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10 温柔小野猫的劲爆时刻

010 温柔小野猫的劲爆时刻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我老婆有点事回乡下去了,她叫我来收租。”男房东继续道,先是抄下电表的度数,接着是水表的,都抄完后,来到客厅的沙发坐下。

    凌语芊则站着,继续祈祷他尽快离去。

    然而,这古怪的大叔磨磨蹭蹭的,抓着笔写来写去,一会,突然抬起头,憨笑着冲凌语芊道,“不好意思凌小姐,麻烦你再去看看水表的度数好吗?我忘了。”

    忘了?他刚才不是抄下来的吗?怎么会忘了?

    不过,不想让时间这样耗着,凌语芊便也不多说,转身奔进浴室,记下水表度数,然后重返客厅,报给他。

    这次,男房东终于不再磨蹭,再过几分钟后,算好所有的费用,把收据给她。

    凌语芊大概看了一下,取出钱,递给房东,然后送他出去,整个人又是像打了一场大战似的,依偎在门背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凌语芊,别这样,无需这样,这个世界上什么人都有,或许男房东就是这样的性格呢,不会有别的企图的,你不该怀疑他,不该胡思乱想,把自己弄得这么紧张,你瞧,上次那个夜晚,还有今天,最后都没发生啥事呀,所以,是你自己想多了!

    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安慰一番后,凌语芊凌乱的心情也随之慢慢平复下来,这时,睡醒了的琰琰从卧室出来,她便也走过去,将他抱起来,放到沙发上,宠溺地责备,“你怎么自己走?妈咪不是说过你的脚还没好,不能自个儿走路的吗。”

    “妈咪,琰琰没事,真的没事了,你别紧张。”琰琰淘气地看着她,嘻嘻呵笑。

    凌语芊伸手在他鼻尖轻轻一刮,看了看时间,刚好可以准备晚餐了,于是打开电视让他看,自己准备进厨房,不过刚站起身,感觉有点儿喝,于是往自己的杯子里倒满水,大喝几口,才正式去忙碌。

    淘米,煮饭,切菜,洗菜,她忙得不亦乐乎,然而忙着忙着,忽觉喉咙有点干燥,于是停下来,又回客厅喝水,喝罢再重返厨房,奈何,还是感觉很渴,而且,身体似乎也变得温热起来。

    这……这怎么回事?干吗无端端会这样的?这种感觉,她说不清楚,像是很陌生,但又似曾相识,好像之前也经历过。

    她扭着脖子,下意识地发出一声嘤咛,紧接着,重重地震住!

    对了,新婚夜那晚,好像也是这样的感觉!那天晚上,贺煜为了给彼此一个刺激难忘的新婚夜,在酒里加了春药,可是,现在自己根本就没这种东西啊,自己刚才喝的,只是白开水而已。

    白……白开水!

    拔凉拔凉的脊背,陡然又是一阵硬化,凌语芊迅速冲出厨房,再次回到客厅,抓起杯子仔细端详起来,看着,嗅着,但都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

    琰琰见到,呈现困惑,“妈咪,怎么了?你干吗拿着杯子又看又闻?杯子落下什么东西了吗?”

    “呃……没事,没事……”凌语芊回望着他,若无其事地答。

    从而,让琰琰发现她的异状,“妈咪,你的脸好红,是不是刚才被火熏到了?”

    凌语芊一怔,下意识地抓起镜子来看,果然脸上红潮满布,不但脸上泛红,眼睛也迷离散涣,脖子仿佛染上一片绯色。

    这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该不会真的是春药在作怪吧?可是……

    叮咚——叮咚——

    就在此时,门铃蓦然响起,又……又是那个男房东!

    “凌小姐,我落了手机在你那,麻烦你开下门。”

    不开!不能开!

    凌语芊内心本能地发出一个否定的呐喊,无奈那房东一个劲地叫,还不停拍打着房门,导致她思绪越来越混乱,整个人也愈加急躁,终于决定去开门,打算对这烦人的家伙痛骂一顿。

    然而,她才开门,尚未开口,男房东健硕的身躯闪电般地冲进来,伴随着真诚的道歉,“对不起啊,对不起,我的手机……”

    凌语芊于是关好门,跟着他进入厨房,只见他真的从窗口那找到一支手机,然后又是对她道谢又是说对不起,害她想骂人的冲动再也发挥不出来,硬生生地忍住了。

    “对了凌小姐,你……你没什么事吧?”男房东出到客厅,突然发问,还出其不意地举手抚向她的脸庞。

    粗粝的手指毫无预警地触上那娇嫩滚烫的肌肤,仿佛电流击中,凌语芊浑身一抖,本能地躲开,且娇喝,“别碰我,你……滚开!”

