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50终于怀上小宝宝,却——(必看大高潮

350终于怀上小宝宝,却——(必看大高潮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话说回头,凌语芊那一睡,睡到了第二天傍晚,当她缓缓睁开眼时,发现整个室内沐浴在一片柔和的金芒中,落地窗那七彩镂空窗帘,把夕阳折射到室内,一切都变成了金黄色,让人的心情也瞬间燃亮了似的。

    凌语芊先是本能地沉醉在这片美好景色当中,直至她的手指无意间触到脸颊上的纱布,娥眉为之一蹙,迷离的美眸也即时从窗边收了回来,下床走向梳妆台那,不过才迈出几步又嘎然停止,调转方向,走出房去。

    她的身体还是很虚弱,走得不快,到一楼已经有点儿气喘吁吁,偌大的客厅里,一个人影也没有,妈妈去哪了呢?薇薇呢?还有,琰琰……紧锁的峨眉继续皱了皱,疲惫的脚步不禁加快些许,她迈出屋外,终在花园里找到琰琰,除了他还有薇薇,还有……高峻呢,看到他们与高峻玩得正欢,不知因何缘故,她感到一丝怒气。

    琰琰已经见到她,敏捷的小身子飞奔过来,兴高采烈地嚷,“妈咪,你可睡醒了,来,琰琰陪你去玩,高峻叔叔教琰琰玩直升机呢。”

    凌语芊俏脸更沉,脚步稳稳地像是钉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

    琰琰并不清楚她的心思,继续欢欢喜喜地拉着她往花园里走,结果,她不得不随他过去。

    所谓直升机,是用竹子做成的竹飞机,加了马达,于是具有了飞机的特性,为了照顾琰琰,飞行的高度并不很高,但这样的玩具对琰琰来说已经很新奇,瞧他一脸崇拜和喜悦地看着高峻便知道他此刻是多么开心和兴奋的,凌语芊于是又觉得很不是滋味,她记得,贺煜就曾跟琰琰许诺过将来要做个遥控飞机给琰琰的,想不到这个高峻抢先一步做了,还趁贺煜不在的时候,真是个趁人之危的小人!

    想罢,凌语芊视线猛地转向高峻,对他发出气恼的瞪视。

    然而,这王八蛋根本就是个牛皮癣,对她的敌意自行筛选和忽视,若无其事地冲她微笑着,还温柔地询问她的病情。

    她当然不会回答,板着脸,无视他。不料被琰琰看到了,小家伙很认真地提醒她的“不礼貌”,结果,她不得不皮笑肉不笑地对高峻应了一句没事。

    高峻又是会心一笑,接着说,“我带了一瓶特制药水来,对伤口愈合有专门的效用,可以避免落下疤痕的,等下我给你搽搽?”

    “太好了,谢谢高峻叔叔!妈咪,你快跟高峻叔叔去搽药水吧,现在就去,这样妈咪又可以变回以前的漂亮模样了。”不待凌语芊反应,琰琰迫不及待地开口。

    凌语芊顿时又被他兴奋雀跃的神态刺激到,下意识地哼了哼,“你就那么在意妈咪漂不漂亮啊!”

    呃~~

    “也不是啦,琰琰是为爹地着想啦,爹地最喜欢妈咪漂漂亮亮的,爹地不是经常说你这迷人的小妖精吗,琰琰可不希望爹地回来看到妈咪的疤痕而伤心生气呢。”小家伙说得条条是道,那句你这迷人的小妖精还特意模仿贺煜的口吻,稚嫩的童音哪能跟父亲低醇邪魅的嗓音相比,结果出来不伦不类,令人啼笑不已。

    就连凌语芊,紧绷的脸儿也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

    琰琰继续游说,拉住凌语芊的手撒娇式地摇晃了起来,“妈咪,快去了,难得高峻叔叔找到神仙水,你不能辜负人家一番好意哦!”

    神仙水?!

