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362 痛失至亲,近乎崩溃

362 痛失至亲,近乎崩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大颗大颗的眼泪,继续从凌语芊眶中挥如雨下,整个人简直心胆具碎,柔肠寸断,紧接着,她又抬头去看那大火,更加泪流满面,失声痛哭。

    就在此时,冷肃的周围起了一阵骚动,隔着模糊的视线,凌语芊看到一群头戴黄色安全帽、身着橙红制服的男子匆匆走来,他们手里扛着大水管,长梯等救火工具,是消防员!

    消防员来了!

    仿佛茫茫大海中遇见一根浮木,凌语芊绝望的心瞬间燃起一丝光亮,迅速抱着琰琰迎上去,泣不成声地喊,“我妈在里面,在二楼,第四个房间,求求你们赶紧进去救她,务必救她出来,我会好好报答你们的。”

    消防员头一次见到这么美丽的女子,梨花带雨的表情更使她我见犹怜,不禁更加纷纷点头,给她肯定的承诺,然后刻不容缓,带着队伍忙碌起来。

    白花花的水柱朝天而起,一阵接一阵地喷向熊熊烈火,无奈该死的大火无情的很,继续顽强燃烧,与水柱做着强烈的斗争。

    凌语芊内心焦急惊恐持续不断,忍不住走近消防员们,继续恳求他们加把劲,最好能再叫多些人过来,且困惑他们为什么还不派人进去救人。

    尽管大家都很想帮这个绝美迷人、楚楚可怜的女子,但基本的职业规则还是不敢遗忘,带着歉意和安慰跟她解释,“太太,很对不起,由于火势太大,为确保大家的安全,我们得先把火弄小一些,不过你放心,我们会尽力的。”

    凌语芊听罢,便也无话可说,想自个冲进去的念头还是异常强烈,然而身边那个小人儿俨如八爪鱼似的,依然紧紧攀住她,除非她抱着他一起进入,否则她寸步难行!

    对着琰琰固执霸道的小脸狠狠瞪了一下,凌语芊视线重返前面的大火,继续呼叫凌母,继续悲切无助地痛哭流泪。

    灭火的过程,浓烟大冒,在空气中迅速流窜蔓延,很快便袭击到距离大火不远的凌语芊身上,直逼她的头发,脸容,双眼也被呛得泪水哗哗直流。

    消防员见状,提议她后退到安全的地方等候。

    可她不肯,继续一动不动地呆着,一会,琰琰咳嗽起来,小家伙毕竟年纪小,很多器官功能尚未完善,如此浓烈的大烟熏袭,自是受不住。

    “太太,你还是先退后吧,你看小孩都咳嗽了,再这样下去,对小孩的肺不好。”好心的消防员同志,继续劝解着。

    凌语芊听罢,低首,看着琰琰不停流泪,不停咳嗽的脆弱模样,本能地心疼不已,然而又见他还是固执地紧揪住她不放,她便有点儿气恼,暗骂他的自作自受,可生气归生气,她内心深处还是把他当最重要的,在消防员再次劝说之后,便也带着小家伙后退几米。

    一会,火势逐渐减弱,消防员同志不负重托,马上安排几人冲进去,大约二十分钟后,其中两名先出来,手里扛着一个人。

    凌语芊心头一凛,直冲过去,高声呐喊,“是不是我妈,是不是我妈?”

    距离一步步接近,她终于看清楚被救出来的人影,正是母亲!

    母亲奄奄一息,双目紧闭,脸被大烟熏成一片黑色,只有那熟悉的轮廓,让她得以认出来。

    她下意识地摇晃着凌母的手,轻轻拍打着凌母的脸庞,撕心裂肺地高喊,“妈,妈,你听到我说话,我是芊芊,求你睁开眼,让我看看你,妈,妈——”

    “姥姥,我是琰琰,你还好吧?请也快睁开眼看看琰琰。”看到姥姥被救出来,小家伙确定妈咪不会再冲进大火内,终于松开了妈咪。

    “我们是在第一个房间的柜子下面发现她的,当时她已气息微弱,看样子是被浓烟熏昏过去,最好尽快送她去医院抢救。”消防员对凌语芊做出简单汇报和建议,刚才救人的过程中,他们都受到了或轻或重的损害,但还是主力救人,着实伟大。

    凌语芊整个心都在凌母身上,继续呐喊着凌母,直到琰琰伸出手,扯了扯她的手臂,她才意识过来,略作思忖后,便也赞同。

    不过,当她准备站起身时,凌母忽然有反应了,大手摸索着,触上她的手肘。

    凌语芊大喜,重新蹲了下来,紧抓住凌母的手,“妈,妈你醒了?”

