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45 从天堂堕入地狱(高潮继续,必看)

345 从天堂堕入地狱(高潮继续,必看)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滚开,魔鬼,放开我!”凌语芊再起挣扎,使劲扭动着身子,刚经历过性爱沐浴的她,全身每一个毛孔都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幽香阵阵,不断飘到高峻的鼻子下方,令他即时浑身僵硬、紧绷、发热,特别是她体内仍残留的药效使得她身体依然滚烫不已,这一扭动加挣扎,简直要把高峻逼疯。

    他急促吃力地喘着粗气,提醒出声,“别再动,再动后果不堪设想,我无所谓,但是你……确定心甘情愿和我在一起吗?”

    凌语芊一听,顿如触电,挣扎的身子这就僵住了,对,自己服了春药,药还没完全褪去,自己不能动,坚决不能动。

    “放开我!别碰我!”她于是继续言语上抗拒,先是愤恨叱喝,紧接着又转为哀求,“高峻,你不是说爱我吗?那你放开我,我要去看看贺煜,他真的不是什么恐怖分子,不是特工,绝对不是。”

    “他是!”果断的语气,铁一般的坚决。

    “他不是!”凌语芊再度怒吼,低头对准他的手腕用力咬去,还迅速朝他胯下狠狠一击。

    高峻猝不及防,本能地发出一声哀痛,松手。

    凌语芊逮住机会逃跑,直奔回卧室,只见那伙人正在对房间做着细微的检测和侦查,见到她进来,动作稍停,又发觉她准备跑向贺煜,他们赶忙上前,阻拦。

    “贺煜不是恐怖分子!不是特工!他不会做出对国家损害的事,他只会为国家建设贡献,他还每年固定捐助巨额善款给社会需要人士,你们弄错了,抓错人了!”凌语芊气急败坏,继续为贺煜辩解。

    那些人仿佛没听到似的,冷冷瞥着她,这时,高峻已经进来,再次抓住凌语芊。

    “放开我!滚!”凌语芊又是奋起挣扎,忽然想到池振峯等人,打算跑去求助。

    不料被高峻看出她的心思,他及时拉住她,低声提醒,“没用的,他们自身难保,他们也难逃其罪!”

    自身难保?难逃其罪?凌语芊惊诧,美目难以置信又痛恨焦急,打算追问个究竟,却见那伙人突然抬起贺煜,注意力不禁又马上转移过去,大叫,“住手,你们要把他带去哪,不准带走他,放下他,贺煜,贺煜,贺煜……”

    非但那些人不理会,就连贺煜,也依然双目紧闭,丝毫没听到她的呐喊,没感觉到危险,不得已之下,她唯有跟高峻求助,“高峻,算我求求你,放过他,为什么一定要对付他,为什么?为什么呢……”

    “他是危险人物,我们必须将他处理!”见她挣扎得厉害,高峻使出更多的力气,将她钳制得稳稳牢牢。

    “不,胡说八道,他不是,绝对不是!高峻,你才是犯人,你才是坏蛋,你根本就不是贺一然的儿子,你的亲生父亲是个美国空军中尉,你欺骗众人,你才是居心不良!”凌语芊情急之下,爆出一些秘密,重新扭动起身子,这会,她再也顾不得什么春不春药的,看着贺煜在那群没人性的魔鬼手中渐渐离她远去,她心胆俱碎,悲痛欲绝,她又低头去咬高峻的大手,可惜他再也不轻易放开,结果,她咬得他鲜血淋淋,满口腥味使她狂吐不断,眼泪也挥如雨下。

    贺煜走了,被那群人抬走了,她无能为力,眼睁睁地看着他离开她的身边,离开她的视线,她大声嚎哭,结果却都无法从高峻手中挣脱。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她没了力气,干了眼泪,哑了嗓音,被带到了床上,高峻用随身带来的软绳子绑住她的手脚,令她再也无法使出大动作。

    坐在她的身边,他心疼地看着她梨花带雨的容颜,慢慢伸出手,拭去那一窜窜晶莹透明的泪珠。

    凌语芊扭头,使劲抗拒和排斥。

    高峻怔了怔,神色严肃凝重,娓娓道出,“你那天不是问我为什么贺煜会无端端昏倒吗?不错,他大脑被植入了晶片,那块晶片是五年前他出车祸时被安置进去的,经手人,是M国一个地下组织,这个组织不但拥有睿智能干的精英团队,还拥有顶级非凡的技术设备,以破坏世界和平为使命,对世界做出不可估算的重大伤害,从而战胜整个世界,我们称之为‘恐怖组织’,那些成员则是‘恐怖分子’。”