    看到琰琰又露出崇拜的表情,凌语芊心想离开正好可以阻止高峻和琰琰相处,便也答应了,对琰琰和凌语薇叮嘱一番,径自离去,眼睛再也没看过高峻。

    高峻并不在意,亲昵热情地跟琰琰交代几句,还承诺等下继续陪琰琰玩开飞机,然后,事不宜迟地朝凌语芊追去。

    在客厅里,碰到凌母,原来,凌母刚才到楼顶收东西去了,见凌语芊醒来,她煞是欢喜,急忙询问凌语芊的情况,对凌语芊嘘寒问暖,还说煮好粥在锅里,随时可以吃。

    凌语芊感激地望着母亲,说自己不饿,高峻也顺势提出打算先去为凌语芊搽药,凌母听罢,注意力转向高峻,对他亲切有加,很是感动的样子,以致凌语芊内心更加不爽,回到只有她和高峻的卧室时,毫不客气地对他斥责出来,“你不是派人监视着我吗,那你又何必经常来,每天守着电脑或电视机留意我不就行了,干嘛要来搅乱我们的生活!”

    高峻先是若有所思地对充满敌意的她凝视少顷,不做任何回应,直接拿出一个瓶子,随即抬手移向凌语芊的脸颊,打算把纱布解下。

    凌语芊本能地避开。

    “还记得琰琰刚才的话不?就算你不为自己,也该为贺煜想想,所以,这疤痕必须除掉。”温和的语气,不慢不急,话毕,高峻继续动手。

    听及此,凌语芊呆然,抗拒也停止了,静静地任由他忙碌,稍后,冷不防地问,“高峻,你知不知他现在怎样了?”

    “不知道。”回答干脆而果断。

    “你能不能帮我了解一下?我真的很想知道他的情况。”凌语芊神情趋向平静与柔缓,美目雪亮如光直逼着他,“他醒了没有?那些人有没有严刑拷打他?振峯和昊宇呢?他们又会受到怎样的处置?”

    “不要问了。你现在谁也别管,先管好你自己,只有管好自己,你才能量去管别人。”高峻再次开口,说得不明不白。

    凌语芊顿了顿,接着道,“是否我不问,他就没事,他就能平安回来?如果是,那我马上不问,接下来都不问。”

    沉默,恢复。

    凌语芊则突然咧嘴惨叫一声,原来,高峻已经解下她脸上的纱布,蘸了药水搽在伤口处,药性刺激,弄疼了她。

    呼呼——

    高峻不假思索地凑脸过来,对准伤口不停地吹着呵着。

    疼痛渐渐缓解,凌语芊这也才意识到彼此间的静距离接触,意识到他对她的亲昵举动,本能地歪头,远离。

    高峻怔了怔,举着棉签跟随。

    凌语芊继续躲闪回避,出言排斥拒绝,“不要搽了!”

    “不行,还没搽好呢,这药是我托人从美国捎过来的,专门研制来愈合伤口,有了它,你的脸不会留下疤痕。”

    “谁专门研制?是不是你师父?那个……曾经给薇薇治病的老头儿?”凌语芊芊忽然也转开话题,紧盯着他,见他沉默不已,她继续往下追问,“你曾说过那个人虽不是你父亲,但胜过你父亲,是他给了你生命,到底怎么回事?你父亲……不是美国空军中尉吗?”

    “谁跟你说我父亲是美国空军中尉的?”高峻突然也皱起眉头,语气不悦,“贺煜吗?我说过,他的话你别信,他已被蛊惑心智,他是一派胡言。”

    “你才一派胡言,你分明就是……”凌语芊顿时也恼怒愤恨地吼出一句,但最终还是忍住没往下说。

    高峻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她,然后又举了举棉签,若无其事地道,“来吧,还差一点,让我把它搽完。”

    凌语芊没再避开,咬唇,冷瞪,直到他继续小心翼翼地将整个伤口搽蘸完毕,然后重新贴上纱布,正好这时,琰琰冲进房来。

    天色渐黑,小家伙被凌母叫回屋准备吃晚餐,他于是先上来叫妈咪,依然惦记着妈咪的伤势,一进门就马上询问,“妈咪,你把药水都搽了吗?”

