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终卷 001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贺家的某栋大宅——华阳居,富丽堂皇的客厅里坐满了一家五口,贺一然、肖婉仪、贺炜、李妮娜,还有一个两岁多的小孩童。

    刚才肖婉仪从外面回来,立刻召集家庭会议,告知在贺宅大门外的情况,加油添醋,七情上面,将凌语芊说得狂傲强势、目中无人、势在必得,结果也如她所愿,众人都被引出了危机感,无不面色凝重,深思熟虑。

    大家都知道,老爷子对贺煜的万般器重和欣赏;大家还知道,老爷子对凌语芊的特殊厚爱和喜欢,老爷子在婚礼上亲手交给凌语芊的那只象征着贺家主母身份的绿翡翠,可是深深刺激着他们的眼球,即便现在依然像个针眼似的长在他们的眼角,碍得很!

    “虽然爷爷在我们的逼迫之下不得不下那道命令,但谁也不能保证这道命令生效期限有多久,凌语芊要是妥协也就罢了,可现在看来明显不是这么回事,她一定不甘休,回去后肯定想方设法攻破这道禁令,重新把爷爷迷得团团转,届时,我们只能坐以待毙。”李妮娜首先发话,又急又恼,贺煜死了,最大得益人无疑是贺炜,她的丈夫,叫她如何不重视不着紧的。

    与她想法差不多的肖婉仪,难得对这个素来没啥用处的媳妇儿表示赏识,当然,她比李妮娜更气恼,愤愤然地附和道,“不错,都这么久了还不正式提升阿炜为公司的总裁,老爷子的私心分明就没消除,我们得再想办法,最好尽早定下来,免得夜长梦多,有所变卦。”

    “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想的?软的,硬的,我们都试过了,爷爷还是无动于衷,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李妮娜焦急之余,抓狂又无助。

    霎时间,肖婉仪恢复以往的鄙夷和轻视,立刻赏李妮娜一记白眼,“什么不可能,你这乌鸦嘴,尽说些晦气的话,你出身好又怎样,没帮过一点事儿,还不如那凌语芊,人家没家境、没身份,结果却是最得宠的那个,你要是有她一半的用处,阿炜至于拖到现在吗?真是个没用的东西!”

    李妮娜听罢,即时扁起了嘴巴,甚是委屈和羞恼,然而又无法反驳,只好采取沉默,注意力转到儿子身上。

    偌大的空间,有了片刻的安静,约莫两分钟后,贺炜突然目露凶光,冲贺一然道,“爸,还记得高峻说的话不,无毒不丈夫,既然他冥顽不灵,咱也就不用对他客气,不如,趁早送他去见奶奶得了!”

    “啪——”

    贺一然回贺炜的,是一记有力的耳光,声音之大,几乎响彻整个屋顶,几乎地动山摇。

    贺炜猝不及防,整个人往后打了一个趔趄。

    肖婉仪靠得近,及时扶住他,还用了很大的力气才令彼此沉稳下来,瞪着贺一然,气急败坏地吼道,“喂,你这是干嘛了,你干嘛打阿炜?”

    贺一然暴怒依旧,高大的身躯快速趋近,瞪着贺炜,咬牙切齿。

    “神经病!”肖婉仪又是怒骂了一句。

    贺炜回过神来,恼羞成怒,恨恨地瞅着父亲,稍会,发出控诉,“他都不把你当儿子,你又何必敬他?这些年他怎样对我们家,你最清楚不过,他眼中只有那个短命鬼,至于你这个亲骨肉,什么也不是!正如高峻所说,假如不是这次意外,结果死的人就是我们呢!你想想,那短命鬼会放过我们吗?他会一步步地铲除我们,将我们赶出董事局,赶出公司,甚至赶出这个大庄园,直到最后,我们毫无立足之地!”

    痛处被挑起,贺一然的怒火,蔓延开来。

    “再说,我们不是一直都在送他走向西天的路吗?他迟早都要去见奶奶的,现在干掉和以后干掉又有何区别?说不定,他还希望早点去呢,那样便能见到他最器重的短命鬼!”贺炜同样各种新仇旧恨云集一起,双眼赤红赤红的,手握拳头,恨不得立刻就斩断一切阻挡住他的束缚。

    这辈子,他活得够窝囊,够憋气,够委屈,他命好,却运不好,明明是贺家的长子嫡孙,得到的待遇却像个不见得人的私生儿,凭什么好处总让那个短命鬼占住?如今难得老天有眼,送那短命鬼去见阎罗王,这说明,他的运气到了,他才是贺家真正的接班人,不应该再这么窝囊的呀!

