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引蛇入洞

    一记热吻,火热又缠绵,停下来时,彼此都红了眼睛,凌语芊轻轻吐着气儿,娇颜春潮遍布,媚眼如丝,既恼又羞。

    贺煜修长饱满的指尖往她红肿的樱唇轻轻一点,笑道,“好了,别一副我欺负了你的样子,我再想那个你,也只能这样呢。”

    这些天,即便夜里他都陪着她,可考虑到她的身体状况不宜行房,他每晚都不敢与她睡在一张床上,因为怕一碰到她,自己会忍不住对她做出一些亲昵之举,在这方面,有些举动不仅能让男人兴奋,其实女人也乐在其中的,譬如,单单是一些爱抚,也会引致女性的兴奋,导致子宫收缩,故他一点也不敢尝试,只能自己一个人睡在旁边那张家属床上,望她止渴。

    “后天我回来后,会先处理倪媛媛的事,中午没法陪你吃饭了,但晚上一定赶过来。这两天我不在,你要乖乖的,知道吗。”贺煜重新在床前的椅子坐下,抓着她的手再次抚摸起来,他很喜欢这个动作,最近做的最多的,也是这个动作。

    凌语芊乖乖颌首,心不在焉地沉吟了数秒,终还是说道,“贺煜,其实我觉得,更应该受到处置的人是李晓彤!”

    “我知道,不会让她逃过去的,任何伤害你、对你不安好心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凌语芊再度点头,回他一个信任的眼神,顺道问起另一件事,“对了,高峻那边的情况怎样,什么时候也能将他绳之于法?”

    “已经在安排了,他也跑不掉的。”

    “是吗?你们想到什么办法对付他?”凌语芊顿时兴奋了起来,急不可耐地询问。

    本来,找到戈特华还以为可以揭穿高峻与贺一然的虚假父子关系,把高峻赶出贺氏集团,贺煜却说还不能,因为不能单凭两个人长得像就证实两人是父子关系,何况,戈特华还是个不育者,至于克隆人这事,不宜昭告天下,避免引致没法控制的舆论甚至动乱,因此,他们得重新部署。

    相较于凌语芊的兴致勃勃,贺煜却满面歉意,郑重其事地道,“芊芊,这件事不适合告诉你,你别理这件事好不好,一切交给我,嗯?”

    凌语芊心中纵使失落,但也没无理取闹,毕竟,她清楚有些事情属机密事项,他不能对外人说,即便亲密如她也不行,其实,他跟她泄露那么多,已是破例,何况,有些事告诉她,让她操心,对胎儿也不好,她的情况不比往常,这次怀孕才短短几个月,就已经遇险两次,无论是她,或他,都经受不住再有意外发生的,他在外面,面临那么多事,已经够累的了,她不能再给他添加烦恼。

    “好,都听你的,我男人那么睿智能干,一定能够攻克每一个难题的。至于我,看好小宝宝就是了!”

    “真乖!”即便清楚她是个明白事理之人,可直到听见她这番话,贺煜也才敢松了一口气,心情随之大好,笑意盈盈地望着她,道,“这么乖,应当奖励,来,告诉老公,你想要什么奖励?”

    又是奖励,她的奖品已经很多了好不好,多到她都想不出来还要什么奖励了呢!凌语芊兴致缺缺,歪着脑袋看着他,良久,兴高采烈地道,“我想跟xxx见一面,你能帮我安排吗?”

    “xxx……谁啊?”贺煜俊美的脸庞,一片迷惑。

    “就是xxx啊,演幸福转转转那个男主角,出到两年,凭这部剧一炮而红,广告代言应接不暇,可不是一般人能约到他的呢,所以我想啊,要不你借助政府部门的作用,邀请他过来。”

    男主角?那就是,明星喽?而且,出道不久哦,那就是很年轻很年轻喽。贺煜稍作思忖,马上回绝,“不行。”

    “你……”凌语芊即时嘟嘴,嗔怒。

    贺煜忽略不看,自顾问道,“他比我帅?”

    凌语芊愣然,瞧着他那无论什么时候都俊美无双的容颜,小声回答,“你……你比他帅一点。”

    才一点?贺煜挑眉,并不满意这个答案,却也又道,“那你还看他?直接看我不就行了。”

    看他,这不天天看的吗,他不腻,她都腻了呢!虽然,他比那个xxx帅一些,但人家始终是明星,而且,她还想跟xxx偷偷八卦一下那部戏会不会拍续集呢。

    “明星不给见,不过呢,等你生完宝宝,带你去一趟法国旅游,那里有个小镇,家家户户种满了各种鲜花,很唯美,很浪漫,包准你会觉得好像走进了一个花的世界。”贺煜再次开口,说出奖励,见凌语芊似乎并不稀罕的样子,搂住她,使出了从没失手过的苦肉计,“好吧,老公承认吃那个什么的醋,你也知道,我一吃醋,就吃不好,睡不好,我每天应对那么多事务已经很伤神的,你忍心要老公还食寝难安吗?”