    凌语芊神色即时恢复柔缓,拉住他的手,边拭擦着他额上的细汗,擦着擦着突然想起贺煜,整个脸庞倏地转黯。

    “高峻叔叔,你也留下吃饭吧。”琰琰出其不意地又道,把凌语芊惊醒过来,本能地驳斥,然后,凶狠狠地给高峻一瞪。

    高峻岂不明白她的心思,沉吟数秒,找了个借口,回绝了琰琰的邀请,然后,又在凌语芊的仇视中,暂且辞别离去。

    房里只剩自己和妈咪,琰琰不禁“教训”起妈咪来,“妈咪,你为什么对高峻叔叔那么凶?高峻叔叔带你去医院,还特意拿了药水给你疗伤,安慰琰琰和姥姥等人,做了很多很多好事,你应该感激他才对。”

    凌语芊怔了怔,赌气道,“你呢?爹地才离开一段时间,你就把爹地给忘了?!”

    琰琰听罢,也瞬时一愣,纳闷不已,“我哪里忘了爹地,我可是天天念着爹地回来呢,再说,咱们感激高峻叔叔和想不想念爹地是两码事,妈咪干嘛扯在一起比较?”

    还不是因为你对那伪君子好!凌语芊心中依然有气,然而又无法跟儿子明说一些情况,结果,只能暗暗生着闷气,稍后,在琰琰的呼唤声中回神,躲避小家伙好奇审视的目光,拉起他,走出房门,下楼去。

    因为有凌语薇和琰琰在,晚餐的气氛还是很活跃,两人不时搭着话,东扯西扯,期间还转到高峻身上,提起今天那个竹飞机,彼此脸上都洋溢着快乐的欢笑,再次显露出对高峻的喜爱和崇拜,所以,这让凌语芊看着又很不是滋味,本就没什么胃口,此刻更是吃不下了。

    凌母看在眼中,满腹思忖,夹了一些菜往凌语芊碗里塞,且带着恳求的意味叫她多吃点,为了母亲放心,她只好强迫自己吃下去,勉强吃了一碗饭,两碗汤,和一些肉菜。

    她身体基本没啥大碍,恢复如常给琰琰洗澡,哄他上床,考虑到琰琰是小孩子,睡着之后总有些举动,凌母生怕凌语芊的伤口因此被碰到,于是提议让琰琰回他自己的卧室睡,然而,不想独自一人呆在自己的寝室饱受孤寂的侵蚀,凌语芊哄琰琰入睡后并没马上离去,就那样出神地看着琰琰,同时又无法自控地想起贺煜,结果又忍不住潸然泪下,直到凌母出现,她才自中出来。

    凌母心疼地为她拭去眼泪,拥住她,一起走出琰琰的睡房,上到天台来。

    凉风习习,吹散了悲痛的愁绪,凌语芊看着周围朦胧的月色,心情渐渐平复当中。

    凌母默默注视着她,一会,突然道,“芊芊,你以后别再排斥高峻了好吗,听妈的建议,试着对他好一点。”

    凌语芊眉儿陡然一蹙,视线从外面收了回来,盯着母亲,满眼的难以置信,“妈,连你也被高峻收买了?”

    凌母也先是微微一愣,解释,“呃,妈不是被他收买,妈只是觉得,现在就他最了解贺煜的情况,请求也罢,利用也罢,咱们应该对他好,至少,别把他拒之门外。”

    “就是因为他,贺煜才出事的!”凌语芊嗓子拔尖起来,悲愤即现。

    “嗯,妈知道,他说的那些事情,不管是否属实,但他有份参与是不争的事实,我们应该好好利用这个关系,套取信息,懂吗?再说,就算你骂他仇视他又怎样?我们得不到任何的好处啊。”

    “可是……”