    “爸,我不管了,你还当他是父亲,可我不想再当他是爷爷,因为,这样的他,没资格!扪心自问,他配当我的爷爷吗?他有把我当孙子吗?没有!没有!你要孝顺,随你,坏人,我来做,我现在就去做!早点收拾他,对大家都好!”咬牙切齿地说完最后一段话,贺炜怒气腾腾地冲出了家门,留下的怒火,依然足以燃烧整个大屋。

    室内再次恢复安静,死一般的沉寂,肖婉仪先是目送着贺炜离去,而后视线转向贺一然,步履迟缓地走了过去,挽住贺一然的手,意味深长,“生在这个家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你踏上第一步起,就注定了你要当一个什么样的人,没得后悔,没得反悔,没得回头!就像三十多年前那次一样,所以,你只能继续走,即便是错,也要走下去!”

    贺一然眸色晃动了一下,嘴唇抽动了一下,但终究没发出半个字来,复杂深沉的双眼,直盯着空荡荡的大门口,望着遥远的蓝天白云,默默地接受老天爷把他送下地狱。虎毒不食子,子毒不杀父,他却要亲自送自己的父亲归西,这不是地狱的魔鬼,是什么?是什么?

    蔚蓝的天空不仅笼罩着丑恶的地狱,明媚的阳光还普照着天堂的一面。

    大约半个小时,凌语芊回到家中,刚好碰上凌母在客厅,在凌母的追问和殷切期待中,凌语芊便也毫不隐瞒地告知整个情况。

    发生过这么多的事故,凌母早就看开看淡,以前念在贺煜的份上,不得不与贺家有来往,如今贺煜不在了,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家族也没必要再踏进,因而,她很释然地搂住凌语芊的肩头,这样安慰和开解:芊芊,人活在世,有些人,有些事,不尽完美,没必要去强求。

    凌语芊神色从容而淡定,抿着唇,冲凌母点了点头,紧接着,美目再次环视一下空旷的客厅,转开了话题,“琰琰呢?”

    凌母还来不及回答,楼梯那即时响起咯噔咯噔的声音,只见一大一小两个人影快速跑下,正是琰琰与凌语薇,两人刚才在房里玩耍,现在刚好下来了。

    “妈咪,琰琰可想你了,你呢,有没有记挂着琰琰,对了,你看过曾爷爷和爷爷了吗?他们都没什么大碍吧?”琰琰扑到凌语芊的跟前,粘着她,吧唧吧唧,甜蜜如糖。

    凌语芊顺势将他抱起来,先是啧啧亲了几口,撒着谎儿,“嗯,还行,医生伯伯的医术都很高明,有他们的帮助,大家都没事。”

    琰琰听罢,高兴不已,凌语芊也嫣然浅笑着,一会,出其不意地道,“琰琰,下午想不想去海边?”

    俊俏的小脸笑容瞬间凝固,琰琰怔了一怔,但很快,点头答应了,不管妈咪去哪儿,他都会陪伴。

    琰琰表态完毕,凌语薇跟着提出一起去,凌母则若有所思地瞧着凌语芊,接到凌语芊回她一个无比坚定的眼神,默默跟她承诺不会有事,她于是也不多说,招呼大家去吃午饭。

    午饭后,凌语芊如常带琰琰睡午觉,睡到大约三点多钟起床,一行三人在凌母的叮嘱和相送下,离开家门,乘坐的士抵达海边。

    黄昏前的海边,阳光柔媚,空气清新,凉爽的海风夹杂着阵阵涛声而来,俨如一首旋律优美的歌曲,一下又一下地打进人的心房,让烦恼忧愁在不知不觉中随风消逝,随浪而飞。

    岸上是连绵蜿蜒的沙滩,细白洁柔的沙子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着光芒,像是遍地铺满的金子,熠熠生辉,璀璨而夺目。五颜六色的帐篷沿海岸线巧妙地排在一起,与大海交织形成一幅独特优美的风景画,还有那随着潮涨潮落浮凸的奇岩怪石,更是美不胜收。

