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终卷005 成植物人

终卷005 成植物人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随着时间的渐渐流逝,凌语芊内心愈加绝望,她停止呐喊,停止下潜,似乎连呼吸也停止了。

    贺燿死了,连贺燿也死了,又一个好人离开了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呢!

    啊——啊——

    她抱着头,忍不住凄厉大叫,就在她悲痛欲绝之际,平静的海面猛然冒出一个影子来,是贺燿,是……他!

    “贺燿,贺燿——”

    她呐喊几声,急忙冲过去,扶住他。可惜,他双目紧闭,毫无反应,头顶还在流着血!

    内心惊惧不减,她不敢耽搁,拽住他的一边手臂事不宜迟地往岸边划去。

    “阿燿,挺住,大嫂正在救你上去,一定要挺住!”

    “你不能再有任何意外,否则我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希望活下去。”

    “你想我好好活着,那你也继续活着。”

    凌语芊边努力前进边不停低唤,经历了那么剧烈的危险,在她以为一切没有希望时,他还是冒了出来,她认为,这是他潜意识里的一种强大力量,故她得继续这样支撑和提醒他。

    宽阔的海水中,就算她独自一人游走也会疲惫不堪,何况如今还加上一个庞大的他,她的精力在一点点地消耗,很快就精疲力竭,但她清楚自己不能放弃,只要有一丝半点的力气,都得坚持和支撑,故她咬紧牙关,继续在茫茫大海中搏斗,一直持续到有人来救他们。

    刚才那场爆炸,也深深惊震了沙滩上的其他人,他们一直留意着,无奈大家都不是游泳或潜水高手,为了自己的性命着想,只能焦急地观看和祈祷,直到两人回到浅水的地方,几名男士才跑下水,将两人扶到岸上。

    “妈咪——”琰琰箭一般地冲过来,抓住凌语芊的手,苍白的小脸和颤抖的嗓音显示他是多么的惧怕和慌恐。

    凌语芊顾不得理会他,注意力集中在贺燿身上,也不顾自己疲惫的身子,将贺燿平放在沙滩上后,刻不容缓地挤压他的胸口,用她以往学过的急救方式给他人工呼吸。

    然而,一点用处也没有,他还是紧闭双目,一动也不动,只有鼻子下方虚弱流出的气息,证明他还没有死。

    “bibu——bibu——”

    救护车来了,早在爆炸的时候,就有好心且机灵的市民打了120,贺燿与凌语芊一起被送上救护车,琰琰也紧紧跟随。

    车子急促奔跑,鸣笛尖锐呼啸,还有那重重覆在贺燿鼻子上的氧气罩,每一样都显示着紧张、凝重和慌乱的情况。

    凌语芊全身虚脱地靠在救护车的车臂上,吃力地喘着气儿,琰琰不停触碰着她的手,她便也将他纳入怀中,抱得又紧又牢。

    抵达医院后,贺燿立刻被推进急救室,医生问凌语芊是否需要检查或医治,因为她此时的样子也非常惨痛,但她拒绝了,带琰琰坐在急救室外,迫切等候。

    “妈咪,您别担心,燿叔叔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的。”体贴懂事的小琰琰不停安抚着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闪动着坚强的光芒。

    凌语芊杂乱无章的心头倏然一暖,拉起他的小手儿,移到自己冰凉的唇边频频啄吻,一会想到什么似的,暂且松开他,问道,“你手机呢?给妈咪打个电话。”

    以防意外失散,她曾为他准备了一支手机,让他随身佩带。

    琰琰点点头,从脖子上解下手机,递给她。

    凭着记忆,凌语芊迅速拨通华韵居的座机电话,正好是季淑芬接听。

    “我……我是语芊,阿燿出事了,现在XX医院的急救室,你们快过来吧。”

    电话里先是沉默一秒,紧接着传出季淑芬难以置信的尖叫,“你说什么?阿燿出事了?出了什么事?为什么?”

    “飞行器,爆炸,他掉进海里,又被碎物砸到,昏迷不醒。”凌语芊饱含巨痛,简短精要地禀告。

    卡擦!

    季淑芬已经挂断电话。

    凌语芊依然举着手机,呆滞仓惶的双眼重返急救室紧闭的大门上。

    “阿燿,你务必要挺住!你一定要没事,一定要活过来,算是为了大嫂好吗?求求你,我求求你!”

    在焦急和悲切当中,时间又是过去了半个小时,季淑芬与贺一航都赶来了,两人皆面色苍白,惊慌失措,吓得不轻。

    紧跟着他们的,还有一个中年男子,胸前佩戴着这个医院的工牌,上面写着院长二字。

    季淑芬直冲到凌语芊的面前,气急败坏地问,“阿燿呢?”

