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终卷006 一了百了

终卷006 一了百了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可惜,连续痛失两子的贺一航再也不为所动,沉痛的嗓音忽然有点尖锐起来,“不是故意又怎样?阿燿因为你才出事,还有阿煜,也是因你而死,语芊,你走吧,别再连累我们了,我两个儿子,一个变成死人,一个成了活死人,都是你造成,都是你造成的!”

    “爸——”

    “我不是你爸,贺煜已经没了,你与我们也就再无任何关系,我也求求你,你走吧,走得越远越好,以后别再出现在我们的面前。求你了!”素来刚强稳重的他,对她发出了乞怜的神情,只因为,他也认定她是天煞孤星,认定所有靠近她的人都会倒霉,他已痛失两个儿子,不想连最后一个家人也失去。

    凌语芊如遭五雷轰顶,再也无法动弹,这时,琰琰加入规劝,小身子急匆匆地奔至贺一航跟前,央求道,“爷爷,请你别这样,别赶我和妈咪走,我们的家已经没了,您收留我们吧。”

    真可怜,真惹人怜爱的娃儿,贺一航冷硬的心倏忽一软,但很快,又硬起来,二话不说人已踏上台阶。

    凌语芊再次冲上去,语气充满绝望,“好,我答应你,我们搬走,可是,请你告诉我贺燿的情况,求求你好吗,只要你告诉我,我什么都答应你,求求你,贺先生!”

    一句贺先生,如一把锋利的尖刀,斩断了所有的关联,同时也刺痛了彼此的心。

    贺一航总算停止脚步,伟岸的身躯慢慢转了回来,注视着她,许久,终娓娓道出,“他的情况还是极不乐观,其他医院也没办法,暂时来说他就这样昏迷不醒了,不过你放心,我们会照顾好他,至于你,多加保重,还有,别去看他,这是你对我们最好的补偿。”

    话毕,他继续迈步,彻彻底底地消失。

    凌语芊呆呆地站立着,好长一段时间,直到琰琰拉了拉她的衣服袖子,她才回过神来,然后,牵住他的手,踏上一层层阶梯,回到自己的卧室。

    “妈咪,我们真的要走吗?不如你再求求爷爷,让我们继续留在这里吧,这是爹地和妈咪的房间,琰琰真的不想离开,妈咪应该也更不想离开的。”

    不想离开又怎样?贺一航有句话说得太一针见血,贺煜死了,她和这里再无任何的关系,即便这间曾经属于她的卧室,她也再没资格居住。

    早熟的琰琰,已经很懂事,凌语芊也不打算隐瞒他,蹲下身来,扶住他的两只小肩头,语气幽幽地道,“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这儿已经不属于咱们,咱们得搬走,算是为了爷爷和奶奶好,嗯?”

    “但燿叔叔呢?咱们搬走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燿叔叔有爷爷奶奶照顾,咱们不用担心,爷爷奶奶对燿叔叔就像妈咪对琰琰一样,会竭尽全能照顾好燿叔叔的。”凌语芊说完,凝望着他,希望他能理解。

    琰琰也静默片刻,然后,开口,“那行吧,琰琰帮妈咪收拾东西。”

    凌语芊唇角微微一扬,修长白皙的手指在他头顶摸了一把,事不宜迟投入收拾当中。

    当初从这儿搬离时,贺煜将所有与他和她有关的物品一起带走,所以,现在除了新买的一些衣服,这里根本没什么东西可收拾的,不用多久,东西都已打包好,就一个箱子,装着她和琰琰的日常衣物。

    琰琰很乖,今晚上自个儿洗澡,他自己洗完后,还为凌语芊放满了热水,拉着凌语芊进浴室。

    傍晚从医院回来后,凌语芊就一直没梳洗过,浴池里温度适中的清水,正好给她清洗一番,冲掉身上的疲惫和咸味,无奈内心的痛丝毫不退。

    窝在飘窗上,她出神地看着外面,脑海闪现出下午发生过的情景,那些惊险的画面记忆犹新,令她心里除了痛,还是痛。

    贺燿,那么有活力的人,遇到意外很努力地去解决,很拼命地坚持,在她以为他已经沉入大海时,他突然凭着惊人的意志自个冲上水面来,只可惜,他能力终究有限,尽管当时没沉埋于大海,却是永远沉睡在了病床上。