    战胜整个世界?恐怖组织?恐怖分子?荒谬!鬼扯!凌语芊视线从空荡荡的门口扭转回来,瞪着高峻,冷笑嗤哼。

    高峻严肃依旧,继续郑重其事地往下说,“他们会在每个国家挑选一个人物,培养来对付那个国家,贺煜就是他们相中来攻击中国的对象,贺氏集团在G市乃至全中国影响力极大,可谓中国经济大动脉,他们通过控制贺煜,借助贺氏来控制G市乃至中国的经济,一步步达成他们攻击中国的目标,幸好中国发现得早,及时阻止这场大灾难。”

    凌语芊越听越觉得离谱,心中火气愈甚,不禁怒声驳斥,“发现得早?他们发现了什么?发现贺煜犯罪了?证据呢?有什么证据证明贺煜是特工?单凭他大脑的晶片?简直就是污蔑!”

    “他们当然有足够的证据,否则不会轻易抓人。”

    “那是什么证据?”

    “这……对不起,事关国家机密,我暂时无法告诉你。”

    “暂时无法告诉我?我看你是说不出来吧!还有,你是谁?你到底是什么人?那几个人确定是国安部的?高峻,我知道你花样多,但警告你,适可而止!”

    “他们当然是国安部的!我就算再大的胆子也不会用这样的圈套。至于我……”高峻稍顿了顿,眸色更深,一会,毅然相告,“我也是特工,专门为中国政府做事。”

    轰!

    凌语芊仿佛又听到了天方夜谭,他是特工?这个禽兽不如的魔鬼是中国特工?呵呵,瞎三话四,信口雌黄,一派胡言!

    迎着她嘲笑鄙夷的眼神,高峻面不改色,继续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她,接着道,“不止是我,你也是帮国家做事的!”

    她也是帮国家做事?

    哈哈!哈哈!

    凌语芊只觉得,自己整个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因为这可笑的言语。

    高峻却颇为认真地自圆其说,深情款款,“我说过,我爱你,我要保护你,我跟上头说了,你是我派在贺煜身边的助手,一直以来都用美色诱惑贺煜,昨晚上让他昏迷,也是你的功劳。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带你去山顶吗?主要是证明给中国看,我和你关系密切,我约你出去,正为今晚的计划安排。”

    轰——

    轰轰——

    轰轰轰——

    这就是地动山摇吗?这就是天崩地裂吗?活了二十七个年头,这大概是凌语芊最为震颤、撼动的一刻!不,不可能,不是这样的!

    “芊芊,关于整件事,我都告诉你了,虽然你和贺煜举行了婚礼,但你们还没注册登记,法律上还不是夫妻,所以,就算他有事,也不会牵连到你的身上……”

    “昨天,昨天梁主任不能来主持注册仪式,是你搞的鬼?你用什么办法阻止他的?”凌语芊蓦然开口,打断高峻的话,俏脸含怒,面色通红。

    高峻略略一顿,点头承认,“绑走了他的儿子,威胁他。”

    “你……”

    “我是为你好!之前我就劝过你别与贺煜成为法律上的夫妻,可你不听,我只好另想它法,芊芊,你记住,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接下来你必须听我的安排,别再做出失控的事,就像今晚,要不是我在场,要不是上头有指令,你可能也被他们带走了!贺煜的身份,是个非常严峻的问题,任何与他扯上关系的人,都不会轻易放过的!”

    任何与贺煜扯上关系的人,都不会轻易放过?那么,池振峯和昊宇他们?

    “如无意外,池振峯,何志鹏,肖逸凡,昊宇,李承泽等现在也都被公安带走了。”

    轰!

    刹那间,凌语芊又如遭五雷轰顶,满腹震动。她还打算去找他们求助,找他们商量对策,为贺煜脱罪,结果他们也……不,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高峻,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这样陷害贺煜,你到底有何目的,你才是那个恐怖分子吧,你才是想战胜世界的魔鬼吧!”她再一次嚎哭出来,使劲扭动身子,恨不得自己能有神力,冲破身上的束缚,跑去搭救贺煜。越想,她越是心急,越是恐慌,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贺煜的情况。

    高峻伸出手,稳住她吃力挪动的身子,继续自顾说道,“还有琰琰,你想琰琰安好无事的话,也务必听我的安排,别说他是你为贺煜所生的儿子。”

    凌语芊浑身瞬间又是一阵僵硬,别说琰琰是贺煜的儿子?那是谁的呀?是谁的呀?琰琰体内流着贺煜的血,一验DNA就能证实,是他口头上能说不是就不是的吗!

