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终卷007 开始新生活

终卷007 开始新生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走出总监办公室后,凌语芊带琰琰上到课室收拾该带走的一些用品。

    负责教育琰琰的两名老师得知琰琰要退学,并不觉得意外,只显得很难过,且又十分无奈,特别是班主任莫老师,略带歉意地望着凌语芊,讷讷地道,“贺太太,其实……其实琰琰他……他是个好孩子,很聪明,很有礼貌,他并没有……总之,他是个好孩子。”

    老师说得含含蓄蓄,欲言又止,凌语芊明白她想说的话,也明白老师为了保住饭碗才不敢挑明真相,因此,对老师并没任何责怨或鄙夷,而是由衷地感谢,“谢谢你们这段时间照顾和教导琰琰,琰琰学了很多东西,都是你们的功劳。”

    两位老师听罢,顿时更加难受,欲再说些什么,张颖突然上来了,她们唯有噤声,默默地帮琰琰收拾东西。

    “莫老师再见,林老师再见,你们都是教育界很优秀的成员,祝你们好人一生平安,早日找到一个英俊温柔的男朋友,你们都这么好,绝不会成为没男人要的老姑婆的!”

    这小家伙,实在太聪明伶俐,言语之间的讽刺,再次气得张颖七窍冒烟,奈何基于教师们和小朋友们在场,且最害怕的还是摸不清凌语芊和琰琰这对不可小看的人精会说继续出一些更令人难堪的话来,于是极力忍住,恨恨地瞪着凌语芊和琰琰,在心里默默诅咒。

    彻底走出幼儿园后,迎着忽然吹来的一阵清风,凌语芊内心说不出的畅快,不禁频频低头俯视着与她手牵手的小人儿,绝色的容颜笑意一阵接着一阵。

    琰琰仰起头来,见状不禁疑问,“妈咪,你在笑什么呢?”

    凌语芊美丽殷红的唇瓣更似花般娇嫩,俏皮地眨了眨灵眸,“琰琰猜猜呢?”

    琰琰剑眉挑了挑,颇为认真地沉吟数秒,肯定的语气回答道,“妈咪看着琰琰笑,那是因为琰琰很棒,让妈咪觉得很自豪?”

    呵呵!

    真是个超级无敌的能小子!

    凌语芊心里更是乐开花,迫不及待地附了一下身子,伸手在他光滑稚嫩的小面颊捏了一把。

    琰琰会心一笑,但紧接着,小脸恢复严肃和凝重,稚嫩的童音难掩愤恨,“妈咪,其实我真不服这样的结果!”

    凌语芊脸上笑容也瞬间凝住,看到旁边正好是栋大厦,大厦前有个喷泉,于是拉琰琰到喷泉边坐下。

    “在不在这里读书我无所谓,但我就是不服这样的结果,她们个个都是势利眼,看爹地不在了,就联合起来对付我们,简直就是无耻!特别是那个张巫婆,根本不配当老师,她这种人只会残害咱们国家的栋梁!”

    凌语芊继续缄默片刻,温柔的掌心轻轻抚上他的后脑勺,安慰开解出来,“世界之大,我们无权且也没责任义务去为每个人着想,特别是你,年纪还小着,更不用去操心那么多,你只要做好自己,这已经足够。”

    “嗯,我知道,薇薇阿姨曾经教过琰琰,跌倒不要紧,主要是能爬起来,从中吸取教训和经验,每一件事,其实都是人生的财富,我们都可以从中积累。”琰琰说着,顺势转开话题,“妈咪,你确定不再寻找薇薇阿姨了?”

    凌语芊俏脸赫然一怔,整个神色黯了下来。

    贺燿还没出事时,曾经安慰她说,薇薇有可能遇上了一些意外,失忆了,然后被人收养,就像贺煜当年那样,在另一个地方安好地活着。

    起初,她还有点儿纠结,但打自贺燿出事后,她心中无意识地形成一种负担,总会反复回想起了季淑芬对她的指控,然后,觉得季淑芬骂对了,兴许,自己就是一扫把星,所有靠近自己、对自己好的人,都会遭殃,所以,她不再急着找回薇薇,免得薇薇也像其他几人那样遇上噩耗,彻彻底底地离开自己!

    “妈咪,你放心,薇薇阿姨正在其他地方快乐游玩呢,等她玩够了就会回家,在这期间,就先让琰琰陪伴妈咪,琰琰是妈咪的心肝宝贝,永远都不会与妈咪分开的。”琰琰猛地又道,挽住凌语芊的臂弯。

    凌语芊回过神来,脸上笑容再次慢慢绽开,像以往那样,目不转睛地望着他,透过他帅气的脸儿追忆另一张酷似的俊美容颜,然后放任自己投入追忆世界,尽情地想贺煜。

    很多次她悲伤落泪时,都忍不住埋怨和愤恨老天,可仔细一想,其实老天没有太绝,虽然每次都把她往死里整,幸好都留下一条活路,留给她一个极大的精神支柱,那便是琰琰,长得与贺煜异常相似的儿子!所以,无论如何她都势必保护好他,带他勇敢坚强地活下去!

