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23 二人世界,七天七夜

023 二人世界,七天七夜

    不去在意倪媛媛对自己的愤恨,李晓彤继续神态鄙夷地冷笑道,“怎么了,这是在怨我怪我?呵呵,要怪也是怪你不够聪明,用人不当呗,偷鸡不成蚀把米!”

    “用人不当?别忘了这人是你介绍的!”

    “嗯,人我是介绍给你了,倒是你,没跟对方好好沟通,你瞧,出事了,他勒索你,却从没找过我呢。”

    倪媛媛听罢,心中顿时又是一阵愤怒,有那么一瞬间,她不禁怀疑这个女人说什么对付凌语芊,其实真正目的是想对付她吧。

    大概也看到倪媛媛眼中透露出来的某种信息,李晓彤不再刺激,反而变得语重心长起来,“好了,事情已经发生,再追究是谁的错也没意思,还不如实际点来得好,再想想怎么解决那小贱人吧,一次不行,还有第二第三次呢,不信她能次次那么命大……”

    “好,那你去解决她,你放心,我不会告密的!”看来,倪媛媛还没被妒忌冲昏脑子,马上冷哼了一句。

    李晓彤一怔,却也没多大意外,面容淡定依旧,故作轻松地接着道,“呵呵,亏我还想着帮你呢,看来你也不过是个胆小鬼,一次失败就退缩成这样,难怪你会输给那小贱人,人家可是不折不挠,就凭这股劲儿,你拍马都追不上!”

    “你呢?你不也说时刻恨不得她死吗?这么多年你都想人家死,而且也不折不挠,人家还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倪媛媛并不如期中受她刺激,经过上一次的事,她学乖了,再也不会傻到被利用了。

    “嗯,我确实很有恒力和毅力,可惜我没有一个有权有势的父亲,否则我才不会让她活到现在!而你不同,这次你能脱险,靠的是什么,你心中清楚,既然有得依靠,何不抓住机会?当然,你想放弃也行,反正这是你个人的决定,你这里不行,我只好将来会再找机会对付她,时间迟早问题而已。”

    这李晓彤不愧是当过律师的,心理战术相当厉害,短短一番话便把倪媛媛说得心潮澎湃,跌宕起伏。放弃?她当然不想放弃,付出那么多走到这一步,怎么可能放弃!若是放弃了贺大哥,她以后还会遇上这么优秀完美的男人吗?这个男人,越是疼爱凌语芊,越是把凌语芊当一回事,她妒忌之余,也十分羡慕,心想自己要是被这男人爱上,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儿,就算,要她下辈子做牛做马也无所谓的!

    看着倪媛媛略有变化的神色,李晓彤清楚这小蠢货是动容了,趁机继续游说,“你出生权势之家,有些事应该见惯不惯,别说区区一条人命,这世间多的是命案,最后还不是不了了之,只要你父亲够疼你,你想达成心愿又有多难。你命好,有个这样的父亲,好好利用老天赐给你的这个恩赐吧!”

    可惜,李晓彤再厉害,再会看懂人心,也只是一个人,而非什么都知晓的神,李晓彤只知倪媛媛是因为倪况得以逃过这次牢狱之灾,却不清楚内里的详细情况。

    其实,事发之后,倪媛媛头一个找的便是父亲,谁知父亲听完整个情况,气极败坏且又痛心无比地责骂倪媛媛一顿,扬言她自己闯出的祸自己处理,他不会给以任何帮助,倪媛媛于是只好找上倪母,倪母爱女心切,愿意出面,可惜,没法改变形势,就在倪媛媛心如死灰准备接受审判时,父亲出面解决了这件事,不过,父亲当时语重心长地跟她说了一番话:小媛,你要知道,爸这次出面并非帮你,而是去做一件身为父亲应该做的事,以后你好之为之吧,你要是还不知悔改,为父只好当做没生过你这个女儿!

    不错,父亲很疼她,总是无上限地宠着她,从小到大对她几乎有求必应,即便她请求调来g市跟贺大哥一起工作,父亲也还是答应了,然而这次,关乎人命,父亲再也不像以往那样站在她这边,她永远记得,父亲一开始在电话里痛骂她时的狂怒语气,这次亲自过来g市对她警告时的冷漠和失望的神色,俨如一把把利剑,无时无刻不刺插着她的心窝,血淋淋地警醒着她,不能再犯错,再也不能犯错了……

    因此,尽管她心中多么不甘、委屈和悲恸,面对李晓彤这番深深刺激着她的言语,她已没法再像之前那样果断坚决地答应李晓彤,而是,撺紧拳头抿唇若有所思地瞅了李晓彤一阵子,默然离去。

    李晓彤完全想不到结果会这样,望着倪媛媛慢慢远去的身影,整个人瞬间懵住了,这小蠢货,是啥意思?到底有没有听取了她的提议?一个字也不说,心里到底咋想的?