    凌母却是皱着眉头,用力喘着气,不做声,直到凌语芊嚷出带她去医院,她才又次阻止凌语芊,使劲摇着头。

    “妈,怎么了?你吸了很多浓烟,必须得先去医院。”

    凌母依然摇着头,使劲喘着气儿,好一会,总算是可以发出话来,嗓音很低很低,几乎低不可闻,“芊芊,妈妈……妈妈可能要走了……”

    走了?啥……啥意思?凌语芊即时重重一震,像是被某样东西击中,心胆俱裂。

    “听……听妈的话,放下贺煜,放下任何与他有关的人和事,带琰琰……离开中国,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重新生活,好好地活下去。”凌母继续一字一停顿地叮嘱,边说,边继续喘气,甚是吃力。

    凌语芊这也彻底明白过来,明白那句“妈妈要走了”是什么意思,眼泪霎时再次夺眶而出,摇头答道,“不,你不会死,不会的,我这就带你去医院,医生会治好你的。”

    “妈的身体,妈自己清楚,让妈把话说完,否则,妈怕没机会了。”由于着急,凌母终于可以几个字几个字地说,“妈本来打算瞒着你,但想到你性格倔强,只好实话对你说,火的源头,在你的房间门口,充满了汽油味,很明显,这是一场蓄意纵火,应该与你今天去医院检测药渣的事有关。孩子,那些事,不管真相是怎样,都别再查下去了,你人单力薄,不是你能查到的,听妈的话,带琰琰和薇薇出国,走得越远越好,必要时找高峻帮忙,无论他是好人或坏人,但他是个真心帮助你的人,别意气用事了,想想琰琰,为了他,就算你再痛苦也要忍耐知道不,妈要你们都活着,好好地活着。”

    “妈,不要,不是这样的……”凌语芊含着泪,拼命摇着头,哭得鼻涕都出来了。

    凌母肝肠寸断,布满悲痛的泪眼逐渐转看向琰琰,这么幼小的、可怜的孩子,更是让她疼到骨子里,可惜,她再也不能陪他,再也不能照顾他了。

    “姥姥,对不起,琰琰不是不想让妈咪救你,而是,火好大,琰琰害怕妈咪会被大火烧死,然后变成孤儿,琰琰知错了,对不起姥姥,琰琰应该让妈咪救你,琰琰真自私,琰琰真是个坏孩子。”琰琰已经主动道歉出来,抓住凌母的手,嘤嘤大哭。

    凌母干涸的唇角挤出一抹欣慰的笑,被大火熏黑的手掌也慢慢抚摸上琰琰稚嫩的脸儿,鼓励道,“琰琰做得很好,很对,要是姥姥也会这样的,琰琰乖,真乖,是个好孩子,别自责,别难过。另外,姥姥以后不能再陪你们了,你记得听妈咪的话,一定要听她的话,你妈咪不容易,极不容易的,只有你才能让她活下去,知道吗?”

    哇哇——

    小家伙听到那句“姥姥再也不能陪你们了”,不由哭得更加凄切悲伤,经历过上次和曾爷爷的离别,他已经隐约懂得这是怎样的信息,隐约知道,姥姥也会像曾爷爷那样离开他,永远,永远地见不到。

    “琰琰不要姥姥离开,不要姥姥死,琰琰要姥姥活着,要吃姥姥煮的饭,呜呜,琰琰要怎样才能留住姥姥?姥姥你告诉我,请你告诉我,只要你还继续活着,琰琰再也不敢淘气,都听你的话,听妈咪的话,听薇薇阿姨的话。”

