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13 命命运大改变(上)

013 命命运大改变(上)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在褚飞的开解和陪伴下,凌语芊一步一步地从这个杀人风波中出来,生活也恢复了正常的轨迹,重心又回到工作上。

    考虑到在隧道底画画生意经常有城管追,对琰琰的成长经历还是个大影响,直接开店铺嘛,成本太高,所得利润未必能负担得起支出,凌语芊于是彻底打消画画营生的念头,再重新去寻求别的工作或小本经营生意。

    对大公司,她还是无法靠近,小公司的,又因为她要照顾琰琰而无法兼顾,思来想去,她觉得还是得自己干比较好,可是,在经济如此萧条、生意并不好做的环境之下,她应该干什么呢?

    这天,她带着琰琰,继续怀着边散心边出去转转寻求机会的目的,再次游走于大街上,褚飞刚好放假,陪她们一块出来。

    瞧凌语芊娥眉深锁、忧心忡忡,褚飞又一次提议,“凌姐,你还是把琰琰交给我妈照顾吧,真的不麻烦,反正琰琰过了年就去幼儿园,也就两个月时间,再说我妈平日一个人在家挺闷的,有琰琰陪她,我们都求之不得呢。”

    我们?

    褚飞求之不得毋庸置疑,但他母亲,未必!

    一开始,褚飞就提过把琰琰交给他母亲吴蓉玉看管,这样凌语芊可以出去工作,然而经过多次接触,心思细腻敏感的凌语芊发觉吴蓉玉依然对她和琰琰冷冷淡淡,甚至无形中有种排斥,故她坚持不接受褚飞的帮助,当然也没跟他说明原因,所以,直到现在为止褚飞还是认为凌语芊怕麻烦他母亲才不这样,更有感于凌语芊的固执,觉得很挫败。

    来回看着身边两个大人都紧皱着眉头,琰琰不禁也做声了,“褚飞舅舅,你不要逼妈咪了,妈咪自有她的想法,而且琰琰相信,妈咪会很快找到适当工作的。”

    小家伙有过很多叔叔,但从没有过舅舅,打自那天听到褚飞喊凌语芊为凌姐,就自作主张地把对褚飞的称呼改为舅舅,同时还霸道地说不准任何人反对。

    褚飞乐得如此,很欣然地接受,至于凌语芊,感觉到褚飞是发自真心喜爱琰琰,便也由它。

    得琰琰解围,凌语芊握住他的手下意识地收紧了些,低首俯视着他,满眼尽是宠溺和怜爱,稍后再抬眸时,看向褚飞由衷答谢,“好了,你的心意我领了,真的不用,你别再为这事操心,其实找工作和爱情一样,都是靠缘分,咱们就让它顺其自然吧,嗯?”

    褚飞抿了抿唇,回望着她,又瞧了瞧琰琰,随即耸耸肩,赞同了,“好吧,我一张嘴说不过你们两张嘴,何况,都还是口齿伶俐的!”

    “那是!”琰琰马上接话,洋洋得意。

    凌语芊也呵呵笑了一下,又是欣喜怜爱地看着小家伙,稍会再抬头时,刚好见到马路上有辆出租车驶过,驾驶座上的人,让她脑海猛地灵光一现!

    “凌姐,怎么了?”发觉到她的异样,褚飞不禁关切询问,沿着她的视线看到那辆黄色出租车,且看到了驾驶座上的女司机,霎时也茅塞顿开,惊奇地道,“你……你想开出租车?”

    凌语芊先为他与自己心有灵犀甜甜一笑,点点头,“嗯,我可以带着琰琰一起开工。”

    琰琰听罢,迫不及待地欢呼起来,“好啊好啊,琰琰要坐妈咪开的车,琰琰又可以陪妈咪一起开工赚钱了。”

    褚飞平静下来,终究觉得有点不妥,毕竟,他想象不到如此美貌如花的她抛头露面去做这样的行业,而且,还舍不得她带琰琰一起做这种算是比较危险的行业。

    凌语芊回他无需担心的眼神,对他保证道,“你放心,我会开慢点,务必安全第一,不会有事的。琰琰在我生命里永远都是高于一切的。”

    琰琰紧跟着附和,“舅舅,我也会乖乖坐在车上,且监督妈咪注意安全。”

    “还有,我就开白天,偏僻的地方我不去,我还会尽量穿得低调普通,总之,排除一切危险因素。”在褚飞开口之前,凌语芊继续说,安抚了他其他的顾虑。

    “那样你还能做到生意吗?”