    渐渐地,李晓彤两只拳头也使劲攥起来,心里爆出无数句低咒,而就在她正骂着骂着,一个高大的人影忽然从屋角走出,步履迟缓而轻飘,无声无息地靠近,直到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才苏醒,瞠大眼睛本能左右环视一下,冲他结结巴巴地问,“高峻,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高峻唇角一扯,冷哼,“你呢?约倪媛媛来这里密谈什么?”

    霎时间,李晓彤更是诧异和惊震,该不是,自己和倪媛媛方才的谈话被他听去了吧?

    不容李晓彤多想,高峻倒也干脆,直接解开她心中揣测,素来温润的俊颜倏然一沉,阴森森地警告而出,“你想玩什么花样,我不管,但你要敢把主意动到芊芊头上来,她要是再有什么意外,休怪我不客气!”

    “不客气?怎么对我不客气?我要是把你某些行径告诉**oss,你才要担心他对你不客气呢!”李晓彤回过神来,恼羞成怒地反击。

    高峻仍像上次那样,毫无惧色,唇角蓄着一抹讥笑,“呵呵,是吗?都这么久了那为啥还不去告密?又或者,你自己也知道你的地位根本不及我?”

    听到此,李晓彤不觉更加气恼,是的,她的地位远远不如他,当初,是他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将她引进给那个老头,然后,这些年来她都跟着老头,帮忙做一些事,但她清楚,自己只是一种兴风作浪的作用,他才是老头委以重任的人,权衡之下,老头肯定站在他那边,她平时那样说,是气不过,呈一时口舌之快,实际上哪会真的告过状?她压根就斗不过眼前这个谜一般的男人。

    瞧她失魂落魄状,高峻无丝毫怜悯,眼神依然冷若冰雪,咬牙一字一句地说,“记住,你的命是我赐予的,我既然能让你生,也能让你亡,所以,别挑战我的底线!”

    “呵呵,你对她那么好,掏心掏肺的,可她反过来又是怎么报答你的?仇恨,她恨不得你去死呢,你斗不过贺煜也就罢了,现在你连贺熠也争不过,人家只认识短短数月,就怀上孩子,而你……哈哈,哈哈哈!”没法跟老头子告状,李晓彤于是不甘心地在言语上发泄自己心中不快,她心情不爽,要他更不爽!

    她神态充满鄙夷,冷嘲热讽地斜视着他,笑得花枝乱颤,然而笑着笑着,忽然双目暴瞪,凄声哀叫了出来,原来,高峻如她所愿被激怒了,出其不意地闪电一般地掐住她的脖子,力度之大,颇有掐死她的意味。

    “救……救……救命,放……放开我!”李晓彤痛苦而吃力地发出求饶,两手迅速抬起,使劲拽住高峻的手臂,企图掰开他的钳制。

    可惜,高峻的力度和身手岂是她能抵抗得住的,整个人泰山一般稳定不动继续扼住她那因为血液不通而涨红了的脖子,直到她即将断气的前一秒,才狠狠地松开。

    死里逃生,李晓彤由于惊吓过度整个瘫软在了地上,这大概是这些时日来她受到最惊险的一次,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外表看似温、对什么都漫不经心的男人,出手起来竟然如此可怕,活了这么多年,即便当年被宣判死刑,她也不像刚才那么惧怕,简直就像倒挂在悬崖峭壁!

    这该死的美国佬,比当年的贺煜还可怕!

    “滚!”带着阴戾的怒吼自高峻刀削一般的薄唇冷冷迸出,样子依然难以形容的恐怖骇人。

    李晓彤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目不转睛地瞪着他,少顷,依然心有不甘地挑拨离间出来,“不可否认,我恨不得她死,可我更看不惯你的那份真情被如此践踏,若非看在你曾救过我的份上,我才懒得说你!好,既然你不知好歹,我不会再理你,我且看着,你怎么被那小贱人踩到泥里去,以前,你输给贺煜,现在,你斗不过贺熠,在这份爱上,你注定是个失败者!”

