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48 从今往后,她是我的人

348 从今往后,她是我的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季淑芬也看到了这幕触目惊心的画面,可她并不消停,继续举着刀子攻击,嘴里也继续发出怒气腾腾的痛斥,“现在轮到你的身子,我要擢破它,剁成肉酱!”

    明晃晃的刀子,已经染上了红艳艳的鲜血,比刚才还触目惊心,还充满杀气,那一滴滴鲜血,出自自己的体肤,深刻提醒着凌语芊刚才所受的伤害,她气门于是一鼓,使出全身力量,抬脚对准季淑芬的肚子狠狠地踢去!

    咚!

    季淑芬顿时闷哼了一声,凶煞煞的面容因为疼痛而扭曲了一下,转眼间,又恢复愤怒,更气势汹汹地朝凌语芊袭击过来。

    这次,凌语芊只好用手,重新从沙发上站起来,迅速抓住季淑芬握刀的手,依然使尽全力自救着。

    季淑芬见状,竟然吆喝保姆来帮忙,还不惜威胁保姆,谁要是不听话,立刻解雇。

    “我没陷害贺煜,这期间有误会,我没有出卖背叛他!”凌语芊这也发出话来,语气尽显悲愤和委屈,她终听明白了季淑芬刚才那些话是什么意思,高峻自编自导的计划,被季淑芬知道了,只是,到底谁告诉季淑芬的?高峻本身吗?又或者,还有别的人?

    不管是谁,她都已经来不及去追究,此刻她要做的,是自保,自卫,避免再受季淑芬的伤害。

    季淑芬同样心意坚决,与她势不两立,继续威胁恐吓命令着保姆,保姆们战战兢兢,迟缓地迈动着颤抖的双脚,一步步地靠近。

    凌语芊看着,暗觉不妙,心中再起恐慌,努力思索着如何逃离这个鬼地方。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高大的人影从门外冲了过来,迅速分开了两人,且将季淑芬手中那把带血的刀子夺走!

    是贺燿!他刚从外面回来,正好碰到这惊心动魄的一幕,解救了凌语芊,同时,也算是解救了季淑芬,还有那两个无辜无奈的保姆。

    “阿燿,你疯了,谁让你这样做的?快把刀子还给我,我要擢死这个杀千刀的贱人!”季淑芬回过神来,大声怒斥。

    贺燿剑眉微蹙,迎着季淑芬愤怒的模样沉吟片刻,视线蓦然转向旁边的古董花瓶,犹豫两秒,毅然拔掉瓶口上的鲜花,将刀子扔进瓶子里面。

    这是季淑芬最钟爱的古董花瓶,他这个举动,更是将季淑芬气得浑身发抖,盛怒不已。

    不顾母亲的反应,贺燿接着又跑近凌语芊,焦急而关切,“大嫂,你还好吧,快跟我上楼,我帮你看看伤口。”

    说罢,就抓住凌语芊的手腕。

    凌语芊挣扎,牢牢站稳脚跟,抿唇,含泪,感激他的搭救和爱护。

    季淑芬则继续破口大骂,“贺燿,你是不是吃错药了?难道连你也被这狐狸精迷惑了?她是害死你大哥的贱人,你不帮妈收拾的话,那就给妈站开!”

    “你才吃错药了,明知李晓彤是大嫂的情敌,她的话你也信?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想大哥死,大嫂也绝对不会!她是最爱大哥的人,比你和爸都爱!”贺燿也来了怒火,毫不客气地对季淑芬反驳回去,然后,用恳求的语气继续对凌语芊道,“大嫂,听我的话,跟我上去,我给你包扎伤口,算我求你,我代大哥求你。”

    凌语芊还来不及作反应,季淑芬已经疯狂得直奔过来,嘴里喊打喊杀,贺燿见状,急忙带着凌语芊躲避,后来形势太剧烈了,唯暂且放开凌语芊,全力应对季淑芬。

    看着他们母子两人激烈纠缠在一起,凌语芊心中悲愤更甚,同时也更恨另一个人,原来是李晓彤!那个所谓正义天使,也变得和李晓筠一样搬弄是非,颠倒黑白,而季淑芬这个疯婆子,依然是非不分,可恶到极点!呵呵,害她还以为彼此总算可以和平共处了呢,原来,有些事无论怎么演变,都注定了不可能。

    对着季淑芬那抹不可救药的身影留下深恶痛绝的一瞥,凌语芊毅然扭头,快速往门外奔去,重返华清居。

    张阿姨还在厅里忙碌着,立即被凌语芊的样子惊震到,好一会,在凌语芊已经自个跑向贺云清的卧室时,才回过神来,急忙追上去,边追边心胆俱裂地呐喊,“语芊,丫头你怎么了?你的脸……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呀!”

