑身直打着哆嗦,出口的话结结巴巴,“贺……贺大哥,你……我……”

    那一刻,贺煜发现自己有股想掐死这个罪魁祸首的冲动。

    她怎么下得了那么狠的手段!她怎么敢!

    其实,在想谁有害芊芊的动机时,贺煜也曾把倪媛媛列为其中一个怀疑对象,却基于他所了解的倪媛媛善良的性格,便一直忽略了,直到今天,无意中发现倪媛媛忽然接到一个电话而面色大变,鬼鬼祟祟地跑到楼梯间对话,他才确定,这个倪媛媛,真的变了,为一己私欲变得恶毒阴狠,湮灭良心!

    而实际上,情况如她所想,几日后,那件事便有了新的线索,只不过,有点出乎意料,那个幕后指使人竟是媛媛,倪媛媛!

    凌语芊在医院安胎期间,那名凶徒被保释出去了,贺煜怕她不开心,劝她耐心等待,保证他一定会将凶徒绳之于法,还有幕后黑手也会揪出来,一起算账。凌语芊按住心中惆怅,反过来安慰他凡事都别过于冲动,要根据程序一步步来,他对她是何等重视,她很清楚,于是担心他为了替她讨回公道而忍不住触动了法律,如今不同往日,他现在身居要职,除了官场的明争暗斗,还有高峻一伙的虎视眈眈,若是知法犯法,被有心人借以攻击,非但会影响到他自身利益,连同那个任务要完成恐怕也会了了无期,所以,跟这些相比,就算要她放弃对这次事故的报仇她也是愿意的,再说,她想天网恢恢,那些犯罪的人终会露出尾巴。

    退出短信栏,凌语芊就将手机搁在枕边,凝视着贺煜,手自然而然地搭在肚腹上,美丽的脸庞一直挂着浅浅的笑,贺煜回以深情对望,抓着她另一只手反复抚摸摩挲着,稍后,问她累不累,还想不想继续睡一会,凌语芊刚遭到那顿殴打,又流了那么多血,几乎流产,身体自是虚弱,她挣扎着醒来,无非是因为心中那抹牵挂,如今,得知宝宝安在,便也放心地再次沉睡过去,贺煜静静看着她,一会,视线无意间瞄到枕边的手机,迟疑地伸出手去,拿起手机,翻到短信框,看到不久前发出去的那条短信,俊美绝伦的容颜勾勒出会心满意的笑来。

    “骏一,再次感谢你,我们永远都是朋友,当然,你不介意的话我们也可以是亲人,哥哥,我想把你当成哥哥。”

    “挺好,而且,医生检查过了,暂无大碍。”凌语芊也嫣然一笑,看着褚飞送警察出去,且也看着野田骏一默然出去,她随即跟贺煜问起她的手机,在贺煜拿过来后,她给野田骏一发了这样一条短信。

    贺煜回神,冲她笑了笑,柔声问,“对了,你感觉怎样,有没有什么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