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终卷008 邪恶的喂奶工作

终卷008 邪恶的喂奶工作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叶心如那贴着长长假眼睫毛的眼底下,一抹别样的光芒稍纵即逝。

    很快地,恢复一脸真诚,“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是我老公介绍的,当年贺先生给我老公合作的机会,如今你们有难,我们想回报一下,听说那老板很有架势,很神秘。他说过有意思的话可以随时约见,你要是有空,不如咱们现在就去找他,早点面谈也好早点把工作定下来。”

    原来如此!

    看着叶心如巧笑倩兮的样子,凌语芊不禁暗骂自己把人心想得太邪恶,虽说这世道普遍如此,但人生百态,也不排除有好人的。

    怀着无比的感激,凌语芊对叶心如说出一声谢谢。

    叶心如也继续友善热情地催促,“那你现在方便去不?尼尔朗高级餐厅正是他名下一个产业,咱们可以直接到那儿面试。”

    尼尔朗高级餐厅?貌似有点印象,只是,想不起来具体是谁的产业。凌语芊再思忖片刻后,便也点了点头,交代琰琰留在酒店等候,自己事不宜迟地随叶心如出发,大约20分钟,抵达目的地。

    尼尔朗高级餐厅,与其他高级餐厅一样,环境高雅幽静,明亮宽敞,装潢富丽堂皇,豪气逼人,叶心如直接带凌语芊进入一间包厢。

    那儿,已经坐着一个男子,大约50来岁光景,虽然不是英俊,但也看得过去,只是那眼神,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好像是色……迷迷的。

    凌语芊眉心下意识地皱了皱,但还是硬着头皮,与叶心如走近过去。

    更近距离对视,眼神也更加狂野,中年男子目不转睛直盯着凌语芊,好一会,开门见山地道,“华太太已经跟你说过工作内容了吗?”

    “还没呢,我是想着先把贺太太带来这儿,由肖董您亲自说。”叶心如赶忙回话,笑脸嘻嘻。

    凌语芊一听,心头猛地一颤。这个叶心如,刚才还说不清楚是什么工作,可现在又这样回答中年男子,那葫芦里面,到底装着什么药?

    不过,凌语芊还来不及为这方面细想,霎时又被中年男子接下来的话弄得更不舒服起来。

    “贺太太——呵呵!那你跟她说说吧。”

    贺太太三个字,叫得特别的刺耳,色迷迷的眼神,多了一丝嘲弄意味。

    “哦,好的!”叶心如继续轻快地应了一句,视线重返凌语芊身上,神色有异地沉吟数秒,说了出来,“其实,肖董提供的这份工作,是喂奶。”

    喂奶?这份工作,是奶妈?难道这个肖董,要为孙儿找奶妈?

    不知怎么地,凌语芊内心那股不舒服的感觉更加强烈了。但她还是暂且压住,保持着该有的素养,淡淡地做出回绝,“很抱歉,我儿子已经四岁了,很早就断了奶,恐怕……无法胜任这样的工作。”

    “呵呵,怕什么,咱们肖董的吸奶技巧可是一流的,别说你儿子4岁,就算你儿子14岁了,肖董同样能让你奶水充沛,源源不断地供应。”蓦然间,房里响起另一道声音,只见洗手间里出其不意地走出一个人影来,竟然是……李晓彤!

    还有,她刚才说什么?肖董的吸奶技术?这不是为婴儿聘请奶妈,而是这个肖董要吃……凌语芊脑海迅速闪出最近在网上看过的一则新闻,说现在国人有钱了,什么坏风气都有,有些富豪还想出一个邪恶的点子,专门吃人奶!

    变态!

    凌语芊忍不住啐了一口!

    然而紧接着,只觉一阵强风来袭,那个肖董转眼间就冲到她面前,长臂一挥扼住她的下巴,怒气腾腾,“你说谁是变态?”

    “不就是你!”凌语芊在心中吼出一句,本能地起挣扎。乳汁是母爱的一种特殊表现,是专门为天真无邪的婴儿提供,可这些社会败类,或为刺激,或为淫秽,亵渎了人类这种纯洁高尚的品德,所以,不是变态是什么!