    凌语芊没回答她,只使劲挣脱着被她抓住的手,终于也哭了出来,“阿姨,放开我,让我去找爷爷,我有话要跟爷爷解释。”

    张阿姨听罢,只好松手,随她一起跨进房门。

    凌语芊直奔床前,喘着气呼喊着依然闭目静睡的贺云清,“爷爷,我没有背叛贺煜,我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李晓彤她污蔑我,事情不是这样子的,请您听我解释!”

    “芊芊,住口,立刻给我回来,立刻离开那里。”这时,她耳畔猛地又传来高峻的声音,他大概也听到她说的话,知道她接下来想说什么,怒斥阻拦她。

    可惜,凌语芊再也不听他的话,还一把扯下无线蓝牙耳机,对准旁边的窗户用力地扔了出去,然后,继续呼唤贺云清。她终于明白为什么爷爷不理他,爷爷大概也已知道高峻为救她不受牵连而做的安排,于是误会她,痛恨她。

    “爷爷,我没有帮高峻做事,那只是高峻为了救我免遭牵连而编的话语,请您别轻信他人的谎话,别不理我,您快睁开眼,告诉我关于贺煜的事,我绝不会告诉其他人的,还有,我们一起想办法如何营救贺煜,爷爷,请您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背叛贺煜,我爱他,绝不会伤害他的。”灼热的眼泪从凌语芊悲伤的眼瞳滔滔流出,滑过她受伤的地方,融着鲜血冲刷整个面颊,使得整张脸都染上了血色,更加触目惊心,楚楚可怜。

    张阿姨看着,心都要碎了,也悲切哀伤地哭了出来,乞求贺云清睁眼看看凌语芊,接着,又追问凌语芊为什么会这样,叫凌语芊先跟她去清洗包扎伤口。

    凌语芊压根顾不上自己,满心都是贺煜的事,继续苦苦哀求着贺云清,她甚至,给他跪了下来。

    终于,贺云清睁开眼了,深陷的眼窝现出一双充满悲痛的眼眸,见到凌语芊的惨状,不禁也顿然一震。

    凌语芊欣喜又激动,依然不顾自己的伤势,抓住时机追问贺煜的情况。

    可惜,事情并没照她意愿往下发展,相较她的热切期盼,贺云清冷冷淡淡地应了一句,“你回去吧,以后,别再来了。”

    呃~~

    凌语芊美目一瞪,呆若木鸡。

    张阿姨则急忙劝解,“老先生,虽然我还不太清楚到底有何误会,但我敢保证,语芊丫头绝对是爱煜少的,刚才她也解释得很清楚,她不是说谎的人,既然那样说,就代表事情真的那样。她脸上的伤,可能是二嫂所致,可她一点都不在意,心里只想着煜少的事,老先生您应该相信她!”

    他就是知道她脸上的伤是二媳妇季淑芬造成,他才不想她再来,不想她再受到任何伤害,既然有人能帮她免遭牵连,又何必再卷进来呢!

    心里暗暗长叹一口气,贺云清强迫自己别再有半点留意凌语芊那可怜悲惨的模样,态度更冷漠狠绝地对凌语芊下逐客令,最后,甚至重新闭上了眼睛。

    张阿姨惊诧不解,下意识地呐喊,见他依然没反应,又瞄瞄凌语芊受伤的脸,便不勉强,伸手搀扶住凌语芊,叫凌语芊先出去。

    凌语芊失魂落魄,不做任何反抗,静静地任由张阿姨带她出去,来到客厅的沙发处坐下,直到张阿姨拿来药箱准备帮她处理伤口时,她才恢复意识,拒绝。

    “丫头,别这样,让阿姨帮你。”张阿姨极力哀求和劝解,越近距离看那伤口,她越觉得柔肠寸断,忍不住痛恨起季淑芬来,那么美丽的脸容,怎舍得下如此毒手呢!

