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44大大高潮:洞房花烛夜,精彩震撼必看

344大大高潮:洞房花烛夜,精彩震撼必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出其不意间,他笔直的腹背往下一沉,尊贵的双膝并跪在了地毯上。

    噢噢噢!

    全场顿时一阵轰动!

    季淑芬和凌母则异口同声地发出一声惊呼,季淑芬是心疼又抓狂,想她是贺煜的亲生母亲,可从没受过他这样的礼呢,如今,他竟然不顾尊卑当着众多宾客的面给凌母下跪,这……算什么啊,他这是被兴奋冲昏脑子了吗!既然那凌语芊都站着,他也站着不就行了吗!

    不顾台下的哗然,更不顾季淑芬的恼火,贺煜目不斜视凝望着凌母,极具磁性的嗓音再次和着动听的话语自唇间飘逸出来,“岳母大人,这次我应该有资格这样叫您吧?多谢您生了芊芊,多谢您在我不在她身边的那段日子含辛茹苦地陪伴她,开解她,保护她;多谢您在我对她做出那么多的伤害之后依然肯把她交给我!我答应您,将来再也不会让她哭,不会让她难过,我会永远疼她、爱她、陪着她,一生一世!”

    凌母本就澎湃的心情,瞬时更加波涛汹涌,眼泪哗哗哗就夺眶而出,两手颤抖地扶住贺煜的手臂,声音哽咽一个劲地叫他快起来。

    贺煜浅浅一笑,顺势站起身,伸手过去帮凌母拭去脸上的泪珠,动作极尽温柔,充满敬爱。

    在场的人霎时又是一股震撼,季淑芬也又是抓狂不已,但只能羡慕妒忌恨地看着,不敢发出一个字。

    紧接着,贺煜转到贺云清和父母面前,并不下跪,只来回看了他们一眼,容色严肃认真,语气不容否决,“爷爷,爸,妈,今天我再一次把芊芊娶进门,我希望你们能和我一样,疼她,爱她,包容她,呵护她,待她,如待我!她要是受到委屈,等于我受到委屈,她要是受到欺负,等于我受到欺负,任何给我委屈和欺负的人,我都不会轻易放过!”

    这话,说得不够温情,像是在威胁呢!只是,经历过这么多,还奢望贺煜待以温情吗?他要给他们的,就是威胁,就是警告,不管他们此刻是否真心接纳凌语芊或不得不勉为其难。他会记住他们是长辈,分别是他的爷爷和父母,但同时他也要他们记住凌语芊是他的妻子,是他这辈子都会珍爱的女人!

    台上的情况,瞬间陷入僵局,不但季淑芬的面色有点难看,就连贺云清与贺一航也神色复杂地瞅着贺煜,心里很不是滋味。

    至于宾客们,掌声持续不断,一浪盖过了一浪!此情此景除了鼓掌和欢呼,他们似乎也找不到别的事可以做,他们心里都明白了一件事,凌语芊,是个不简单的角色,以后绝对不能怠慢,更不能有半点针对!

    这时,司仪也开口了,宣布新郎和新娘子交换戒指,打破僵局。

    贺煜注意力从家人那转开,回到凌语芊的身边,重新拉起她美丽的小手儿,先是深情凝望数秒,随即从司仪端来的锦盒上拿起那颗价值上亿的精美钻戒,温柔细致地套在凌语芊的无名指上。

    凌语芊还在为刚才的情景感动震撼着,呆呆地看着他把美轮美奂的钻石戒指套在她的手上,看着戒指上的大钻石发光发亮,璀璨夺目,向她展现永恒的爱。

    极力忍着灼热的泪水,她痴情眷恋地望着他,这个给她无尽呵护与深爱的男人,好一会后,也从锦盒里拿起另一只戒指,缓缓套进他修长结实的无名指。

    无名指从此变成有名有主,她是他的妻,他是她的夫。

    交换戒指仪式完毕后,紧接着司仪又为他们呈上一只白鸽,白鸽象征和平、安宁、繁荣、昌盛,还象征着坚贞不渝的爱!

