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55 小结局,本卷完

355 小结局,本卷完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凌语芊快速抬起脸,顺着熟悉的嗓音看到了那张熟悉的面容,吸了吸鼻子,低喊出声,“妈——”

    来人,是凌母,总是难以放心的她,又进来了。

    听到凌语芊叫她,凌母一怔,继而心头一喜,但紧接着,又被凌语芊眼角的血迹吓到,迅速跑近,胆战心惊,“芊芊,你怎么又哭了,不是说好了别哭吗,为什么,为什么……”

    凌语芊抿抿唇,回凌母一个放心的浅笑,青葱玉指缓缓抚上凌母布满皱纹和哀伤的面容,语气尽现愧疚,“妈,你也瘦了,对不起,芊芊不孝,总让你担心和难过,对不起……”

    瘦了?

    芊芊说什么?说她瘦了?莫非……

    “姥姥,妈咪的眼睛又能看得见了,她看到琰琰了!”琰琰接下来的一句话,证实了凌母的猜想。

    整个人,更是惊喜欲狂,喜极而泣!

    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太好了,太好了!

    凌母高兴得不知如何,结果,挤在床沿坐下,伸出手臂将凌语芊和琰琰一并搂住。

    彼此都视如己命的祖孙三人,就此紧紧相拥,相抱,好长好长一段时间,才舍得分开,激动兴奋的心情仍然充斥满怀。

    凌母这也才晓得最重要的事,抚摸着凌语芊的脸,心疼地询问,“芊芊,你真的重新看见了?还有,你眼睛痛不痛?对了,我们得去医院看看,让医生做个详细检查,你现在能走吗?不如妈现在带你去。”

    凌语芊嫣然一笑,点了点头。

    接下来,由凌语薇在家看着琰琰,凌母带上凌语芊,乘坐的士直奔医院,找到原先负责的主治医生,把喜讯告诉医生,同时也提及凌语芊又突然流血泪的事。

    医生立刻为凌语芊进行详细检测,得出的结论是,凌语芊的视力,恢复了!至于流血泪,可能是之前积攒的,如今把它排掉,正好让视力恢复精明。

    凌母再一次欢欣若狂,每一个毛孔都似乎在欢笑着,而且,人一高兴和激动就有点语无伦次,有点儿摸不着北,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凌语芊默默地看着,为母亲这段时间的不容易感到心疼,感激,感动,忽然伸出手,拉住母亲瘦小的手儿,真挚虔诚地说出一声谢谢。

    凌母略略一顿,摇了摇头,“不谢不谢,只要你没事,就是对妈最好的报答,对了,你要记住医生说的话,虽然你恢复视力了,但还是得多注意,以后可不能再经常哭了知道吗,有什么,就找妈谈,嗯?”

    “好,我答应妈。”每一个经历,都会给人一种深刻的感受和警醒,凌语芊痛定思痛,果断而肯定地给出了承诺。

    接下来,她们拜谢医生,离开医院。坐车回家的途中,凌母思来想去,结果还是给高峻打了一个电话,把这个好消息也告诉他,结束通话后,她看着凌语芊,若有所思,沉吟数秒,讷讷地地道,“这段时间多亏他,否则妈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他害贺煜是一码事,可他救了你又是一码事,妈只是觉得,对我们有恩的人,我们应该心存感激,应该告诉他这个好结果,让他也放心。”

    凌语芊低眉顺眼也沉默片刻,缓缓抬起头来,心平静气地道,“嗯,妈想怎么做就怎么成,妈比我年长,阅历比我多,懂的自然也比我多。”

    不愧是她的乖女儿!

    凌母会心一笑,拥住凌语芊,暂不再做声。凌语芊也顺势依偎在凌母的肩窝上,一脸安祥,宁静。

    凌语芊视力恢复一事,可算是一个大欢喜,将这屋里充斥了好长一段时间的愁云惨雾冲走了不少。大家悲愁多日的脸容都纷纷露出了欢笑,特别是凌语薇和琰琰,即时恢复了以往的无忧无虑,甚至手舞足蹈。

    凌语芊被他们的喜悦感染,心情跟着舒畅放松,直到夜晚回房,一个人静下来,她脸上的笑才渐渐消失。

    看着四周围,她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这些天发生的事就像一场梦似的,在她脑海里既深刻,又模糊,而那股沉痛,则时刻提醒着她不能再沉沦进去,不能再给最亲的人带来任何的伤害和悲痛。

    深深一个呼吸后,她沿着房间一个个布景仔细认真地看一遍,最后,坐在桌子前,拿出婚纱照来看。

    这几本婚纱照,是这次婚礼前补拍的,如他承诺的一样,绝顶精美,绝顶浪漫,绝顶独特。

    柔情似水的眼眸痴情眷恋地望着上面的高大人影,芊芊素手依依不舍地抚摸着那俊美无双的五官,心海随之一步步地掀起激昂和荡漾。

    贺煜!