    “燿叔叔吉人有天相,一定会醒来的,他经历了跳海,正累着,需要好好睡一觉,等睡够了就醒的。”琰琰再来安慰,爬上窗台,坐在凌语芊的身边。

    相较琰琰的乐观,凌语芊却依然满心悲观,假如真的只是睡一觉,那该多好,可惜,这一觉,不是普通的一觉,不是一天、两天、甚至一个月一年就能醒来,而是很久,谁也无法估计的漫长。曾经被宣布为植物人的病例,都极少会有醒来的可能,就算有,也是很多年以后。贺一航和季淑芬动用了各种关系营救贺燿,但结果还是这样,说明只能听天由命。

    然而,老天爷从来都不存恻隐之心,能指望它吗?

    看着母亲美丽的容颜被越来越多的悲伤覆盖,琰琰忽然站了起来,爬到凌语芊的腿上,严肃而郑重,“妈咪你放心,虽然爷爷奶奶不肯收留咱们,但琰琰永远不会抛弃妈咪,琰琰会陪着妈咪,一直到老。”

    是的,在这个世界上,无论谁抛弃了谁,她和琰琰都不会分离,而且,有了琰琰,就足够了。

    凌语芊脸上即时露出一抹会心的微笑,伸出手,再次抚摸上他稚嫩的脸儿,然后,搂他入怀中。

    翌日,她遵守诺言,天亮就带着琰琰离开了华韵居,离开贺宅,住进市区一间四星级酒店。

    尽管贺一航说过不准她再过问任何与贺燿有关的事,但她还是带着琰琰偷偷去各大医院咨询,先从大医院找,可惜问了一整天都没结果,她在想,会不会是贺一航交代过医院不准公布贺燿的信息,不过,她并没因此就放弃,再过一天后是星期一了,她把琰琰送到幼儿园,自己继续去查问,不料找着找着,忽然接到幼儿园老师打来的电话。

    琰琰又在学校打架了!

    这次,她马上想到梁芷琳和甄妩媚妯娌,而重新赶回幼儿园后,情况真的如她所猜。

    依然是在那间美轮美奂的总监办公室,依然围着几个家长会的成员,处理的人,也依然是张颖。张颖的态度与上次大大不同,她直接了当地告诉凌语芊,这次琰琰不但涉及打人,还偷拍同学,侵犯了同学的隐私,特别是偷拍一些女同学小解,说完后,递给凌语芊一只相机。

    看着这只独特轻巧的迷你相机,凌语芊心头陡然大颤,她记得,这只相机是自己当年还在美国的时候,买给琰琰的。

    怀着凝重的心情,她动作迟缓地接过相机,在相片那里事不宜迟地翻阅起来,越看,俏脸越加的黑沉,然后,视线转向琰琰,用质问的眼神看着他。

    琰琰勇敢地迎着母亲的审视,坦荡荡地禀告,“上次跟梁博达打架被记了大过,我一直谨记妈咪的教诲,忍住没再打人,他们却不知悔改,继续冒犯我,还联合其他同学排斥我,我于是想到用相机拍下他们的罪状,存起来以备必需之用。但我拍下的,都是梁博达等人的罪状,那些女同学小便的情景绝对与我无关!”

    其实,他根本就不想忍,他恨不得狠狠惩罚他们,但考虑到自己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唯有先采取这样的办法,心想万一有事发生,至少不用像上次那样被诬陷而记大过,有这些证据,那些势利眼就不再敢欺负他和妈咪,爹地不在,他得肩负起保护妈咪的责任。

    凌语芊先是继续对他凝望几秒,随即重新看向张颖,告诉张颖,她信任琰琰。

    张颖尚未做声,梁芷琳已迫不及待地驳斥出来,“都有证有据了还敢狡辩?不愧是一个野种!张总监,这次你务必要帮我们做主,我们这些家长,把孩子送来这儿,不是让人亵渎的!”