    “暂时来说,你妈,薇薇,你和琰琰都是安全的,芊芊,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接下来你一定要配合我,别让我这番心血付诸东流!现在不是冲动和愤怒的时候,我知道你爱贺煜,但你要清楚,他变了,他不再是单纯的楚天佑或贺煜,你和他注定了不可能,你要是还割舍不下这段情缘,就把希望寄托在琰琰身上。琰琰是你和贺煜的儿子,贺煜已经废了,你不能让琰琰跟着牵连,小家伙才那么小,你是他的母亲,得好好保护他。”

    高峻接下来的话,凌语芊已经没有再听下去,她累了,垮了,崩溃了,再无半点力气去做任何的事,直到高峻说出一句“来,我们走吧”,她才苏醒过来。

    “贺煜叛变的事,接下来有可能公诸于世,外面对你的舆论也会各种各样,但你都不用去理,你为我办事,只有国安部知道,在其他人看来你只是无辜的,你可以佯装什么也不知道,跑去找贺云清求助,但是……即便他也无能为力的,贺煜犯的不是普通的罪刑,他根本没得救,明日起,但凡属于他的财产都会被没收,等下公安会送你和琰琰等人回芊园,你回去后,呆在那,别出门。”高峻说出最后一段,为她解开绳子。

    凌语芊也出手,急速挣脱开束缚,目不转睛地仰望着他,迟疑地询问出来,“他会怎样?国安部打算怎么处理他?”

    高峻顿了顿,不回答。

    “说呀,什么叫做没得救了?他会不会死?他会不会死?”凌语芊再次泪流满面,全身猛然再充满力量,往他身上推一把,冲出门口,朝楼下奔去。

    高峻愣了愣,急忙去追,边走边喊,“芊芊,芊芊别冲动,你忘了我刚才的话吗?记住琰琰,琰琰不能出事,他才那么小,他承受不了任何的苦痛。”

    最有效的一句话,总算唤住凌语芊,震醒她冲动的心,亡命奔跑的娇小身子嘎然停止了。

    高峻走近,心疼无比地拥住她,然后,带着她走下楼梯。

    一楼的客厅,灯火辉明,有几名公安在站岗,还有凌母和薇薇在!如高峻所说,池振峯等人被带走了,连张芸芸和沈乐萱也不能例外,然后凌母和薇薇被叫唤出来,由于琰琰是小孩子,仍在房间里安静熟睡着。

    见到凌语芊,凌母迫不及待地冲上前,焦急发问,“芊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些公安为什么会三更半夜出现这里?对了,贺煜呢?”

    她和凌语薇是最迟被叫出来的,并不知道贺煜被抓走,也不知道池振峯等人被抓,更不清楚整个实情。

    凌语芊失魂落魄地望着她,沉默不语。

    凌母见状,更加心慌,不禁找高峻询问。

    高峻同样不给解答,出其不意地道,“琰琰呢?去把琰琰抱出来,我们送你们离开这里。”

    呃——

    凌母更觉困惑,准备再问怎么回事,只闻凌语芊气急败坏地做出反对,“不,我不走,我们不走!”

    “芊芊!”高峻注意力回到她的身上,用严厉的语气加暗示的眼神,警告她以大局为重。

    凌语芊咬了咬唇,退一步,“那明天再走,我想在这里呆一晚上,明早再离开。”

    高峻稍作沉吟,随即走近那几名公安,对他们低语几句,而后,回复凌语芊,“行,我们在这里陪你,明天早上8点钟,离开这儿。”

    凌语芊微喘了一下气,提出另一个要求,“我想去见见贺煜。”

    “不行!”高峻马上反对,见凌语芊径自朝大门口走,他疾步追上,压低音调告诫,“他和池振峯等人都已被带离这个岛上,你真要看,或许我再安排你去,但前提是,你必须配合我的安排。”

    凌语芊止步,若有所思地望着他,少顷,便也回头,到凌母身边,询问琰琰的情况,然后,二话不说就往琰琰休息的客房走,抱起他,上楼。

    凌母和凌语薇一路跟随,待进入新房、将琰琰放下床后,凌母再次问出心中的困惑。

    凌语芊来回看着她和薇薇,终如实告知整个情况,说完后,又是泪流满面。

    凌母的反应,与凌语芊当时听到的一样,震得完全说不话来。贺煜被策反?被操控着破坏世界和平?怎么会!怎么可能!就算真有这样的恐怖组织存在,但绝不关贺煜的事,绝对不会的!

    凌语薇半知半解,也迅速嚷了出来,“不可能的,姐夫不可能是坏蛋!”

    凌语芊更加泪如雨下,拉住薇薇,浑身直打哆嗦,当凌母伸手过来搂住她时,她整个身子直往凌母怀中钻,哭得悲切而无助,“妈,我该怎么办?我好想贺煜,我想知道他怎样子了,想知道他会被带去哪,我要怎样才能立刻见到他,妈,您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办?”

