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49 秘见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季淑芬被那股强风掠得惯性反应地往后打了一个踉跄,得李晓彤即时扶住她,假惺惺地呈现关切,“干妈,你没事吧?别怕,都过去了,高峻已经走了。”

    季淑芬本能地扶住李晓彤的手,仍不知死活,怒声谩骂高峻和凌语芊,她甚至迁怒于张阿姨,责备张阿姨为什么要帮凌语芊处理伤口。

    张阿姨听罢,即时为季淑芬的不知好歹与不可理喻感到悲哀和无语,实在后悔自己刚才为啥想到去救她,接下来,非但不像以往那样对季淑芬做出解释或认错,反而给季淑芬留下一记“这样的你,简直不可救药,就该被高峻掐死!”的瞟视,二话不说扭头回去沙发处,把东西放回药箱内。

    李晓彤诡异沉沉,稍作思忖,温柔地对季淑芬说道,“干妈,我们回去吧。”

    季淑芬继续寒着脸,呆愣片刻后,便也任由李晓彤搀扶着,走出华清居,左转回华韵居去。

    另一边厢,高峻事不宜迟地带凌语芊去医院。

    打自上车,他就一直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她,看到她魂不守舍几乎当他透明,连他好几次低声询问她情况怎样,她都不理不睬,他无奈之余,依然心疼居多,唯有不时地催促司机把车速再调快些,大约十五分钟后,总算抵达医院。

    在这里,他正好跟一个外科主治医生关系不错,医生收到他的来电,立刻放下手头的事,随时恭候着,凌语芊一到,马上将她推进手术室,高峻也得到特许跟随进内。

    观察,诊治,清洗,消除,敷药,包扎,整个过程快捷又熟稔,只需半个小时,就将伤口处理妥当,然后,医生做出一些汇报和交代。

    伤口虽然不深,但由于在脸上,生怕留下疤痕,医生说第一阶段先让伤口愈合,然后考虑做一个磨皮手术,把疤痕去掉。

    凌语芊还是爱理不理,好像伤的人不是自己,好像伤的地方不是在脸上,高峻只好担起一切的责任,对医生拜谢过后,带凌语芊离开医院,回芊园。

    凌母等人正在客厅里,看到凌语芊的模样,纷纷震住,得知这是季淑芬造成,凌母义愤填膺,恨不得立刻去找季淑芬算账。

    “这是什么人呐,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婆婆,亏我不计前嫌还想着与她修好,这种人就算进棺材也死性不改吧!”凌母忍不住悲愤地痛骂一顿,扶住凌语芊,心疼怜爱不已,同时也愧疚万分,“芊芊,你还好吧,可怜的孩子,妈真没用,总是保护不了你。”

    看到母亲伤悲落泪,凌语芊总算不再痴痴呆呆,白皙的手指轻轻去凌母的眼泪,冲凌母淡淡一笑,示意凌母放心,接着也安抚一下凌语薇,最后,注意力转到琰琰那,蹲在琰琰面前,抚摸着他的小脑瓜,低喃,“琰琰不用担心,妈咪没事,妈咪很快会好起来的。”

    小家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继续眨也不眨地锁定在凌语芊的脸上,瞧着那讨厌碍眼的白纱占据了妈咪漂亮的脸蛋儿,直想把它撤掉,但他又知道,妈咪受伤了,这是必然经过,故他忍住冲动,踮起脚跟,鼓着小嘴儿对准受伤的地方呵出一口又一口的热气,配合着真挚无邪的安慰,“琰琰帮妈咪吹吹,妈咪不疼,不疼哦。”