    贺煜和凌语芊齐齐伸出手,一起捧住可爱灵气的小白鸽,朝着天空的方向释放它飞翔而去。美丽的夕阳照射着整个礼台,璀璨的光辉辉映在他们的身上和脸上,分外祥和,分外恬淡,幸福的光圈将他们深深环绕住。

    极美极动人的一幕,令礼台下顷刻又是一片喝彩、欢呼和鼓掌声。

    司仪也高高兴兴,欢欢喜喜地喊出最后一个程序,宣布宴席正式开始。

    此次婚礼的每一个场景和程序都请了专人精心设计,宴席也不例外,走的是尊贵奢华的风格,打破传统的圆桌合菜,改成方桌派对形式,一道菜肴搭配一种酒,每吃完一道菜就换一支酒,故全部吃完至少得花上两、三个小时,不过,宾客们都乐在其中,喝香槟、品佳肴、谈天论地,相当悠闲和惬意。

    前来的宾客至少一千人,都是贺煜几经筛选,确定不会有任何不敬或捣乱的,为防媒体混入,贺煜还派守了大批保安,宾客凭帖子进场,因此大家都是规规矩矩,没任何不轨之心的。

    凌语芊终于换下了那袭隆重而昂贵的婚纱,改为穿上晚礼服,根据计划,她今晚会连换三套礼服,每一套都是名家设计,价值百万以上,配上她满身的珠宝首饰,整体形象依然非常高贵、华美和优雅。

    既然是新郎新娘,自然少不了对来宾敬酒鸣谢,贺煜带着凌语芊,由池振峯与沈乐萱陪同,开始周旋各桌各席。

    难得此等机会,各位来宾争相出头,高举酒杯,对贺煜呈现各种讨好,谄媚和祝福。

    贺煜心情大好,照单全收,露出罕见的友善和亲切,不过,他自己喝归喝,可是丝毫不让凌语芊沾到酒气,再一次叫众人见识到他对凌语芊滴水不漏的呵护。

    将近半个小时,第一轮敬酒终于完毕,此时,天色全然黑了,整个沙滩亮起一盏盏日光灯,五颜六色,煞是美丽,但最吸引人眼球的还是海岸边那大片大片的蓝眼泪。

    与那天见到的奇观一样,整片海岸铺满了荧光色的蓝点,蓝点随海浪的拍打尽情闪动和跳跃,把整个海岸线辉映得宛若浩瀚无边,晶莹剔透的银河星际。

    好美!

    好神奇!

    宾客们无不瞪大了眼,再次陷入震撼当中,同时忍不住在心里暗暗惊叹,这与众不同的贺煜到底还要给大家多少独特和意外呢!

    是的,只要婚礼尚未结束,别出心栽的景象会陆续有来,当地面仍在如梦似幻、唯美撼人时,上空也事不宜迟地再现精彩绝伦。!

    烟花汇演开始了!

    绚烂缤纷的烟花腾空飞起,射向婚宴现场的上空去,在辽阔广袤的夜空中爆发、绽放、飞舞,为婚礼点燃了璀璨的“烛光”。乐队也开始奏乐,整个沙滩再次沸腾喧闹起来。

    不断腾升的焰火,满载着对新人的美好祝愿,大肆喷发,竞相绽放,组成一个个别具意义的数字和图案,有“1314”,“520”、“5201314”、“百年好合”、“夫妻恩爱”、“携子之手”“与子偕老”,但凡任何关于爱情和婚姻祝福的语句都会涌现,在黑暗的夜空闪闪发光,瑰丽夺目。

    当空中滚滚流泻焰火瀑布时,礼台中间的烟花绘画网幕上也随之直播,各种花样卓然舒展,一幅幅画卷喷涌而出,象征着这对新人的人生自此走上幸福和快乐的站点。

    整个沙滩,说不出的罗曼蒂克,每个角落都洋溢着童话般的气息。

    太美了,真是太美了!

    太震撼了,真是太震撼了!

    独特唯美的世纪大婚礼,就算会随着时间慢慢闭幕,但它带出来的效果和撼动,将永远留在人们的心中。

    大家都会记住,某年某月,叱咤商场、强大无比的贺煜,为他深爱的女人凌语芊,呈现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婚礼,让世人震撼,惊叹,羡慕,钦佩和崇拜!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兴奋的时光更是容易消逝,不知不觉中,夜晚九点钟了,宴会正式结束。

    基于礼仪,贺煜和凌语芊开始送客,与一个个来宾握手欢送。

    从下午两点到晚上九点,这大概是大家呆得最长时间的一次婚礼,然而,来宾们没有丝毫的厌倦和不耐,反而个个意犹未尽,与贺煜握手辞别时,都是神采飞扬的,兴致盎然的,再次给予祝福和道贺,甚至感谢贺煜给他们机会见证了如此美妙的婚礼。

    贺煜不禁也满怀自豪和优越,只因他要的目的达到了!

