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两个李晓彤(重要章节)

两个李晓彤(重要章节)

    ♂!

    “不,你是他,贺煜,你能骗得了别人,但骗不了我,除了我,卡迪威特和高峻也已经知道你的真实身份,所以,不用再隐瞒了!”

    “谁告诉你我是贺煜,我不是他。”

    “我是谁?嗯,是啊,我应该是谁?如果可以,我也想不是那个谁,可惜,我偏偏是。”她继续悲伤无奈地低吟着,一会,嗓音忽然拔高起来,“贺煜,救我,求求你救我,如今只有你能救我!”

    极力压住心底的颤动,贺煜沉声质问,“你是谁?”

    “呵呵,不记得我了吧,也是,这么多年,也该忘记了,或许,早就忘了。”电话那头,自顾低吟着,语气透着异常清晰的自嘲和悲切,让人似乎即时就能在脑海幻化出一幕画面:一张美丽的容颜上带着一抹讥讽而伤痛的笑。

    而且,她的声音……是李晓彤的,比他前阵子见过的李晓彤的声线略沉,与他几年前认识的李晓彤的声线,更像!

    她叫他贺煜!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稍怔,随即接通电话,喂了一声,电话那头先是静默两秒,紧接着,一道低低的呼唤徐徐而来,那声音,还有她喊出来的名字,皆让他重重一震。

    对着这份资料足足看了一个小时,贺煜放下之后,走到窗口抽烟,一支烟刚抽完,他的手机作响。

    修长的手指来回摩挲着纸张上一行行令人惋惜和痛心的字句,贺煜不禁在想,假如当初早知自己原本就是“天佑”,对芊芊的爱如此之深,当年宁可不接受李晓彤的友好之手,而且,坚决拒绝她的援助之手,这样的话或许后面那些事情不会发生,她也就还是以前那个正义磊落,耀眼璀璨的李晓彤,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成了杀人凶手,面临死刑。

    妒忌与仇恨,真的可以把一个人改变得如此彻底吗?

    反复翻阅着那些资料,贺煜心潮跌宕起伏,许久都没法平静,这女人走的路完全超越了想象,她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路?曾经,她是那么正义勇为,嫉恶如仇,如今却为虎作伥,做出一连窜的伤天害理之事,完全变了一个人!

    贺煜那边,也从轩辕墨那里收到了关于李晓彤的资料,情况果如他所料,两年前李晓彤便找上了卡迪威特,后来还替卡迪威特办过几次大事,颇得卡迪威特器重。

    接下来,高峻继续做一轮交代和安排,离开拘留所。

    虽然,他对这个女人没半点好感,但这人是老头子派来协助他完成任务的,他不得不保住她的命。

    看着眼前的女人目露凶光,龇牙切齿近乎崩溃样,高峻发出了安抚,“好了,你先别急,我已派人在找他们,目前尚未有他们离境的记录,只要他们还在中国境内,不愁找不到他们。”

    听完这些,李晓筠发狂,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当初,为了让那两人乖乖听话,她不惜用身体满足他们,而今他们却把人弄丢了,还让她被陷害,背负上杀人的罪名?还有,那该死的李晓彤,竟用这种置于死地的手段报复她!早知当年她该直接弄死这倒霉鬼,一了百了!

    两日后,高峻再次到拘留所探访李晓筠,告诉她,李晓彤确实已经离开了那个被囚禁的地方,原本,有两个人看守李晓彤,一个叫保罗,一个叫麦克,都是身手很不错的年轻汉子,现在,保罗被打晕,麦克不知去向,有可能,就是麦克把李晓彤放走的,但麦克为什么会放走李晓彤,尚不清楚。

    贺煜回了一句ok,没再多说,挂了电话,继续满面思忖地呆坐一会,直到秘书前来禀告会议时间到了,他才回过神来。

    轩辕墨于是被狠呛了一口,许久,便也悻悻然地道,“行,我让人准备一下,收集好资料发给你。”

    “有必要骗你吗?还有,拜托你别老对芊芊有偏见,在我心中,她比你重要!”贺煜意有所指地暗示。

    听罢此言,轩辕墨一震,狐疑道,“你说真的?”