    “还在里面。”凌语芊神色沉重地回答,继续盯着前面的大门。

    “你们不是去海边玩吗?为什么会发生飞行器爆炸?是不是你叫他带飞行器去的?还有,飞行器一直好好的,怎会忽然引爆?是不是你在上面动了手脚?为什么救生衣会在你的身上?你和他一起飞的?”季淑芬连番质问,噼里啪啦,越说越激动和愤怒。

    凌语芊咬着唇,默默看着她,接着又瞧了瞧同样充满困惑不解的贺一航,深吸一口气,告知将整个情况。

    季淑芬听罢,更加抓狂和痛恨,劈头便吼,“你这扫把星,我就知道不该让贺燿靠近你,害人不浅的贱东西,我季淑芬前世与你有仇吗?为什么你要害完一个又一个!”

    说话间,她已经控制不住,伸手去抓凌语芊的脸庞,尖锐的指甲立刻在那娇嫩脆弱的肌肤上划出一道红色印痕。

    凌语芊娥眉轻轻一蹙,并没有反抗,只是别过脸,躲避。

    季淑芬怒火更旺,欲再对付她,贺一航及时阻止,嗓音无比沉痛地劝慰出来,“好了,别这样,先等阿燿出来吧,说不定他没事,会化险为夷的。”

    “化险为夷?会吗?被这扫把星缠上,还有化险为夷的可能吗?”季淑芬声带哭意,说着说着眼泪夺眶而出。

    就在这个时候,急救室的大门终于打开,医生出来了。

    大伙儿一哄而上,询问结果。

    医生来回看着他们,得知他们都是伤者的家属,便也刻不容缓地汇报,“伤者从高空坠落,加上头顶被巨大硬物砸中,且抢救不及时,导致整个脑部受伤,短时间内可能醒不来。”

    青天霹雳!

    季淑芬即时打了一个踉跄,倒在贺一航的身上。凌语芊也浑身颤抖,极力追问,“那大概什么时候会醒?”

    “很难说,少则一年,长则……几十年。”

    长则几十年?那岂不是……成了植物人?

    “你们没有技术令他苏醒吗?医生,麻烦你们再努力,多少医疗费我都愿意付的!”贺一航也赶忙开口,来回看着医生和院长,高大的身躯几乎摇摇欲坠。

    医生一脸遗憾,先是沉吟数秒,与院长眼神交汇两眼,继续如实汇报,“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你们或许可以转到其他医院试试,但实不相瞒,根据目前整个医学界的水平,都一样的,只能靠伤者自己的意志力。”

    “你们好好商量一下,如果确定转院,我们立刻给你们办手续,如果不转,我们会安排伤者到休养病房去。”院长也无限沉痛地说了一句,紧接着,吩咐医生带贺一航夫妇进急救室看看贺燿。

    凌语芊本也想跟进去,然而在门口处被季淑芬喝止,故她只能静立门口处,看着重新闭上的大门,泪流满面。

    “妈咪,别哭,燿叔叔会好起来的。”琰琰继续给她安慰,有力的小手儿紧握住她纤瘦的手,稍会,把凌语芊带回方才的座椅上。

    再过十来分钟后,贺一航与季淑芬出来,他们决定带贺燿到别家医院试试,在医生和护士的拥簇下,躺在病床上的贺燿终于被推出来,可惜,由于季淑芬的继续阻拦,凌语芊根本无法靠近,结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点点地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

    琰琰拉住她,准备先带她回家,“妈咪,咱们走吧,反正咱们不是医生,也治不了燿叔叔,不如回去等消息。”

    凌语芊继续沉吟片刻,带他离开医院,回到贺家。

    焦急而漫长的等待比任何煎熬痛苦都折磨人心,直到夜晚十点多,终于等到贺一航的归来,凌语芊迫不及待地迎上去询问情况。

    贺一航定定望着她,足足半分钟之久,对贺燿的事一字不提,语气坚决地下逐客令,“你搬走吧。”

    凌语芊脊背陡然僵住,好一会,若无其事地往下再问,“贺燿怎样了?其他医院能治好他吗?”

    可惜贺一航还是不理会,边拖着沉重的脚步往里面走边继续道,“该收拾的你都收拾一下,明天天亮你们就离开,别再让淑芬见到,她已经够伤心,别再刺激她。”

    凌语芊也急忙转身追上,“爸,我不是有意的,假如我知道只有一套救生设备,我绝不会要,至少,我会跟阿燿一起降落,请原谅我,别赶我走,我想知道贺燿的情况,求求你,求求你,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说完后,已经泪流满面,只差给贺一航跪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