    话毕,她赶忙用手护住脖子,生怕稍微走慢一步都会再被他掐死似的,片刻不留以最快的速度跑掉了。

    四周围,陷入沉静,一切都像停止运动了的死寂,高峻也如化石一般,定定地站着,黯黑的眸往前看,直射向最远的尽头,渐渐的,脸上阴霾之色被一层层悲怅和凄然之色取而代之。

    尽管凌语芊仇恨他,彼此没再见面,可他一直留意关注她的消息,也就知晓她这次被害的事,对于她怀孕,他是惆怅的,妒忌的,且痛心的,他还以为,这辈子她会永远记着贺煜,只有贺煜一个男人,却想不到,她跟那个贺熠搞在一起,还这么快珠胎暗结!

    难道是因为贺熠长着一张与贺煜酷似的脸容吗?她这是打算把那人当成贺煜?但怎么可能,根本就是不同的两个人,怎能当成一个人!她怎能再爱上别的男人!就算爱,也是自己,而非那个什么贺熠!

    贺熠……

    贺熠……

    他反复呢喃着这个名字,脑海随之浮现起那个并不陌生的容颜来,紧接着,是贺煜的,两张酷似的脸容相互交替,来回占据着他的脑海,他仿佛处于惊涛巨浪中,周围是反复撞击的浪涛声,整个人,渐渐失去了神志……

    市政厅,庄严气派的办公室里,贺煜埋首案前忙碌着各项事务,忽然,敲门声响起,他头也不抬低沉的嗓音回了一句“进来”,门被推开,走进一个高挑纤细的倩影,视线直射办公桌后的人,美丽的眼中深情夹杂着痛楚,脚步停了好几秒,才缓缓走过去。

    贺煜全神贯注挥笔如神地抒写着文案,直到一个段落完成,他才笔尖一勾,抬眸,看向这个进来已经很久却都没出过声的人影,触及那熟悉的容颜,眸间不由闪过一抹愕然,很快,恢复沉静,冷冷地问,“什么事?”

    他虽撤销了对倪媛媛的控告,且并没立即开除她,但他将她的一切工作暂时交给了另一个秘书负责,所以,倪媛媛现在只是挂着一个闲职,再也没法像从前那样与他有直接工作接触,彼此见面也几乎没有,今天她忽然跑来找他,又想打什么主意呢?

    贺煜冰冷的态度让倪媛媛心底更觉悲痛酸涩,望着他这张明明距离她很近,她却感到很遥远很遥远的俊颜,沉吟了一阵子,终回话道,“昨天上午,那个李晓彤约了我见面。”

    贺煜不做声,只微微挑了一下眉峰,似乎对此并不感到意外。

    倪媛媛咽了咽口水,语气开始变得激动起来,“贺大哥,其实这一切都是李晓彤教唆我做的,她才是罪魁祸首,我一时糊涂被她利用,我真不是有意的。”

    “嗯,是她教唆你,可你若没那个心思,岂会落入他人圈套?小媛,我并没有将你告入狱!”贺煜也总算开腔,面上虽还是一派平静,但那冷冷瞥着她的眸瞳,充满着失望、痛心,和淡淡的鄙夷。

    倪媛媛一呆,紧接着,俏脸泛起一抹羞愧的红,支支吾吾反复嚷了好几个我字,欲辩解,却无所从。还有,他最后那句话是在警告她好之为之吗?可是……

    “出去吧,以后没我吩咐别再进来,我不希望工作期间受到干扰。”贺煜毫不客气地下出逐客令,话毕,重新低首,抓起钢笔继续挥笔如神地投入工作。

    倪媛媛再也见不到他的脸容,只看到他修长的手指龙飞凤舞般地跃动着,那么潇洒,那么迷人,可惜,她以后恐怕再也观赏不到了。

    贺大哥,为什么你喜欢的人不是我,为什么你不能爱我?我爱你,我真的真的很爱你……

    悲酸的痛,红了眼睛,泪水即刻盈满整个眸眶,倪媛媛痴痴地望着跟前的男人,欲伸手过去,最终却还是自知自明地收了回来,转身,含泪离开。

    办公室里,恢复沉静,一会儿后,贺煜再度停笔,抬眸看向紧闭的房门,随即拿起手机,拨通一组电话。

    “郭明的账户还是没钱进吗?”

