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05 虎父无犬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至于琰琰,和她同等的坚强,小脸紧绷,目光如炬,直盯着墓碑,对周围其他人毫不理会。

    隆重而庄严的仪式,维持了将近半个小时,在无数人依依不舍中宣告结束。

    先是宾客们陆续离去,紧接着是家族的亲人,最后,是贺家的子子孙孙。

    凌语芊站在最右边,故她不急着走,继续看着墓碑缅怀,直到身边出现一股异样。

    是李晓彤,她也来了!一身黑衣,戴着墨镜,先是隔着墨镜对凌语芊注视两秒,继而摘下墨镜,露出她完整的容颜。

    “语芊,你要节哀顺变,别太伤心。”她一开口就表露关切,容色柔缓,充满善意。

    凌语芊不搭话,只象征性地淡淡一笑。

    “最近发生的事情,我都听说了,真的匪夷所思,对贺煜,我认识多年,我坚信他不是那样的人,可惜我帮不了他。其实好几次我想找你的,想知道你好不好,但我又怕勾起你的伤心事,让你更加悲痛,唯有忍住。语芊,你还好吧?”李晓彤仍旧一副亲切状,表现得既同情,又无奈。

    “我还好,有心了,谢谢。”凌语芊也发出话来。采蓝临终前写的遗书,她一直记住,一直谨防李晓彤,不过,避免引来冲突,尽管心里对李晓彤没好感,还是客气以待,反正,守住防线,不多表露,就回应一句。

    李晓彤却不放过她,继续有所阴谋地试探,“你以后有什么打算?需要我帮忙的话尽管说,我会尽力。”

    可惜,贺燿不让她得逞,他一直都有留意凌语芊,见李晓彤忽然接近凌语芊,本能地认为不是什么好事,待母亲一离开,便立刻走过来,屏开李晓彤,若无其事地对凌语芊道,“大嫂,我送你和琰琰回去吧。”

    “我也开车来,不如就让我送语芊走吧,我们都是女人,大家好说话。”李晓彤不死心,迅速接话。

    这次,是琰琰出马,果断地阻止了她。琰琰迫不及待地拉住贺燿的手,仰着脸儿冲凌语芊叫,“妈咪,我要坐燿叔叔的车子!”

    凌语芊与儿子一条心,自是顺理成章地婉拒了李晓彤,还是很客气,说出一声谢谢后,牵住琰琰往前走了起来。

    贺燿则给李晓彤饱含深意的一瞥,抬起长腿朝前面一大一小两个人影追去。

    李晓彤脸上笑容隐起,眸色也转回犀利和复杂,紧盯着凌语芊的背影。

    这时,另一个人影走近,直截了当地问,“怎样,她都说了什么?”

    李晓彤视线收回,看着来人,气恼地应,“什么也不肯说。”

    “看来她并没有相信你,在她心目中你还是个值得防备和排斥的情敌,呵呵,李晓彤,幸亏你是假装的,要真对她好,你得沮丧忿怒了吧。”

    听及此,李晓彤不禁恼羞成怒了,“贺曦,你这是什么话,非要挖苦我吗?别忘了我们是一伙的!我低声下气接近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还不是为了你们!”

    “好,好,我不说,不挖苦,别激动,淡定淡定啊!咱们李大律师素来冷静闻名,这点小事,不值得动气。”贺曦收起嘲讽,做状亲密地搂住李晓彤,在旁边石凳坐下,瞅着李晓彤依然愠怒的脸庞,接着道,“我一直有个疑惑,就是你对凌语芊的想法和做法!贺煜在世的时候,你仇视痛恨她可以理解,如今他人都死了,你怎么还咬住凌语芊不放?这实在不像你的作风。你帮我,并非只念在老同学的情分上,还有你自己的私心对吧?”

    李晓彤全身猛然僵硬,面色也略微变了变,看着前方,不做声。

    “关于贺煜的死,尽管前阵子谣言得很轰动,但老实说,我不信凌语芊是那样的人,哪次的造谣,是……你弄的吗?”

