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61一场大火,颠覆了一切(高潮)

361一场大火,颠覆了一切(高潮)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由于激动,凌语芊浑身打抖,连带嗓音也一颤一颤的,“阿姨,你说什么?你确定?确定吗?你详细跟我说说。”

    “好,我跟你细说!”张阿姨同样哆嗦不已,震惊未退,突然发现这样的大事,她不晓得应该跟谁说,考虑思量了好久,终于想到凌语芊,急忙汇报。

    略微喘了一下气,极力让自己平复些许,张阿姨往下娓娓道来,“一般来说中药就算煎过之后仍有一定的医用价值,每次我把药倒给贺老先生后,余下比较浓的药汁连带药渣一起倒在你大叔种的兰花盆栽上,谁知昨天兰花树的叶子枯萎了,树头也一片黑色,我想来想去都不明白,后来才想到那药渣,于是偷偷拿给一个相识的老中医看,他看后说药渣里含有一种慢性毒药,能损害人的身体机能,导致心脏衰歇。”

    巨大的震惊,持续依旧,尽管这是凌语芊怀疑过的事,可她之前也只是起疑,想不出具体的情形,如今,总算明白了!

    好长一段时间,她才接话,就着询问下去,“阿姨,爷爷的药平时都是你直接领回来,独自煎的吗?你都放在什么地方?有没有人会碰到它?”

    “嗯,都是我经手,从医院拿回来后,我就放在客厅旁边的小室里,我压根没想到那些,也就没多加提防,这古装电视里才会出现的阴谋,竟然在我们现实生活中也存在,而且,还是我们家,语芊,你说到底是谁下的毒手,又或者,是医生弄错的?”明知这样的可能性不大,但实在无法相信和接受这种恶毒之事的张阿姨还是抱着一丝希望,自我安慰着。

    凌语芊自然不会这样想,为确定情况,她决定拿那药渣,亲自再检测一遍!

    下意识地看了看周围,她捂住手机,压低嗓音吩咐张阿姨,“阿姨,你听我说,这件事,你别告诉其他人,就算六姑姑或三叔甚至贺燿等人也都别说,你把那药渣,拿来给我,我再找人检测一次。”

    张阿姨听后,听命,和凌语芊约好见面的地点,挂断电话,事不宜迟地出门了。

    “妈咪,发生什么事了吗?”琰琰迫不及待地询问,仰着脸,对凌语芊神态凝重的样子很是担心。

    凌语芊回望着他,少顷,深深呼出一口气来,语气平和地答道,“嗯,是发生了一些事,不过琰琰不用怕,妈咪会处理好的。”

    琰琰睁大双眼,抿紧双唇,继续对凌语芊定定注视片刻,便也乖巧地点了点头。

    凌语芊冲他微微一笑,重新拿起食谱,问他想吃什么。

    琰琰点了平时吃过的,凌语芊也随意要了一杯热茶,琰琰吃得津津有味,她则心事重重,东西全部吃完后,张阿姨也赶到了。

    凌语芊不套乎其他,从张阿姨手中接过装药渣的袋子后,带着琰琰与张阿姨一起走出雪糕屋。

    “阿姨,你出来的时候都没人看到吧?”凌语芊这才发问。

    “嗯,大家上班的上班,没上班的呆在自家屋里,我让你大叔送出来的,没人留意到。”

    “那就好,你暂且先回去,继续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然后,等我消息。”

    张阿姨又是点点头,沉吟数秒,还是问了出来,“语芊丫头,贺老先生的病,你是不是早就怀疑了?阿姨记得前两次你曾问过爷爷有没有吃药,是不是那会你就已经起疑?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里有种感觉吧,后来并没发觉异样,便当做是当时见到爷爷病得严重,心里难受导致胡思乱想,直到爷爷临终前,这样的念头忽然又在我脑海闪现,我总觉得,爷爷走得很突然,要是正常情况下爷爷不应该这么快就去的。”

    “那你觉得会是谁做的?”张阿姨继续问,紧看着她,其实,心里隐约想到一个可能性,但还是不敢确定,毕竟,这样的事实在太恐怖,太没人性了!

