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结局倒计时 3

    ♂!

    接下来还有三章:结局倒计时2,结局倒计时1,完美幸福大结局(全书完),亲们敬请关注!——

    题外话——

    凌语芊微微叹了一口气,抓起他的手,来回抚摸一下,接着说,“贺煜,我知道你是个重情重义之人,这也是我欣赏你的一个优点,但有些时候,该放开就得放开。不错,李晓筠该死,我比任何人都恨不得她死,可这次,她真的没杀郭明呀,真正的凶手是李晓彤。”

    贺煜定神,回望着她,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凌语芊先是本能地在心里痛快一番,注意力回到贺煜身上时,不觉又收起这份欢喜,若有所思地注视着他,迟疑地道,“你是不是在想,不如案子就这样算了,就让李晓筠替李晓彤受刑?”

    当年,李晓筠出了事,其父李坤的仕途也略有影响,虽不至于被革职,但几年间也仅是游荡在一个空有其表并无实权的空职上,这次他另一个女儿又涉及杀人罪,以后想出头,恐怕更艰难了。这李家的人,简直可以送他们七个字——不作死就不会死!

    这个李家,真是太嚣张,太不把法规当一回事了,竟敢做出此等偷天换日的行径,而李晓彤,身为律师知法犯法,现在沦落成这样,不就是她自己自讨苦吃!

    她不禁想起,几年前,有次她和薇薇等人去逛街,似乎就看到一个长得极像李晓筠的人,当时还以为看错了,如今看来,那人确实是李晓筠,幸好,当初没出啥意外!

    始料不及的情况,让凌语芊整个人被震得目瞪口呆。李晓彤不是李晓彤?不,现在那个李晓彤,跟在高峻身边的那个女人,并非真的李晓彤,而是李晓筠,那个早该几年前就下地狱去的毒妇李晓筠?

    几乎是一刹那间,贺煜快速按住她的肩头,将她扭转了过来,她挣扎、排斥,他略微加点力,稳住了她,宽大的掌温柔地拂着她气鼓鼓的脸容,少顷,终对她倾诉出了沉甸甸的心事。

    说罢,她再也不看他一眼,转身背对起他。

    “我有事,你总会替我分担,但你有事就一个人藏着掖着,这样让我感觉自己很没用,我们是夫妻,应该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我想帮你。”凌语芊继续说,见他似乎还是不打算跟她坦白,她用力咬了咬唇,怒叹,“算了,或许你根本就没把我当一回事,人家骏一以前有什么自己没法解开的结,都会找我谈,让我帮他呢!你过去睡吧,晚安。”

    贺煜望着她,俊颜笑意浅现,并不立即回话。

    “不告诉你!”凌语芊又是傲娇地哼了哼,瞅着他渐渐舒缓开来的眉目,略顿几秒,语气不由得转为郑重,切入正题,“贺煜,我知道你想保护我,有什么事都不想我操心,但我不希望这样,我又不是小孩子,我的承受能力还是很行的,这一路走来,经历了这么多,若说还有什么让我不安的,便是你的安危,至于其他的人或事,我不会太在意。我知道你心里有事,希望你能坦白告诉我,让我陪你一起分担,好吗?”

    “哦?什么对抗绝招?几时想的绝招?”

    凌语芊扁了扁唇,俏皮道,“不怕,我有对抗绝招。”

    “不是说不想跟我这头大色狼睡吗,今晚怎么又想了,难道不怕我兽性再起又对你做出某些事来?”将跟前娇软馨香的身子圈在怀中,贺煜打趣出声。

    贺煜挑了挑眉,眼神问她确定让他跟她一起睡?她嘟嘟小嘴,点头,拉住他手腕的手使了一把劲,在他担心伤到她而顺着她时,总算让他在她旁边躺了下来。

    像往常那样,他小心翼翼地扶她躺下,替她盖好被子,给她一个晚安吻,起身准备回自己的床铺,不料,凌语芊陡然拉了一下他的手,美丽迷人的水眸一瞬不瞬注视着他,身体渐渐往里面挪了一些,指着腾出来的位置,示意他也躺下。