    郭明,正是那个凶徒。

    “没有,昨天那两笔钱他又还了,我们24小时盯着他,却还是没发现他和可疑人士接触过,李晓彤那边与郭明更是0接触。”对方很快回答,语气中尽显恭敬,说完又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声,“真是奇怪,难道屋里有地道不成?”

    贺煜听罢,冷冷一笑,地道?根本不可能,郭明房子的楼上楼下和隔壁房子都有监视,就算挖出地道,也会被发现的。不过,这次他倒是小看了他们,这么久都没找到破绽。

    “贺书记,咱们要不要换一种办法?”电话那头,忽然又道。

    贺煜稍作沉吟,说,“先再看看,如果还是没发现,再另作决定。”

    “好,那我们继续跟进,有发现第一时间禀告您。”

    没有多余的话,彼此收了线,贺煜起身,从办公桌后出来,走向窗口,抽了一支烟,若有所思地看着晴朗的天空,一会,他看了看手表,回头拿起西装外套穿上,前往凌语芊居住的医院。

    凌语芊还在啃着她的言情小说,见着来人,错愕中透着丝丝惊喜,“今天工作很少吗?这么早就有空过来了?”

    贺煜勾唇浅笑,不回答她的话,高大的身躯径自走到床前,温柔的目光落在她微微隆起的腹部,问道,“今天宝宝乖吧?”

    “嗯,很乖。”凌语芊将书本放下,伸手缓缓抚到小腹上,“对了,我怀疑是女儿,这么文静,与怀琰琰那会根本就两个样。”

    “哦?真的?那这胎先生女儿,下次再生个儿子。”贺煜继续温柔地笑,见她脸红娇嗔,修长的指尖在她微微嘟起小嘴宠溺地点了点,看向旁边桌子上的水果篮,道,“来,我洗点水果给你吃,想吃哪样,苹果?樱桃?龙眼?”

    “龙眼!”不待他说完,凌语芊马上应答,听说怀孕期间吃龙眼宝宝的眼睛会又亮又大又黑,既然是女孩子,那更要一双乌黑透亮的大眼睛喽。

    似乎猜到她在打着什么主意,贺煜事不宜迟捞起一根硕果累累的龙眼,摘下一颗,剥去一半龙眼皮,递到她的嘴边。凌语芊便也毫不客气地张开嘴,让他喂进去,清甜的味道使她立即发出一声舒服的嘤咛,忽然也亲自摘掉一颗,剥皮,喂给贺煜。

    贺煜稍怔,张嘴接住,深邃的黑眸柔情更加洋溢,剥皮给她喂第二颗。

    凌语芊吃得不亦乐乎,吃了大约十来颗,在贺煜的监管督促下终勉强停口,怀孕期间虽要常吃水果,但也不能吃得过多,凌语芊意犹未尽地舔着樱唇,嘟嚷道,“等宝宝生出来,我要吃十斤龙眼。”

    “行,十大筐都给你吃。”明知她不可能真的吃得了那么多,贺煜还是纵着宠着,收拾好垃圾,洗了手,重新坐下,拉住她白皙娇小的手,轻捏着她一根根圆润的指头。

    凌语芊边静心享受,边注视着他,稍后,迟疑地问了出来,“那件事,还没有进展吗?”

    贺煜一愣,如实点点头,眉宇之间不经意地流露出一抹愁闷之色。

    凌语芊抬起手,轻抚上他微蹙的眉峰,安慰他,“别急,狐狸终究会露出尾巴的,天网恢恢,她一定逃不过。”

    贺煜好看的薄唇微微一扬,欲叫她不用操心,碰巧他的手机突然有来电,是调查组打来,禀告他,郭明那边有所发现。

    “钱是垃圾婆给他的?”贺煜听后,马上质疑,对这个结果是怎样也想不到。

    “嗯,他们抓到人了,我现在赶过去,贺书记,您也去吗?”

