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03 奇迹出现?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她急促喘着气,盯着手机,等待他再次打来,可惜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手机都没有再响过。

    呵呵!

    自己咋那么天真!

    自己怎能指望一个良心湮灭的禽兽!

    愤怒地将手机用力甩到飘窗毯子上,凌语芊抱着头,在屋里来回急走,越想内心越是悲愤难忍。

    谁说好人有好报,恶人有恶报的?这是哪个该死的创造出来的语句?

    呸!好人根本就没有好报,恶人反而是越来越嚣张,越过越滋润!

    她怒,她恨,她痛,近乎崩溃!

    “妈咪——”

    一道怯怯的呼唤猛然响起,琰琰被刚才的电话惊醒,看着妈咪失控的样子,他甚是担心,甚是焦急,赶忙跳下床,跑了过来。

    “妈咪。”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抚向凌语芊的脸庞。

    有些事情真的很奇怪,他似乎知道凌语芊为什么失控,软绵绵的嗓子接着发出纯真无邪的低吟,“人之初,性本善,种善因,得善果,不管中途有多艰难,结局都会美好幸福的。”

    凌语芊听罢,突然笑了,笑容里充满了悲凉,充满了绝望,同时,还有讽刺,浓浓的讽刺。

    琰琰娇嫩的小手儿继续一寸寸地抚摸着她冰凉的脸,额头,眉毛,眼睛,鼻子,嘴巴,安抚的话语也持续不断地从他嘴里传出,他把她曾经给他讲的那些故事复述予她,那一段段美好童话,俨如一滴滴纯净的甘露落入她的心灵,冲走她心里的戾气,恢复之前那颗真实善良的心。

    宁谧的夜晚在静悄悄中消逝,母子俩从地上回到床上,躺在被窝里,彼此拥抱着,依赖着,呵护着,慢慢沉入梦乡。

    接下来的情况,并没预期中那么顺利,贺一航尽管清楚真相,奈何基于没有真凭实据,于是没立刻与两个弟弟说。两个弟弟都是从事政界,对家族的企业毫无沾染,没深刻体会到公司内部的明争暗斗,心态自然不一样,贺一然在他们心目中与贺一航等同,都是他们敬重有加的兄长,因此,贺一航首先要做的,就是寻找证据。

    可惜,正如他所料,贺一然决心杜绝后患,所有证据都被销毁,唯一一个有力证人——张阿姨,和丈夫不知去向。

    至于那个医生,凌语芊再去找他时,他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态度冷淡,一口咬定从没见过凌语芊,凌语芊先是哀求他,问他是否有苦衷,她会帮他做主,得不到答案后,她于是怒斥他是否收了贺一然的钱,警告他这是妨碍司法公正,会坐牢的,无奈那医生铁定了心,守口如瓶,凌语芊在软硬兼施都无法成功后,唯有作罢。

    至于芊园失火那里,公安局说还在查办,找不到明显的证据,有可能会当成意外起火。

    种种情况,让人悲愤至极,更让凌语芊焦急抓狂的是薇薇的安危,几天过去了薇薇依然毫无音信,好几次她忍受不住,再次跑去华阳居闹,可惜每次都得不到结果,那群豺狼死不承认,他们甚至报了警,说她私闯民屋,侵犯损害他们的人身权益,后得三叔贺一翔出面,凌语芊才不至于被警察抓走。

    面对贺一翔困惑不解的眼神,怒火攻心的凌语芊不再遵从贺一航的叮嘱,把整件事情说了出来。

    情况说得合情合理,然而,贺一翔震惊过后,对凌语芊发出轻斥,相较于平日里不怎么联系相处的凌语芊,他当然是站在贺一然这个大哥那边,他认为,这是凌语芊在经受那么多打击后引致的精神错乱,他甚至语重心长地暗示贺一航以后多加管束凌语芊,别再让她疯言疯语。

    疯言疯语?

    呵呵,他竟然把她当成了傻子!