    不知不觉,她在医院度过了一个月,胎儿的情况已稳定下来,再无危险,医生今天下午宣布可以随时回家静养,凌语芊在医院窝了一个月,早就闷得慌,于是想明天一早就出院,贺煜宠她,便不反对。

    贺煜定睛,眸色深邃地回望着她,继而,摊开手掌在她乌黑透亮的双眼轻轻一遮,若无其事地道,“没事。快睡觉吧,明天还得早起回家呢。”

    见他只愣不应,凌语芊不禁又喊了一声。

    不知何时开始,她发现他变得有点古怪起来,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偶尔还一个人发呆,她问他,他也不说,只道是工作上一些小事,让她不用操心,好好照顾自己和宝宝。她清楚,那不仅仅是一些小事,凭他的能力又怎么可能被一些小事难倒,她觉得,应该是李晓彤杀人的事吧,便也没多加追问,然而,如今案件已经解决,李晓彤已被判刑,他心情该放轻松了才对啊,又或者,他正是因为李晓彤就要死了,才这么难过?

    贺煜却还是伸手环住她的肩膀,送她回屋,准备扶她躺下时,凌语芊猛地阻止他,沉吟地问道,“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不好处理的事,导致睡不着觉?”

    “突然醒了,看不到你在床上。”凌语芊解释,紧接着,摇了摇头,“不冷。”

    忽然,一声轻轻的呼唤自身侧响起,贺煜睁开眼,看到一手扶着腰,一手轻搭在腹部的凌语芊,双眸迅速一敛,藏起不该有的情绪,急切地道,“怎么跑出来了,冷不冷?”

    “贺煜,你还不睡?”

    人生,总是这般难以取舍,情与义,最磨人。只需闭眼,他就会想起李晓彤那张憔悴苍老的容颜,心里于是紧紧地揪起来,使他无法喘过气,正如,此刻。

    放了的话,干净利落,一了百了,可他不敢确定,自己将来会不会为此后悔。不放的话,他又心绪不宁,不知道会不会因此给未来平静的生活造成意外。

    一整天下来,他都在思索着一件事,心思不定,像手里抓着一枚棋子,不知该不该放到棋盘某个位置去。

    浓黑的夜雾笼罩着整个天地,一景一物都陷入沉寂静谧当中,贺煜伏在露台的栏杆上默默抽着烟,烟头上橘红色的火星忽明忽暗地映射着他俊美无铸的脸容,飞扬的眉峰,深锁不展。

    当晚,医院。

    同时,贺煜委托轩辕墨动用各种关系帮忙,尽快安排审讯李晓筠的“杀人案”,尽管李晓筠一直咬定自己是冤枉的,但证据确凿,不容抵赖,加上各方势力特意反击,李晓筠终被判死刑。根据李晓彤说的那个计划,紧接着便是贺煜让程彪在李晓筠行刑前身体检查报告中提出疑问,只是,贺煜并没立刻去做这件事。

    接下来事不宜迟,贺煜马上让人安排安全屋给李晓彤和麦克住,同时,切断任何能搜到李晓彤的渠道,因而,高峻等人并不知道李晓彤已被秘密保护起来,继续到处搜索着。

    贺煜继续眸色深诲地凝望她片刻,终于,同意了她的请求。李晓彤视线这也回到他的身上,定定看着他——这个她曾经深爱,因为那份无法割舍的爱而做出无数错事,导致踏上不归途的男人,她的心里,猛然像被重型坦克辗过似的,除了痛,还是痛,漫无边际的痛!