    “你这奶子,以前不就是专门供贺煜吃的吗,既然他能吃,老子为什么不能吃。”肖董依然恼羞成怒不已,下意识地加大手力。

    “你……立刻给我放手!”凌语芊又痛又恨,冷声叱喝,“否则,休怪我报警,到时你会吃不了兜着走!”

    “哟?是吗?告我什么罪?非礼?强奸?还是吃奶罪?不过,你刚才也说了,你没有奶水,那就是没有证据,怎么告我?”肖董不怀好意的眼眸子慢慢瞄向她的胸前,只见那原本就高挺丰满的雪峰,此刻在发怒情况下更是波涛起伏,弧形绝美,老色鬼于是更迫不及待了,“或许,老子就行行好,给你弄个证据,好让你告成功?”

    说罢,刻不容缓地低下头去。

    凌语芊大惊,身体本能地往后一仰,同时,伸出手拦住肖变态的头。

    对方毕竟是男人,力量极大,很快她便力不从心,眼见情况越来越严峻,她唯有使出最后的自卫,用以前学过功夫底子对付肖变态。

    肖变态触不及防,硬生生地挨了几拳,他先是难以置信地瞪着凌语芊,随即怒声大吼,“你这贱人,敢打我?”

    凌语芊不做声,给他恨恨一瞪,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赶紧离开这个龙潭虎穴。

    肖变态掏出手机,准备叫人去解决凌语芊,李晓彤及时阻止,迎着他疑惑喷火的眼神,解释道,“这事的真相,肖董应该心里明白,一个不知好歹的贱人而已,肖董何必动刀动枪,其实,还有一个办法,比让她死更妙更绝!”

    “什么办法?”

    “当今中国是法制社会,所谓杀人要填命,肖董没必要给自己惹上麻烦,再说,这贱货背后恐怕有人,否则你想啊,贺煜出了那么大的事,她却还能安好地活着,所以……与其用偏激的手段,不如用正规的,咱们,告她!”

    “告她?”

    “肖董脸上的伤不就是极好的证据嘛,咱们可以弄得更惨烈些,然后告她伤人罪,到时非但能出了肖董这口气,还可以趁机索赔一笔钱,一举两得。”李晓彤说着,顿了顿,美眸诡异地眯起,意有所指地警惕,“肖董最近不正为资金周转不灵烦恼着吗,有了这笔赔款,说不定能帮上你一个大忙呢。”

    肖董怔了怔,眸光一晃,随即也咧嘴大笑,十分感激的模样,“不愧是大律师,想的东西就是不一样,好,好,多谢李大律师提点和帮忙,这事就按你想的办了!”

    李晓彤回他一个谦逊友好的表情,但眼底下,却尽是阴测测的冷笑和得逞,继而转向叶心如,严厉地警告,“到时你可能会成为证人,我们会教你怎么说,总之,你最好时刻清楚你站在哪一边,不然的话你老公的总经理宝座休想坐得安稳!”

    “好,我知道,我都听你的安排!”叶心如赶紧点头,频频保证。

    偌大的包厢里,瞬时生起一股阴谋诡计的气息,气流逐渐蔓延,将人性慢慢覆盖,剩下的,只有邪恶和丑陋!

    逃出高级餐厅的凌语芊,一路继续拼命往前奔走,边走边往回看,见并无任何追赶迹象,脚步才慢慢缓和下来,怒火再次烧到胸口来。

    她就知道,世态炎凉,在自己经历了这些苦难之后,老天不会再眷顾或补偿自己的,那个叶心如,本就是个势利小人,哪儿有好处就往哪儿走,又怎么会主动给自己提供帮助的?!

    还有那李晓彤,狐狸尾巴也露出来了!正如采蓝所说,这个人已经变了,再也不是原来的正义天使,非但不能轻易信任,还得离得远远的!

    今天这个事,很明显那肖变态只是一个想吃人奶的变态,李晓彤则是冲着自己而来,至于那个唯利是图的叶心如,与李晓彤同流合污,估计又是想从李晓彤身上得到什么好处吧。

    李晓彤的主要目的,到底是什么?只是为了让自己羞辱一场吗?又或者,还有别的意图?

    幸好自己逃得快,否则结局不堪设想!

    越想,凌语芊内心越是愤怒难忍,恨不得扭头重新奔回餐厅的包厢里,给肖变态再赏几拳,还有李晓彤和叶心如,扒掉她们的衣服,让她们亲自给那肖变态当“奶妈”,给肖变态喂个饱!