    “好,你先去,我这就来。”通完电话,贺煜看向凌语芊,语气中明显雀跃了不少,“事情有了新发现,我过去看看,尽快回来,你好好休息,注意身体。”

    凌语芊也高兴不已,顺势整理一下他的衣领子,温顺应道,“好,不用担心我,还有,注意安全。”

    贺煜俯首,在她额上深深一吻,宽大温热的手掌摩挲一下她的脸颊,离去。

    大约二十分钟,贺煜赶到现场,那里已有人在盘问着一个年约七旬的老人,应该就是那个垃圾婆。

    “贺书记您来了,请。”一位年约四十的中年男子赶忙迎上来,正是平时跟贺煜电话联系的调查组组长,程彪。

    “问得怎么样?”贺煜坐下的位置正在垃圾婆的对面,眸光锐利,直射垃圾婆身上。

    “她说是五天前有个女人给她一袋钱,让她趁着去收垃圾时,把袋子放在郭明家门口的垃圾桶里,除了给她丰厚的费用,还威胁警告她不准跟任何人提起。我们给了李晓彤的相片她认人,她却说不是这个人。”程彪边跟贺煜汇报,不时地瞪垃圾婆。

    贺煜静默,陷入沉思,他敢肯定,接触垃圾婆的女人便是李晓彤本人,这个时候,她再也不敢借用其他人,至于容貌不一样,要么,是垃圾婆撒谎,要么,是李晓彤带了易容面具。现在很多人犯案时,皆不再戴头套或伪妆,而是直接戴一只易容面具,完全变了模样,易容面具贩卖暂未得法律允许,市面上很少见,黑市里交易却是不少的。

    “各位大哥,话我都说完了,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放我走,我还要去整理垃圾的,否则人家会扣我工资呢。”突然,垃圾婆开口,神情恳切地望着众人,面上难掩害怕之色。

    大家并不理会,贺煜则定定望着她,少顷,下令,“先让她回去吧。”

    “让她回去?可是……”

    “她说的应该是真的,扣着她也没用处,这么老的人,经不起怕。”贺煜先是看着程彪说一会,视线重返垃圾婆身上,一脸严肃和深沉,“回去后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当今天的事没发生过,那人要是再叫你做事,你照做就是了。”

    垃圾婆如释重负,赶忙道谢,贺煜依然冷着脸,眼神示意工作人员护送老太太出去,然后,继续讨论案情。

    今天这个发现,解开郭明因何有钱还债和继续吸毒的疑团,这也证明,郭明确实找李晓彤勒索过,而李晓彤也满足了郭明的要求,可惜,没有确切的证据抓人!

    他们查过郭明的手机来电,但都没有与李晓彤通话或短信的记录,两人到底是如何联系的呢?这中间,又有什么是大家错漏的线索?微博?微信?邮件?qq?打自得知李晓彤参与这件事后,他已命人监视李晓彤所有跟外界联系的工具,却并无显示到关于勒索的信息,看来,李晓彤是用其他的、大家并不知道的通讯工具与郭明联系。

    想不到,这个李晓彤比想象中还聪明、狡猾。

    与此同时,程彪何尝不是头疼,想他从事这行多年,什么棘手的案子都破解过,唯独这件,跟了这么多一点突破都没有,真是让人气馁!当然,气馁归气馁,程彪不敢泄气半分,眼前这人是本市第一把手,是他的上级,无论如何他都要坚持下去,完美解决这件事的。

    深吸了一口气,程彪快速调整着心情,信心满满地对贺煜道,“贺书记您放心,既然她能做第一次,必会做第二次,我们只要盯着那个垃圾婆,不愁抓不到李晓彤的把柄,今天我们能逮住垃圾婆,日后也就能有其他发现的。”

    贺煜也缓缓回过神来,眸色深邃凝望着程彪,吩咐道,“嗯,你抽出一部分人监视垃圾婆,其余的,继续盯稳郭明和李晓彤,我还有事,先走了。”

    其实,李晓彤既然用这样的给钱方法,相信她会暗中留意,大家今天把垃圾婆抓来,李晓彤肯定是知道了,下次不会再找这个垃圾婆做事了。

    离开警局,贺煜驾车在市区漫无目的地兜了一圈,最终,拨通了李晓彤的电话。

    对于贺煜的来电,李晓彤大感惊诧,但也没任何疑惑,她想不到他会打电话给她,同时,她又清楚他找她所为何事,于是,在贺煜提出约她见面时,她毫无推辞地答允了。

    见面地点就在闹市中的一所咖啡厅,默默地看着跟前这个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颇为熟悉的女人,贺煜心头可谓百感交集。痛恨?憎恶?惋惜?痛心?都有吧。这个女人虽然做了很多错事,变得越来越坏,可在他记忆深处,依然有着美好的一面,当年,她不畏强权,义无反顾地站在他这边,协助他击败对手一步步走上贺氏集团接班人的位置。

    坐在他对面的李晓彤,尚不清楚他的真实身份,只以为他是贺熠,只为他这张长得极像贺煜的面容感到略略的失神,不过很快,她又苏醒过来,嘴角噙起一抹假笑,深意地道,“不知贺书记忙里抽闲约见我这个小人物所谓何事呢?”