    贺煜!

    她在灵魂深处,用力呼唤这个永远深爱的男人!

    “妈咪——”

    突然间,她的身侧传来一声叫喊,手臂被轻轻一触。

    原来,琰琰进来了,晚餐上笑容不断的小脸庞,此刻陡转严肃,甚至有点惊慌地看着她。

    乖巧懂事的小家伙,是在担心她?怕她又陷入痛苦的追忆和思念世界,继续大哭落泪,再引出其他不可估计的灾难?

    柔软的手赫然从相册上移开,宠溺怜爱地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瓜,凌语芊淡淡一笑,“洗完澡了?”

    “嗯!”小家伙还是目不转睛,严肃异常。

    凌语芊又是轻轻抿了一下娇嫩的樱唇,将他抱起来,放到膝盖上,指着桌面的婚纱照淡定从容地道,“琰琰,你瞧,爹地长得好帅对吧?”

    琰琰不禁也慢慢伸出手,抚摸上爹地好看的脸容,果断回答道,“爹地是琰琰见过最好看的人,妈咪也是。”

    呵呵——

    凌语芊媚眼一弯,低下头来,在他那跟他父亲一样又粗又黑的头发啄吻几下,语气坚决地许诺出来,“妈咪答应琰琰,接下来会更疼琰琰。其实,琰琰在妈咪心中的地位和爹地是一样的,琰琰和爹地同等的重要!”

    小家伙一听,迅速抬眸,眨也不眨地看着她。

    “琰琰似乎不信?那瞧瞧看?妈咪接下来证明给琰琰看。”凌语芊又是嫣然一笑,在他小脸蛋上捏了一把。

    “那就是,妈咪不会再见不到琰琰?不会再搂着琰琰喊爹地的名字?”琰琰也事不宜迟地发出声来,神态严肃依旧。

    凌语芊脊背猛地一僵,脸上的笑容也赫然凝固,在心疼愧疚间,无比郑重地点头保证。

    小家伙心里终于踏实,转过身来,搂住凌语芊,雀跃不已,“妈咪,谢谢你,琰琰也答应你,一定会好好陪你,就算没有爹地在身边,妈咪一样会很快乐,很幸福的,接下来,琰琰会更卖力地吃饭和运动,争取尽快长大,长得和爹地那么高,那么帅,那么能干,好好保护妈咪,照顾妈咪,再也不让妈咪落一滴眼泪。”

    宝贝,不用将来,你现在就已经长大,已经很成熟了!

    凌语芊眼光盈盈,定定地望着跟前的小人儿,脸上再次露出了欣慰的笑,渐渐地,她情不自禁地在脑海里幻化出他长大后的样子,与永驻她心底的那个刻骨铭心的男人是一模一样的,一样的高大,一样的健壮,一样的俊美绝伦,一样的睿智能干,一样的,给她无以伦比的爱和安全。

    幸好,还有这个矜贵的小人儿呐!

    今晚这个漫长的黑夜,于美好恬静的憧憬中度过,第二天早上,凌语芊忽然提出,想去贺宅一趟。

    凌母这也才忆起某件重要之事,满腹思忖地看着她,最终,还是决定坦白,神色凝重地道,“芊芊,妈有件事,得先告诉你。”

    母亲沉重晦郁的语气,让凌语芊嗅到一股不寻常,先是愣了愣,随即点了点头。

    凌母并不立刻直说,而是忽然拉住她往楼上走,来到自己的卧室,从很隐秘的地方取出一本书,递给她。

    确切来说,这是一本八卦杂志,杂志的封面,大字标题醒目地呈现着……

    再看这胡言乱语的邪恶杂志,凌母悲愤难掩,好一会才略微平复怒气,对凌语芊娓娓道来,“当时你刚流产,身体虚弱着,妈便不敢告诉你。我问过高峻是不是他弄的,他说不是,但我觉得他是默许了这个事,因为你记得不,他曾经说过要你别承认琰琰是贺煜亲生,说这样对琰琰好什么的。”

    边听着母亲的解释,凌语芊边翻到杂志里面详细阅读,一言不发。

    凌母稍顿了顿,又接着给出安抚,“如果可以,妈但愿你一辈子也没看到这些丑陋的行为,这些人,咱们别理会,为非作歹的人,老天迟早会收拾她们的!”