    “芊芊,妈的乖女儿,妈明白你的想法,可是人生在世,有时候就得能屈能伸,隐忍,圆滑,世故,甚至虚伪。距离贺煜出事将近半个月了,我们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就算贺家那边也毫无办法,我们何不借助一下高峻?”凌母缓缓伸出手,再拥住了凌语芊的肩头,感觉到那股纤细和娇弱,她心中越是怜爱和疼惜,整个人也变得更加哀切凄然,“其实,妈比你更希望贺煜安然无恙地尽快回到你的身边,这些日子妈每天看着你饱受伤悲和痛苦的煎熬,看着你受到各种惨痛的伤害,妈的心就像被刀割似的,很痛,很痛……”

    “妈,对不起。”

    “没事,不用跟妈说对不起,妈只是难过帮不了你,妈也恨高峻,无论他是好人或坏人,但凡对付贺煜的,妈都讨厌,然而,我们别无他法,贺煜的事只能靠他,所以,我们暂且把这份讨厌和痛恨隐藏心中,将来我们有的是时间痛恨他的!”房间都装了监视器,凌母平时不敢说太多,今天她找时间对天台研究审视了一番,还大扫除大清扫一遍,确定不会遭到窃听,带女儿上来,把心里话都说出来。

    看着母亲热泪盈眶的悲切模样,细细回味着母亲分析过的那些话,终于,凌语芊点了点头,接着顺势窝在母亲肩膀上,贪恋享受着母亲对她的疼爱。尽管老天爷很可恨,但她此刻还是想对它说声谢谢,感谢它没有对她赶尽杀绝,让她有妈妈的安慰、开解、出谋献策,教她接下来的路怎么走。

    轻轻拥住凌语芊单薄的身子,凌母也出神地望着遥远的夜空,继续祈祷上苍保佑她可怜善良的女儿。

    母女两,就此静静相拥一段时间,月亮越升越高了,总算回到现实来,离开天台。

    凌母先送凌语芊回寝室,安顿她躺下,叮嘱她早点睡觉,别再胡思乱想。

    口头上明明答允着母亲,然而待凌母出去,房门落下之后,凌语芊又突然坐了起来,不知所思地环视着整个房间,然后,起身下床,走到梳妆台那,头一次正视自己的脸容,首先立刻被右边面颊上的纱布锁住了视线。

    本是干干净净的容颜,突然间多出一块碍眼的纱布,她不禁想起琰琰今晚睡觉前指着她的脸说这纱布很碍眼,他恨不得把它扯掉的话语,小家伙还说,爹地要是在家肯定不会让妈咪的脸出现这种丑陋的东西,因为爹地喜欢妈咪是迷人的小妖精。

    迷人的小妖精……

    其实,男人指的是另一个意思,指的是,在床上,她把他迷得神魂颠倒,不可自拔。琰琰却以为只是美美的脸蛋儿。

    “贺煜,你在监牢里还好吗?会不会也很想念我?特别是这种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在孤寂的空间,满心,满脑子都是我的影子吧?是我们一起共度的美好时光吧?妈妈跟我说,尽量利用高峻来打探你的消息,甚至乎,利用他来把你营救出来,我想,你一定不赞同这样的办法对不对,素来强悍的你从不屑别人的帮忙,更不准你深爱的我为你出力,可是,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我们是夫妻,夫妻间应该相互扶持,相互帮助,我很想很想你,想得心都碎了,不管你认不认可,我都要把你救出来,我要每天晚上都搂着你睡,我要每天都见到你,听到你的声音,我还要……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绝不给高峻有任何指染我的机会,我的身和心,永远都只有你才能拥有的。”

    对着光明透亮的镜子,她在心里默默地低吟出来,渐渐地,眼神变得散涣而迷离,镜里的影子也开始趋向模糊,紧接着又恢复清晰,她看到的,不再是自己,而是他的影子,那么好看,那么迷人,她禁不住地,冲他笑了。

    贺煜……

    等我!

    记得想我!

    今晚,请梦到我!