    随着一个个宾客踏上快艇欣然而去,热闹的沙滩夜逐渐安静下来,除却那些仍在收拾的工作人员,便只有昊宇和李承泽等人继续留守。

    今晚的洞房花烛夜会在岛上度过,贺煜这些铁哥们也会在这里呆一晚,他们说,要闹洞房!

    此刻,他们命人搬来椅子,围坐海岸边,先是静静欣赏依然活蹦活跳的蓝精灵,然后开始了畅聊。

    每次都是李承泽首当其冲,琥珀色的眸子来回瞅着贺煜和凌语芊,语气暧昧地问了出来,“老大,你想好今晚和小嫂子怎样庆祝洞房花烛夜没?你们老夫老妻,单纯的翻云覆雨可不够哦,必须来点新招。”

    噗~~

    这小子,说话越来越露骨,想当初他看中凌语芊,在她面前可是很害羞的,后来随着贺煜和凌语芊破镜重圆,感情越来越腻歪,他便彻底放下这段不属于自己的初恋,言行举止也就变得大胆起来了。

    在座其他人,得李承泽开启话题,不由都兴致勃勃,满眼期待地看着贺煜。

    凌语芊已经羞红了脸,急忙低脸躲避,贺煜丝毫不受影响,俊脸淡定异常,握住她的手,看着李承泽,反问道,“嗯,那你有何提议?”

    李承泽陡然一怔,结结巴巴,“我有何提议?呃,老大你该不会还没想好怎么过吧?”

    “不可能,大哥对这次婚礼策划安排得完美无瑕,又怎会漏掉最重要的洞房花烛夜?对了大哥,我看你今晚喝了不少,人常说,带着酒气的男人特别彪悍,今晚上你可要大展雄风呐!”何志鹏突然也插说一句,看来酒不但能壮雄风,还能壮胆,他今晚可也喝了不少。

    呵呵~~

    其他几人,肖逸凡,池振峯,昊宇纷纷露出了兴味的笑。

    何志鹏的女朋友张芸芸发现凌语芊已被羞得不知所措,迅速往何志鹏腰上用力一掐,啐道,“真爱胡说八道!”

    “我哪胡说八道了,我说的都是真话,你根本不了解大哥,他就算不喝酒,也会想其他办法的,不,应该说你不了解男人,这么重要的日子,对每个男人来说都无比独特,都希望……决战到天亮!”

    哈哈!

    伙伴们再也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

    贺煜趁机撕咬凌语芊的耳朵,发出煽情挑逗的低喃,“老婆,听到了吗?决战到天亮!你准备好了吗?”

    凌语芊更加脸红耳赤,急忙站起来,叫上沈乐萱与张芸芸,躲到一边去了。

    这些纯爷们,没有半点收敛和反省,越发无所顾忌,逮住贺煜继续追问今晚的安排。

    贺煜缄口不提,但笑不语,在他们轮番追问得太紧了,于是叫他们猜,还说猜中有奖,奖品是半个月欧洲豪华游!

    结果,众人纷纷大动脑筋,可惜谁都猜不到,再次体会了他们老大的心思非一般的能以捉摸!

    时间就此又过去了一个小时,场面已经收拾完毕,工作人员陆续离去,沙滩上,更加的宁静了。

    贺煜这也站起身来,对众伙伴辞别。

    大伙心知肚明,再对他发出各种暧昧的祝福,先行回别墅去了,于是乎,海边只剩贺煜和凌语芊。

    依偎在贺煜宽阔的肩膀上,俯视着眼前浪漫梦幻的美景,凌语芊低问出声,“贺煜,咱们什么时候回去?”

    贺煜先是稍顿,打趣道,“怎么了?迫不及待地想回去洞房花烛夜了?”

    呃,讨厌!

    凌语芊抡起粉拳,在他胸口重重一锤。

    贺煜立刻发出一声痛叫,“小东西,你真舍得用力啊,就不怕把老公打残了,错过今晚的洞房花烛夜?”