    贺煜眸底依然谙黑如海,高深莫测,沉冷地出声,“你想过平静的日子,那就收手吧,别再想着打芊芊的主意。”

    “打人主意?贺书记指的是凌语芊吗?想多了吧!”

    “我有没有想多,你自己清楚,别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就自以为是,跟我斗,你还嫩着。”

    “看来贺书记很抬举我,不过很抱歉,我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可否认,我讨厌她,不见得她好过,但我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断然不会冒着赔上自己去毁灭她。”李晓彤依然很口硬,眯着眼意味深长地回望着贺煜,又接着往下说,“作为曾经的朋友,我奉劝你一句,你的条件很棒,足以赢得更好的女人,没必要把心思放在那么一个寡妇身上。”

    “我喜欢谁,爱跟谁在一起,这是我自己的事,不劳李小姐你操心!今天约你的目的也是看在曾经的情分上,奉劝你,别引火**,你输不起!她是我看上的人,我绝不容许有人给她带来伤害,无论是谁,敢打她主意,我都不会放过!还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谁犯了法,法律都不会放过!”语气无比的坚决,说完之后,贺煜朝对面的人留下锐利如剑的一瞥,气势腾腾地离去。

    李晓彤紧盯着他高大矫健的身姿,恍惚间仿佛见到了心底倾慕多时的那人,有股冲动欲起身追出去,却终究,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原位,两手紧握成拳,满眼,满心,都是道不尽的不甘与痛恨之意。

    贺煜回到医院已是夜晚十点多,病房内一片宁谧,距离病床很远的墙壁上的一盏节能灯正静静地散发着柔和温馨的光芒。

    他下意识地放轻脚步,蹑手蹑脚来到床前,俯视着床上酣然熟睡的可人儿,冷峻而森寒的俊颜这才渐渐舒缓开来,看了少顷,就在他转身准备走向自己的床铺时,床上的人猛地睁开眼。

    他面色微怔,道起歉来,“对不起,把你吵醒了。”

    凌语芊摇头,含情脉脉地望着他,问道,“吃过饭了吗?”

    “嗯。”贺煜缓缓坐下,轻抚着她精致绝美的脸,语气迟疑,“芊芊,其实今晚我并非去应酬,而是,约了李晓彤。”

    李晓彤?

    一听这个名字,凌语芊呼吸顿时一滞。

    “今天我们虽然有新发现,但不足以定她的罪,所以,我约了她谈谈,不过,白搭了。”贺煜说着,自嘲地笑了笑。

    凌语芊继续若有所思地望了他片刻,抓住他宽大有力的手,越来越紧地捏着他的手背。其实,她有点猜到他此刻的心情,她想,对李晓彤他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情分,不关乎爱,只是单纯地希望李晓彤过得好,而非像现在这样,一步步踩入罪恶的泥潭。

    “贺煜,有些事既然自己改变不了,不如放下,每个人的人生,只能靠那人自己去把握和操作,局外人再努力也徒劳。”

    贺煜定了定神,回望着她,一抹歉意跃上眼来,“芊芊,你会不会心里不高兴?对不起,我……”

    “我没有不高兴,你不用感到歉疚,真的。”凌语芊手指往他嘴唇轻轻一按,言语由衷,没半分虚假和掩饰。

    她清楚,他心里爱的是她,她为此庆幸,感动,满足,至于其他事,她又怎么会阻挠妨碍他,她从来都知道,他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即便对李晓彤无爱,但也不想看到李晓彤死。

    贺煜抿了抿唇,顺势抓住她青葱般的手,放到唇边细细啄吻,仿佛亲吻着一件无比矜贵、世上仅有的宝物,心中情潮澎湃,感动满怀,一会,他挺拔的身躯在床沿坐下,示意凌语芊往里面一些,他在她身旁的位置缓缓躺了下来,将她搂入怀中,嘴巴凑到她耳后急促落下了碎碎的细吻,粗着气低沉着嗓子道,“芊芊,谢谢你能成为我的爱人,谢谢你对我的不离不弃。”