    第二天,高峻又来了,这次带了另一个新花样给琰琰,还马上与琰琰,薇薇去花园玩,凌语芊安静地坐在一边观看,心里尽管还是不悦,但想起母亲的话,于是极力伪装着,晚上,她甚至破例让高峻留下来吃饭。

    就这样,过去了好几天,她脸上的伤口慢慢愈合了,那瓶药水果然厉害,疤痕淡化得很成功,若非仔细看,还真看不出痕迹来。

    “接下来再每天坚持搽一次,整瓶药水用得差不多,疤痕也就彻底消失了。”像往常那样为她搽完药水,高峻边收拾边迫不及待地汇报。

    瞧着他欣喜若狂的样子,凌语芊沉吟数秒,猛地道出一声谢谢。

    高峻顿觉意外,继而抿唇微笑,忍不住深情一把,“只要你安好,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凌语芊也不理会,自顾说出策划多时的请求,“那你能告诉我关于贺煜的事吗?高峻,当我求你了,你安排我见见贺煜吧,一次就好了。”

    高峻一愕,脸上的笑容瞬间凝滞。

    “再不,就帮我们传传话?或帮我了解一下他的情况,你只需拍个照片给我看看就行的。”凌语芊继续恳求着,神态真切,可怜兮兮。

    高峻仍然缄默不语,眼里不断眨动着复杂的光芒。

    “高峻……”芊芊玉手,出其不意地攀到他的长臂上,凌语芊一步步进攻。

    高峻俊颜又是怔了一怔,突然握住她的手,沿着光滑细嫩的肌肤轻轻摩挲,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感觉到了她明明很排斥却又极力忍耐,一会儿后,终于给出她想要的答复,“行,我试试。”

    “谢谢你!谢谢!”凌语芊欣喜,顿觉一切努力都有所值得,就连被他这样亲密地握着也暂且不顾,忍不住暗暗憧憬起来。

    高峻继续若有所思地望着她,不久刚好琰琰出现了,不得不把她放开,然后,一起离开房间,下楼吃饭。

    有了高峻这一承诺,凌语芊心中燃起了极大的希望,每天都在焦急等待,当然她任何机会都不错过,依然坚持每天都给贺熠打个电话,可惜贺熠还是毫无音信,她失落之余,更把希望寄托到高峻那,而就此再过去三天后,高峻总算带来了与贺煜有关的消息。

    只不过……

    畏罪?自杀?

    贺煜畏罪自杀?

    贺煜畏罪自杀了!

    凌语芊仿佛五雷轰顶,眼睛瞪得倏大,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然后,发出的第一句话是竭斯底里的怒斥。

    “你胡说!你随便瞎扯的对不对?你不想我整天追问你,被我问得急了,干脆找个理由堵住我?可是,为什么找这样的谎言,你真够恶毒,贺煜根本就没罪,何来畏罪自杀,高峻,你就一个畜生,你禽兽都不如!”

    吼罢,她等着他开口,跟她认错,承认他确实用了低作的手段,甚至对她辩解,让她从他心虚的表情攻破他的谎言,然而,他面色凝重,双唇紧抿,一言不发继续一瞬不瞬地看着她,清澈透亮的蓝眸闪烁出坚定而果断的光芒。

    霎时间,她整个人又像从高空抛入深渊,砰的一声巨响堕入了千年幽潭,冷,森,寒,钻心刺骨,眼泪刷刷刷地冲了出来。

    不是这样的,一定是这王八蛋胡言乱语,是谎言,是谎言!

    她泪流满面,哭得浑身抽搐起来,箭一般地冲出房外去。

    高峻晃了晃神,迅速追上,及时把她抓住,总算再发出话来,“芊芊,你要做什么,你要去哪?”

    “放开我,我要去找贺煜,我才不信你的鬼话,他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他没犯罪,何来畏罪?所以,根本不是这样子的,你这王八蛋,魔鬼,应该畏罪自杀的人是你,你才应该下地狱!”受到牵制,凌语芊使劲奋力地挣扎,坚持不信刚听到的噩耗,“我要去法庭起诉,我要告国安局,告它不分是非曲直,告它与坏人同流合污,冤枉好人!我要告到最高人民法院去!”