    李晓彤瞬间又是一震,眼中闪过一抹心虚。

    不过,贺曦没继续追问,自顾往下说去,“我觉得那只是高峻维护她的一种说辞,她对贺煜,是真爱!贺煜曾经那么疼她爱她,她又怎会蠢到背叛贺煜,导致落得现在这样的下场?贺煜是她的一切,是她头顶的一片天,他死了,对她来说相当于天倒下来了,什么也毁了。”

    “哟,你这是怎么了?别告诉你同情她吧?”李晓彤总算发话,语气尽显讥讽,嗓子尖锐。

    贺曦趁机喘了喘气,望着她,如实作答,“同情?站在女人的角度,她确实值得同情,不过,与其说是同情,倒不如说羡慕和佩服!她的幸运,让我羡慕,她骨子里有种坚强不懈的特质,让我佩服!”

    听到此,李晓彤怔了怔,精明的双眼仔细审视着贺曦,激动的心情渐渐平复了下来,猜测,“梁泽琛那王八蛋又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又打你了?”

    贺曦不语,算是默认。

    李晓彤再次拥住她的肩头,做出劝慰,“我不是教过你的吗?他出去鬼混就让他去,他去找女人,你也可以找男人,大家各玩各的,凭你的资本,什么样的男人没有!”

    “可惜他们都不是他!”

    “当然不是他!如果是他你还会快乐吗?我就不明白他有什么好,非得你这般痴缠下去。他就一个贱男,根本不值得你留恋。知道我为什么放不下贺煜吗?因为贺煜的专情和深情,被他爱上,是多么幸福的事!这样的男人才值得我们不顾一切。”李晓彤也开始露出真情感。

    “所以,我才说羡慕和钦佩凌语芊。”贺曦话题又回到了凌语芊身上,说着看向前方的大路,少顷,站了起来,“走吧,我们是最后离开的了。”

    李晓彤也回到现实,跟着起身,边迈步边道,“我还是得提醒你一下,你钦佩归钦佩,别因此忘了正事,你和她,注定势不两立。”

    “哦。”

    “我认识的贺曦,是个聪明强势的女人,绝不会被一个烂到不行的花心萝卜毁了自己,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她都会活得很精彩的!”

    随着她们越走越远,说话声也越来越远,渐渐地,淹没在呼啸风声中。

    满园回归沉寂,坟墓周围的白菊花依然静静吐着芬芳,墓碑上的黑白照片,那双深邃炯亮的眼眸,继续锐利精明地洞察着人世间的一切……

    镜头沿着幽静冷寂的墓园,慢慢转到繁华嘈杂的大马路上,一辆帅气闪亮的黑色轿车在悠然驰骋着。

    极力恳请之后,琰琰终能如愿以偿地坐在前排副驾驶座,尽管被妈咪抱着一块坐,但他还是感到非常满足,因为这样的辽阔视野,他才得以感受到尽情奔驰的美妙体验。

    “燿叔叔,我妈咪也要买车了哦,以后我都可以坐在前排了。”小家伙心情不错,顺便分享喜悦。

    贺燿略微侧了一下脸,帅气的剑眉挑了挑,看着凌语芊,问道,“大嫂准备买车?买什么车?要不要我帮忙?”

    “兰博基尼最新一款!”琰琰迫不及待地回答,“黄色那部,超帅气,超好看。”

    兰博基尼最新一款?可是……那价格……

    凌语芊俏脸讷了讷,解说出来,“之前贺煜看汽车杂志时,看到它的宣传,就跟我说等正式上市后买给我开,好让我在他出差期间亲自接送琰琰去幼儿园,琰琰于是记住了。”

    原来如此!那现在,恐怕不能买了吧!

    贺燿略微沉吟一下,说道,“大嫂,你看抽个时间,我陪你去车行,这款我负担不起,但其他的我还能买,要不就去年上市的那款吧,也是黄色的,专门为女性打造,各方面都挺不错,价格也很实惠。”

    “那个,多少钱?”