    “对了,薇薇,幸好薇薇今天去了小敏家过夜,芊芊,你找到薇薇,照顾好她,让她别哭,妈妈会在天上看着你们,保佑你们平安无事地走完你们的人生。”凌母视线重返凌语芊那,紧接着,又慢慢抬起脸,看向遥远的苍穹,那儿,皎洁的明月照亮了整个天空,无数星星仍在一闪一亮,“你想妈妈的时候,就看看天空,那颗最闪耀最光亮的星星,就是妈妈。”

    “我不要星星,我就要你!妈,你给我好好活着!”凌语芊悲伤过度,变得义愤填膺,“你不是说好人会有好报吗?采蓝如此,贺煜如此,爷爷如此,你也如此,你们都是好人,你们都是我爱的人,可结果,一个个离开我,这还有天理吗?老天根本就不公平!所以,你要活着,让我相信这个世界还有天理,而不是,好人都没有好报。”

    凌母摇了摇头,再度伸出手,抚上她的脸儿,那么苍白,那么细嫩,那么冰凉,那么的,让她牵挂不已,放心不下。

    “孩子,别这样,这个世界有天理的,好人会有好报的,你看,半夜三更,你本来应该在屋里睡觉,可你突然下去花园,琰琰也刚好醒了,过去找你,你们都因此逃过一劫,所以,这是老天爷的垂怜,孩子,老天还是有眼的……”

    “狗屁!才不是!既然它有眼,那为什么不让你也出来?”

    “我们中国有句老话是这样说的,人的这辈子,是在为上辈子赎罪,同时,还为下辈子修行,这样,我们会一世过得比一世好,妈妈估计是上辈子做错了事,这辈子得赎罪,还完了,妈妈下辈子就会过得很好,会长命百岁……”

    “我不要下一辈,我就要现在,我要你好好活着,要你这辈子就长命百岁,妈,求求你,别抛下我,我不能没有你,没有你安慰开解我,我还怎么坚持下去,我要怎么活下去,将来再遇上挫折和困难,谁来鼓励我,开解我,照顾我?妈,妈啊……”

    “孩子,别哭,你还有琰琰,记住,他是你的一切,你要照顾好他,务必,务……必!”

    想说的话,太多太多,想看着她们,很久很久,凌母何尝不想这辈子就长命百岁,如果可以换,她宁愿没有下辈子,把下辈子的时间都挪到这一生,让她能继续照顾这个可怜又可悲的女儿。其实,她说自己上辈子犯了弥天大错,导致这辈子过得很苦,女儿何尝不是这辈子在赎罪,只希望,女儿将来的路能有转机,能重新遇上一个好的男人,苦尽甘来。

    可是,女儿的死心眼,让她不敢抱太多的希望,女儿对贺煜的深情和专一,注定了这辈子的不幸。其实,与其下半生过得痛苦,她倒希望,带女儿一起走,然而她不能,眼前这个小小的人儿,才四岁,不能没人照顾,故她只能祈祷女儿,过得别太苦,别太累。

    “芊芊,你要坚强,一定要坚强,妈妈在天上会看着你们,去到另一个世界会继续努力,争取帮你减轻痛苦,你记得,妈妈会一直看着你们,你们都要好好活着,让妈妈看到你们都能坚强勇敢地活下去,这是妈妈最大的遗愿!”

    望着凌语芊哭成泪人的容颜,凌母使尽全力说出这一句话,终于再也无法支撑,沉重的眼皮一寸寸地阖上。

    凄厉的哭喊,划破夜空的寂静。

    紧接着,是救护车的独特鸣笛响彻各街各巷,凌母被送去医院。

    凌语芊带琰琰紧紧跟随,抵达医院后,凌母被推进急救室抢救,凌语芊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出神地盯着手术室门顶的红灯,脑海不断闪现着母亲刚刚对她说过的那些话,还想起,今晚临睡前母亲前来看她的情景。

    假如她知道,那是自己最后一次见到妈妈,无论如何都不会叫妈妈去睡,会一直陪着她,然后就会发现那场大火,一起逃出去。

    还有,妈妈说,这场大火是有人蓄意造成,目的是想烧死自己,自己和琰琰,阴错阳差地躲开了。根据情况,妈妈本来可以逃跑,但她以为自己和琰琰在房内,于是冲进去搭救,结果赔上性命。