    抬起手,环住他的小肩头,凌语芊把琰琰搂入了怀中。琰琰也顺势靠前,深深依偎在她的胸前,太阳普照下来的耀眼光芒,在她们身上形成了一个美丽的光圈,保护她们永远都不会分离。

    接下来的日子,凌语芊看开看淡了许多,尽管每当忆起贺煜和母亲等与世长辞的人仍会悲痛而惆怅,却已不似先前的痛苦欲绝,她也不再执着着去打探和寻找贺燿的消息,她想自己不是医生,即便在贺燿身边也无法救活他,贺一航与季淑芬是他的父母,会比她更好地照顾他,由此,与其出现招致季淑芬的仇视而引起没必要的争吵,不如在远处,默默地为贺燿祈福。

    故她还是以琰琰为主,开始考虑和掂量着找哪间新的幼儿园给琰琰下个学期插读,同时,还萌生了找工作的念头。

    贺煜走了将近两个月,她的储蓄也用了不少,以防坐吃山空,她不能不做事,可惜,找工作对她来说并不容易,要找份合适的,更是难上加难。

    一来,因为她绝美脱俗的容貌,让很多人直接把她归类为花瓶,特别是一些好色老板,直接提出不用她工作,找她当情人。

    二来,一些曾经与贺氏集团合作过的大公司,都知道她是贺煜的女人,根本就不给她机会。

    结果,半个月过去了,她的工作还没着落,看着钱一天天花掉,她便暂停找工作,决定先找间房子,尽快搬离酒店。

    这天,她刚带琰琰去看过一套房子回来不久,忽然有个不速之客找上门来!

    是她在琰琰读幼儿园时认识的一个贵妇,上次为了讨好她和贺煜,出手打过梁芷琳的其中一个女人,好像叫……叫什么叶心如来的。

    世态炎凉,打自贺煜出事后,那些人对自己简直就是避之如魔,躲都躲不及,这叶心如竟然还主动靠近,到底所为何事?还有,她如何得知自己住在这里的?

    “怎么了?贺太太这是不认得我了?”对比凌语芊的纳闷诧异,叶心如笑容可掬地道。

    凌语芊定了定神,迅速接话,“记得,华太太你好,你……来找我的?有什么事呢?”

    “嗯,确实有事,不过,我能先进去再说吗?”

    凌语芊又是微微一愣,点头,敞开大门,让叶心如进内。

    时髦的高跟鞋在地毯上蹬蹬作响,叶心如进屋后,左窜右钻,把整个套间都踏了个遍,最后,站在房间中央,望着凌语芊,满眼怜悯和遗憾,一个劲地叹道,“这地方怎能住人呢!这么小,比鸟笼都窄呢!”

    比鸟笼还窄?呵呵,这叶心如家的鸟笼,有多大啊!听到这样的比喻,凌语芊不禁在心里苦笑一下。

    “对了,贺煜的事,我听说了,真是飞来横祸,英年早逝啊!不久前,你们夫妻恩爱,甜蜜如糖,为了你,他不惜和所有人为敌,特别是那场史无前例的婚礼,多震撼,多轰动,我们还羡慕不已,念念不忘呢,大家无不希望自己就是你,谁知转眼间就物是人非,真叫人唏嘘!”叶心如继续感叹惋惜着,嗓音时而高时而低,时而夸张。

    凌语芊内心不自觉地窜起一股不适,但还是保持着友善客气的态度,再次发问,“华夫人百忙中抽空来会我,不知为何事?”

    “我啊……”叶心如稍顿,继续说得模棱两可,“据说你出去找工作了?”

    凌语芊俏脸微怔,若无其事地应答,“日子总得过下去的。”

    “那找到没有?”叶心如又问,瞅着凌语芊那表情,样子变得越发慈悲,“还没找到对吧?也是,现在全世界的失业率都在猛涨,像我们这些过惯好日子的女人,想找份合适的工作更是不容易呢。”

    琰琰已经倒了一杯水,走到叶心如面前。

    叶心如边接过水,边啧啧赞叹,“真是个乖孩子,这么优秀的基因,一定要好好培养啊。”

    呵呵~~

    凌语芊不禁勾勾唇角,回了一个谦逊的微笑。

    叶心如又是略微停顿,若有所思地望着凌语芊,清清喉咙,终于说明了来意。

    想不到,这个叶心如,是来为她介绍工作的!叶心如还说,这份工作薪水高,福利好,绝对值得去做!

    听叶心如都诠释完,凌语芊沉吟了足足半分钟之久,做声,“请问这具体是一份什么工作?公司叫什么?老板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