    一开始,轩辕墨以为他是为女人争风吃醋之事,回绝了,还借此嘲弄他以正事为重,少混入情爱,贺煜翻白眼,没好气地解释,“我怀疑,她和卡迪威特有关,说不定也已被卡迪威特控制和使用。”

    程彪已然离去,贺煜继续窝在办公椅上静默沉思,一阵子过后,他拨通轩辕墨的电话,跟轩辕墨说想要李晓彤这几年的资料。

    因此,现在能做的便是等待!

    贺煜摇头,不赞同。高峻站在李晓彤那边,就算想为李晓彤脱罪,会自己去,而非依赖警方,在还没找到百分之百能让李晓彤脱罪的证据之前,是不会跟警方合作的。

    “很明显,那个高峻知道倒霉鬼是谁,要不,我们去找他问问?”程彪忽然又道。

    双胞胎姐妹?贺煜一听,脑海顿时闪出一个在记忆里沉伏多年的名字。可是,李晓筠长得跟李晓彤虽相似,但并非一模一样,而且,早在多年前李晓筠已被枪毙了呢。

    程彪郑重地如实禀告,说完,给出自己的见解,“本来我还以为她是在胡闹,如今所见,难道这事真不是她所做?那真正凶手到底是谁,她口中那个倒霉鬼到底是何人,还跟她长得一模一样,难道她有双胞胎姐妹?”

    高峻走了,李晓筠被暂时拘留起来,程彪则去市政厅跟贺煜汇报案子的进展,说到高峻和李晓筠的面谈,程彪对李晓筠最后那番话提出疑惑,贺煜听罢,也皱起眉来,再问一次程彪关于“李晓彤”今天的那些反应。

    高峻回神,却不做声,一会,程彪进来,提示面谈时间已到,李晓筠大急,发指眦裂,继续朝着高峻大吼,“记得找保罗问清楚,还有,帮我把那倒霉鬼揪出来,她敢嫁祸给我,我一定不放过她,这次我要她右脸也毁掉!”

    高峻回忆这些往事期间,李晓筠激动震惊的情绪也慢慢平复了下来,抓住高峻的手愤怒地道,“快,打电话给保罗,确定是不是那倒霉鬼逃跑了,如果是,这录像里的人肯定是她了!”

    对这件事,高峻起初是有反感的,但碍于卡迪威特,不得不接受,他想,只要这个女人安分守己,协助自己完成任务,其他的可以忽略不计。谁知道,此女死性不改,还是想着找凌语芊报仇,且弄出这么大的事故!

    卡迪威特觉得这女人不错,能帮上忙,开始对她重视,让人教她一些打斗的本领,有些任务也继续交给她完成,几年下来,李晓筠混得越来越好,这次,高峻重返g市,需要一个内应,卡迪威特想到李晓筠,可是,李晓筠曾经是死囚,真实身份在中国是不能透露出去的,他们正在犯愁着如何是好,身为姐姐的李晓彤忽然找上李晓筠,这也正好让李晓筠起了恶念,将李晓彤禁锢起来,自己则用李晓彤的身份,跟随高峻回国。

    她是个聪明人,知道只有卡迪威特才能让自己改头换面,于是苦苦恳求卡迪威特,正好卡迪威特那时有个任务,需要一个女性参与,李晓筠自然而然就成了他相中的对象,那次任务中,李晓筠被一个60多岁的性变态黑社会老大折磨了整整两天,在那个黑社会老大死后,才回到卡迪威特身边,她整个人也变得更加心理扭曲起来。