    凌语芊在暗暗地冷笑,紧盯着贺一航,等待他帮她解释,可惜,没有,他一个字也不说,带着歉意送贺一翔出去。

    他这算什么?难道也赞同了贺一翔的话?贺一翔不明就里,难道他也跟着糊涂?

    所以,当天晚上凌语芊和他吵了一架,质问他为什么不趁机把真相告诉贺一翔,质问他到底想怎样,且质问他,还否记得她刚搬进来那天对她许过的承诺!

    面对她的愤怒,贺一航选择沉默,这次,脸上的表情是心疼,无奈和愧疚。倒是季淑芬,无法容忍凌语芊这样责骂自己的丈夫,与凌语芊吵了起来,结果,是贺一航与贺燿劝阻,才暂且消停。

    贺一航拉着季淑芬回房,贺燿也送凌语芊上她的卧室。

    “大嫂,您别着急,薇薇虽然暂时回不来,但也不会有生命危险的,贺一然有把柄在我们手中,绝不敢轻举妄动,而且,薇薇什么也不知道,他没必要对薇薇下手,至少,暂时不会。”

    凌语芊望着他,数秒,做声,“我明天和琰琰搬走。”

    贺燿一听,全身绷硬,紧接着,焦急地问,“是因为今晚的争吵吗?根本没必要,你看爸什么也不说,他还是很疼你的,至于我妈,嘴巴上是有点不饶人,但骂过了气会消停的,而且,我也会继续劝她。”

    凌语芊摇了摇头,“我留下来,本以为你爸能帮我,可如今看来,根本不可能,故我不用再打扰你们。”

    “打扰?怎么会打扰?你是大哥的妻子,理所当然住在这儿,琰琰是咱们家的孙子,也应该住在咱们家。”贺燿说着拉住琰琰,用琰琰来劝解,“琰琰,快,告诉妈咪你不想住酒店,你想继续住在这儿,这是你妈咪和爹地曾经住过的地方,比外面任何住处都有价值的,而且,住在这里有燿叔叔保护你们,保护妈咪不被欺负。”

    琰琰很是乖巧,仰起脸儿对凌语芊发出央求。

    贺燿继续各种安抚和劝解,期间,频频自责,惹得凌语芊内心很过意不去,于心不忍,再经一番思量后,终答应取消搬走的念头。

    一直紧憋在贺燿胸口的那股气,总算放下,见时间已经不早,暂别而去。

    凌语芊也带着琰琰上床躺下,耳畔来回响着贺燿刚刚说过的某些话,包括提到贺煜。

    确实,假如贺煜还在世,绝不会让那些恶人坏人欺负自己,只可惜,他已经离开了,再也不会时刻保自己了。

    触景伤情的画面,深深勾起凌语芊对贺煜的思念,再次感到肝肠寸断,悲痛欲绝。

    这一切,琰琰都看在眼里,他伸出手儿,搂住凌语芊,坚定而果断地道,“妈咪,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您别难过,琰琰长大后必会收拾这些坏人,要他们死得比曾爷爷和姥姥都惨一百倍!”

    稚嫩的童音,透着强烈的恨意和寒意,几乎把周围的空气都冷冻起来。

    小孩子的世界,理应充满真善美,但此情此刻,凌语芊并不为琰琰有这样的想法感到惊恐或苦恼。善良,是针对好人,对那些丑恶的人和事,她觉得就有必要让琰琰看清楚,让他记住这些魔鬼是怎样加害他的亲人!

    这一夜,凌语芊辗转反侧中,最终得以入睡,琰琰则彻夜不眠,一脸沉思到天亮。

    经历了昨晚与贺一航的争吵,凌语芊再也无法像之前那样跟他商议事宜,日子于是过得更焦急、煎熬,最后,不得不把希望转寄高峻身上,这天,犹豫再三,她决定打电话给他。

    不料,他快一步打了过来,说他已经回到中国,约她十五分钟后在贺宅大庄园的蝴蝶湖见面。

    多时不见,他瘦了,而她,何尝不是憔悴得令他心如刀割,他不禁在想,风要是再大点儿,会不会就这样把她吹走。

    忽略不看他那充满怜爱疼惜的眼神,凌语芊开门见山地问,“约我出来有什么事?”