    “流了那么多血,伤势必然不轻,再说这是脸上,必须及时处理,免得留下伤疤。”张阿姨已经满眶热泪,略微顿了顿,想到用贺煜来劝解,“煜少要是知道你受了这样的苦,肯定心疼死了,乖,你听阿姨的话,让阿姨帮你好好处理,尽量在煜少回来之前就让伤口愈合,别使他自责啊。”

    听到这个刻骨铭心的名字,凌语芊总算有些些许感觉,却是,泪如雨下。回来?贺煜还会回来吗?没有他的欣赏,她这张脸有没有破相又何妨?

    觉察到她的动容,张阿姨趁势继续用贺煜来劝慰,渐渐还直接举着沾有消毒液的棉签移到凌语芊的面颊,不料,冰凉刺痛的感觉仿佛什么似的,将凌语芊震醒,她突然失控地挥挥手,甩开张阿姨,起身准备往外走。

    张阿姨始料不及,先是怔了怔,疾步追上去,噗通一声跪在凌语芊的面前,牢牢抓住了凌语芊的双脚,“语芊,阿姨求你,快给阿姨帮你,让阿姨帮你吧!”

    凌语芊脚步停止,呆呆地俯视着,视线持续模糊。

    “孩子,你要怎样才肯给阿姨帮你?要不,阿姨给你磕头,只要你答应,阿姨磕多少个头都行。”张阿姨说着,真的磕起头来。

    凌语芊更加泪雨纷飞,直挺挺的身子缓缓地蹲了下来,芊芊玉指颤抖着扶住张阿姨的额头,使劲摇着头,晶莹的泪滴一窜一窜地洒落地面。

    张阿姨也泪流满面,不忘使命挣扎着起来,不顾自己这副老骨头,扶住凌语芊重返沙发处。

    这次,凌语芊不再拒绝了,总算静静地由张阿姨把棉签涂到她的脸上,小心翼翼地洗去那儿的小血块和血迹,因而看清楚了上面的伤口。佛祖保佑,幸好入刀不深,估计只是轻轻一划,伤了表皮,但毕竟是脸上,张阿姨担心留下后患,提议凌语芊得立刻去医院,让专业医生处理,她还说会陪凌语芊去。

    可惜,凌语芊又恢复了执拗倔强,娇弱纤细的身子坐着一动不动的,就在这个时候,门口走进一个人,是……高峻。

    他走得气喘吁吁,看来是急匆匆赶来的,首先被凌语芊脸上的伤势震到,俊脸陡转深沉,怒问,“谁弄的?是哪个王八蛋伤了她?”

    张阿姨战战兢兢,自是不敢说实话,凌语芊则失魂落魄,对周遭的一切毫无知觉状。

    高峻暴怒依旧,继续看了看凌语芊的脸,拉起她,准备先去处理伤口,不料刚到门口,碰上了迎面而来的季淑芬。

    疯婆子当头便对高峻怒骂,“你这不要脸的野种,最好放过阿煜,否则我们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高峻连眉头都懒得皱一皱,仿佛没看到季淑芬似的,继续牵着凌语芊往前走去,季淑芬不甘心,冲上前,堵在他们的面前,这次,轰跑对象是凌语芊,“你这小贱人,还说没有跟这魔鬼是一伙的,你有种就别走,我要再毁了你另一边脸,看你以后还怎么狐媚男人……啊……痛!”

    她还来不及骂完就立刻转为哀痛惨叫,原来,高峻得知是她把凌语芊伤成这样,顷刻怒火中烧,闪电般勒住她的脖子,恨不得将她送上西天。

    张阿姨见状惊恐万状,使劲拽住高峻的手臂,颤声大喊,“高峻,别冲动,别这样。”

    这是,另一个人影赫然闪现,是李晓彤!呵呵,看来又是她把高峻到来的消息汇报给季淑芬的?

    “高峻,你最好马上放手,否则我告你伤人罪!”她一副大义凛然,正气非凡的样子。

    高峻视线略微一转,对着她那虚伪的面容发出一记耐人寻味的冷笑,碧眸重返季淑芬身上,咬牙切齿地警告出声,“从今往后,芊芊是我的人,谁要敢动她半根汗毛,我会令其生不如死!我,绝对说到做到!”

    嘘——

    大手一松,他长臂收了回去,重新带着凌语芊气势磅礴地离开了华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