    李晓筠正过得无所事事,隐约发现卡迪威特不同寻常,心想跟着卡迪威特一定不错,不料结果却是吃了不少苦头,她心里于是更加记恨凌语芊,心想自己变成这样,都是拜凌语芊所赐。

    当年,李家动用了巨大关系蒙天过海,安排人顶替李晓筠受了枪毙之刑,李晓筠则从监狱中偷换出来,然后,去了委内瑞拉,后来,无意中被高峻和卡迪威特碰上,高峻本是打算举报李晓筠,卡迪威特得知整个情况后,阻止了他,且将李晓筠收在身边。

    若是别人听到这番话,肯定被弄糊涂,可高峻没有,因为他清楚知道眼前的女人是谁!不错,这个女人,并非真正的李晓彤,而是,李晓彤的亲妹妹——李晓筠!

    她不就叫李晓彤吗?为什么她又突然说得好像李晓彤另有其人似的?

    李晓彤……

    高峻听完这件事,也觉得古怪,本来,基于李晓彤是凶手,在还没做出任何判决之前,除了律师,不能跟任何人接触的,但高峻不知使了什么手段,得以亲见李晓彤,他很严肃慎重地跟再次质问李晓彤有没有做过这事,要李晓彤如实回答才能帮她,李晓彤也依然一口咬定那不是自己,谈到最后,她忽然两目大瞪,厉声嚷出,“我知道怎么回事了,是她,一定是她!李晓彤,那该死的倒霉鬼!”

    古怪,好古怪!

    不错,这些天她有跟郭明联系过,倪媛媛无罪释放后,她就想到郭明没法从倪媛媛那得到好处,必然找她,于是先发制人,给郭明一笔钱,叫他离开g市,短期内都别再回来,那笔钱,是通过郭明居住的小区垃圾婆给郭明的,由此,她也安静了数日,谁知郭明那混蛋贪得无厌,竟然把她给的那笔钱很快挥霍完,又找上她,没办法,她只好照办,不过也警告他,这是最后一次,她不会再被他威胁。其实,她也想到这样一直被人捏住把柄不好过,动了杀死他来个一了百了的念头,但这只是一个想法,尚未找到足以让自己摆脱嫌疑的情况下,她是不可能动他的,再说,就算杀也不会笨到亲自去动手啊,所以,这录像肯定有问题!他们说,录像是郭明家找出来,难道郭明早知有人杀他,提前安装了摄像机?

    审讯室里,李晓彤已经看完视频,整个人陷入震惊状态,不,不可能,视频里的人怎么会是自己,就算那容貌跟自己一模一样,身材装扮也一模一样,但她确定那并非自己,昨天晚上,她明明在家,明明没找过郭明,更不可能杀死郭明!

    李晓彤纵使心中不愿,可最终还是乖乖地随程彪等人走了,高峻目送着他们,眸光越发深黑和暗晦,待他们都消失,他返回自己的办公室,给律师打了一个电话,大概说明情况,半个小时后,与律师一起朝警局而去。

    暗暗思忖了一阵,在程彪再次出声提醒时,高峻定了定神思,叫李晓彤,“你先跟他们走,我会马上安排律师过去。”

    高峻眸色深邃回望着程彪,数秒,目光又扫向李晓彤,认识李晓彤时间不短,而且,对这女人了解颇深,一眼就看出她想干什么,尽管她有杀人动机,但从她这次的状态看,他觉得她真的不是凶手,可程彪也不像是撒谎,还那么肯定地说有视频为证,这中间,到底怎么一回事?

    “有没有杀人,跟我们回警局不就知道了,若是有人敢说录像里的人不是你,我们就信你没杀人。”程彪再次发话,语气有点不耐烦起来,跟李晓彤说罢,转向高峻,仍十分客气,“高总,我们警察办事绝非乱来,对这次的谋杀案,我们是有足够证据的,希望高总配合一下我们,让我们把犯人拉回去,好早日落案。”

    看着高峻有点怀疑的样子,李晓彤再次开口,继续咬定自己被冤枉,“高峻,别信他的鬼话,我真的没杀郭明,昨晚我一直在家,又怎么会去杀郭明!你信我,还有,帮我!”