    凌语芊不多说,神色复杂,与她对望。

    张阿姨于是作罢,注意力转到琰琰身上,忧心忡忡的眼神多出几许宠溺和疼爱,开始与琰琰聊起来,“小祖宗儿,最近可好吗?去幼儿园都有听老师的话,和同学们相处得甚欢吧?”

    琰琰下意识地朝凌语芊瞧了一眼,若无其事地应,“嗯嗯,还行,很好,谢谢姨婆。姨婆呢,身体健康吧?”

    “是的,姨婆也很好,姨婆来的急,忘了煮点东西给你带来,下次吧,下次姨婆弄琰琰最爱吃的点心。”

    “好,谢谢姨婆。”

    张阿姨又是慈祥地笑了笑,站直腰杆看向凌语芊,与凌语芊眼神默默交汇几下,彻底分别,先行离去。

    凌语芊带琰琰截住另一辆计程车,大约20分钟后,抵达家园,先把琰琰在学校打架的情况大体说一遍,然后让薇薇陪着琰琰,叫凌母到厨房,说出第二件更重要的事。

    凌母也被深深震慑到,想起凌语芊那天跟她说的话,不禁暗暗感叹女儿的超强预感,同时,悲愤又忧虑。

    紧盯着凌语芊,她迟疑地问,“芊芊,要真检测出来,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控告他们?可是,就算能证明贺老先生是被害死的,也证明不了凶手就是他们呀!”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只要他们真做了,肯定会被查出来。就像今天,忽然被张阿姨找到证据,故我坚信,他们终被绳之于法!”凌语芊满脸愤慨,果敢无惧。

    凌母略顿,想到一个建议,“不如叫上贺燿吧,把这件事告诉他,让他陪你一起查。”

    凌语芊定了定神,娥眉淡淡一蹙,不认同,“我觉得这事越少人知道越好,贺燿一直认为爷爷走得自然和安详,要是让他知道爷爷其实死于非命,凶手还是贺一然等,我怕他会忍不住冲动立刻跑去找他们算账,打草惊蛇了。”

    “可是,我担心你。”

    对母亲的忧心忡忡,凌语芊搂住其肩头,安抚道,“妈,你别担心,我会找贺燿的,我先确定这药是证据,再告诉他,和他商量怎么揪出凶手。”

    凌母尽管还是心怀忐忑,但也作罢,听从凌语芊的安排。

    事不宜迟,凌语芊告别凌母,自己一个人拿着药渣,去正规的医院,找上一个对中药有研究的专家医生,先不明说情况,只让他检测这药是什么成分,而结果,检测出来的与张阿姨所说大同小异,这药,本身是疗养身体的,其中加了一种慢性毒药,长久服用,导致心脏衰弱,最终心肌梗塞致死。

    基于道德,医生问凌语芊这药是哪来的,还说如果要出庭作证,他愿意。

    面对正义善良的医生,凌语芊冰冷的心总算有上丝丝温暖,先是感谢医生的好意,接着郑重叮嘱医生对此事保密,然后,辞别医生,离开医院。

    手里提着的药渣样本和检验报告单,本都是很轻的东西,她却感到巨重无比,心里头,沉甸甸。

    一来,仍为贺一然那家子的心狠手辣感到心寒和悲愤;二来,为接下来的控告之路感到迷茫和彷徨。

    告,是必然,无论怎样都得将这群坏人绳之于法,为爷爷讨回一个公道!

    可是,怎么告?如今贺煜不在,贺熠行踪不明,能帮自己的,就只有贺燿了。

    她掏出手机,拨打贺燿的电话,可惜,转去了留言信箱,她唯有作罢,继续边思忖边往前走,坐上计程车后,再次拨打贺燿的手机,给他留言:贺燿,我是大嫂,我发现了一件很重要,非常严重的事,你听到留言后,立刻给我回电话,务必要的知道吗?迫切等你!