    打残?切,有那么夸张吗!凌语芊非但没有停手,还继续鼓着两腮,再给他一拳。

    贺煜又是佯装哀痛,叫罢拦腰将她抱起,离开海边,朝别墅方向奔去。

    凌语芊本能地搂住他的脖子,娇喘连连,“好了,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男人眸色深深地看着她,一言不发,大步往前的脚步丝毫不停,就那样抱着她,直到进入别墅。

    宽敞明亮的客厅里,满堂高坐!池振峯那伙人竟然还没睡觉,正在那吃喝着,对呢,他们说过闹洞房的,又岂会那么快就去睡了!

    贺煜只怔了怔,凌语芊则赶忙从他怀中出来,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突然,贺煜再次抱起她,继续往楼上走。

    众人始料不及,纷纷起身跟上,李承泽还边走边嚷道,“老大,你刚才不是问我有何好提议吗?我想到了,为表示你对小嫂子的深情,今晚决定先让你对小嫂子跪搓衣板,板子我们已经帮你准备好,可实在的。”

    跪搓衣板?靠!他又没做错事,跪什么搓衣板!贺煜表情不悦地朝这群专爱捣乱的铁哥们瞟了一眼,用加快步伐来反击他们。

    无奈,他怀中终究抱着一个美人儿,就算腿再长,身体再强壮,也跑不过没有任何束缚的伙伴们,结果非但甩不掉,还让他们先一步冲进新房去,然后,大家即时被里面的情景震慑住。

    真他妈的太美了!

    这是众人心里齐齐发出的一句赞叹!

    这间新房,贺煜亲自布置,规定谁也不准事先进内,他们也就没有机会提前见到,如今一看,彻彻底底地被震住了,再次对贺煜竖起了大拇指,如此强大的男人,怎叫人不佩服?!

    贺煜沾沾自喜,伙伴们的反应是其次,最让他欣喜和满意的是小女人的反应!呵呵,瞧她目瞪口呆、陶醉沉迷的模样,意想不到吧,被震撼被感动了吧!

    “喜欢吗?”他搂住她,亲昵地低问。

    凌语芊不做声,视线已经模糊,犹记得,第一次结婚的时候,新房尽管没有十分唯美,但也给她不少感动,后来搬进芊园,浪漫绚丽的主卧室就曾让她感叹陶醉好一阵时间,而今晚这个超完美的新房,完美到一切词语都不足以形容,简直让她永世难忘!她不禁更加期待等下的洞房花烛夜,正如何志鹏所说,他对这次婚礼策划安排得完美无瑕,最重要的洞房花烛夜,更不用说了吧!

    越想,她越期待,突然有点等不及,迅速看向众人,不假思索地下出逐客令,“承泽,谢谢你们的帮忙,今晚的闹洞房,我宣布取消,我不要贺煜跪搓衣板,不要他读一百条爱的宣言,我要你们,统统出去,马上就出去!”

    突如其来的话语,让众人始料不及,凌语芊什么性格,他们相处了这么久早就摸透,着实料不到她会这样做。

    何志鹏有点儿不甘心,揶揄她,“看来大嫂是等不及洞房了呢。”

    这次,凌语芊不再害羞,一改以往温柔娇媚的个性,雷厉风行地喊他们一个个人的名字,首先是何志鹏,“大侦探,你快去陪芸芸吧,你们也可以洞房花烛夜呢!振峯,你去找乐萱,多培养一下感情;昊宇,你回房去打电话和你那些八国联军女朋友们群P去!逸凡难得今夜不用赶通告,抓紧机会多睡会,至于李承泽,你上QQ聊天室,那里很多女孩子,要不去OOXX网,可以约一炮的哦。”

    噗——

    大家越听,越是瞪大了眼,这……这是他们认识的那个温柔纯真的小嫂子吗?

    天呐!

    刹那之间,他们不禁怀疑自己之前对她的了解是否有所偏差!

    至于贺煜,也为凌语芊的言行感到略微惊讶,但善意伪装的他不动声色,憋着笑,静静地看着,看着他的小女人继续各种述说和轰炮,最后,成功地将这群混小子“驱逐”出去。

    房门落下,他抱住了她,意味深长地问,“宝贝,你从哪得知约炮这个名词的?从哪看到什么OOXX网?你经常上?上去做什么?”

    他以为,她平时在家都陪琰琰玩,陪她母亲和薇薇聊天,或者做做饭和点心之类,看来,他对她的日常活动有错漏呢。约炮……越想这样的字眼,他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

    凌语芊这也恢复过来,回想自己刚才的言行,不禁感到囧囧的,呵呵,嘿嘿,一个劲地傻笑。

    “芊芊……”贺煜再喊一声,惩罚性地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凌语芊娇躯猛然一颤,支支吾吾间,岔开话题,“对了,你准备怎样洞房花烛夜,快告诉我,快告诉我!”