    明知他在扮可怜,夸张其辞,凌语芊却也还是像以往那样,心疼了,妥协了,结果,男人又一次奸计得逞,心里乐得简直要开出花儿来。

    翌日,贺煜陪她吃了早餐再出发,她一个人呆在医院,继续借小说打发时间,到了下午,褚飞带琰琰过来,考虑到这里始终是医院,健康小孩子不宜久待,她并没让琰琰常来,今天估计是贺煜交代过褚飞让琰琰来陪她吧。

    小家伙很懂事,像以往那样,一来就对她嘘寒问暖,还对着她隆起的腹部重复说着不知说过多少遍的“训责”之话,有模有样,惹得凌语芊直笑,当晚,褚飞留下陪夜,带琰琰一起,第二天早饭后才又送琰琰去幼儿园,凌语芊也继续埋进小说世界,不知不觉,过去了两个小时,正打算放下书休息一会,不料迎来了几位不速之客:贺煜的四叔,四婶,还有季淑芬,还有一个从没见过的打扮穿着大方得体的中年妇女。

    贺煜现在虽用“贺熠”身份活下去,但对于贺熠的亲生父母却是极少提及的,凌语芊于是没多加关注他们,想不到,他们亲自登门造访了,还令她奇怪的是,贺煜并没跟她提过这件事,由此可见,贺煜对于他们的到来并不知情,那么,他们是碰巧有其他事回g市呢,又或者……

    尽管心中疑惑重重,凌语芊还是笑脸以对,亲切地跟他们打出招呼,且下意识地跟着贺煜对他们的称呼来喊,“四叔,四婶,你们怎么来了?”

    贺一杰夫妇面带微笑,缓缓走到床前,由四婶开口语气关切地问,“你的事我们已经听说了,身体各部位都还好吧?”

    “嗯,都好,谢谢四叔四婶的关心。”凌语芊也继续笑容可掬地回着话,心里头忽然感到有股淡淡的窘迫,她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她是知道贺煜的真实身份的,可眼前这几个人并不清楚,那就代表,四叔四婶是她未来的公公婆婆,她便忍不住有点不自在的感觉了,这也才发觉,自己对他们的称呼似乎有些不妥?

    这厢,凌语芊刚意识过来,那厢季淑芬迫不及待地挑起是非,吃不到葡萄反说葡萄酸地讥讽道,“现在还叫四叔四婶,不用多久也该改成爸爸妈妈了吧。”

    结果,凌语芊更觉不自在,贺一杰夫妇也略显窘态,忽然,四婶挽住那个陌生妇女,介绍给凌语芊,“对了,这是四婶从b市带来的倪伯母,媛媛的母亲。”

    倪伯母?倪媛媛的母亲?听罢此言,凌语芊恍然大悟,隐隐明白他们此行过来是何目的了!

    果然,那个倪夫人暗暗调整一下心情,马上拘谨又客气地对凌语芊恳请出来,“凌小姐,对不住,我教女无方,让你和你的胎儿受到惊吓,希望你看在小媛她一时冲动,不懂事和情由所原的份上,给她一次机会,让她改过自新,好吗?”

    一时冲动,不懂事,情由所原……

    不得不说,倪媛媛有一个非常疼爱她的母亲,丈夫身为一名师长,平时应该是万人敬仰的吧,而且,凌语芊还听轩辕彻说过,倪媛媛母家都是很有权势之人,此刻,这中年妇女却无半点官太太的高傲,反而表现得十分谦逊,甚至,低声下气,而这一切,皆为了倪媛媛。

    “芊芊,你也是个女孩子,有些事应该能理解,小媛她是因为太喜欢阿熠,导致有时候是非不分,但她本性不坏,因为这件事,她已经很后悔,你不妨给她一个机会,当帮帮她吧,你也知道,她要是入狱,那该得多惨,还有,她从事这一行,档案里有这么一笔,以后还怎么过?”四婶跟着开口,一字一句也都是为倪媛媛着想。