    “我上礼拜看到的报价是438万,车子越往后越低价,现在估计420万就能买到。”

    420万?那……那么多钱!

    看到凌语芊露出为难的神色,贺燿又马上道,“大嫂,我送给你的。”

    “你……你送给我?”凌语芊又是一阵诧异,想也不想便拒绝,“不,不用。”

    “真没关系的,我有钱,虽然我跟大哥比差很远,但钱也不少,爷爷每个月给我们的费用,我都有存下来,几百万的车子,我还是能买的。”

    “不,就算这样也不用,那是你的钱,你留着将来用,留着结婚,结婚要用很多钱的。”

    “结婚费用有家族的基金啊,你忘了?再说,我到目前为止还没找到适合的女朋友,至于结婚,远着呢。”贺燿耸耸肩,满不在乎。

    “燿叔叔不要女朋友,有那些飞机轮船火箭就够了。”琰琰忽然也插了一句,咧嘴呵笑。

    凌语芊俏脸一囧,责备又疼爱地在他小脑瓜轻轻一摸,贺燿则饶有兴味地道,“说的不错,知我者,琰琰也!”

    嘻嘻——

    琰琰更是咯咯大笑,凌语芊也微翘一下唇瓣,但还是坚持婉拒,“贺燿,谢谢你,你的好意大嫂心领了,其实我已经选中了一款,Benz新C系,挺漂亮的,43万,过阵子我选个周末去看看,你有空的话,可以陪我们一块去,不过,钱我自己来付,你大哥曾经给我存了一千万,我一直没用到。”

    “可是,才43万,你用来载琰琰上学,会不会被那些人笑?其他家长的车至少都100万的,大家都认识你,我怕……”

    “车是买来自己开的,不是给人家评论的,没事,她们爱怎样就怎样。”凌语芊不以为然地打断,“贺燿,我明白你的想法,但这方面真的不用替我担心。人,要实际过!”

    她没有解释给他,其实所谓的贵族学校,也没什么特别,最大的作用无非是为小朋友们建立一个人脉关系,对将来长大后工作事业上有所帮助,能负担得起,在那儿读倒无妨,但如今,贺煜走了,她考虑过读完这个学期就为琰琰转学,琰琰是她和贺煜的儿子,她相信,就算在公立学校同样能发光发亮的。

    “燿叔叔,你就听妈咪的安排吧,除了爹地,妈咪不会接受其他人花钱,不过你放心,我会让妈咪开上好车的,等我将来长大了,赚到钱,第一件事就是给妈咪买最新款的兰博基尼!”琰琰再次接话,郑重其事地道。

    真是个好家伙!贺燿禁不住立刻腾出手来,在琰琰头上宠溺地摸了一把。

    凌语芊更是感动满怀,激动万分,双臂一收,将他紧紧搂在胸前。

    这个话题,暂且结束,过了片刻,凌语芊再次开口,转到某个重要话题,“贺燿,你觉得爷爷的死,是不是正常的?”

    贺燿从沉思中出来,对她发出不解的神色。

    凌语芊轻咬樱唇,回望着他,数秒后,继续迟疑道,“我是觉得,爷爷去得很突然。”

    贺燿恍然大悟,给出解释,“是有点突然,我们都始料不及,但爷爷一直有心脏病,平时没什么事,还能过得很好,但最近,发生接一连二的意外,给爷爷打击很大,所以……”

    他的脸上,不自觉地呈现出悲痛之色,稍作停顿,提及另一件事,“对了大嫂,爷爷给你和琰琰买的保险,看几时我带你去办理,我已联系过律师,他说随时可以弄的。”

    “呃,不用急,我再看看吧。”

    “嗯,你可以推迟,但千万不能拒绝,这是爷爷给你们留的,你们得收了他这份心意,让他老人家在天之灵得以欣慰。”