    贺煜却不打算放过她,继续追问,“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呃……”凌语芊皱了皱眉,脑海闪出一幕过往,但最终还是没有坦白,继续摇晃着他的手臂,恳求,哀求。

    贺煜见状,心中更加不是滋味,黑沉沉的眸子眯了眯,本欲跟她耗下去,谁知小妮子今晚举动意外连连,几回争执后,竟然动起威胁的念头,作势要跑出门去。

    所以,他不得不妥协,暂且把刚才那件事抛开,拉住她,带她走到大床旁边的桌子旁。

    方形桌面上,摆着鲜花,红酒,香水,碟机,贺煜先是轻轻一按碟机的开关,动听深情的歌曲立刻流泻整个空间。

    看着眼前的画面,凌语芊忆起了何志鹏在海边说过的话,心想贺煜难道要用酒来调情?用酒精增加雄风?不过,他在酒席上喝得不少了呀!

    思忖间,贺煜已将红酒倒进两只杯子,递了一杯给她,自己也端起一杯,带她到床畔坐下,举杯对碰。

    凌语芊讷讷一笑,举起酒杯放到唇间,轻啜了一口,接着,两口,三口,喝光。

    贺煜也干掉他自己那杯,然后重新为彼此再倒一次,不到半分钟,又是干光。

    “小东西,这酒感觉如何?”他神态自若地端着空酒杯,忽然发问。

    凌语芊怔然,这酒感觉如何?香醇,甘甜,味道上似乎和普通的红酒没多大区别,当然,她知道这瓶肯定是顶级的。

    “知道老公在里面加了什么配料吗?”贺煜又接着问,鹰眸半眯起来,饱含深意地看着她。

    凌语芊娥眉顿时又是轻轻一蹙,努力思忖平时看到或听到关于红酒放什么配料的常识,想了一会,想不起来,却觉自己身体猛然很热,很燥,再瞧着他那微微泛红的俊脸,深眸里不断射出的古怪光芒,脑海倏忽一机灵,想起他在婚礼现场说过的某句话——洞房花烛夜,春药伺候,瞬间浑身僵硬,美目大瞪。

    天,他该不会是在酒里面加了春药吧?!

    独特震撼、疯狂激情的新婚夜……原来,他是这样安排!果然够特别,够激情,够疯狂!

    瞅着男人眼中继续绽放出来的熟悉火热、充满情欲的光芒,凌语芊愈加肯定心中的猜想。

    “想到了?怎样?够不够特别?够不够激情?”贺煜性感的薄唇邪魅地勾起,嗓音难以克制的沙哑。

    凌语芊彻底明了,既羞赧又震惊,不禁冲他嗔了一句“坏蛋”,这也才发觉,自己嗓子是那么的颤抖,骚热也似乎越来越剧烈。

    “是不是很热?”贺煜放下酒杯,拥住她的肩头,不料这一触碰,更给双方带起强烈的战li。

    “贺煜,你到底放了多少药?”从未有过的感觉,使凌语芊难受无比,且又不知所措。

    “没,我就放了一点点。”贺煜如实回复着,考虑到彼此都是头一次经历这种药物,他自然清楚得控制好药量,去成人用品店时还特意叫职员拿药性最温和的,想不到结果还是这么猛烈。小东西她,能扛得住吗?早知他别这么快就开始,良宵一宿,他还有很多正经话跟她说呢!

    心里明明这么想着,他却已经无法克制地伸了出手,除去她身上的晚礼服。

    凌语芊俨如身处50度高温之下,乖乖地任由他代劳,随着生理反应,她甚至主动出手,与他一起拉下裙子的拉链,很快,裙子自她身上剥落,莹白细嫩的肌肤因为药性的侵袭泛起了一片片玫瑰红,更加炫目迷人,深深刺激着贺煜的感官世界。

    他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大手回到自己的领口,解开衬衣扣子,本就健硕精壮的胸膛此刻在凌语芊看来,更加性感和迷人,身体更像烈火焚烧,热得她难以自控地口申口今出来。

    电光火石之间,高大的身躯如大山般覆住她娇小的身子。

    “贺煜——”凌语芊无助地喊出他的名字,吃力吞咽着。

    贺煜先是在她红艳艳的小嘴啄吻一下,压住身内越发高涨的Y火,捧住她的脸儿,深情款款地低吟出声,“小东西,生日快乐,新婚快乐,今天开心吗?满不满意老公为你所做的安排?”