    又是过去好几分钟,凌语芊终于抬起头来,迎着母亲眼底隐藏的忧虑和担心,忽然,把杂志合起来,交回给母亲,心平静气地道,“妈,我没事,你说得没错,我不会去在意,嘴在别人的身上,别人想作贱我们阻止不了,清者自清,琰琰是贺煜的儿子,只要贺煜知道就好,其他的人,关乎什么呢?”

    听罢这番话,凌母高高悬起那颗心总算放了下来,当初这事一报道,女儿流产一直卧床不起,后来又遇上眼睛失明,她也就把这事忘了,幸好……

    “不过,芊芊,贺家的人恐怕也知道了。”

    “没事,他们不一直都不很接受我吗,我今天去,只是想了解贺煜的情况,看看爷爷,我又没去要什么好处,他们不会对我怎样。”凌语芊依然若无其事的样子,拥住母亲走出去,“妈,你在家好好休息,陪着琰琰,别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凌母再次頜頜首,随凌语芊轻轻迈着步伐,经过凌语芊的卧室门口时,一起进内,静静地看着凌语芊更衣梳发,化了淡淡的妆使脸色看起来没那么苍白憔悴,不禁更加放心,待凌语芊都弄妥后,她又陪凌语芊下楼,一直到芊园大门外,目送凌语芊坐上的士慢慢远去。

    坐上车,凌语芊的表情这才开始变化,美丽婉约的俏脸严肃起来,默默看着窗外,脑海反复闪现刚才见到的那些含沙射影的荒唐报道,面色越来越沉,眸光也越来越冷,胸口一直蓄着一把火,直到司机呼唤,她才镇定过来。

    目的地到了,车子正停在贺宅大门口,得凌语芊去通知门卫开门。

    凌语芊看了看紧闭的大铁门,沉吟数秒,突然拿出零钞付了车费,然后下车,准备步行进内,出乎意料的是,那门卫像不认识她似的,淡淡地扫了她一眼,低下头继续自己的事去了!

    凌语芊下意识地皱了皱眉,若有所思地瞅着这个并不陌生的中年男子,少顷,还是耐着性子再道,“麻烦帮我开开门,我来找爷爷的。”

    这次,门卫连眼皮也不抬了。

    “喂——”凌语芊不禁来气,这是什么人啊!

    就在此时,一道尖锐的喇叭声在背后蓦然响起。

    凌语芊本能地回头去看,只见一辆银色轿车不知几时出现在铁门前,后座的车门缓缓打开,走出来的人,是肖婉仪!

    肖婉仪趾高气扬,大摇大摆地朝她走近,眼神一如既往的充满敌意和不屑,而且,还似乎多了一丝鄙夷和冷笑,“哎哟,我以为是哪个路人甲呢,原来是个国家英雄呐,怎么了?还来找谁啊?你最想找的那个人都被你送去下面卖咸鸭蛋了,你还来做什么?敢情想来分家产的?”

    凌语芊俏脸猛地更沉,回肖婉仪一记不理睬的瞥视,别过脸去。

    然而,这极品恶妇不肯放过她,继续冷嘲热讽道,“想当初,季淑芬骂你是小贱人,我心里还偏着你呢,谁知你还真不值得帮,贺煜是不是与你有什么不戴共天的仇恨?又或者,前世为非作歹强Jian了你,导致你今生将他往死里整,欺骗他感情出卖他也就罢了,还给他那么大的一顶绿帽戴,这古语云最毒妇人心,还真不错呢!”

    刹那间,凌语芊恍然大悟,也隐约明白,门卫为什么不肯开门给她了!