    “我也谢谢你,贺煜!感谢你在那么多人中选上我,被你爱上是我几生修来的福气。”凌语芊略微侧起脸,吻上他的唇角,为了稳住身体两手本能地揪住他的衬衣,隔着薄薄的布料,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灼热,呼吸陡然变得紧促起来。

    贺煜素来动情比她快,也比她猛,此刻更是全身滚烫,情潮暗涌,捧住她的脸,伸舌撬开她的贝齿,直驱而入。他狂野而奔放地着她口腔内的每一寸芬芳,体内像燃起火苗,某种特殊的情愫跟着飙升,本是放在她腹部用以保护她的手掌,不知不觉移到她的胸前来……

    凌语芊很快发出压抑的嘤咛,由浅至深,由低到高。强忍多时,彼此心底那股极力克制的欲如洪水冲破堤坝,转眼间,两人身上衣物剥落,裸裎相对。

    一丝寒意,惊醒了深陷欲海中的凌语芊,本就被情潮染红的俏脸霎时变得更加羞红,迅速抬手抵在贺煜光裸的胸膛上,嗓音中含着情动的颤抖,“宝宝脆弱,我们不能继续了。”

    贺煜也清醒过来,拧着眉峰,心里暗暗低咒一声,却并没如期地起身离开,而是高大的身躯重新朝她覆下去。

    凌语芊花容一变,惊呼,“贺煜……”

    “我会注意的,你放心,我不会伤着她。”

    他会注意?可是,怎么注意?凌语芊蹙眉,下意识地想继续抗拒,手却忽然被他抓住,举到头顶,然后,只见他身子一沉。

    “贺煜……”

    她屏住呼吸,丝毫不敢动自己的身子,一手紧紧护在腹部,贺煜没有任何回应,紧抿着唇……几下,随即抽身,下床走向旁边的小浴室,大约20分钟后,出来。

    凌语芊也已穿戴整齐,看着他面色灰白,身体也好比刚从冰库里出来似的,不由心里一疼,涩涩地道,“你……还好吧?”

    贺煜不语,只抿唇笑了笑,从床尾捡起衬衣,长裤套在身上,把椅子拉到床前来,坐下,伸指在她小巧秀气的鼻尖宠溺地刮了一下。

    感受着他指尖传来的凉意,凌语芊更觉心疼,不由得许诺,“等宝宝出生,我坐完月子,好好赔偿你,你想怎么样都行。”

    “真的?我想怎么样都行?”

    凌语芊一愣,意识到自己一时冲动了,但心里依然对他疼得很,便也羞赧地道,“只要你别趁机作弄我,我都答应。”

    “好,到时我们把琰琰和小宝宝交给保姆照顾,就我和你,二人世界,滚在床上,七天七夜!”

    七天七夜,凌语芊脑海不由得幻想出那时的情景,然后,整个脸庞都红了起来,别过脸去,不敢再对上他像会随时把她吞进肚腹的炽热眼神。

    贺煜唇角一直微扬着,继续深望了她一会,道,“好了,时间不早了,赶紧睡吧,再不睡宝宝成夜猫子了。”

    话毕,将她的脸拧了过来,对准她那美得令他着迷失狂的媚眼印上一吻,转身走向旁边的家属床。

    “贺煜,我爱你。”凌语芊侧首看着他,爱意绵绵地低语。

    贺煜唇角弧度扬得更高,虽不像她那般说出来,但满眼透出的爱意,几乎能把整个屋子烧了起来,他就那样带着宠溺的微笑深情款款地凝视着她,直到她进入梦乡,他仍痴痴地继续看了好一阵子,想起明天还要充裕的精力去处理各种事务,便也依依不舍阖上眼皮。

    接下来的几日,监视李晓彤工作继续进行,可惜结果都毫无发现,不过,就在大家气馁地想放弃,另寻它法对付时,终于来事了,那个凶徒郭明,忽然死了!而且,凶手是李晓彤!

    完全没有预警,完全意想不到,大概是之前一直没法揪住李晓彤的缘故,贺煜听到这个消息,突然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一会才晃过神来,低沉的嗓音难掩激动,“你确定凶手就是李晓彤?证据可靠吗?是我们的人看到的吗?”

    ------题外话------

    大概还有3—4章就全文结束,最后一章终极大结局会放五万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