    然而,这里再美,也不及对面那个岛屿。

    那儿,湖泊、岛屿、港湾,交汇交错,海水清澈见底,沿岸礁岩多彩多姿,洁白轻柔的沙子是不含任何杂质的石英质细沙,均匀干净得像经由大自然的神手炮制而出,踩上去绝不陷脚,暖暖的,柔柔的,直叫人忍不住除去鞋袜的束缚,赤脚沐浴其中,任由慢慢上涨的海水一卷一卷地漫上双脚,抚去疲劳和倦意。

    那儿,是整个G市最完美且也是价钱最高的一个岛屿,贺煜不惜斥资亿万把它买下来,建成属于她和他的“芊之梦”,有着最绝美迷人的风光,充斥着最深厚动人的爱情,见证着最浪漫唯美的婚礼,同时,也弥留着最让人心痛心碎的惆怅与遗憾。

    贺煜出事后,不仅他名下的中天集团受到查封,其他资产也都被冻结,包括这座他为她而买的岛屿。

    因此,她再也不能过去那儿,再也无法体会那些美好,只能痴痴地呆站在这,隔着烟波浩渺的大海极目远眺,黯然悲切地回味在那发生过的一幕幕深刻回忆。

    “姐姐,你又在想念姐夫了吗?”凌语薇忽然走近来,凝视着凌语芊充满悲伤的容颜,伤感地问。

    凌语芊视线从远方收了回来,与凌语薇专注对望,大概几秒钟,若无其事地否认。

    凌语薇继续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样子越发认真和沉重,语气幽幽地叹,“姐姐不用急着否认,其实,姐姐的心情,我懂!”

    她懂?小妮子她……

    “姐姐和姐夫在一起那么久,经历过各种风风雨雨,约好相伴一生的,如今姐夫出了事,我想姐姐这辈子都不会再开心了对吧?”

    “薇薇——”

    “就像我,明知自己不能做出任何让妈妈和姐姐担心的事,尽管我已经很努力很努力地说服自己,但我还是忍不住想念昊宇哥哥,我在想,他在监狱过得好不好,什么时候才会被放出来,又或者,将来他也像姐夫那样永远地离开我。”说完整段话,凌语薇美丽的小脸更加黯然哀痛,语气也更低,更沉。

    凌语芊则震撼住了,心海如浪涛奔腾翻滚,不仅是因为薇薇勾起自己的伤心事,还因为薇薇提及的那个人名。昊宇哥哥?薇薇怎么会想念昊宇?她明白,这不是普通的想念,这是……就像自己对贺煜的那种思念、牵挂和眷恋!

    看着姐姐震惊无比的表情,凌语薇神态也渐渐变得不自在起来,就像做错事了似的,怯怯地瞄着凌语芊,然后,毅然抬起了左手,那光洁的皓腕上,套着一条形状独特的链子,夺目耀眼,一览无遗地映入凌语芊的眼帘。

    凌语芊记得这条手链,大概两个多月前,薇薇手上突然多出一条链子,当时问薇薇,薇薇回答说跟小敏逛街时买的,当时她没有多想,如今看来,事情的真相并非这么回事!

    “这条手链,其实是昊宇哥哥送给我的,那天我和小敏分开后,准备搭车回家,不料碰上一个坏人,他很没礼貌地对我说着一些流里流气的话语,还出手触碰我的身体,幸得昊宇哥哥及时出现搭救了我。我当时吓坏了,昊宇哥哥把我带到他的车子上,一直陪着我,安慰我,后来,还将这条链子戴在我的手上,他跟我说,以后都得戴着它,不准摘下它,否则,他再也不理我了!”凌语薇乖巧地说出某件隐藏心底多时的秘密,回忆美丽而动人,清晰而深刻,令她整个脸庞都闪闪发亮起来。

    终于,凌语芊恍然大悟!同时也更加震惊和诧异!她立刻想起了当初带薇薇去参加相亲大会的情景,然后,忍不住苦笑。

    真的难以想象,那个花花公子昊宇,会……与薇薇有这样的关系!他是几时开始看中薇薇的?他是真心的吗?又或者,只抱着玩玩的心态?

    她想,他应该是认真的!她但愿,他是认真的!

    薇薇手上这条链子,不是普通的手链,说不准……是某个家传之宝吧!薇薇还小,在情事方面可能还不太懂,但种种迹象无不表明,小妮子动了真心,那颗纯洁跳动的心,已经落在昊宇的身上,不过……这到底值得高兴呢?还是遗憾?