    然而,直到她回家,整整一天过去了,还是得不到贺燿的回电,期间她又给他打过几次电话,结果仍是转到留言信箱,这让她,内心感到相当慌乱,而且,莫名的不安。

    这个骨节上忽然不接电话,到底是巧合呢?又或别有暗示?贺燿他,到底哪儿去了?本来,她想打给张阿姨问问,但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忍住。

    夜深,人静,琰琰已经睡下,凌语芊却还是被各种愁思焦虑困扰,窝在飘窗上,出神地看着遥远的天空,那一颗颗闪烁的星星,幻化成爷爷的样子,还有贺煜的样子,霎时间,对贺煜的思念更是前所未有的强烈。

    一会,凌母进来,先是朝大床看,见不到凌语芊的人影,视线转向飘窗那,随即缓缓走过来,对凌语芊轻喊了一声。

    凌语芊回过神来,俏脸微微一怔,低声道,“妈,还没睡?”

    凌母在她身边坐下,继续若有所思地注视片刻,也语气迟疑地问了出来,“还在想今天的事?”

    “不是,在想贺煜。”凌语芊顺势把头依偎在凌母肩上,语气幽幽,“我在想,如果贺煜在,事情一定很快得到解决。妈,我真的好想念贺煜,他跟我承诺会永远陪着我,帮我处理一切问题,杜绝一切烦恼和困扰,可事实上,他没有,他抛下我,让我一个人面对这么多问题,饱受困扰、悲伤的吞噬,他真坏,如果我见到他,一定会骂他,打他,再也不让他进房睡觉的。”

    浓浓的伤感,盘踞凌母的心头,既为女儿的孩子气感到好笑,又为女儿感到无尽的心疼。她记得,刚搬进来这里的那段日子,女儿每天过得无忧无虑,整个人像是沐浴在春风中,气色红润,体态丰盈,哪像现在,眉头深锁,脸色苍白,打自流产后,身体瘦了一大圈都一直没好起来,时刻离不开悲痛,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女儿够坚强,够勇敢,否则真不知如何是好。

    是啊,倘若贺煜还在,这些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老天爷,你能否让贺煜回来?可以的话,我愿意用自己的命换取他的复活。

    看着月亮越爬越高,几乎玄月当空,凌语芊不由坐直身子,体贴地叫凌母先去睡。

    凌母瞅着她,大约一分钟之久,便也点点头,“你也早点休息,别想太多,说不定明天起来时就接到贺燿的电话了。”

    凌语芊抿唇一笑,从飘窗下来,送母亲出去,然后,沿着整个房间慢走,将一件件家具和物品抚摸个遍,最后,停在床前,静静俯视着酣然熟睡的小人影,再过少顷,披上一件外套,走出卧室。

    她把脚步放到最轻,小心翼翼地走在宽阔的走廊上,下了楼梯,越过客厅,走进花园。

    入冬了,夜晚的气温更低,即便她穿着厚厚的睡袍,也仍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不禁拉紧外套,在凉亭内坐下。

    她继续回想过去一些情景,就此沉醉在与贺煜度过的一个个美好时光中,直到耳畔传来一声稚嫩的呼唤。

    是琰琰!他也下来了。

    打自贺煜离世后,小家伙夜晚都会醒来一下,看她是否还没睡,今晚也不例外,他找遍整个房间,包括飘窗和浴室,都见不到妈咪的身影,便猜妈咪一定是又来花园了,他手里头,还另外带着一件外套呢。

    胸口像捧住一个暖炉,凌语芊心里暖烘烘的,伸手拉了小宝贝一把,将他搂入怀中,打开他带来的外套,让自己和他一起藏在里面。

    琰琰下意识地往她怀里钻,天真无邪地问,“妈咪,你在想什么?又想爹地了?”