    应该怎么办?是啊,这该怎么办?该说的,高峻都说了,不管这些是否属实,但都似乎已成了“事实”,这不是普通的灾难,这和毁灭性的自然灾难一样,让人完全素手无策!

    凌母突然轻轻推开凌语芊,深吸一口气,语气格外凝重,“芊芊,你觉得高峻这个人怎样?他真的是替中国做事的特工吗?”

    凌语芊一脸呆愣,没有做答。主观上来说,高峻一直与贺煜敌对,她当然不信他是好人,然而她又没办法去证明和揭发,事情来得太突然,且完全不是她能承受,恐怕就算无所不能的贺煜在,也应对不了吧。

    想到自己的男人,凌语芊即时又是一阵焦急和悲痛,泪水继续哗哗直流,泣不成声,“昨天在婚礼上,我才说过谁欺负他,我定不放过,但实际上,我根本做不到,他昏迷中,需要我的保护和照顾,我却无能为力,眼睁睁地看着他被那些人抬走,妈,我真没用,真没用!”

    越回想,她越觉得无助,甚至痛恨自己,猛然伸手去使劲扯自己的头发。

    凌母更是心如刀割,急忙阻止她,“芊芊,别这样,不是你的错,这事太严重了,别说你,就算换贺煜在也未必能应对,咱们就先听听高峻的安排,明天再去看看贺煜,看他怎么说。反正现在已经凌晨两点多了,过不久就天亮,你再忍忍,或者,睡一会,你今天够累的,休息一下明天才有精力去办这些事。”

    凌语芊没再接话,但也没有睡觉,继续失魂落魄地呆坐在床上,借助泪水发泄心中的伤痛。

    凌母搂住她,眼泪一直在眼中打转,悲切又哀伤。昨天那场史无前例的婚礼,让她更相信了贺煜的能力,本以为女儿终彻底摆脱了波折和苦难,在贺煜的呵护中正式踏上幸福的旅途,一直平平安安地走到生命的尽头,谁知命运依然多桀,根本就没完没了,还演变得越来越可怕。

    这才刚刚举行婚礼,各种欢喜、兴奋和震撼还余味萦绕,可转眼之间却像天崩地裂,这不摆明了要人从天堂堕入地狱吗?老天,你咋就这么残忍?假如这是命中注定,你不答应他们在一起,你大可提前或之后再拆散他们呀,为什么偏偏选中这样的时刻?

    你,真是瞎了眼!有你这样折磨人的吗?凭什么你可以这样任意摆布和糟蹋我们的人生!凭什么啊!

    凌母想着想着,满腔愤怒,恨不得自己能冲上天堂,找那些所谓的神仙评理,不带这样折磨人的!

    似乎感受到母亲的异常,凌语薇扶了一下凌母的手,关切地问,“妈,你怎么了?你别难过。”

    凌语芊这也定定神,注视着凌母,哑声提议,“妈,你和薇薇去睡吧,就在隔壁睡好了,我想一个人静静。”

    凌母从悲愤控诉中出来,并不照凌语芊的想法去做。

    “我没事,我明天还要去救贺煜呢,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看看我和他的婚房,想想我们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您不用担心我。”凌语芊说罢,美目氤氲楚楚可怜地朝四周看去。

    凌母也跟着环视一遍,于是答应了,叮嘱凌语芊务必保重后,叫上凌语薇,暂且出去,她先在门口处呆立,仔细聆听室内的举动,约一阵子才彻底离开,走进旁边的客房。

    凌语芊关好门,倚在门背上,再次呆呆地看着整个房间,一切布置依旧喜气洋洋,浪漫唯美,没有变动半分,然而……那个刻骨铭心的人影已经不见了,在她眼皮底下,被带走了!

    痛楚无助的泪水,不禁再次汹如潮涌,凌语芊拖起沉重的脚步走向床前的桌子旁,看着上面香气芬芳的鲜花,残留着彼此气息的酒杯,随即打开音乐,当时的美好情景立刻浮上脑海来,不禁更哭得浑身颤抖,几乎崩溃。

    ------题外话------

    年会复选活动已经落幕,《蚀骨沉沦》有幸位居第12名,紫非常高兴和感动,再次感谢所有给本书投过年会复选票的亲们,每一张票都是真金白银,亲们却仍如此大力支持,紫大大感激,无限感激、感恩!我会深深记住这一刻!谢谢大家,爱你们!

    恭喜本书再新晋两名解元大官:【秋本惠欣】,【lisalinyang】,鼓掌,撒花!也多谢给本书投月票、评价票、送花送钻的其他亲们,紫会继续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