    “姐姐,你说昊宇哥哥还会回来吗?据说每天折叠幸运星能给人带来好运,这些天我都在坚持,我还对着月亮祈祷,希望昊宇哥哥平安无事。每天晚上入睡前,我总会在想,明天起来一定有好消息,可惜日复一日,都还是没有结果。”

    凌语芊已经伸出手,轻轻环住凌语薇的肩头,温柔地安抚了出来,“薇薇别怕,昊宇是好人,好人有好报,他会出来的,薇薇会再见到她的。”

    “是吗?好人真的有好报吗?姐夫是好人,姐姐也是好人,那老天爷为什么要安排姐夫和姐姐分开?”凌语薇侧脸,定定地望着凌语芊,黑白分明的眼珠子,清澈,透亮,真实!

    刹那间,凌语芊的胸口像被插入一把锋利的尖刀,痛得漫无边际,整个容颜刷的惨白,身体还因此重重一抖!

    凌语薇回过神来,赶忙扶住她,花容失色,懊悔自己刚才的直言。

    一会,凌语芊站稳脚跟,用淡淡的笑表示自己没事,示意薇薇不用担心,正好这时,她的手机有来电,是贺燿!

    “大嫂,你在哪?”清新温玉的嗓音,亲切依旧。

    凌语芊稍顿,如实回答,“我带薇薇和琰琰来海边玩玩。”

    贺燿一听,嗓子不自觉地拔高些许,“是吗?在哪个海边?琉璃岛?”

    “嗯。”

    “哦,行,我也去,你们等我,我大概半个小时后到,记得一定要等我。”说罢,贺燿就挂了电话。

    凌语芊举着手机,一脸怔然。

    “姐姐,谁啊?”凌语薇迫不及待地问。

    凌语芊望着她,照实说了,然后收起手机,往旁边另一个小影子看去,只见那小小的人儿,依然在堆着沙子,表情十分认真和投入,让人舍不得去打扰他。

    兴许是母子连心吧,小家伙却是主动抬起头来,对着妈咪漂亮温柔的脸儿,露出纯真无邪的笑容。

    凌语芊缓缓迈出几步,来到他的身边,俯视着他,继而蹲下,柔声细语,“燿叔叔刚刚打电话给妈咪,说他等下也过来这儿。”

    小家伙一听,即时瞪大双眼,“妈咪你说真的?燿叔叔真的要过来?过来陪琰琰玩?”

    “嗯,真的!”凌语芊唇角微微翘起,果断地点头,见琰琰更加疯狂、兴奋和欢呼,她既觉欣悦,又无比的心疼。

    打自贺煜出事后,琰琰一直处于休学状态,连囡囡也被送走了,故他面对的人都是自己、母亲和薇薇,本是含着金汤匙出世的他,应该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应该是无数人捧在手心上的金叵罗,然而,有心人的一个造谣,否定了这一切,在那个显赫富有的大家族里,再也没人承认琰琰的身份,所以,她真的很感激贺燿,很感谢他突然给她打电话,感谢他还记得她们。

    眼见着那种熟悉的表情又出现在了妈咪的脸上,琰琰暂停高兴和欢喜,拉住凌语芊,天真无邪地道,“妈咪,来,陪琰琰堆泥沙。”

    凌语芊定了定神,再次因为他的懂事而欣慰,便也用力甩去那些伤感和哀愁,坐在柔软的沙滩上,伸出她白皙如玉的双手,陪琰琰一起堆起沙子来。

    紧接着,凌语薇也加入,大家玩得不亦乐乎,直到贺燿到来后,又马上转入另一种高兴。

    贺燿竟然随身带来一架“飞机”!

    不同于高峻那次做给琰琰的竹子飞行玩具,贺燿带来的这个“飞机”,能载人!

    琰琰早就扑到贺燿的面前,跟贺燿亲切热情地套乎,表露彼此的亲人关系,一会注意力迫不及待地转到飞机上,更是兴致勃勃,意兴高昂。

    凌语芊冲贺燿点头打过招呼后,不禁也好奇地问,“你从哪买来的?”

    贺燿先是故作低调地沉吟数秒,随即神气自豪地答道,“我自己做的。”

    “你自己……做的?”凌语芊娥眉一挑,更加吃惊不已,本能地忆起贺煜很早之前跟她提过贺燿的事,他说别看贺燿吊儿郎当,小子其实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不过是聪明没有派上用场!