    却原来,四婶和倪夫人是有点姻亲关系的,倪夫人的表妹嫁给了四婶的堂哥的儿子,大家都在京都政界混,平时往来甚密,倪媛媛见无法打动贺煜和凌语芊,唯有跟父母求助,倪况夫妇一听这事,被气得不轻,但终究是唯一的女儿,倪夫人更是疼之如珠如宝,自然不愿女儿受罪,于是找四婶求情,大家是亲家关系,倪夫人外家势力又那么雄厚,千万人想巴结的对象,四婶倒不是想巴结他们,只是心想卖个人情给人家也无妨,于是,带着倪夫人直奔来g市了。

    “你和阿熠的事,我们作为父母,就算心里有什么想法,也不好发表,反正你们相亲相爱,其他的因素,我们便也忽略不计了,如今,只希望你能看在我们是阿熠父母的份上,卖这个人情给我们,好不好?”四婶继续出声,明说暗喻,四两拨千斤,眼神复杂而深谙地望着凌语芊。

    凌语芊就算再笨,这会也听出了什么意思,心头不禁涌过一股嘲弄和冷然,四婶这是在拐外抹角地暗示她跟过贺煜,已经配不上他们的儿子,而他们也不是很满意她,假如她答应放过倪媛媛,他们便会勉强接受她吗?可是,四婶,你知不知道,那个人,并非真是你的儿子,对真正的贺熠,我可是一点都不稀罕呢!

    不过,正所谓不知者无罪,看在这个妇人以往并没像其他贺家人那样对她充满排斥和敌意的份上,凌语芊忍住没对四婶还以颜色,但对死性不改的季淑芬,并没那么好说话了。

    这季淑芬真是个人间极品,今天跟过来也就罢了,还什么都插一嘴,见四婶说罢,忽然也冷嘲热讽道,“你命好,得一个又一个男人喜爱,先是阿煜,现在是贺熠,做人啊,要知足,要感恩,这样幸福才会永久眷顾的。”

    知足?感恩?感谁的恩啊?她吗?瞧着季淑芬尖酸刻薄的嘴脸,凌语芊气不打一处来,曾经对季淑芬那些恨意于是也冲涌而上,冷冷地反击,“贺太太,我不知道你今天过来又有什么目的,如果只是来挖苦讽刺我,那就免了!我得多少男人喜爱,是我的本事,我知不知足,感不感恩,也由我自己决定,别人就算拿着枪指着我,也决定不了,至于你,更没说话的立场和资格!”

    四婶早听闻过季淑芬对凌语芊的敌意和刁难,也曾同情过凌语芊,但并没深入了解过,如今见凌语芊这般不客气地反驳季淑芬,不由生起一丝害怕和忧虑来,觉得,这女孩也太泼辣了吧,将来要是自己稍有做得不对她意的地方,岂不是也会被骂得狗血淋头,想到这,她不禁又深深叹息,儿子那么好的条件,多的是优秀女子青睐,却偏偏看中这么一个嫁过人的,而且,还是嫁给自己的亲堂哥,还为这个堂哥生过一个儿子,性格上,又如此牙尖嘴利,丝毫不让人占便宜,这,可如何是好呢。

    霎时间,四婶头都大了,本能地朝边上的四叔看了一眼,四叔面色沉着,倒没任何明显的神情显露。

    季淑芬被呛得哑口无言,四婶在暗暗为自己的未来发愁,只有倪夫人,继续恳求着凌语芊,字字句句充满一个母亲对女儿的爱护和怜惜,凌语芊禁不住为之感动,但,也只是感动,并不动容,正好,贺煜回来了。

    他刚下飞机就接到消息说四叔四婶带着倪夫人来了g市,而且还直接来医院找凌语芊,便顾不及其他事务,急赶过来,一进门就直奔床前,握住凌语芊的手,心惊胆战地问,“你没什么吧?有没有觉得哪儿不舒服?肚子呢,痛不痛?”

    凌语芊先是为他的到来感到一股轻松,此刻更是感动满怀,泪光闪闪,眼眶马上红了,贺煜见状,于是更加焦急,她这才赶忙回话,“我没事,宝宝很好。”

    贺煜高高悬起的心总算放下,回首看向众人,剑眉略微一蹙,很快,恢复平静,若无其事地道,“爸,妈,你们过来怎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四叔四婶尚未开口,倪夫人猛地揪住贺煜的手臂,哽咽欲哭,“阿熠,求你看在你伯父和伯母的份上,放过小媛吧,她已经知道错了,你别把她关进监狱,她一个女孩子家,禁不住这种刑罚的。”

    轻轻拿开倪夫人的手,贺煜维持着该有的客气和尊重,淡淡地道,“倪伯母跟在倪伯父身边这么多年,应该清楚犯了法,就该接受法律制裁,倪媛媛也不例外,就算是坐牢,她也得为她自己犯的过错付出代价的。”