    凌语芊神智暂时拾回些许,望进他满是深溺的眼眸中,郑重地点了点头,“好开心,好满意,贺煜,谢谢你送给我如此精彩独特、难以忘怀的生日礼物!”

    贺煜听罢,欣然一笑,突然诱导她,“叫老公。”

    “老公——”凌语芊也毫无犹豫地照办,娇娇软软,甜甜糯糯,酥麻了男人每一个神经。

    薄弱的理智瞬间瓦解和崩溃,那些预备好的情话也跟着抛诸脑后,此刻充斥身体血液的,只有赤果裸的情潮!

    深眸子陡然一沉,他捧起她的脸,灼热的嘴唇粗暴地咬住她微颤的小嘴儿。

    彼此情潮滚滚,连吻都来得比以往都疯狂和邪肆,不久,凌语芊身上仅剩的衣物全然褪落。

    贺煜,贺煜……

    朱唇一张一合,不停呐喊着他的名字。除了叫他的名字,她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是不是很难受?很想老公爱你?”贺煜直接全身冒汗,头一次这般尝试,他也备受着非人的煎熬。

    “嗯,嗯!”凌语芊一个劲地点头,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且不自觉地皱眉和嘟嘴,纳闷抱怨他为啥还不奏响yu望之歌的旋律。她明明感受到,他都准备好了呢!

    单纯的她压根不清楚男人的计划,他原本是打算把她弄得热火焚身,让她在他面前呈现各种媚态,配合他做出各种以往享受不到的。

    可惜事与愿违,非但她想不到,就连贺煜也打错了如意算盘,他自己也控制不住了,各种叫嚣令他不得不暂时把那些算计放在一边,事不宜迟地发出欲wang之夜第一弹!

    “宝贝,有没有觉得老公很……”

    呃——

    凌语芊俏脸一热,不敢言语。

    贺煜见状,鹰眸一眯,闪过一抹诡异的光,作势要离开。

    “不要——”凌语芊急忙阻止。

    “那你说呀,你不说,老公就不让你……”

    坏蛋哦。

    看着他邪邪的表情,凌语芊真想打他一拳,明知他是故意这样整她,无奈药性已将她吞噬着难受极了,思绪混乱,理智也乱了,以致羞耻之心在慢慢消失,感受着因他故意退出一半而让自己甚是空虚,她终究怯怯地说了出来。

    贺煜得意一笑,继续诱导她说各种煽情的话语,一会不再满足于这样的动作,突然把她翻转过来。

    凌语芊也即时尝到了另一种美妙,一个劲地呐喊着他的名字。

    他好棒,这么棒的男人,是她老公,除了今晚,她以后还会享受到,他说过会带她体会各种冲上云霄的感觉,这辈子只给她这样的感觉,别的女人无法体验,好幸福!

    对于她的热烈反应,贺煜尽管事先猜到一些,但此刻真正呈现,他难免感到诧异和兴奋,这小东西,难得这么豪放和大胆,这些话要不是有药性的逼迫,自己估计一辈子也休想听她说出口。

    凌语芊时而喊痛,时而娇口今,由于药性促使,让她贪恋这种痛并快乐着的享受,与他一起演奏出比世界上任何歌曲都动听的音乐旋律。

    整整半个小时,翻云覆雨,炽烈疯狂,在冲上尖一峰时,暂告一段落。

    贺煜气喘吁吁,豆大的汗水遍布了他古铜色的肌肤,从那线条性感的脊背往下坠落,打在凌语芊的娇躯上,与细细的香汗汇合在一起,像甜美甘露滋润着彼此的身和心。

    凌语芊浑身无力,一动也不动,只有那微弱的吐气表明她还活着,脆弱地活着。

    “小东西,刚才好吗?”贺煜喘过气后,恢复了体力,温热的嘴唇不停啄吻着她光滑细嫩的玉背,“还想不想继续?我知道你一定还想继续的对不。”

    男人看准她这样,决定好了要趁机享受福利的,于是突然佯装丧气地感叹,“不知道是你今晚太棒了呢,或老公老了,才一回老公就有点支撑不住。”