    莫非……这就是贺煜所说的聪明与才华?

    “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我报了宇航专业的院校,希望将来当个科研人员,谁知被我妈发现了,死活要我改成文科,要我毕业后考公务员,当官,我妈自小就跟我说三叔四叔的丰功伟绩,说公务员是这个世上最好的工作,什么大老板大富翁都比不过当官的,还拿那句中国名言穷不与富斗富不与官斗跟我分析大道理,我这张小嘴,说不过她那张大嘴,结果只能如她所愿,乖乖地跟我三叔干喽!”贺燿告知一些过往,语气甚是无奈,不断做着自嘲的表情和动作。

    凌语芊轻咬着唇,默默地看着他,既觉得好笑,同时也惋惜怜惜。

    贺煜还曾经说过,由于他自小失踪,季淑芬对贺燿这个唯一的儿子是特别紧张,简直超出极限,导致物极必反,处处对贺燿诸多要求,这也看不顺眼,那也看不顺眼,所以,贺燿这一路走来并不容易,出于孝敬,又为博季淑芬的欣赏,一直都很听季淑芬的话,然而,贺燿本性自由不羁,不喜欢束缚,公务员那条路根本不适合,加上一个人的兴趣非周围环境能改变,贺燿尽管如季淑芬所愿当公务员,但还是不忘偷偷继续自己的兴趣,除了这架“飞机”,他估计还有很多厉害的私活吧?

    “不过呢,我就一窝囊货,再怎么听我妈的话,恐怕也无法干出一番大作为来,什么市长省长,估计到退休也沾不上。”贺燿又接着道,神态转向气馁。

    “你不是窝囊货。”凌语芊忍不住打断他的泄气,对他的心疼更多几分,视线重返那架精致完美的自制飞机上,赞许有加地给予肯定,“每个人都有他自身的价值,你的价值在于科研方面,假如你当初依照自己的兴趣走,说不定我们国家某些新的科研机器,制造者那栏,有你的名字!”

    贺燿愣了愣,由衷地感叹,“大嫂,如果我妈有你这么通情达理就好了,如果你是我妈,那该多好。”

    凌语芊本欲回他一笑,不料琰琰抢先反驳出来,“不行不行,妈咪只能是琰琰的妈咪,才不要给燿叔叔呢!”

    贺燿即时也看向琰琰,逗着他,“我就要,琰琰的妈咪既漂亮,又温柔,而且善解人意,一等一的好妈咪,不如燿叔叔和琰琰换妈咪吧。”

    琰琰帅气的眉目猛然一瞪,老气横秋,更加霸气直嚷道,“不可能!老巫婆那么差劲,我要是有她这样的妈咪,我直接挂掉得了!”

    言外之意,就是宁愿死也不接受这样的母亲!

    那口吻,那语气,那神态,那话语,无不引人发笑,贺燿和凌语薇直接哈哈大笑起来,凌语芊也先是忍俊不禁,但渐渐地又意识到什么似的,俏脸恢复严肃,看着贺燿,窘迫地嗫嚅,“贺燿,对不起,你别介意,琰琰他……他好几次看到你妈对我无礼的一面,心里便认定了你妈是个坏人,而我……也没特别去纠正他的看法,真的很抱歉,我……我……”

    “没事,他说的都是真话,小孩子的想法,是最真实的,要说起道歉,我才得跟你道歉呢,这些年来我妈怎样对你,大家都清楚,我没能力去改变或者帮你什么。”

    “不,不,不关你的事,我和你妈,大概就是那个什么前世是仇人吧,这辈子注定了无法和平相处,就算是你大哥也改变不了她对我的看法呢。”提起那些往事,凌语芊不由得伤感起来,对贺煜那份思念,油然而生。

    贺燿也想到了,俊颜倏忽一黯,好一会,压住内心的伤感和悲怅,故作轻松地道,“大嫂,来,我飞给你看。”

    凌语芊随之从悲伤中出来,表情立转担心,迟疑道,“真的可以飞吗?安全性确定过了?”

    “大嫂刚刚不是才说过我能列入国家航天事业的荣誉榜吗?这么快就对我失去信心了?”贺燿抿唇,先是冲凌语芊调侃一下,见她俏脸微露窘迫不好意思地做出一个她没有怀疑他的表情,于是也收起嬉笑,郑重其事地保证,“嗯,都检查过了,而且之前我已经飞过几次,没问题!”