    相较于她的语气不佳,高峻一如既往的温和,“你那次跟我提到薇薇的事,我已经问过,真的与他们无关。”

    在这个空旷无人的地方,他确保不会被录音或监控,说话直接很多。

    凌语芊先是怔了怔,不信他的话,继续怒斥他。

    “芊芊,你冷静,别激动。不错,你想的那些,都可能是真实,但对薇薇这件事,我没必要骗你。他们监视跟踪的对象只是你,即便要下手,也只是你,薇薇对他们而言根本就没任何存在感,所以,薇薇可能是另外失踪了。”

    言语含糊隐晦中,他承认了贺云清的死与贺一然等有关,承认了那场大火与贺一然有关,除却薇薇的失踪。

    凌语芊真的冷静了下来,目不转睛,紧盯着他。

    高峻蓝眸一片炯亮,一瞬不瞬地与她对望,表情忽然转向惆怅,嗓子也低沉不少,“其实,我没你想象的那么坏,也没那么大的能耐,这次能够再来见你,我花了不少精力,主要是想告诉你,有些事不妨让它过去,别再追究,别再介怀,因为,这些都不是你一个人的力量能对付,你要做的,是忘记一切,向前看,这样对你和琰琰都好。”

    凌语芊怒气不减,冷不防地哼了一句,“你可以作证,将他们绳之于法。”

    “我不可以,真的不可以,原因,你懂的。”

    原因?不就是因为他和他们同流合污,他本身也是一个侩子手!

    忍住悲痛往事引出的愤恨,凌语芊继续沉声质问,“你真的是帮中国政府做事?贺煜的死,确实是国安局内部下的决定?”

    高峻沉吟两秒,肯定地答,“是!”

    “我不信,永远都不会信!贺煜,不是恐怖分子,不是特工,绝对不是!”几乎用尽全力吼出这句话,凌语芊给高峻留下一记痛恨的瞪视,扭头离去。

    高峻并不劝阻,高大的身躯一动不动地伫立在阳光底下,定定目送着她离开,英俊的脸庞上,布满复杂的思绪。

    尽管不愿意对高峻这个魔鬼赋以一丁点的信任度,但凌语芊还是跑去公安局报案了,可惜公安局给到的答复是,最近几天都没有接到任何有关人口方面的汇报,凌语芊于是再次沿着小敏家到芊园的路线徒步寻找,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结果却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她的心,越来越沉,越来越绝望,想不清楚薇薇为什么会凭空消失!

    期间,贺燿一直陪着她,有时会利用上班时间偷偷出来,有时索性请假,也很是纳闷,薇薇到底跑去了哪儿,不得已之下,他们又把矛头调回到贺一然那,命令贺一然放了薇薇,特别是贺燿,放出狠话说要把事情闹大,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会将他们告上法庭。

    这天,周六,贺燿上午带凌语芊继续沿着G市大街小巷寻找薇薇,下午待琰琰午睡醒后,载她们到海边玩玩和看看,借以放松一下紧张焦虑的内心。

    此时已是冬天,海边比较寒凉,不过他们都早有准备,穿着厚厚的外套,还戴着帽子和手套等,故并没受到寒冷气温的影响。

    贺燿做了一架模型遥控飞机,给琰琰自个儿去玩,他陪凌语芊静静地坐在沙滩上。

    看着广阔无垠的大海,迎着不断吹袭而来的海风,贺燿出其不意地问,“大嫂,你和大哥当年是怎样认识的?你们认识多久才正式确立男女朋友的关系?”