    男房东的手僵在了半空,对凌语芊的注视却分毫不移,眼神越来越暗,越来越狂热,好似有种别样的光芒在激烈跳跃着。

    “既然手机已经拿到,你快走吧!”凌语芊下逐客令,继续往后退着。

    “你真的没事?你的脸好红,是不是身体很热?全身都热?很想脱掉衣服。”

    天!他说什么!

    不错,他说的都是自己的现状!

    凌语芊更加恼羞成怒,气急败坏地怒吼出来,“我们要吃饭了,你赶紧出去,快走!”

    可惜男房东还是稳稳站立着,继续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直到她再次做声,他终转身,朝门口走去,然而,他并没有真的离开,而是过去用他额外配的钥匙把门锁死!

    见到他走开,凌语芊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可不久见他又回来,她顷刻花容失色。

    “你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我帮你。”男房东还是表露出一副关切友善的样子,再次朝凌语芊伸手过来。

    凌语芊心胆俱裂,厉声大吼,“不要,不要靠近我,滚开,你出去,我叫你走的呀,你滚,神经病!”

    神——经——病!

    短短三个字,像什么似的在男房东平静的大脑里轰然炸开,面色瞬间大变,表情和眼神也都变了,变得甚是古怪,恐怖,骇人,与方才判若两人。

    凌语芊不禁浑身哆嗦起来,然而,他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让她宛如堕入万丈深渊。

    “小淫一一娃,是不是觉得身体很热,很想脱衣服,想让被老子,¥……”

    靠靠靠!

    刹那间,凌语芊脑门像是被雷电劈开,混乱的思绪终于恢复些许清晰,总算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自己真的误服了春药,罪魁祸首,是眼前这个怪异恐怖的神经病!

    他明明抄了水表,却说忘了,趁自己去看时,趁机在她平时喝水的杯子里放了无色无味的春药,自己不知道,然后误吃了!

    这会,琰琰也发现了古怪,急忙奔到凌语芊的面前,声色俱厉地叱喝男房东,“房东先生,请你立刻离开,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

    男房东眼皮一敛,视线转到琰琰身上,瞅着琰琰,忽然冲过去,把琰琰抓住。

    “啊——放开我——”琰琰发出疼痛的哀叫。

    凌语芊飞奔过来,怒吼,“喂,放手,你给我放手,放开我儿子!”

    奈何,早有准备的男人从腰间掏出一条软绳子,凭他魁梧的体魄和快捷的身手,三下两下便将琰琰绑住,扔到沙发上,然后继续对付凌语芊。

    看到琰琰遭此酷刑,凌语芊既心疼又焦急,下意识地奔去营救,然而男房东魁梧的身躯像座大山似的堵在她面前,令她即时收住脚步,避免与他有半点接触。

    “小美人儿,轮到你了。”男房东色迷迷的眸子不断迸射出下流淫秽的光芒,直盯着凌语芊因为激动愤怒而起伏不断的迷人雪峰。

    凌语芊内心警钟敲得越来越强烈,想到琰琰暂时没性命危险,于是交代琰琰乖乖呆在那儿,紧接着,屏息凝神,做好全力以赴对付眼前这个色魔的准备。

    “大叔我活了这么多年,从没见过像你长得这么漂亮的小女娃,这水嫩嫩的肌肤,这魔鬼般的身材,每一样都是老天爷的杰作,你男人命短,无福消享,不过别怕,大叔会好好疼你的,只要你以后乖乖听话,别说房租,大叔把这个房子送给你都行!”

    我呸!谁要你的钱,谁要你的破房子,你这老淫一一虫,休想奸计得逞!凌语芊压住胸口的恶心感,怒瞪着老色魔越来越猥琐的模样,在他开始冲过来时,她先是躲避,然后,快速揪住他,用力捶打。

    出乎意料地,老色魔体魄好也就罢了,竟然还会点武功,好几次都能轻易躲开凌语芊的进攻,反观凌语芊,随着药性的扩散,她身体越来越吃不消,形势也越来越严峻。

    老色魔觉察到了,得意淫秽地笑,抓住凌语芊,兹的一声做响,把她身上的衣服扯烂。

    “住手!立刻给我住手!你现在停下,或许我还会不追究,否则,我一定将你告进牢房,让你下半辈子都在里面度过!”凌语芊改为言语上喝他,见他无动于衷,于是恳求,说她会给他钱,让他去找很多很多小姐,她们的床上功夫都极好,会把他服侍地很快乐的。

    可惜,老色魔根本不听,铁定了心要侵犯她,样子愈加色迷迷的,“大叔就要你,你比那些小姐都漂亮,干净,瞧你这身材,哪是那些小姐能比的,小美人儿,你就乖乖的,别反抗了,大叔知道你也想要的,你看,你身体越来越热,身上发出来的香气越来越多,所以,别再喊了,留着气儿呆回喊,大叔会让你喊的,你记得卖力喊,大叔会更疼你的!”