    果然,凌语芊一听迅速撅起小嘴,怎么会,不可能,他以前都不是这样的,再说,为了给彼此留下一个刺激火辣的新婚夜,他明明安排了大家吃药,照理说他会比以往更猛。

    贺煜仿佛她肚里的蛔虫,清楚她在想什么,低头在她小巧的耳垂吻了一吻,继续无奈地道,“好了,老公先睡了,明晚再继续。”

    说罢,作势起身。

    呜呜——

    凌语芊即时感到一股空虚来袭,在他离开时,她急忙翻转过来,拉住他。

    看着她那欲言又止、楚楚可怜的模样,贺煜极力忍住笑意,继续装出一副很累的模样,冲她歉意又深情地笑了笑,随即躺正身子,缓缓闭上眼。

    凌语芊咬唇,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心中失落不已,还让她难受的是空虚,她呜咽着,叫喊他,“贺煜……贺煜……”

    男人闭着眼,嘴里却说出一些刺激诱导性的词语。

    结果又是如他所愿,本就被药折磨不已的凌语芊,此刻更是酥麻哆嗦,思绪无法控制地回想方才,回想当时是怎样销魂蚀骨,于是情不自禁地做出了一些大胆豪放的举动。

    贺煜尽管不看,但都猜到她此刻的反应,全身不禁绷紧,不过他继续忍耐着,使出毕生的定力为接下来的福利挣扎。

    可怜的凌语芊,被折磨得身心俱碎,不知如何是好,最终,脆弱的力量不敌那强大的药效,巴巴地往他身上靠去。

    坏蛋哦,平时那么厉害,她不想的时候,他却总是把她折磨得死去活来,如今,她想的就快死掉了,他却说没精力,他却能忍耐住,莫非他没吃到药?否则怎能这般淡定,而不是像她这样,几近疯狂。

    突然,贺煜睁开了眼,眸色深深看着她,“其实,还有一个办法。”

    “嗯?什么办法?”凌语芊霎时一阵狂喜,看到他坏坏的魅笑,她俏脸一红,使劲咬住唇瓣。

    男人继续为她着想的样子,嘴巴凑到她的耳边,出其不意,“老公不是累了吗?那你来……,一样可以的!”

    啊——

    她服侍他?

    像很久以前那次,与他面对面,被他看到了她的全部,包括她脸上的表情?不,好丢人,好羞,好难为情的。

    (接下来,和一一谐,网络版省略)

    深陷情Y世界的两人疯狂索取着,血液在沸腾,身体在燃烧,将彼此送上极乐的巅峰。空气里,弥漫着彼此的体温和喘一息,然而谁也想不到,就在这欲一一望之歌弹奏得高亢兴奋之际,一场灾难毫无预警地降临。

    彪悍中的男人,猛像是被雷电劈中似的,锐利深邃的鹰眸子陡然暴瞪,脊背僵硬,身体不受控制地往下栽去。

    凌语芊被惊吓到,不过,想起他昨晚说的某些话,说他今晚要使出七十二变,给她一个独特多样、难忘刻骨的洞房花烛夜,便以为他在耍什么花招,于是屏息凝神,先静静等待,可是等了又等,不禁有点慌乱了,急忙伸手去推他,“贺煜,贺煜你干嘛了?贺煜……”

    没反应!

    没回应!

    “贺煜,不要玩了,我不要你七十二变,你赶紧起来,我们照常规的就好。”

    依然没有任何回应,她胸口顿时像一阵寒风袭过,凉、飕、飕!

    “贺煜,贺煜啊,别玩了,坏蛋,快起来,否则我生气了,我再也不原谅你的。”她轻轻推开他,吃力地爬起来,见他还是毫无反应,脑门一道灵光闪现,忆起前两次欢爱过程中他晕倒的情景,即时心胆俱裂,更用力摇晃他。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上次他昏迷了一阵子就醒来,如今时间已经超过很多,他却仍双目紧闭,了无生气。

    凌语芊心跳越来越加速,简直像要从胸口蹦出来似的,眼泪仿佛决堤的洪水,刷刷直流。

    许久,她才晓得起来穿衣服,穿好后拉起被子盖在他的身上,想想又还是捡起他的裤子为他穿上,一切都妥后,这才跳下床,冲出房去。

    由于贺煜不想人打扰到今晚的洞房花烛夜,他把池振峯等人的房间统一安排在一楼,就连凌母、薇薇和琰琰也不例外,故她必须下楼去求助!