    当然,想归想,她清楚自己人单力薄,根本不适宜再回那个丑陋的龙潭虎穴,于是决定将此事当做一个教训,以后慎重提防,对别的人再也不赋以一丝的信任,务必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从而,保护好琰琰。

    想到那个可爱幼小的人儿,凌语芊心中的怒火顿时消减不少,不禁加快脚步,往前再走一会,拦截住一辆计程车,赶回酒店。

    小家伙正在看电视,见到凌语芊回来,惊喜又困惑,“妈咪,你回来了?这么快就面试完了?那成功了吗?你即将做的是什么工作?”

    凝望着纯真无邪的他,凌语芊没有让他知道那些丑陋的事,抿唇莞尔一笑,抚摸着他的小脑瓜,撒谎道,“给小宝宝当保姆,不过妈咪考虑到时间不好安排,于是拒绝了,妈咪自己就有个小宝贝呢,哪有时间去照顾别人的。”

    琰琰信以为真,甜甜一笑,“就是就是,妈咪是琰琰的妈咪,才不要给别的宝宝当妈咪呢!”

    呵呵——

    凌语芊又是在他乌黑的短发上揉了一把,扶他躺下床,“来,妈咪陪你睡一会。”

    琰琰嗯了一声,躺下之后,小手儿圈住凌语芊的腰肢,小脸深深地贴在凌语芊的胸前。

    凌语芊眸色无比温柔,动作无比怜爱地搂着他,思绪忍不住再次回到今天的事上,再次忍不住义愤填膺,幸好,怀中不断呢喃不断往她身上靠的小人儿令她每当愤怒到极点时都能暂且消停一些,结果,还能搂住他,陪他一起沉入了梦乡。

    这个邪恶的小插曲,在凌语芊心海困扰了数日,接下来眼见她就要慢慢淡忘了,谁知意想不到的后续发展,赫然来袭。

    这天早上,她刚睡醒不久,门铃忽然尖锐响个不停,打开之后,映入她眼帘的是两名身着制服的公安。

    看到她,公安首先被她独特的美丽震了震,但也只是一瞬间,迅速恢复职业素养,公事公办地问,“请问凌语芊小姐在吗?”

    “嗯,我就是!”凌语芊颇为郑重地回应,依然满腹不解与狐疑。

    公安眸光又是微微荡漾一下,随即对她举起胸前的工牌,态度变得更严肃,禀明来意,“我们接到举报,说你与一宗严重伤人罪有关,麻烦你跟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

    严重伤人罪?

    听到此,凌语芊如晴天霹雳,语气立刻变得急促起来,“什么伤人罪?我没有!你们是不是有所误会?又或者,有人恶作剧甚至故意污蔑我?”

    “我们没有搞错,至于是否有人恶作剧或污蔑你,你得跟我们回去调查清楚才好下定断,所以,凌小姐,请!”公安看了看凌语芊身上穿的并不是外行服,好心提醒了一句,“给你五分钟,换好衣服,然后随我们走。对了,千万别想着逃跑,否则你的结果会更糟糕,因为你是逃不掉的。”

    凌语芊稍作思忖,于是点点头,重新关上门,回到屋里。

    琰琰也醒来了,边揉着惺忪睡眼边问道,“妈咪,是谁啊?”

    凌语芊扶住他的小肩头,本打算让他呆在这里等,但转念一想,还是拿出一套衣服叫他穿上,“妈咪有事得出去一趟,你也一起去。”

    琰琰虽然很是纳闷,然而发觉妈咪似乎不想多说,便不继续问,爽快地应了一声好,开始自个儿更衣梳洗起来,完毕后,凌语芊也正准备好了。

    “外面的人,是警察叔叔,有件事他们想请妈咪去警局协助调查,妈咪不知道会去多久,不放心你一个人在酒店,便决定带你一块去,你乖乖地,不要吵闹,知道吗?”出门前,凌语芊还是跟他大体说了一下情况。

    琰琰听罢,面色陡然变了变,但也还是不多问,乖巧地点点头。

    ------题外话------

    妞们的留言和月票评价票等紫紫都已经看到,无数个多谢!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