    “值得!”李晓彤毫不犹豫地应答,语气无比坚决,她别开脸,看向遥远的天空,曾经,被关押在那个没有任何窗户的灰暗潮湿的小房子里,她总会仰头面对上空,渴望见到蔚蓝辽阔的天空,如今终于见到了,如她所想的碧蓝,干净,辽阔,可惜,她再也感觉不到任何希望和光明。

    “值得吗?”他望着她,低低的嗓音再次透出惋惜之意。

    贺煜总算全部明白过来,望着眼前的女人,心里直唏嘘,这种同归于尽的计划,也亏她才想到,这些日子,她大概一直在谋划这个计划吧,可是……

    “我并非要她以杀死郭明的罪刑被枪毙,而是想揭发她的真实身份,当年的杀人犯,越狱,这些罪名够她再死好几回。你难道忘了,死犯入狱之后都会对其身体检查一番,记录,李晓筠只是整了容,身体其他部位都没变动,只要一检查,得出记录会与以前一模一样,然后,有人故意想起相同之处而生出怀疑,那么,我在这个时候出来自首,高峻等人就算再厉害也没法再让李晓筠顶替我的身份了,她这个当年就该枪毙的死犯,自然就会公诸于世。”

    “那你呢?尽管这个计划再天衣无缝,还是会被攻破的一天,她根本没杀过郭明,想借定她的罪根本不可行。”

    “李晓筠的整容是卡迪威特亲自操刀,卡迪威特的技术怎样,你应该清楚,而且,他既然亲自操刀,自是不会留下让你们发现李晓筠面部原型的机会,他们只要找到我,李晓筠的杀人罪名就会摆脱,你们没法证明她是李晓筠,那么,到时她会说,她才是真正的李晓彤,而我,不过是为了陷害她故意弄成这样,因为,只有我自己才知道自己的经历,没人能够为我作证,即便麦克也不行!所以,只要她被定罪,关进监狱,她就再也没法逃脱。”

    但,他又没法直接对她执法,否则李晓筠会逍遥法外,这个本该几年前被枪毙的凶手!

    如今,高峻的人到处找她,她无路可逃,只能找上他,可她是杀人凶手,她确实杀了人,即便她的遭遇曾经是多么的悲惨和凄凉!

    李晓彤的那些过往,很长,很长,道不尽的凄凉,数不尽的悔恨和悲伤,贺煜静静地聆听着,心海跟着不停翻滚,听完后,他不清楚自己对眼前这个女人持着什么样的心情,怜悯?惋惜?痛心?幸灾乐祸?责她自作孽,咎由自取?

    李晓筠利用倪媛媛陷害凌语芊的事,李晓彤都知道,她本以为,李晓筠会因此惹上麻烦,却不料,这个狡猾恶毒的妹妹终究还是脱险了,她很愤怒,很不甘,于是,亲自制造一宗命案,嫁祸李晓筠,要李晓筠血债血还!

    他们把另一个看守保镖保罗打晕,逃离了荒岛,回到中国g市,她得知如今的市委书记“贺熠”其实就是贺煜,也是麦克告诉她的,麦克跟在卡迪威特身边混了很多年,情报网很不错,这也是为何有此能耐把她带回中国来。虽然,李晓筠也把身体给过麦克,但只是一次,而且已经时隔很久,不像李晓彤这样,给了无数次,只要麦克需要,随时都会满足他,还借用某种药来让麦克对她迷恋得不可自拔,甘愿为她做任何事。

    负责看守她的其中一个男人麦克,看中了她的美色,为了逃离,她不惜出卖自己的身体,还借用特殊的药让麦克对她的身体迷恋得不可自拔,最终答应她的要求,与她当一对亡命鸳鸯。

    原来,帮助恶人非但得不到好报,还会遭到恶报,自己变成这样,是自己咎由自取!只是,她不甘心,不甘心这个自己处处为其着想的人到头来这样对待自己,活得如此风光!所以,她要报复!