    “你这祸害,全G市都知道你是什么货色,你稍有廉耻之心就该躲起来,逃得远远的,还不知死活再跑来这里,你难道不清楚这贺家的大门不是任何人都能进去的吗?死不要脸!我呸!”本来,肖婉仪和凌语芊直接接触不多,谈不上什么大仇恨,她要斗要对付的人,也是季淑芬和贺煜,然而,这凌语芊就是让她看不顺眼,曾经贺云清对凌语芊的独特宠爱,特别是贺煜那短命鬼为凌语芊所做的那些令全世界女人都会羡慕妒忌恨的事,她可是记得一清二楚,素来尖酸刻薄的她,又怎会轻易放过凌语芊。

    彻底不愿再看这副令人作呕的丑陋嘴脸,凌语芊迅速转过身去,重新回到门卫处,严厉的语气冲那门卫质问,“是谁下的命令?”

    “谁下的命令?哎哟,他就一个打工的,你问他还不如问我呢!”肖婉仪真是个欠扁的臭货,比那季淑芬还令人痛恨憎恶,竟然又跟过来,“由始至终,老头子都特别钟爱你,各种好处各种维护各种特例呀,不过呢,老头子运气比贺煜好,能及时看清你的真面容,不准你再踏进贺家大门半步,正是他下的命令!”

    爷爷下的命令?凌语芊潜意识里,并不相信这样。

    “现在,都清楚了吧?懂了吧?对了,其实想进去也不是难事,那边,有个狗洞,你体形不大,应该能钻得进去,哈哈,哈哈哈……”这老女人,笑得花枝招展,笑得脸上的粉底一层一层地掉。

    凌语芊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地诅咒,诅咒这恶毒的老妇哪天被贺一然赶出这个贺家,然后,从那狗洞钻进去扯巴巴地跟贺一然跪地乞求!

    越看肖婉仪那得意大笑的模样,凌语芊越是恨得牙根擦擦作响,冰冷的眸子对肖婉仪留下一记瞪视后,索性离开大门口,冲到马路旁,看了看空荡荡的、一辆计程车也没有的大马路,稍作思忖,往对面的亭子走去。

    在石凳坐下后,她刻不容缓地掏出手机拨打华清居的座机,可惜没人接,她于是直接打给张阿姨的手机,结果却同样处于无人接听状态,让她心头不由得颤了颤,回想刚才肖婉仪所说的那些话语,再结合母亲告知的杂志报道,思绪于是变得愈加复杂和沉重起来。

    心不在焉,神思恍惚,她就这样呆坐了一会,继而站起身,走到凉亭口,四处张望着,当年某个晚上在这等待贺煜的情景渐渐涌上脑海来,接着慢慢投入回忆,越沉越深,越深越久,直到背后突然传来一声呼唤。

    大嫂——

    大……嫂?!

    这样称呼她的人,只有贺燿!

    站在她背后的,正是那个隽秀清新的熟悉人影,温柔依旧,友善依旧,他走到她的跟前来,语气充满敬重和关切,“大嫂你怎么过来了?几时过来的?对了,你还好吧?”

    压住心底浓浓的激动,压住喉咙直冒热气的哽咽,凌语芊哑着嗓子回应,“我还好,你呢?你好像瘦了。”

    瘦了……

    这句话,应该是他对她说的。她何尝不是瘦了,憔悴了,苍白了!不过,依然美得慑人,依然叫人打心里怜爱。

    贺燿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娓娓解释出一些事情来,“门卫不开门给你对吗?大哥传出死讯的第三天,有人特意在八卦杂志上指桑骂槐污蔑你和大哥,还蔓延到网络上,尽管没指名道姓,但大家都知道是暗指你和大哥,咱家的恶人更是借题发挥和兴风作浪了,硬要爷爷和你斩断关系,爷爷不得已之下,只好顺从他们,吩咐门卫不再让你踏进贺家。”

    原来如此!

    她就知道,爷爷不会单凭那个报导便下此封杀令的,原来,是有人逼宫,果然是,坏人总坏透底,坏到骨子里去了!

    吸了吸鼻子,凌语芊没就着这个问题发言,若无其事地问道,“你爸和你妈,还行吧?”