    “妈,你一定要撑住,一定要活过来,不然,我不会原谅自己,我不会原谅自己的!”灼痛的热泪,继续连绵不绝地往下淌流,鼻涕也是一窜接着一窜,凌语芊哭了又哭,眼睛,鼻子,脸庞,都成了红色。

    坐在她旁边的琰琰,一直瞅着她,不禁嗫嚅出声,“妈咪,别哭,别哭了。”

    凌语芊低首,想起他的阻拦,还是难免生气,下意识地给他一记冷瞪,看到他惊恐欲哭,她才甩了甩头,决定不看他,继续盯着手术灯。

    经过一段时间的迫切等候和煎熬,手术灯终于由红色变成绿色,紧闭的大门缓缓打开,医生走了出来。

    凌语芊迅速起身,冲上前去,“医生,怎样,我妈怎样?”

    医生凝重的面庞露出一抹哀切,语气万分遗憾地做出汇报,“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可惜病人吸了太多的浓烟,加上她本来内部各功能虚弱,你,节哀顺变。”

    节哀顺变!

    又一个节哀顺变!

    凌语芊只觉眼前一黑,整个身体重重一摇晃,若非护士及时扶住,她已经倒在了地上。

    眼泪继续狂流着,她摊开双手,掩着湿漉漉的脸庞,悲恸大哭出来。

    “嘀……嘀……”就在这个时候,她裤袋传来一阵震动,有电话进,是贺燿!

    昨天她担心错过他的电话,即便半夜下来花园,也一直带着手机,如今,他总算打过来了,可惜,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她没有去接,也没挂掉,就那样呆呆地看着他的名字在手机屏幕上跳跃个不停,那一声声清脆的铃声,也好像变得尖锐起来。

    护士扶她回到长椅坐下,她的手机继续响起,这次,琰琰能看得到,他已会认字,记得那是贺燿的电话号码,不禁拽住凌语芊嚷道,“妈咪,是燿叔叔,快接电话。”

    凌语芊继续沉吟几秒,在琰琰的继续呐喊中,终于按下接通键。

    “大嫂,是你吗?很抱歉,我今天一直在实验室忙,把手机关了,现在才看到你的来电,你说有很重要的事找我,到底是什么事?对了,现在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觉?”贺燿霹雳啪啦,直说一通。

    耳筒透出来的声音,不但凌语芊听到,旁边的琰琰也听见了,看到凌语芊握着手机一个劲地沉默,他忍不住喊了出来,“燿叔叔,姥姥去世了,家里发生了很大的火灾,姥姥被烧死了。”

    说罢,再次大声嚎哭。

    贺燿被重重震住,怔愣了数秒,急切地问,“大嫂,真的吗?琰琰说真的?你家发生火灾?你妈妈她……出事了?对了,你现在哪里?你和琰琰有没有事?”

    “我和妈妈在医院,燿叔叔,你赶紧过来吧,妈妈哭了一个晚上,快要昏过去了。”琰琰越哭越惨,索性将手机从凌语芊那取过来,苦苦恳请。

    贺燿更加的心如火燎,询问在哪家医院,结果,凌语芊便也做声,哽咽着报出医院的名字,然后,挂断电话。

    她站了起来,重新走向手术室,在医生的带领下,进入室内,直达手术床前。

    医生已经给凌母清洗过,脸上黑色的烟雾褪去,露出苍白的面容,了无生气,呼吸,也彻底停止了。

    凌语芊默默地俯视,泪水不止地涌流,颤抖的手指缓缓抚上去,感受着那属于死亡的冰冷,她更是悲痛欲绝,浑身瘫软,趴倒在了凌母的尸体上。

    ------题外话------

    18—21号这几天都在桂林参加年会旅游,看着清灵秀美的桂林山水,总会不自觉地想起美丽可爱的你们,再次感谢所有支持紫的亲们!多谢你们的踊跃投票,让紫这个每天除了带娃便是码字的“宅妇”能有机会出去走走,见见世面,看看咱们伟大中华的美好河山,无尽无尽的感谢!旅途结束,紫的生活方式也回归以往,接下来继续投入码字,努力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