    “嗯,妈咪每天都要想他,否则妈咪怕忘了他。”凌语芊如实回答,继续把他搂得更贴近自己。

    琰琰听罢,打了一个哈,“妈咪才不会忘记爹地呢,妈咪会永远记住爹地的。”

    “是吗?那也说不定,你爹地那么坏,对妈咪一次次地食言,说不准哪天妈咪累了,无法再坚持了,就把他从心里赶出去!”凌语芊接着说,语气不自觉中流露出一丝娇嗔。

    琰琰仰起了脸,笑呵呵,“才不会,就算真的那样,琰琰也会帮爹地,让爹地一直停驻在妈咪的心房里。”

    皎洁的月光底下,是一张俊俏绝伦的面容,额头,眉毛,眼睛,鼻子,嘴巴,下巴,每一个五官都俊美无比,轮廓也是超乎完美的。

    他确实有资本帮他父亲留住她的心,每天都对着这张酷似他父亲的脸容,而且随着他的长大必然会更像他父亲,试问她又怎能忘记?何况还有那些刻骨铭心的回忆,充斥着她每一个细胞,除非她失忆,或除非她灵魂丢失,否则都不可能忘得了的。

    想罢,她将他抱在膝盖上,突然急切渴盼地呢喃起来,“琰琰,你答应妈咪,快快长大,长成像你爹地一样,好不好?好不好?”

    琰琰也再次窝在她的怀里,贪婪地汲取着她身上散发出来好闻的味道,还有那暖暖的气息。

    时间就在母子两嗷嗷亲昵中悄然流逝,不知多久过后,琰琰说困了,叫凌语芊陪他回屋睡觉。

    看着他布满疲惫的小脸,想到明天他还要回幼儿园,凌语芊便也同意,继续抱着他,步出凉亭,往大屋方向走,然而走着走着,猛被前方的一幕惊震住。

    房子……起火了!

    火势强大,烈烈燃烧,已经烧到半个屋子,映红了整个天地!

    怎么会这样?

    琰琰已经吓得尖叫起来,凌语芊目瞪口呆,一会想到什么似的,更如天崩地裂,抱着琰琰迅速往前奔跑起来。

    妈妈!

    妈妈还在里面!

    妈——

    妈——

    她边亡命奔跑,边拼力大喊,叫声凄厉而尖锐,划破整个寂静的夜空。

    不用多久,她跑回别墅前,两腿继续用力往前迈出,打算就这样冲进火堆救人,是琰琰即时大叫,把她惊醒过来,然后,将他放在一旁,叮嘱他别乱跑,自个冲进去。

    琰琰及时把她拉住,哭喊,“妈咪,不要,不要进去!”

    凌语芊一心想救母亲,哪里顾得上那么多,使劲掰着琰琰的手,泪眼也出来了,“琰琰,放开妈咪,姥姥还在里面,妈咪得进去救她,乖,让妈咪进去。”

    可惜,小家伙也不顾一切,两只手儿紧紧拽住她的手臂,“不要,好大的火,会烧死妈咪的,琰琰不能让妈咪进去,绝对不能!”

    “但妈咪要救姥姥呀,琰琰乖,让妈咪进去,妈咪再不进去就来不及了。”看着那越烧越旺的大火,凌语芊心急如焚,对琰琰说完后,又朝里面大喊着母亲。

    可惜,半点回应也没有,琰琰还继续死命拽着她,他甚至用脚紧紧夹住她的腿,整个人像猴子攀树,令她根本动弹不得。

    “琰琰!”耐性在焦急中一点点吞没,凌语芊嗓音拔高起来。

    小家伙也执拗得很,同样高声呐喊着,“我不要失去妈咪,不要当孤儿!”

    “好,你不想失去妈咪,那妈咪呢?姥姥也是妈咪的妈咪,妈咪也不能失去她,不想当孤儿!”熊熊大火,仿佛烧在自己的身上,凌语芊浑身陷入剧痛当中,软的不行,开始用硬的,更加大力度摆脱着琰琰,她不但用力甩他,甚至低头去咬他。

    “啊——啊——好痛,啊,啊——”琰琰忍不住哭了出来,但还是死死抱住她,丝毫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