    “阿熠,别这样,我们都知道小媛犯了错,她自己也后悔不已,反正芊芊和孩子都没事,何不给小媛一个机会?就当做对我和你爸的孝敬,嗯?”四婶迫不及待地接话,加入恳求。

    可惜,贺煜依然不为所动,是的,幸好芊芊和宝宝没事,否则,倪媛媛要面临的可不只是牢狱之灾那么简单了,芊芊或宝宝要是有什么闪失,他势要那倪媛媛血债血还呢,即便是父母,也没法劝得住的!父母的养育之恩,他会记住,会孝敬,但他最爱的是芊芊,芊芊才是最重要的,任何人都比不上。

    接下来,大家苦口婆心,劝的劝,求的求,连四叔也发话了,可都动摇不了贺煜想整治倪媛媛的念头,几人心灰意冷,垂头丧气地离去。

    宁谧的病房里,只剩下了贺煜和凌语芊,凌语芊望着面色依旧很深沉的贺煜,忽然道,“贺煜,倪媛媛这件事,不如先缓一阵子?”

    贺煜挑眉,冷哼,“别告诉我你被他们说服了吧?心软想放过倪媛媛?”

    “没有,她犯法,自然要受惩罚,而且,只有受到严重惩罚,也才会吸取教训的,这对她是好事。只不过,我是觉得不该她一个人受罚,我想用那凶徒将李晓彤引出来。”凌语芊接过他递来的开水浅喝两口,有条有理地分析和建议,“照倪媛媛所说,这人是李晓彤介绍给她的,那就代表这人跟李晓彤有所往来,这人贪得无厌,既然能跟倪媛媛勒索,也就会向李晓彤勒索,我们不妨弄个假象,不抓他们,让他们认为你基于卖个人情给倪况,不追究这事,那凶徒见没法威胁到倪媛媛,必然找李晓彤补偿。不是说凶徒曾经吸过毒且烂赌吗,这两样东西,最能让人起事。”

    随着凌语芊的述说,贺煜黑眸慢慢露出欣赏和赞许,最后,还对她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凌语芊羞涩又欢喜地笑了笑,问,“那你会采纳我的建议喽?”

    “你都说得这么好,我敢不采纳吗?”贺煜捏了捏她日渐丰润起来的小脸,调侃着,“喂,不如你去当公安局局长吧。”

    噗——

    凌语芊即时翻翻白眼,接着,俏皮地道,“好啊,那你赶紧把现在那个踢走,让我上任。”

    呃,这小女人,还真大言不惭!贺煜挑了挑眉,再也没法找到言语来应对。凌语芊见状,咯咯大笑起来,抚摸着结实的小腹,一语双关地继续揶揄起某人来,“宝宝,你看,你爹很怂是吧,我家小宝宝啊,有个很怂的老爸……”

    听她欢乐地哼起不知是什么调调的曲子,贺煜俊颜不自觉地泛起一抹窘迫的红晕,但瞧着她的眼神,是一如既往地载满了深情和溺爱,边轻轻揉着她的秀发,边陪她哼了起来。

    当天晚上,贺煜给倪况打了个电话,第二天上午,倪况从b市赶来g市,在市政厅与贺煜坐谈了好几个小时,第三天,对倪媛媛的指控撤销,那个凶徒也暂时得到了自由。贺煜派人故意透露消息给凶徒,凶徒于是认为这次能结案,是因为倪媛媛父亲的势力,于是不敢再勒索倪媛媛,只是,他也没如大家所料去勒索李晓彤。

    根据调查,凶徒是个无所事事的小混混,吸毒,赌博,样样要钱的,既然他能勒索倪媛媛,一定也会把主意动到李晓彤身上,结果却没有,难道是因为倪远远的事吸取教训而不敢去找李晓彤,又或者,其他不为人知的原因?

    大家对这个意外的情形很是纳闷,经过一番商讨,贺煜唯有找人加把劲,让这个凶徒走进迫切需要钱的地步。而在这个计划进行期间,李晓彤忽然约见倪媛媛。

    见面地点又是定在上次那个隐秘的郊外小屋,李晓彤不多废话,精明的双眼对着倪媛媛注视少顷,意味深长地感叹:“有个有权有势的老爸就是不同,恭喜你,免牢狱之灾。”

    倪媛媛面色难掩窘迫,却又隐隐透着一股羞恼和愤慨,当初,被仇恨遮蔽了眼睛,她只想着如何解决凌语芊,而忘了这个女人的居心,被其利用,出事后,自己搞得人人憎恶、狼狈不堪,这女人却一点关系都没有,很明显,自己落入了人家的圈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