    贺燿一怔,摇头,神情转向悲痛,“大哥的死,给爸妈带来前所未有的打击,特别是妈,她最疼大哥,一直将大哥引以为傲,如今出了这样的事,她简直要崩溃,整天以泪洗面,看着大哥小时候的相片,神思恍惚,痴痴呆呆。”

    若说之前对季淑芬还有什么痛恨,此时此刻,凌语芊选择了忘记,她能想像,季淑芬是怎样的悲痛欲绝。

    “爷爷呢?”强忍着泪水,她继续问。

    “爷爷同样不好过,本来就病着,如今更严重了,再加上那窝野狼整天逼爷爷正式任命贺炜为公司的总裁,他老人家更是……有时候我真恨不得用自己的命去换取大哥的命,因为假如大哥在的话,根本轮不到这些人作威作福,我爸,我妈和爷爷等人也就不会这样。”说着说着,贺燿忽然哭了起来,在凌语芊印象里总是阳光般灿烂豁达、无所纠结的大男孩,头一次表露出他脆弱无助的一面。

    凌语芊看着,心疼不已,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按在他的肩头上,给他安抚和安慰,稍会待他慢慢平复,她沉吟地问,“贺燿,你觉得你大哥是那样的人吗?”

    贺燿愣了愣,不假思索地应答,“我不信大哥是这样的人,大哥一定是被奸人所害!只可惜,我们都无能为力,都帮不了他。本来还指望四叔和三哥帮忙的,谁知三哥工作上碰巧出问题,连他都自身难保,四叔又忙着他的事,结果……结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哥死去,或许这就是张阿姨跟我妈说的,一切是命,是注定。”

    听及此,凌语芊悲切沉痛之余,且又重重一震。贺熠工作上出了问题?难怪她一直联系不上他!定了定神,她迫不及待地询问,“对了,贺熠出了什么事?严不严重?”

    “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好像挺严重的。”贺燿瞧着她绝美的容颜泛起淡淡的忧愁,暗暗调了调气,故作轻松地道,“不过我想四叔会帮他搞定的,大嫂你不用为这个担心。”

    凌语芊点点头,凝望着他,忽然又转到贺煜的事上,神态格外的郑重,“关于贺煜的死,你们都欣然接受了?都不怀疑吗?没想过去追寻吗?”

    “我们当然想追究,爷爷也试过托人联系询问的,无奈大哥被污蔑的罪名是关乎国家安全,就算我们再有钱,也起不到作用!”

    也是,个人哪能跟国家斗!正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即便这是一个忠臣,这个忠臣曾经为国为民做出无数的贡献!

    “对了大嫂,接下来你有何打算?”

    “我……”

    “这样吧,爸妈那里我会尽力去劝,至于爷爷那边,我觉得现在最主要还是让他的病好起来,到时那些坏人就不会得逞,你和琰琰也可以认祖归宗……”

    凌语芊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和琰琰,我会照顾好他的。”

    贺燿还想再往下说,不料手机蓦然响起,是季淑芬打来的,原来,他刚才去帮季淑芬到外公家办点事,回到刚好发现亭子有个人影像凌语芊,于是过来看看。

    “你回去吧,别让她等太久,你大哥不在了,以后你更要孝顺她。”待贺燿收线,凌语芊先行发话。

    贺燿略略沉吟,提出送她。

    凌语芊迅速摇头婉拒,“不用,我等下坐计程车回去。”

    “可是……”贺燿还没说完,手机再次作响,还是季淑芬的来电,接完后,他抓狂不已,“哎,我刚才真有说到已经回到家门口了吗?我干嘛那么笨,我应该说还在路上,大塞车!”

    凌语芊忍俊不禁,淡淡一笑,“进去吧。”

    贺燿没办法,不再坚持亲自送她,但帮她打了电话招计程车,然后打算陪她等到计程车抵达。

    不过,又是遭到凌语芊的婉拒。

    她想起刚才撞上肖婉仪的情景,担心那恶妇会去找季淑芬说三道四,而且,按照季淑芬不断来电催促贺燿的形势,说不定季淑芬已经知道了,便索性把真相告诉贺燿,当然,避免贺燿生气,她省去肖婉仪的冷嘲热讽,只轻描淡述,然后还跟他保证,自己是成年人,现在又大白天的,加上这个区域治安一向很好,总之种种因素都说了,结果在季淑芬第三个电话打来时,贺燿总算答应先走。

    他看着凌语芊,忽然问她有没有带手机在身。

    凌语芊微愕,点头。

    “给我!”