    刚经历过两场剧烈欢爱的身子,煞是脆弱,体内的媚药也依然残留,继续焚烧着她,加上刚才一时焦急连鞋子都忘穿了,凌语芊此刻的处境是非常的艰难,但她都没理会,整个心思被贺煜的昏迷占据,只知卖力挥动两腿,赤着脚疯狂踩在硬邦邦的大理石面上,一下一下的,走完长长的过道,冲下楼梯。

    “来人啊……振峯,逸凡,昊宇,承泽……妈,薇薇……”她边下楼,边高声呐喊,呼唤着每个人的名字,她甚至跌倒了,跌得很痛,可她依然不理会,急忙爬起来继续往前疾奔,好不容易跑下楼梯,奔跑的身子又赫然停止!

    有人!

    有人出现了!

    不过,他们好陌生,他们是谁?他们身上的衣服是制服吗?什么制服?还有,跟在他们身后的那个人怎么……

    不,一定是幻觉,自己过于渴望有人出现,以致产生幻影。可是,就算自己产生幻影,也应该是自己想找的振峯等人呀,为什么会是这些从没见过的陌生人,还有那令人厌恶的高峻?!

    为了证实,凌语芊迅速抹去眼泪,甚至用力掐自己的手臂,看是不是在做梦,结果,她痛得呲牙裂嘴。

    与此同时,陌生人已走到她的面前,为首那个面无表情地盘问,“贺煜在哪?让他出来见我们!”

    贺煜?他们找贺煜的?不过,为啥这么晚了还来?岛上明明设置着安全系统,他们是如何进来的?凌语芊不禁更加好奇和诧异。

    得不到凌语芊的回应,陌生人群索性从她眼前走过,凌语芊这也回过神来,疾走几步堵在他们的面前,尽量心平气和地问,“你们是谁?找贺煜做什么?”

    大伙,盯着凌语芊,不回复。

    这时,高峻开口了,说出一条极具爆炸性的消息,“他们是国家安全部的工作人员,得到确凿证据证实贺煜是M国某恐怖组织派来攻击和损害中国的特工,我们要正式拘捕他!”

    国家安全部?M国某恐怖组织派来攻击和损害中国的特工?拘捕?

    一个个天方夜谭般的字眼,如巨雷般砸进凌语芊的心海,仿佛地动山摇,巨浪翻滚,娇弱的身子先是重重地打了一个踉跄,紧接着,僵化不动!

    国家安全部……M国某恐怖组织派来攻击和损害中国的特工……现要正式拘捕……她惨白着脸,心里反复呢喃着这些字句,发现那群所谓的国安部成员继续往楼上走,她也赶忙再次跟上,边跑边嘶声呐喊,“不,贺煜才不是什么恐怖分子,你们一定收错消息,贺煜是中国人,是个合法商人,怎么可能是恐怖分子,鬼扯,鬼扯的话!”

    可惜,他们仿佛没听到似的,继续面若寒霜,公事公办,有秩序地迈动着稳健的步伐。

    “还有,你们确定是国安部的?你们假扮的吧?是高峻派来的吧?和高峻一伙的吧?我看你们才是恐怖分子,你们才是损害和攻击中国的人,住脚,你们通通给我站住,私闯民屋,我要举报你们,我要拉你们坐牢!”凌语芊继续撕心裂肺地吼叫,直接去拉住为首那个人的手臂。

    整齐的步伐总算停止,被凌语芊拉住的男人皱起眉头,其他几人,也纷纷露出不解和困惑的神色。

    “她就是凌语芊?”尽管已经猜出凌语芊的身份,带头那个人,还是朝高峻问了问。

    高峻略作沉吟,应答,“是的,她估计体内的药性未退,导致神智有些混乱,你们先去找贺煜,我来跟她解释。”

    说罢,高峻伸手,准备去抓凌语芊。

    “别碰我!”凌语芊愤怒大吼,厌恶地甩开他。

    可惜,她终究是女人,体力和功夫都不及高峻,几番挣扎中,被高峻钳制,然后眼睁睁地看着那群人继续前进,进入的房间,正是她和贺煜的新房。

    ------题外话------

    从早上8点钟审核一直驳回,然后整改到现在,深深无力!老规矩,请加QQ群号:61577245。根据规定,大家进群后请主动找管理员递交订阅纪录,那是免费福利,只有订阅过本文的读者们才有资格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