    凌语芊视线本是神思恍惚地停在琰琰身上,听罢不禁转首,迎着贺燿充满期待的俊脸,便也讷讷地答道,“当年我读大二,老师吩咐一个作业,要大家在市内游逛,把认为有意义的一面画下来。某天我经过一个广场,见到一名年轻男子在高处搭布景,神态非常专注,突然灵感爆发,立刻取出画具准备把他画下来,不料才画到一半就被他发现,他来到我面前,抢走我的画纸,肆无忌惮地看着我,提出要我当他的女朋友。”

    “哈哈,这个年轻男子应该就是大哥吧,看来大哥的霸道与生俱来,不管他是个浪子或富豪,都那么的霸气侧漏。”

    “他拿了我的手机,输入一组号码,跟我说他叫楚天佑,是……是我的男人。我抢回手机后,撒腿赶紧逃离,然后换掉手机卡,本以为这件事就此结束,谁知三天过后,他跑去我学校,很生气地质问我为什么换卡,然后很认真很真挚地跟我说,我是第一个闯进他心房的女人,我搅乱了他的生活,必须对他负责,这辈子都休想摆脱他,警告我不准再换卡,否则会给我好看,最后,不顾我的意愿就那样……那样……”

    “强吻了你?”贺燿不由得替她说出她不好意思说下去的话,依然笑意盈盈。

    凌语芊白皙的俏脸刷地泛红,低头默认。

    “后来呢,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爱上大哥的?大哥一定做了很多事才能打动你的芳心,让你对他死心塌地,一百年不变吧?”看着凌语芊因为美好回忆而变得满面发光发亮,贺燿心想这是一个让她忘记伤痛、转向开心快乐的好办法,于是继续往下追问。

    何况,他本身也挺好奇这段特别的爱情,很想知道大哥和大嫂之间到底经历过怎样的刻骨铭心,大嫂是怎样让大哥这个天之骄子痴迷沦陷,弱水三千宁取一瓢,对其他女人不屑一顾,即便是近乎完美、有着女神称号的李晓彤也置之不理。

    结果如他所料和所愿,凌语芊真的阐述起那段往事。

    连番打击给她饱受痛苦,几乎发疯和崩溃,她迫切需要一种力量来呵护千疮万孔的内心,这些美好的过往便是最适合的灵丹妙药,在脑子里默默回忆,与用言语直接述说出来的感觉有所不同,用言语描述出来,更加深刻,更加勾动她的灵魂。

    贺燿听得津津有味,心里感叹连连,这大概是他听过的最美丽最动人的爱情故事,比任何电影电视都精彩感人,难怪他们会认定对方一辈子,原来彼此间是这样的经历。

    很美,却也很痛。假如,大哥还在,这必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完美的爱情,只可惜,随着大哥的离世,这成了一段充满遗憾和惆怅的苦恋。

    凌语芊也想到了贺煜,想到了彼此间终究无法长相厮守到老,不禁潸然泪下,她站起身来,弱不禁风的身子慢慢朝海里走去。

    贺燿急忙跟上,一直走到岸边。

    望着白茫茫的海面,凌语芊哑着嗓子低吟了出来,“自从你大哥出事后,我总喜欢做梦,喜欢幻想,那些梦,很真实,就像真的发生过似的。高峻说过你大哥的骨灰被洒在海里,故我还特别爱来海边,就站在这个地方,目不转睛地看着海面,突发奇想有天你大哥的身影会忽然闯进我的眼帘,就像今天,此时此刻我仍然期盼着奇迹出现,期盼着,在我苦苦等候中你大哥忽然出现在我的面前。阿燿,你说,可能吗?可能吗?”

    可怜的芊芊,会梦想成真吗?嗷嗷,年会投票增加的粉丝值出来了,粉丝榜一下子产生了翻天覆的变化,超震撼!再次感谢大家对紫和《蚀骨沉沦》大力支持!

    ------题外话------

    新晋状元amy309c;新晋探花ninaliatb;新晋会元rebecca212;新晋贡士yxuxiatian;新晋解元:若曦绯影;qianwen;amyolewe;fanglin;naimo;晓晨82;13433104640;amkw699;15917457463;6w思;katjali;lvsongshis;zijiao2006;yanyuhui;苏孟格格;yh8905;18616310026;我爱我家小呆鹅;弘粉斜恋;hyj1986。由于字数限制,之前已单独鸣谢的老解元老贡士们暂不一一点名,还有很多级别尚在举人阶段的,将来等大家级别再晋升新的都会继续同步感谢,总之,爱所有支持紫的妞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