    凌语芊更加心潮翻滚,紧紧地把他搂入怀中,许久,高峻提醒她应该回房休息了,她才松开琰琰,一言不发朝楼上走去。

    高峻一路跟随,陪她进入卧室,主动倒了一杯水,递给她。

    凌语芊稍怔,接过,喝光。

    “好好睡一觉吧,你需要休息。”高峻略弯一下腰杆,打算扶她躺下床。

    凌语芊本能地躲避,自个儿躺下,然后,眼神散涣盯着某个地方,不知道在看着什么,直到床榻传来一股细微的动荡,她定了定神,只见高峻不经允许,主动坐在床沿上。

    “睡吧。”他面容温柔,眼神宠溺。

    凌语芊不吭声,不发怒,不驱赶,眸色复杂地瞅着他,一会儿工夫,眼皮缓缓阖上,传出平稳的呼吸声。

    一股沉沉的呼气跟着自高峻鼻子下方发了出来,紧绷的神经也顿然纾解,她,可算是睡着了。

    清楚她需要睡眠,不想她再浪费精力胡思乱想,刚才他偷偷在开水中加了安眠药,但又生怕对她身体有影响,他不敢下太多,幸好还是能让她睡了过去。

    睡着之后,她整个人变得更加脆弱无害,惹人生怜,他禁不住地伸出手,欲抚摸上她苍白憔悴的脸儿,然而差不多触碰到的时候,他又及时打住,就那样距离她的脸约一厘米处僵着,深情怜悯地痴望着她。

    时间就此悄悄地过去,不知多久后,沉寂的空间响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凌母进来了。

    飞走的魂儿迅速回归原位,高峻俊颜不自觉地浮起一股窘态,高大的身躯也即时从床上起来,冲凌母讷讷发笑,“芊芊她……睡着了。”

    凌母回他点点头,若有所思地注视着他,迟疑地问了出来,“高峻,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对付贺煜?”

    高峻的脸,顷刻又是另一种表情,沉默,不语。

    “我看得出你是真心对待芊芊,很感谢你帮她这么多,但你应该知道贺煜对芊芊的意义,既然你喜欢芊芊,想芊芊好,为啥还要对付贺煜?他真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绝对不是的。”

    “我们从来都是靠证据抓人,他犯了罪,理应受到处置。”高峻总算开口,嗓音尽管低沉,却坚决果断。

    “就算真的有证据,说不定也是有心人插赃嫁祸,你也知道,贺煜的身份背景都很强大,正所谓树大招风,眼红妒忌他的人不会少,他肯定是被人冤枉与污蔑的。”凌母继续辩解,殷切恳恳。

    可惜,高峻丝毫没有动容,总有驳回的理由,“商业上的陷害,我懂,也见惯不惯,他这次的事并非单纯的商业斗争,而是关系到整个国家甚至整个世界,所以……伯母,关于贺煜的事,你别再多想了,还是好好照顾芊芊吧,接下来她需要更多的安慰和保护。”

    话已至此,凌母就算再有心,也无能为力,结果,只能对高峻说出一声谢谢,送高峻出去。

    刚下到一楼的客厅,只见琰琰火速跑过来,急切询问,“高峻叔叔,我妈咪真的没事吧?妈咪的脸不会留下痕迹的吧。”

    小家伙刚才已从薇薇阿姨口中了解很多情况,甚为妈咪担心。

    高峻蹲下,伸手在他小脑瓜宠爱地摸了一把,微笑着安慰,“嗯,妈咪不会有事,高峻叔叔会用尽一切办法帮妈咪的脸恢复如初。”

    “谢谢高峻叔叔/谢谢高峻哥哥!”凌语薇突然也走上前来,与琰琰异口同声,她俩在心智上都是孩子,尚不清楚大人的阴谋世界,一路看来的都是高峻对她们的好,便还是像以前那样,对高峻敬重有加,没有半点排斥甚至讨厌的心态。

    高峻自是高兴,溺爱的眼神来回看着两人,然后,又冲凌母礼貌地颌颌首,暂且离去。

    他单独驾车,驶离芊园,开启一个特殊的通讯器,用英语干脆利索地对那边说道,“东西安排过来了吗?”

    “嗯。”对方也用英语淡淡回应,接着语气陡然一转,隐约透出不悦,“你这样三番四次为她,确定不会坏了我大事?钱老头跟我说,最近几次你频频越轨了。”

    “我自有分寸。”

    “是吗?你每次都这样回答。”

    “那我还不是照样按计划把事情办得妥妥当当?你要的,不都顺利实现了?”高峻没好气地驳斥,“大家都是为你做事的,那些狗屎都有收到你的好处,而我,就只要求这点。”

    “他们要的是金钱,这方面我也可以满足你,我宁愿给你金钱,也好过给你这些特例!”