    “他真的死了,今日凌晨,狱警巡逻时看到他满身是血躺在地上,他打破床板,用木条插中自己的心窝,他抱有一死的决心,立刻就气绝身亡。”高峻做出详细的解释,语气低沉,带着伤悲,带着遗憾。

    凌语芊不稀罕他的猫哭耗子,驳斥,“才不是,一派胡言!”

    “其实,他们为组织办事,相当于死士,一旦身份暴露,必然遭到严刑拷打,自杀是最常见的结局,一开始他还能坚持,可他终究是人,意志力再坚定也抵不过切肤的痛苦,都怪我们疏忽,其他硬物都收起来,却唯独忘了床板,我们念在贺家的份上,抱着他会弃暗投明的期望,殊不知,我们败在自己的仁慈和善良之下!”

    “放屁!鬼扯!”凌语芊越听越悲愤,趁他不备朝他手臂狠狠咬了一口,这次力度和强度比以往都剧烈,结果他马上松手,她也重新奔跑起来,冲下楼去。

    薇薇和琰琰正在客厅里看着电视,刚看的一个动画片正播完,薇薇抢到遥控器,准备转转频道寻找别的好戏,猛然被这急促震撼的脚步声惊动了注意力,迅速回头,顿时又被见到的情景吓到,急忙起身,纳闷大喊,“姐姐,你怎么了?不要跑得那么急,小心身体。”

    凌语芊仿佛没见到她似的,切确来说她此刻对所有的事物都毫无知觉,只知她要去为贺煜申辩,讨回公道,她要救他,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正好,高峻已经追了上来,再次将她抓住,这次做好一切准备,不再让她有任何挣脱的机会。

    “放开我!”

    凌语芊又是怒声大吼,不过喊着喊着就主动停止了,只因电视里突然播出的一则新闻报道。

    “今日凌晨六点钟,xx监狱里一名重犯畏罪自杀,经证实,他是中国籍男子贺煜,曾担任贺氏集团总裁一职,可惜误上歧途,暗中建立中天集团,通过监视和窃听等违法行为来扰乱与攻击我国网络安全,通过入侵各大产业严重损害我国经济领域,对我国造成极大影响。于此,我们再次呼吁广大民众,务必爱国,爱民,任何伤害国家安全和利益的行为,我们绝不姑息!”

    “关掉,薇薇赶紧把电视关掉!”播音员的话还没说完,另一个尖叫声赫然响起,是凌母!她刚从厨房出来,刚好看到了这一幕,先是被震得目瞪口呆,然后才晓得遮掩。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在场的人都看到了这则新闻报道,高峻,凌语芊,凌语薇,就连琰琰也看到,小家伙反应最为快捷、直接和剧烈,指着屏幕画面,难以置信地喊,“那是爹地的照片吗?主播阿姨在说什么?爹地畏罪自杀?妈咪,什么是畏罪?为什么说爹地自杀?自杀是一种孬种的行为,爹地是大英雄,才不会这样做!”

    凌语薇与他靠得最近,回过神来后,赶忙抓住他,哄道,“琰琰,没事,咱们看错了,那不是你爹地,绝对不是。”

    某些讯息已经在琰琰脑海生成,并非想抹掉就能抹掉,小家伙无视凌语薇,用力挣脱开她的搂抱,跑向高峻,“高峻叔叔,你和爹地一样的厉害,你来解释给琰琰,什么叫做畏罪?你跟琰琰说,爹地不会自杀的,刚才那则报道是造谣!是诽谤!是主播阿姨吃错药了胡言乱语的!对不对?!”

    高峻视线转到他的脸上,看着他分外认真严肃的表情,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

    得不到高峻的回答,琰琰于是又奔到妈咪的身边,稚嫩的嗓音持续拔高着,“妈咪,你来告诉琰琰,刚才那个报道说的不是爹地,你明明跟琰琰说过爹地出国了,在忙工作的,根本不是在什么监狱里,更不会自杀,爹地说过要和妈咪一生一世,永远都和妈咪在一起的,所以,他不会死,他不会死的!”