    程彪在g市警界混了这么多年,多少是清楚高峻这人的势力,于是也客气地把拘捕令呈给高峻看,同时还申明有录像为证,高峻看完,眉头不由又皱了几分。郭明这个人,他是知道的,也知芊芊这次被打事件正是跟前这个女人把郭明介绍给倪媛媛。

    高峻剑眉微微一蹙,看了看李晓彤,随即转向程彪,问道,“怎么回事?”

    李晓彤心头一喜,急声大喊,“高峻,快救救我,我不是杀人凶手,我没杀郭明,根本就没有,一定是有人污蔑我,嫁祸给我,对了,是凌语芊那贱人,还有贺熠,一定是他们!”

    李晓彤继续拒捕,使劲扭动着身子,她甚至使出不知几时学到的一些功夫,当然,面对训练有素的警察,她根本不是对手,只能继续张口大喊求救,可惜,周围只有几个秘书小姑娘在,见押李晓彤的人都是警察,便不敢出面,直到一个高大的人影忽然降临。

    李晓彤立即奋起挣扎,大声喊着来人,程彪朝其余两名警察打了一下眼色,他们也快速跑到李晓彤的办公桌后,抓住李晓彤另一只胳膊,一起押着李晓彤往门外走去。

    “有哪个杀人凶手会承认自己是凶手的?李小姐,你放心,等你跟我们回去,经过详细盘问和证实,你就会乖乖认罪的了!”跟在程彪旁边的一个警察冷哼出声,人已快速来到李晓彤身边,抓住李晓彤的一只胳膊。这个案子他也有份参与,这些日子也是操碎了心,还牺牲了不少跟老婆儿子相聚的时光,对李晓彤这个罪魁祸首可谓是恨死了。

    缉拿杀人凶手?李晓彤娥眉即时一蹙,仔细一看程彪呈现在眼前的拘捕令,更是面色大变,激动怒斥,“这是从哪捏造的拘捕令?我没杀过任何人,我不是凶手!”

    对李晓彤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程彪打心里鄙视,心想这婆娘死到临头还不自知,于是刻不容缓地将拒捕令往她面前一亮,反讥道,“请问李小姐,缉拿杀人凶手算不算有意义的事?为民除害还是不是随意浪费人民公屯?”

    正在贺氏集团总裁特助办公室工作中的李晓彤,听秘书说有个叫程彪的警长来找她,先是一愕,便也让人把他们接进来,看着来势汹汹的几人,她毫无惧色,反而半眯着眼睨着他们,哼道,“程警长带着这么多人来找我,最好是有什么有意义的事,不然的话,我会投诉你们警务人员浪费人民公屯。”

    听完整个过程,贺煜心情更加激动,他终于可以给芊芊和宝宝一个交代了,不过,高兴着高兴着心头又蓦地涌上一股怪异的感觉,但由于心急着给李晓彤定案,便没多想,吩咐程彪马上去抓人。

    “可靠,非常可靠,昨天晚上,负责监视郭明的人发现李晓彤进入郭明家,呆了大约半个小时才离开,今早垃圾婆去郭明家门口收垃圾,忽然面色仓皇地跑出来,我们截止她,问发生了什么事,她战战兢兢,禀告说看到郭明满身是血躺在床上,我们听罢,立即赶过去,撞开门,才发现郭明已经断气,胸口挨了一刀,我们还在郭明屋里发现一个针孔摄像机,记录的正是李晓彤杀死郭明的过程。”程彪也奋亢不已,这个案子追寻了这么久,总算圆满结束,这对他来说可是大大的喜事,他想,自己总算不辜负这个上级老大的重托,总算可以交差,可以安心过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