    说罢,召唤琰琰,“琰琰要不要和燿叔叔一起刺激刺激?”

    “好啊好啊!”早就兴致勃勃的小家伙,等的就是这句话,迫不及待地答允。

    但是,凌语芊阻止,再次对贺燿露出歉意,“阿燿,对不起,并非我不信你的能力,我确定它很安全,只是……琰琰太小,我还不能放心让他坐。不如……我坐,我来试试。”

    “呵呵,没关系,我懂!我刚才只是说说而已,我也不放心琰琰坐呢。”贺燿也赶忙表态,颇为轻松的样。

    凌语芊对琰琰的爱,他十分理解,那简直就是一块心头肉,加上大哥不在了,琰琰对凌语芊来说更是等同于性命,她宁愿自己出事,也不希望琰琰有任何危险。

    再给凌语芊一个豁然的注视,贺燿视线重返琰琰身上,耐心地解说,“琰琰,再过几年,等你再大点,叔叔陪你坐,到时叔叔弄个更先进的,效果铁定比现在好,这,是承诺!”

    “行,琰琰这次先看燿叔叔飞!”小家伙一直以妈咪为中心,妈咪说不能坐,他就不坐。

    结果,在众人殷勤切切地期待和祈祷祝福中,贺燿坐上自制飞机,腾空而起,转眼间就冲上了半空。

    正如贺燿保证的,飞机性能很好,很完善,看着越飞越高的庞大物体,凌语芊不禁想起曾经在电影里看过的某些画面,心情随之雀跃兴奋起来,同时,再次对贺燿钦佩不已,他真的好厉害,竟然能做出这么棒的飞行器,她不禁作想,假如自己能坐上去,那一定很棒,像一只鸟儿,更近距离地看着蔚蓝的天空,看着那一朵朵美丽的云彩,全身都放松开来,所有的忧愁也随之消散,然后一直飞,一直往前飞,最主要的是,她还能飞过整个海面,俯视海上的每一寸界面,寻找贺煜的踪迹。

    傍晚渐渐来临,金黄色的夕阳给海面镀了一层美丽的霞光,微波荡漾,呈现出无限瑰奇的绝妙景象,不久,随着落日余辉淡化,映照在海面上的色彩也由赤红慢慢转成淡红然后再到暗红,西边的天空,云彩染成丹色,火红的阳光与鲜明的海面相互辉映衬托,浑然一体,不但给人美妙的视觉享受,更给人无穷尽的睱想。

    凌语芊看痴了,迷醉了,脑海无法克制地幻化出自己腾空翱翔的画面,幻想自己最终在海的深处,找到了贺煜,然后,贺煜陪着她一起飞翔,就像结婚那天,他带着她,坐在氢气球上,尽情奔放,好浪漫,好唯美,好迷人,她视线模糊了。

    “大嫂,大嫂你没事吧?”

    蓦然间,耳畔传来一声急促的叫唤,凌语芊回过神,看到了贺燿充满关切的面容。

    不知何时,贺燿已从空中下来,整片天空,是迈向黄昏的趋势。

    “大嫂,你怎么了?”贺燿继续询问,看着她绝美的容颜泪珠闪烁,大手已经无法自控地抬起。

    修长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接住一滴又一滴的热泪,指尖不经意地划过娇嫩光滑的脸儿,让他仿佛触电一般,心房瞬时像被某种特殊的东西重重一击,怦然大跳,跳个不停,急促而有力,直叫他神魂颠倒,不可自拔,宽阔的臂弯本能地展开,将眼前的娇小人影迅速纳入怀中,用力地,使劲地,紧紧抱住!

    凌语芊先是一怔,下意识地挣脱,这也更加切确地感受到他把她抱得出奇的牢稳,根本不是她能推开的,她只好提高嗓音嚷出来,“贺燿,你怎么了?放开我,请放开我,你把我抱得很痛。”

    这时,琰琰也冲了过来,使劲掰着贺燿的手,边大声呐喊。

    贺燿终有意识,铁臂急忙松开,为自己的失态窘迫不已,脸红了,眼神却没半点减退,反而越发炯亮炽热,直盯着凌语芊。

    ------题外话------

    辉煌荣誉榜:恭喜《蚀骨沉沦》再添一名解元大官NO。41【孤莫】,鼓掌,撒花!也多谢其他妞们投月票,评价票,送花送钻等支持,群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