    多少个夜里,她蜷缩在空寂冰冷的木板床上,脑海反复浮现李晓筠对她坦白的那些话,原来,自己最大的情敌不是凌语芊,而是这个妹妹,自己一直疼爱有加的妹妹,一直以来都窥视着自己的男朋友,寻找各种机会破坏自己的恋情,亏自己,还那么疼她,为了帮她,连人格和良心都丧尽。

    当年,看在姐妹亲情上,她不惜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帮李晓筠逃离监狱,让李晓筠有了重生的机会,后来,同样是因为亲情,她漂洋过海去国外探望李晓筠,结果却遭到李晓筠的恩将仇报,将她毁容,囚禁,顶替她的身份,霸占她的一切,风风光光地活下去,而她,被囚禁在无人的荒岛,饱受痛苦与折磨。

    狠狠压住心底那份不该再有的悸动和渴望,狠狠收起眼中的痴恋,任其变得散涣和迷离,李晓彤娓娓道出这些年的境况和遭遇。

    终于从这张俊美绝伦的面容上看到了疼惜之情,李晓彤却无预期中的欢喜,满眼倾注的是浓浓的苦涩和怅然,曾经,她希望这个男人能再次用心疼的眼神看她,可惜都没法如愿,时隔多年,在一切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之后,她终梦想成真,却已经晚了,贺煜,太迟了!再说,他的疼惜是因为她变得如此落魄,这样的心疼,不是她真正需要的那种。

    只是,眼前的人,这些年过的又是怎样一种日子?容貌还是那个容貌,可惜,神态,灵魂已不再若从前,再无当年的意气风华和自信骄傲,入眼所见的,是憔悴,苍老,暗淡,无神。

    当年,李晓筠杀害雅儿,明明已被枪毙,可为什么还活着?而且还变成这样?轩辕墨发来的那份资料里所讲的人,应该就是李晓筠了吧,难怪他总是不敢相信李晓彤会变成这样,原来,那根本不是李晓彤!

    此刻,他敢确定,她刚才说的那些话应该是真的了,眼前这个人,才是真正的李晓彤,而他前阵子约见的,目前被关押在拘留室里的,虽然长着一张与眼前的人一模一样的脸,但并非真的李晓彤,而是她所说的,李晓筠!

    彼此间,一声不吭,四目相对皆紧盯着对方,好长一段时间,贺煜首先晃过神来,问,“这到底怎么回事?”

    那儿果然伫立着一个人影,既熟悉,又陌生。贺煜一步步地走过去,那人也缓缓回头,映入他眼帘的正是李晓彤的容颜,只是,右边面颊上多了一道十字形的疤痕,深刻到触目!

    贺煜不再多说,迅速挂断通话,把手机往裤袋一放,刻不容缓地冲出办公室,直奔顶楼的天台。

    她在市政厅的顶楼天台!

    “就现在,我在市政厅的顶楼天台。”

    “好,我和你见面,地点在哪,什么时候?”不再犹豫,贺煜干脆地问出。

    李晓筠!贺煜霎时又是深深一震,被这一个个离奇的事件,弄得几乎头脑大乱,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会错过这么多的隐情!

    “嗯,郭明的确是我杀的,但关在拘留室里的人,不是我,那是……李晓筠。”

    “你是彤彤?李晓彤?”终于,贺煜喊出这个名字,没再试图去隐藏自己的身份,话题转到她身上来,嗓音严厉了几分,“假如你是她,你现在应该被关在拘留所吧,还有,你想我救你?可是,你杀了人,我不可能救你!”

    “我不清楚他们何时知道,我是前阵子方知,贺煜,我们见见面吧。”

    一个接一个震撼,在贺煜心头激起千万浪潮来,素来冷静善言的他不觉也变得慌乱和支吾起来,尽管,现在他的真实身份是否被识破已不是那么重要,可他还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被高峻等人识穿,而且,还是自己完全不知情之下,他们到底什么时候知道他的身份?如何识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