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52 头七夜里,贺煜,回来了?

352 头七夜里,贺煜,回来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高峻知道后,自告奋勇带她去。她便也没拒绝,因为目前来说,唯他有这个能力安排,而且,这是他欠贺煜的!

    她只带了琰琰去,带上酒,带上贺煜最喜欢吃的菜肴和甜品,还带上一篮紫罗兰花瓣。她喜爱紫罗兰,英文名也叫紫罗兰,故她决定往海里撒些紫罗兰花瓣,让这些花瓣,代替自己去陪伴贺煜。

    豪华的游艇,缓缓驶向海的中央,凌语芊站在游艇的铁栏杆上,极目远眺着整个海面,希望能从中看到一些她想见到的,可惜,整个天地间,只有天空蔚蓝,海水碧绿,凉风习习,非一般的寂静。

    “爹地,爹地你在哪?我和妈咪来看你了,你见到我们了吗?听到琰琰在叫你吗?”琰琰就站在凌语芊的身边,两只手儿攀住扶栏,对着大海高声呐喊起来。

    凌语芊顷刻热泪盈眶,也痴痴地看着辽阔的海面,在心里呼唤,“贺煜,你在哪?出来让我看看你好吗?我很想你,很想见到你!”

    “爹地,琰琰给你撒花瓣,这些花瓣都是妈咪和琰琰,还有薇薇阿姨从花园里摘的花,一瓣一瓣取下来的,代表我们对你的思念和爱意,我和妈咪会永远记住爹地,永远想念着爹地。”小家伙已从花篮里捧起花瓣,一片一片地往海里撒下去,娇嫩的花瓣落入水面,在海水的承载中,在波浪的推动中,慢慢往远方飘去。

    凌语芊也捧起一些,洒向大海,眼泪随着花瓣一起飘落,向贺煜送去她对他的思念,还有忏悔。

    曾经,他非常渴望她再为他怀孕,渴望得近乎疯狂,上次得知她吃了诈糊,甚至以为她无法再怀孕了,他的痛彻心扉不比她少,而今,她总算怀上了,他要是知道,一定高兴得几天几夜都睡不着觉吧,甚至工作都不理了,整天都守在她的身边,关心这关心那,紧张兮兮,兴奋激动,把她当女王般捧在手心来呵护。

    如此宝贝矜贵、彼此疯狂渴望的小生命终于来临,本是多么令人高兴惊喜的事儿,可惜,由于她没有好好保护,就那样化为了乌有,他若知道,那又会是怎样一种痛不欲生!

    曾经好多次,他都跟她提过,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用她担心,不用她去操心,由他去面对和处理就好,她要做的,便是照顾好自己,静候他的佳音,这也是对他最大的协助和鼓舞。

    这些天,她整个心思都投入这次意外大变故中,丝毫没关心过自己的身体,其实仔细回想,不难发觉自己身体的变化,月经推迟,身体疲劳,胸口作闷作呕等,这些都是害喜的迹象,可她一点都没留意和觉察。

    不过,就算她事先知道自己怀孕了,是否就能避免那天事情的发生?事实上,未必!她有可能,还是不会遵照他的叮嘱,因为她根本做不到,她控制不了自己,他人都不在了,其他的事对她来说也就毫无意义,更何况,谁又想到宝宝是这么的脆弱,这么的不经一击。

    这,就是命,命运对她,总是很不公平,很残忍!

    记得母亲那天安慰她的时候,曾经说了这样一句话,芊芊,妈可怜的孩子,关于流产的事,你别再难过,别再自责了,你不妨换个角度想,宝宝与贺煜同一天离世,这可能是一个独特巧妙的安排,有宝宝在那边陪伴他,他不至于太寂寞和孤独。

    兴许,这是妈妈用来开解安慰她的;又兴许,这也是妈妈的真心话,坚强勇敢的妈妈,不管遇上什么苦难,总会乐观地面对。

    然而,她都无法释然,其实可以选择的话,她宁愿自己去陪贺煜,因为大家说好一生一世的,既然无法一起生,那就一起死,永远都不分离!

    只可惜……

    她终究还是和他分开了,终究只能隔着茫茫大海寻找他的影子,回忆他陪她一起度过的那些美好时光。

    她的视线,愈加的模糊了,眼泪儿,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向。

    白天渐渐走向夜晚,太阳的余晖一点一点地划过了西边的云彩,金黄色的光芒碎碎照在凌语芊苍白憔悴的脸庞上,微微泛起了一些绯红。

    她突然端起酒杯,再倒了一杯酒,这次,并非往海里倒,而是仰头送进自己的嘴里。

    独揽清酒向黄昏,烈酒醉人心扉,却更加思念那张俊美绝伦的面容和高大的身影,还有那一个个美好的时光。

    嗷——

    嗷——

    蓦然间,寂静的海面传来一阵嘶哑凄厉的叫声,是鸿雁!

    它们一只接着一只,排成一种独特的队列,正往遥远的天空飞去。

    凌语芊又倒了一杯酒,闭眼,喝光,然后,第三杯。

    “别喝了,你身体尚未完全康复,喝酒对你身体不好。”高峻及时伸手阻止她。

    凌语芊美目略微一转,迎上他沉痛的脸容,从那碧蓝色的眸子里面,她看到了一阵阵疼惜和怜爱,可是,谁稀罕,高峻,谁稀罕你心疼我!我将永远记住,是你害死贺煜,是你害死他的,我,与你势不两立!