    说完后,小家伙终于哭了,他是那么的懂事,那么的坚强,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噩耗,首先的想法是不相信,因为在他的印象和思想里,爹地是个光明磊落的人,爹地是个无所不能的大英雄,根本不会做出犯法的事,不会害人,更不可能自杀。

    “琰琰乖,别哭,别哭了,姥姥告诉你,那不是真的,那是电视机坏了,有人恶作剧,故意那样整,姥姥带你去洗脸,给你拿冰棍吃……”凌母已经冲了过来,来不及安慰凌语芊,首先照顾小孙儿。

    凌语芊的反应,再也不是旁人能体会得到,那本就苍白的容颜更是纸一般的毫无血色,甚至透出一股紫气,两眼一直没有眨闪,紧盯着电视机,满脑都是播音员刚刚所说的那些话。

    造谣?诽谤?不,这是xx台,国家最权威最官方的电视台,报出来的消息,百分之百的准确无误。

    高峻那畜生说得没错,贺煜真的自杀了,畏罪!自杀!

    可是,她不接受这样的结果!凭什么,凭什么发展成这样!一定是国安局,是他们对贺煜严刑拷打,折磨他的肉体,摧残他的意志,除此,那些人肯定还对贺煜做出其他恐怖的事情来,否则,他不会选择放弃生命的,正如琰琰所说,他答应过陪自己一生一世,又怎会扔下自己而轻生?再不就是国安局的人把他打死,然后给他冠个畏罪自杀的罪名,好从中逃脱恶行!

    是这样了,一定是这样!这些魔鬼,这些杀千刀的,而最最该死的,是高峻!

    愤怒的眸子终于从电视机屏幕上收回,瞄到桌面的水果盘那,里面,正放着一把水果刀,很锋利,能刺死人!

    犹如电光火石,凌语芊僵硬的身子猛地飞奔出去,抓起水果刀,伴随着一声悲愤的怒吼,拼尽全力对准高峻狠刺过去。

    高峻始料不及,只看到明晃晃的刀子火箭般地朝自己刺来,毫无躲闪的机会,结果他只能抬起手,用手保护身体,锋利的刀子于是直插在他的前半截手臂上,鲜血如柱喷流。

    “芊芊——”

    “姐姐——”

    “妈咪——”

    所有人的脸都再次惊恐大变,就连琰琰,也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幕,妈咪那么善良,那么温柔,平时连小动物都舍不得伤害,为什么会拿着刀子刺杀高峻叔叔?

    “芊芊,别冲动,快放手,快把刀子拔出来。”凌母恸哭出来,使劲按住凌语芊的手。

    然而,凌语芊非但没松手,反而更用力,握紧刀柄死命往前钻,锋利的刀子就那样在高峻手臂里搅来搅去,最大的残忍,莫过于此,最大的痛,莫过于此,高峻痛得额头冒汗,可他一声不吭,也不躲避,就那样静静地任由她发泄,深情的蓝眸,一直看着她。

    凌语芊咬牙切齿,屏息凝神,一只手不够,还多加一只,一起握住刀柄,由于太过用力,手腕上的青筋都露出来了,但她知道,这还不够,既然她拔不出刀子,那就继续往里面刺,她要刺死他,她要他给贺煜陪葬!

    “冷血无情、野心勃勃的魔鬼,要不是你,贺煜就不会遭此劫难,今天,我誓要杀死你,为贺煜报仇!”她撕心裂肺地呐喊着,持续加大力度,但不一会儿,她娥眉陡然蹙起,面容扭曲,本是握住刀柄的手迅速腾出一只,滑到自己的小腹上,痛苦的哀叫无法克制地自嘴里逸了出来。

    凌母觉察到了,也本能地皱皱眉头,“芊芊,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乖,听妈的话,放开高峻,别这样,这事与他无关,他只是按规定办事而已。”

    其实,她和凌语芊想法一样,清楚这一切都是高峻造成,可从没见过女儿这样举动的她着实吓坏了,为了劝阻女儿,只能先这样为高峻辩解。

    琰琰和凌语薇也纷纷加入,琰琰个子小,正可以看到凌语芊的腿部,看到妈咪白皙的腿儿忽然染上一片红色,是……血!