    “金钱我不稀罕,我只要她,好了,你别再瞎担心了,我说过我有把握和分寸,不会出现任何意外的。”

    “最好这样!”

    “再见。”

    不再说多余一个字,高峻结束通话,继续专心驾驶,一会儿后,又突然拿起另一只手机,找到一个叫“钱老头”的电话号码,拨打出去,这次,用的是中文,“今晚我想见见你。”

    “行,我也正想找你。”对方的语气,比刚才那个似乎还不好。

    高峻下意识地蹙蹙眉头,并不多扯,回了一句“老地方”见,挂线,满腹思忖,就那样驾着车子沿市内转了一圈,傍晚停在一所高级餐厅用餐,吃完后,将近9点钟,来到城北一座古老房屋的楼顶。

    时逢上旬,月亮只露出丁点儿的脸容来,连那些星星也懒洋洋的,闪得毫不起劲,整个夜空一片黯淡,这栋地处偏僻的旧楼屋顶更是黑沉沉的,东南交接方向的栏杆围墙角,若隐若现地站着一个人影,身形高大,体魄魁梧,一身黑衣黑裤子,在这阴沉沉的夜晚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压抑和阴霾。

    高峻脚步稍停了停,接着继续走上前,伴随一句调侃式的问候,“平时都是我先到,今天却是钱局长等我,看来你老人家很心急嘛。”

    黑色的人影迅速回头,借着暗淡的月光,可见那是一张并不年轻的面孔,至少都有六十岁以上,长得不是很出色,倒是那神态不怒而威,颇有架势。

    他对高峻的调侃回了冷冷一瞥,直截了当,“我决定停止对你的特例,将她也抓进监狱。”

    高峻一听,俊脸陡然沉下,立起反驳,“不行,咱们说好豁免她,不可以半途改变,否则,那是对我的不尊重!”

    “那你呢?你又尊重了谁?当初你誓言旦旦保证她会听你的话,到头来呢?一次又一次地出意外,拜托,周围有很多人盯着我的!特别是那姓董的,他无时无刻不想我死!”

    “那是你的问题。”高峻没半点不同情,阴鸷鸷地睨着他,“吃得咸鱼熬得住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烂橙子,我要的人,谁也不能动,否则,你这局长的位置休想坐得安稳。”

    “你……”钱老头立刻被气得浑身发抖。

    高峻先是无动于衷地沉吟数秒,语气略微缓和一下接着道,“好了,既然咱们是在同一条船上,我自然不想它沉,她的事,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会处理妥当,不会再让你难做的。你有时间,不如好好想想怎么让他认了罪,速战速决,这样也正好早点断了她的念头。”

    “他比我们想象中难搞,你知道的。”钱老头也慢慢平复下来。

    “这不正好可以让你锻炼一下思维,动动生锈的脑子吗?”言外之意,就是他太笨?太迟钝?

    听出高峻口气中的浓浓讽刺,钱老头老脸顿时又是一片涨红,然而他清楚高峻的身份和个性,故他根本做不了什么,其实,今天把这黄毛鬼子叫过来,主要是心里太恼火,不忿啊,不甘啊,想找个人吼吼,自知改变不了什么的。

    当然,高峻是个非常理性的人,晓得适可而止,讽刺归讽刺,事后,不忘对钱老头再次保证自己会分寸行事,直叫人又爱又恨。

    所以,高傲的钱老头不禁趁机发泄一把,“希望我们下次的见面是光明正大地在办公室里进行,而非这见不得光的鬼地方!”

    “光明正大?钱局长你似乎与这个词不大搭配的吧?”高峻忍不住又加以讽刺,邪气的蓝眸,尽显嘲弄和轻蔑,直到钱老头又被气得竖眉瞪眼,他才停歇,伸手在钱老头肩膀沉沉一按,留下一记耐人寻味的注视,结束这次的秘密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