    “就是就是,放个小色魔在学校,对这里的学生根本就是个大隐患,请校方慎重决定!”甄妩媚赶忙附和,说着给琰琰恶狠狠一瞪。

    张颖继续来回看了她们一会,随后转向其他几个家长,语气还是很轻很淡的,“你们觉得呢?”

    几名家长面面相觑,最后,毅然道,“我们觉得,这小子的做法非常令人不齿,已经严重侵犯了我们的权益,必须要他退学,否则,我们退学!”

    这些人,本就是势利人群,以前贺煜在的时候,大家都巴不得奉承和谄媚,如今发生这样的巨变,个个都转成了落井下石,而且,她们平时看到凌语芊拿尽风头,看到琰琰那么完美优秀,心里早就膈应着,难得有机会,自然好好把握。

    所以,凌语芊不再指望她们,清澈雪亮的明眸一直锁定在张颖脸上,寄以最后的希望。

    可惜,这里注定是一个丑陋的地方,张颖装模作样地沉思片刻后,宣布出结果,勒令琰琰退学。

    结果大失所望,出乎意料地凌语芊并没很大意外或愕然,其实,她潜意识里早就清楚这是什么地方,故她也不再做任何的辩解了,因为她知道,再辩解也没用。所以,她二话不说,拉住琰琰准备往后走去。

    但是,张颖把她喊住了,冷嘲热讽的语气假惺惺地敬告出来,“凌小姐,我身为教育界的一员,有义务给你一番建议,以后麻烦你还是多抽点时间在教育孩子的身上,既然带他到这个世界,那就应该好好抚养教导他,这样对他,对社会都有好处,否则到头来他要是成为一个大色魔,就算你找到再有钱的男人又有何用?要一个男人接受和供养一个非自己亲生的孩子已经够憋屈的,何况这孩子还是个人人想诛之的大色魔!让他颜面何在?我看呀,你就算再有魅力,你这想傍大款的美梦也会落空的。”

    张颖话音刚落,周围立刻响起一阵阵窃笑,好几双不怀好意和鄙夷轻蔑的眼睛,齐刷刷地投射到凌语芊的身上。

    本来,凌语芊想秉承以往的作风,对这些丑陋之徒不屑一顾便是最好的反击,然而,她被那句“教育界的一员”深深刺激到,刺激得她真难忍耐,挺直的脊背僵硬一会过后,猛地回头,奔回张颖的面前,隔着办公桌居高临下俾睨着张颖,冷声质问,“你确定你真的是教育界的一员?你确定?你确定?”

    张颖料不到她会回头,更料不到她会这样质问,顿时被那浓浓的讽刺语气和表情弄得极不自在,俏脸泛红,结结巴巴地怒问,“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什么意思?我是什么意思你不都懂吗?又或者,你连国语都不会?要不要这些人帮你翻译一下?”凌语芊美目转向旁边那几个蛇鼠一窝的恶妇,眼神一样的冰冷和锐利,逐一冷瞅一眼后,继续对着张颖毫不客气地批判,“外界传闻颖姿幼儿园怎样怎样的好,管理人员是怎样怎样的优秀,原来啊,统统都是废话!孩子是最纯真的天使,有你这样的总监,是对孩子们的一种侮辱!中国有你这样的教育工作者,是中国的悲哀!”

    “一个大巫婆,两个大巫婆,三个大巫婆,通通都是大巫婆,现在不是你们勒令小爷我退学,而是小爷唾弃这里,你们给我都等着瞧,你们怎样欺负我妈咪,小爷我将来会一一奉还,你们最好祈祷自己短命点,否则,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琰琰则是霸气威震地警告出来,凌厉的黑瞳也分别对在座那些女人冷冷一瞥,然后挽住凌语芊,说出一句妈咪我们走,昂首挺胸,头也不回地踏出这间肮脏的办公室。

    留下满室的人,惊诧错愕,恼羞成怒,特别是那张颖,脸一阵红,一阵绿,一阵紫,一阵白,气得不轻,恐怕这个月的月经都得失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