    恶心,真恶心!

    凌语芊再也无法忍受,大口大口地狂吐出来,脏东西刚好吐到老色魔的身上,加剧他的下一步进攻。

    他把衣服脱掉,露出魁梧多肉的身躯,让人看着更加恶心,随着他一步步趋近,凌语芊内心恐慌也加剧,继续暗忖着如何自救。

    幸好天无绝人之路,很快她脑海灵光乍现,计上心来,赶忙喊道,“等等!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不能在这里进行,我不想让我儿子见到,我们……进房去!”

    老色魔始料不及,魁梧的身躯猛地一停,脸上露出狐疑的神色。

    “还有,你刚才说的,如果我从了你,你以后非但不能收我的房租,还要把这套房子的产权给我,你跟我保证,我就答应你的要求!”凌语芊继续误导着他,尽量表现得自己真的同意了他似的。

    果然,老色魔不再怀疑,笑淫淫地应了一声好,过来准备搂住凌语芊。

    凌语芊躲开,从他身边越过,奔进卧室,在门后扛起一根钢管。这根钢管,平时放在门后,是为提防盗贼或坏人,想不到今天真的派上用场了。

    她抓住时间,屏息凝神,在那魁梧的身影跨进门之际,拼尽全力快准狠地朝他头上砸去!

    砰!

    嗡!

    老色魔顿时眼冒金星,回头一看,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

    凌语芊继续抡起钢管,准备再次往他头上砸,不过,这次他晓得躲避,凌语芊知道自己必须抓住时机,于是继续追,打不到他的头,就打他的身体,总之,她务必要打倒他!

    身上连连受伤,老色魔元气大伤,求生的本能让他不忘反击,急忙抓住钢管,和凌语芊抢了起来。

    结果,他虽然抢走了钢管,但丝毫抡不起来,加上凌语芊换成拳脚攻击,他只好选择扔掉钢管,亡命逃跑。

    凌语芊怒气不减,全身每一个细胞都被浓浓的恐惧和悲恨吞噬着,即便是依然在她体内发作着的药性也显得渺小起来,她只知这个老淫一一虫该死,自己不能放虎归山,所以,她也跟着追出卧室,见那老淫一一虫正掏出钥匙哆哆嗦嗦地开着门锁,她更是理智全无,往客厅四处张望一下,见到水果盆里的水果刀,想也不想便把它抓起来,箭一般地冲向老淫一一虫,在他刚好打开房门准备逃出去之际,及时揪住他,吆喝一声,锋利的刀子直刺入老淫一一虫光裸的胸膛。

    啊——

    尖叫!凄厉的尖叫!

    鲜血!殷红的鲜血!

    凌语芊非但没解恨,还愈加疯狂,用力拔出刀子,然后再刺进去,不顾他的求饶,不顾那源源而出的鲜血,她失控地猛刺着,直到背后传来琰琰惊恐的哭叫。

    “妈咪,别刺了,再刺他就没命了,妈咪,快住手!”

    暴力终于停止,可惜,他已经死了,浑身是血,两眼暴瞪,死不瞑目,样子比方才欲侵犯她时还恐怖骇人。

    凌语芊如梦初醒,颤抖的手儿迟缓地伸到他的鼻子下方,感受不到丝毫的气息,她更是花容失色。

    可事情还没完,与此同时,她忽觉门口右侧有股异样,不禁抬头,一看更是面如死灰,全身瘫软,跌坐在地上。

    只见那,不知几时伫立着一个年约二十多岁,长相英俊,气质文雅的青年男子,炯炯发亮的双眼直盯着她,透出震撼的、难以置信的神色!

    她杀了人,且被人看到了!

    ------题外话------

    距离贺煜王者归来越来越近,等紫把该交代该发展的都弄好,就是某人闪亮登场,妞们记得擦亮眼睛,别认不出来哦!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