    “妈咪,你流血了?妈咪的脚受伤了?”他声音颤抖,惊喊出来。

    大伙目光立即转移,齐齐往下看去,高峻也不例外,然后,接重重震住。

    凌语芊穿的是睡裙,睡裙的长度及膝,只见那露在裙子外面的大腿内侧,有道溪流似的血水缓缓淌出,渐渐地,两道,还有更多,越来越多。

    为什么会有血?从这个地方流出来的血,那根源不就是……凌母越看越觉得恐惧,脑海猛地灵光一闪,想出个所以然来!

    怀孕!芊芊怀孕了,然后……流产!天!

    “芊芊,你是不是怀孕了?告诉妈,你有没有怀孕?”

    凌语芊一听,整个人也陡然大震,胸口仿佛被重物擢中似的,深深一痛!肚子疼,子宫出血,是啊,她怎么想不到这方面来!她怀孕了,然而,还来不及知道,又要流产了!

    刹那间,滚烫的泪珠儿流得更汹更猛,凌语芊惨白的小手紧拽住凌母的手,惊恐万状,凄然大叫,“妈,救我,救我和贺煜的孩子,妈,快救我们。”

    凌母同样泪如潮涌,拼命点着头,朝高峻求救,“高峻,求你快叫医生,芊芊好像要流产了,快把医生叫来,求求你!”

    高峻也被吓得面色大变,没受伤的手迅速掏出手机,拨通他相熟那位医生的电话,简单扼要地说明情况,委托对方立刻安排个妇科医生过来,完毕后,拦腰抱起凌语芊,准备往楼上卧室走。

    “别,就这里,她不宜颠簸!”凌母及时阻止,指示高峻到沙发那。

    基于方便和休闲,客厅的布置本来就有一组沙发是床榻型的,上面有枕头和被子,刚好可以当床用。

    在高峻的协助下,凌语芊被安置沙发床上,凌母拿起枕头垫在她的臀部,嫌不够高,又吩咐凌语薇上楼去再搬多点枕头下来,然后,拉起被子盖在凌语芊的身上,握住凌语芊的手,急声询问,“芊芊,还好吧,乖,别怕,一定没事的,医生很快就来了。”

    “妈,我肚子好痛,是宝宝要走了吗?不要,不要这样子。”凌语芊用力掐住母亲的手,哭得泪流满面,她好恨,好恨啊!

    凌母使劲摇着头,除了不停地怀着希望安慰,别无它法,她何尝不恨,可是,事到如今她得先祈祷,祈求女儿有惊无险,大小平安!

    “妈咪,别哭,妹妹不会跑掉的,她不会让妈咪伤心的。”这时,懂事的琰琰也突然作声,小脸儿蹦得紧紧的,异常严肃,还对着凌语芊的大腿处叮嘱起来,“妹妹,你听到大哥跟你说的话吗,你要乖,听大哥的话,好好躲在妈咪的肚子里,将来大哥会很疼很疼你的!”

    多么单纯真挚的话语,却让在场的人都悲酸落泪,就连高峻也忍不住热泪盈眶,满怀悔恨。他有想过,得知贺煜的死讯后,她会很难过,会痛恨他,甚至象刚才那样用刀刺他,而他也做好了无怨无悔任她发泄的准备,但唯独现在这件事,出乎意料!

    她流了这么多血,胎儿还能保住吗?她自己呢?身体会不会出问题?能否安好地生存下去?要是宝宝没了,会不会崩溃甚至疯掉?

    越往下想,他越觉得心胆俱裂,然后,怒火满腔!

    去他妈的恐怖组织,去他妈的国安局,去他妈的大帝国,去他妈的……通通都去他妈的!

    ------题外话------

    恭喜本书再新晋一名解元大官:叶巧维,鼓掌,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