    凌语芊顿时又是一怔,但也爽快掏出手机,递给他。

    贺燿刻不容缓地接过,在手机中输入自己的电话号码拨打出去,听见自己的手机随之作响,然后挂断,把手机给回凌语芊,“刚才那个是我的号码,有什么事儿,你随时打给我。”

    虽说凌语芊在五年前就已经是他的大嫂,但他从没保存过她的手机号码,只因彼此间似乎没什么特别事需要在电话对谈,再说,以前有贺煜在,即便有什么事,也直接通过贺煜,所以,这是他的电话号码头一次录入她的手机中。

    对她饱含深意地说出一句保重,他扭头,昂首挺背,朝对面的马路阔步走去。

    偌大的凉亭,再次剩下凌语芊一个,四周围的冷风呼呼声显得更加清晰和明厉,她不禁拉了拉风衣,思绪回到刚才,仔细思忖贺熠的事。

    贺熠工作上素来能干利落,极少发生阻滞,为何忽然间出现了意外?到底是什么样的大问题?是巧合呢?又或与贺煜的事有关?

    那个国安局,到底怎样的一个窝呢!

    其实,她也想去起诉,去追查,可惜正如贺燿所说,这不是普通的事故,别说追究,恐怕稍有动静就会被冠上同谋的罪名!自己倒无所谓,只是,琰琰呢?母亲呢?薇薇呢?琰琰那席发自肺腑的话,不但当时把她从疯癫中唤回正常,还在她心底深深扎根,时刻提醒着她,自己不仅属于贺煜,自己还有一个幼小的稚儿,那是自己和贺煜的爱情结晶,等着自己养大成人,所以……

    生,固然不由得人决定,而自己,却连死也没有权利。

    贺煜,我好想你,好想好想你,以前,有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用操心,天大的难题都有你来解决,你就是我的天,如今,“天”倒塌了,我的安全城堡,也轰然崩塌了。

    迎面接着冷冷的山风和满身的孤独无助,凌语芊忍不住又一次悲痛欲绝,潸然泪下,渐渐地,泪珠儿越来越大,越来越密,明知自己不能流泪,可她根本控制不了自己,想不哭,谈何容易!

    幸好,一通电话将她从悲伤痛哭中解救了出来。

    是张阿姨的回电!

    “语芊,你刚才打电话给我吗?不好意思,刚才有点事,过去大哥大嫂那边忙,手机没带在身上呢。”

    原来张阿姨是没带手机!

    当时有那么一瞬间,她还以为阿姨也对她有所避嫌了呢。阿姨终究是阿姨,与那些人不同,所以,自己以后绝不能再有这样的念头,即便是心慌意乱也不可以!

    “阿姨,没事了,刚才就是想问问爷爷的情况,于是打了个电话。”她没有告诉张阿姨,自己就在贺宅外面。事情已经弄清楚,没必要去为难阿姨,去为她老人家添忧愁。

    张阿姨也没料到她会过来,便也信了,直接就着电话告知她一些情况,总是点到即止,说到最后,还突然这样道,“语芊,你最近还打算过来吗?你几时要是想过来,记得先跟阿姨说一声,阿姨……好有所准备的。”

    张阿姨的心思,凌语芊何尝不晓,善良慈爱的老人,生怕她难过,暂时隐瞒了关于爷爷下令不准她踏进贺家的消息,就算是刚才那些内容,阿姨说的也与贺燿有所偏差,目的也是不想为她添加忧愁和悲痛。因此,凌语芊也没点破,佯装不知情,再与张阿姨聊一阵子后,在张阿姨的安慰、叮嘱与关切中,结束了通话。

    接下来,计程车到了,她坐上车,毫不留恋地离开这片不属于自己的天地。

    ------题外话------

    贺煜那边到底怎么回事?他真死了吗?如果不是又干吗去了?面临这一切惊人变故,芊芊会怎样坚持下去?接下来,还会经历怎样的生离死别?是什么,令她脱胎换骨叱咤风云?她与贺煜将来只能相见“鸳梦里”吗?又或者……?那些坏人到底隐藏着怎样的阴谋?背后那股强大的势力真的只是一个地下组织吗?又或者……?本卷到此算是一个小结局,接下来是本文的最后一卷。《蚀骨沉沦》以爱情为主,恰如其分融入人性、家庭、婚姻、情谊、社会、国家、世界、商战、阴谋、悬疑、复仇等多元化因素,与其说它是一个无怨无悔的爱情故事,不如说是一对恋人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爱的旅程。精彩,由我来书写;辉煌,由你们来铸造;希望我们都能不离不弃!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