    怒火狂烧间,凌语芊用力地顿顿手臂,甩开高峻的大手,干掉第三杯酒。

    高峻略作沉吟,便也作罢,站在旁边,默默地看着她。

    夕阳西下断柔肠。

    夜幕初垂染思愁。

    暮雪祭殇催人泪,

    月影笙歌斩离别。

    待凌语芊整瓶酒都喝完了,天色也开始暗了下来。

    夜幕初垂,黑色笼罩着整个消寂的世界,独孤充溢了一个个角落。明明已经到了下旬,月光却出奇的明亮,洒满整个天地。

    难道月婆婆也知道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特意散发多点能量,好让她能看到贺煜吗?可惜,茫茫大海里,除了海水,还是海水,一个人影也没有。

    “天黑了,我们回去。”高峻终再次做声,眼里的柔情和关爱没半点少到。

    凌语芊沉默依旧,无动于衷。

    高峻一个轻呼吸,又道,“琰琰肚子应该饿了,听话,先回去吧。”

    凌语芊终于有了反应,直接看向旁边的小人儿,低吟,“琰琰饿吗?想不想回去了?”

    小家伙不愧是个贴心宝贝,很认真地摇摇头,“琰琰不饿,琰琰陪妈咪在这里多呆一会儿。”

    一抹会心的微笑,即时如花般绽放在凌语芊苍白的容颜上,芊芊素手猛地拉住琰琰,与他一起走到宽阔的甲板上,并肩坐了下来。

    母子两都没再说话,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天空,看着明月,看着星星,看着深广而无尽的大海,不知多久了,凌语芊从恍惚中回神,又是低声冲琰琰道,“琰琰,咱们回家了。”

    琰琰还是毫无反驳地顺从,站起来,两只手儿用力地拉凌语芊,一直握紧她的手,回到船舱里。

    大约半个小时后,大伙回到芊园。

    凌母马上热好饭菜,基于答谢叫高峻留下一起吃。高峻也不客气,席间话题围绕着琰琰,整顿饭算是风平浪静,无惊无险。

    吃饱后,凌语芊把琰琰委托给母亲,自己则回到卧室,锁上门,将一切人和物都关在外面,更加不顾高峻是什么时候离去的。

    她先给自己洗了一个澡,冲去汗水和疲劳,然后,从酒柜拿来一瓶红酒和空杯子,爬到宽敞的飘窗上。

    根据习俗,在“头七”那晚,鬼魂会回家,家人必须回避,最好的方法一般都是睡觉,即便睡不着也要躲入被窝里,免得魂魄看见家人有所记挂,影响他投胎再世为人。

    可她不管,她就要贺煜记住,她甚至不想他去投胎,因为她怕他投胎了,她便再也见不到他,此后彻底成了陌路人。

    夜渐深,心微凉,娇小虚弱的身子独自蜷缩在窗台上,空空的酒瓶散乱于地毯,握杯的指尖上,那般孤寂,那般凄凉,风也萧萧雨也萧萧,在心底最幽静的角落,尽是曾经走过的美好回忆。

    贺煜,你答应过我,会带我环游世界,带我游遍祖国的大江南北,看花开花落,看日出日息,看千里流澜排山倒海,持杖天涯欣赏云霞染碧霄,这些承诺,就在咱们结婚那天,你带我坐在氢气球上,很认真地跟我说,你,还记得吗?还记得这些誓言吗?

    佛曰,苦恋三千年,只为能在下一个转角,看到你依然撑着伞,在雨中等我,用你强健有力的手臂深深抱住我,温暖我冰冷孤独的心。可惜,情深缘浅,我的独然等待换来的只是一身的殇,在那茫茫大雨中,我就像是断了线的纸鸢随狂风飘飞,没有方向没有尽头,一股接一股的寒气浸透了我的全身,吞噬了我跳动的心,灭亡了我心底深处的爱。

    大雨茫茫,模糊了视线,原先皎洁的明月躲进云霄里去了,整个天地一片朦胧和漆黑,凌语芊举起酒杯,邀请残月对饮,却是酒入愁肠愁更愁。他走了,周围却仍残留着他的体温和气息,令她迷失、眷恋、沉沦,不愿出来。

    不老的情歌依然低吟浅唱,一字一句都充满着他对她的深爱,然而如此独一无二的爱,她再也体会不到,再也感受不到了!

    贺煜,你在哪?看到我在寻找你吗?听到我在叫你吗?午夜了,你是时候出现了,快出来吧,看看我,看一眼就好,让我也看你一眼,好不好?!求求你,我很想你,好想见到你,贺煜,求你回来与我见一面吧!

    伏在飘窗的窗台上,凌语芊悲伤地痛哭着,哭得泪流满面,哭得浑身抽搐,抖个不停。

    “芊芊……”

    ------题外话------

    家里有老有小,每到节日都是最坐不稳的时候。妞们有没有出去玩?玩得开心不?看在紫国庆节还努力耕耘的份上,妞们别忘了看文和投票哟(*^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