    凌语芊感激地点点头,看到周围熟悉的景物,这才发觉她们回到芊园了。

    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下,贺燿打开车门让凌语芊和琰琰下车,送她们进屋。

    凌母刚从厨房出来,招呼贺燿坐下,接着是凌语薇勤快地为贺燿呈上热茶,贺燿边品茗,边环视着大厅,还有眼前几个人影,心绪大觉安宁。

    稍坐片刻,他便辞别离去。

    凌语芊安顿好琰琰,回到自己的卧室,满室冰凉孤寂的空气让她心情跟着沉重,回想起今天的丧礼,回想爷爷临终前说的话,然后,不可避免再忆起了与贺煜之间的点点滴滴,悲恸,哀切,凄然。

    日子继续一天天过去,这日,凌语芊送琰琰去上学后,自己一个人在附近的商场闲逛,逛着逛着,忽然接到一个来电,是琰琰在幼儿园的班主任莫老师打来的,跟她说,琰琰在学校与别的小朋友打架了,麻烦她立刻过去一趟。

    打架?!

    听到这样的字眼,凌语芊即时被重重震慑到,赶忙跟老师回应一声,迅速掉头冲出商场,朝幼儿园奔去。

    边走,她脑海边反复闪现着老师的话,想不通琰琰为什么会打架,和哪个小朋友打架,于是又暂停一下,给老师拨打回去,询问具体情况。

    可惜,老师支支吾吾,并没详细告知,只叫她先回幼儿园,她便也作罢,再次结束通话,比先前走得更快,一会还索性小跑起来,大约二十分钟后,总算赶回幼儿园。

    与琰琰打架的人,是梁芷琳的儿子,还有甄妩媚的儿子,真是真是真是冤家路窄!

    梁芷琳的儿子,读中班,甄妩媚的儿子读小班,都与琰琰不同班,怎么会碰在一起?

    更奇怪的是,在这教导处,除了梁芷琳和甄妩媚两家长,其他几个家长也在,正是上次凌语芊和梁芷琳争执时,在校门口站着看好戏那伙人。

    这群没事可做的少奶奶,为什么不去逛商店不去喝茶不去做美容,而偏喜欢凑热闹?现在上午10点多,她们都在这里,恐怕不是凑热闹那么简单,会不会是被梁芷琳特意叫来看戏的?帮忙的?那么,这场打架是蓄意图谋的了?

    按住心中各种疑虑,凌语芊走近琰琰,拉住他的手,保持着温柔的神色,询问事情的经过。

    她猜得果然不错,正是对方撩事斗非,梁芷琳和甄妩媚的儿子相约一起,跑来辱骂琰琰是野种,说琰琰不是贺家的人,说贺煜是冒牌货,琰琰也是,而且,还是天天都这样!

    “我记得妈咪跟我说过的话,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别人说什么我们管不住,所以,尽管我很生气,但还是不理他们,谁知他们得寸进尺,在言语上无法成功挑衅到我,今天就改变主意出手推我打我,怎么恶毒的辱骂,都不会伤到我,但打斗的话,必然会给我身体带来损害,我是妈咪的心肝宝贝,为了妈咪,我必须保护自己毫发不损,所以,我得还击,我那是自卫!”

    说完来龙去脉,琰琰铿锵果敢的声音渐渐起了哭意,整整一个小时,他受了极大的委屈,在等待妈咪到来的过程中,他一直沉着脸,任凭老师怎样叫喊都不做声,眼神幽冷紧瞪着这些坏人。

    凌语芊更是感到悲愤不已和柔肠寸断,将琰琰深深纳入怀中,因为愤怒全身都颤动起来了。真是够可恶的,梁芷琳和甄妩媚的儿子,才多大的娃就这么邪恶了?恐怕,邪恶的不是孩子,而是孩子的娘吧!

    确实,恶毒可恨的是梁芷琳,恶人先告状,在琰琰说完后,怒斥琰琰所说并非真实,还揪着张颖要公道!

    呵呵,公道!这刁妇,配说这两个字吗!

    凌语芊暂且松开琰琰,目光随之看向张颖,一言不发,等待张颖的裁判结果。

    张颖表情复杂,样子严肃庄严,狭长的媚眼不断闪烁着别样的光芒,来回看着大家近一分钟之久,终于发话,“基于大家都是初犯,基于他们都是年幼不经事的小孩子,这次的事故,我们校方决定从轻发落,梁博达,梁博锐,贺……臻琰,各记一个大过,希望大家谨记这次的教训,绝不再犯。”

    这样的结果,听起来似乎很公平,大家都惩罚了,但真计较起来,根本不公道,起事的人,是梁博达兄弟俩,他们的惩罚,却和琰琰一样!

    不过,考虑到琰琰还在这里读书,明知这个结果不公,凌语芊还是忍住不做任何控诉,客套地对张颖道声谢谢,瞧瞧依然愤怒不已的琰琰,顺势跟张颖请了假,带琰琰离开幼儿园。

    经过地铁口的时候,她没有走进去,而是继续往前走,抵达一座百货商场,在首层的雪糕屋停留下来。

    之前放学时,应琰琰的要求,她不少次带琰琰来这里吃东西,每次到来琰琰都会兴奋地主动找位置,可今天,他安静得很,一直紧抓住凌语芊的手,待凌语芊找到位置坐下,他也才跟着坐下,默默看着凌语芊美丽的脸庞,眼中隐约透着怯怯的神色。

    他发觉到,刚才这一路走来,妈咪很平静,一句话也不说,但也因此让他感到忐忑和彷徨,其实,他宁愿妈咪责备批评他呢!

    “来,看看想吃什么,除了雪糕,还要点些什么小食之类的?”凌语芊拿起食谱,若无其事地叫着琰琰。

    小小的手儿,缓缓接过食谱,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没去看那些美味好看的图案,而是继续一瞬不瞬地盯着凌语芊,琰琰终再也忍不住,讷讷地问了出来,“妈咪,你不生气吗,不惩罚我吗?”

    凌语芊白皙圆润的手指,霎时微微一颤,看着他那酷似他父亲的脸庞,有了瞬间的怔愣,直到琰琰再次呼唤,她才回神,宠爱地揉了揉他的头发,心平气和地道,“琰琰又没做错事,妈咪干吗要生气,干吗要惩罚?”

    琰琰一愕,大喜,“真的?妈咪相信不是琰琰的错?不像那些阿姨一样,都认为琰琰事先挑事?”

    “嗯,妈咪信琰琰是无辜的,是个好孩子!”凌语芊一个字一个字地,无比坚定地回答出来,绝色的容颜绽出了一抹骄傲的笑,心底下,其实是泛着苦涩的酸楚,感到浓浓的内疚。

    根据琰琰在教导处禀告的情况可知,梁芷琳的儿子并非头一遭辱骂琰琰,而是好些天的事情,琰琰一直忍住没跟她说,而她也一直不知情。这么小的他,一个人承受着这些压力,他真懂事,真成熟,所以,就算今天真的是他先打人,她也不会责备,更不会惩罚。别人的孩子是父母的心肝宝贝,她的儿子同样也是她的心肝宝贝,她比其他的母亲,更爱自己的孩子,将他捧在手心上呵护!

    得到妈咪的谅解,琰琰彻底放下心来,可也不忘道歉,“妈咪,对不起,让你被张总监批评,不过我答应你,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将来坚决不让自己再被记大过的!”

    凌语芊心头顿时又是一阵感动和荡漾,继续出神地看着他,那酷似他父亲的五官,那酷似他父亲的神态,那酷似他父亲的气势,那酷似他父亲的智慧,每一个特点,都继承了他的父亲,越看,越叫她爱到骨子里,甚至,着迷而眷恋。她就这样目不转睛地看着,直到一通电话打来。

    是张阿姨的来电,禀告她一件悚然听闻的事,是她一直猜疑无奈又找不到证据的事儿!

    ------题外话------

    特别鸣谢:《蚀骨沉沦》再添一名解元大官NO。42【405599962】,鼓掌,撒花!也多谢其他妞们的各种支持,群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