    “万事开头难,不管做什么都没有确定一会能赚的对不,都是试过才知道,反正也不用很多成本,那就试试啰。”

    无论他怎样顾虑,她总能找到话来破解,结果,褚飞只能化担忧为支持,陪她前往市内运输公司,了解情况,还速战速决,花上一些额外的钱,当天之内就把这事定了下来。

    由于凌语芊久没开车,领到出租车后,褚飞先陪她到郊外练习,幸好凌语芊记性好,悟性高,加上有决心,操作起来于是很稳,很妥,城郊练习过后,她们回到市区。

    闹市里顾虑终究比较多,一开始凌语芊难免感到有点儿压力,可渐渐地,她又慢慢适应过来,经过几天的练习,终于打算开业了。

    当天晚上,在凌语芊租赁的屋子里,她煮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当做庆祝明天正式工作。

    褚飞的母亲吴蓉玉不肯过来一起吃,凌语芊便夹好菜,让褚飞带去给她,然后,自己和褚飞、琰琰共进晚餐。

    三人以茶代酒,举杯相碰,尽情欢庆,直到夜晚九点多才结束。

    褚飞争着洗碗,凌语芊于是为琰琰洗澡,安顿琰琰上床休息,这时,褚飞也刚好做完家务活。

    “褚飞,谢谢你!”临别前,凌语芊饱含深意地对褚飞说出谢谢,谢谢他的一切的一切。

    褚飞目不转睛地回望着她,极力忍住想搂她入怀的冲动,声音有点儿沙哑,“记住,安全第一,实在不行就放弃,总有一份工作适合你的。”

    凌语芊颌首,绝美的容颜依然挂着淡雅的微笑,“嗯,我会的,你别担心我,好了,回去吧,时间不早了。”

    褚飞继续对她凝望数秒,终于,离去。

    凌语芊关上门,先是伫立门后呆愣片刻,回房,看了看酣然睡熟中的琰琰,随即拿起衣服进入浴室。

    洗完澡后,她来到梳妆台前,拿起贺煜的素描画像痴痴地看着,然后,对着他低吟出来,“贺煜,明天我又要开始新的工作了,虽然是我从未涉及的行业,但我会全力以赴,做到最好。正如我妈说的,琰琰是你生命的延续,所以,我会竭尽全能照顾好琰琰,陪伴着琰琰,就如同,我俩还是在一起,一生一世,永不改变。”

    说完后,芊芊玉手抚摸着过他俊美绝伦的脸旁,继而,她将画纸略微抬高一些,附脸下去,温热的樱唇对准他饱满刚毅的薄唇印刻下去,许久,才舍得分开。

    放下画纸,她视线转到旁边的精美骨灰盅上,捧起它,继续呢喃,“妈,您放心,我会好好活下去的,您在天之灵请保佑我顺利平安,谢谢您。”

    然后,她还想起了采蓝,想起薇薇,想起贺燿,大约11点钟的时候,回到床上,看着琰琰恬淡的睡颜缓缓沉入梦乡。

    翌日,她很早就起来,煮好早餐,陪琰琰吃完,开始给自己化妆。

    乌黑亮丽的长发,被她用橡皮筋扎成一个马尾,盘起来藏在一顶深蓝色鸭舌帽内;白皙美丽的容颜用棕色粉底尽量弄黑一些,戴上一副黑色镜框平光眼镜,绝色的锋芒陡然遮挡了不少,然而,她终究是个美人胚子,即便再掩饰,还是清丽难言。

    不过也没办法,总不能打扮成丑八怪,因为说不定那样更引人注目,且还没人坐车呢。因而,这种低调的打扮尚算勉勉强强,只要客人不是有心观察,一般不会发现她倾国倾城的容貌。

    琰琰就省心多了,只要一套普通廉价的衣裳,让人再也想不到他曾经是个坐拥亿万家产的金孙宝贝,顶多,就是比其他小朋友漂亮一些,耀眼一些,伶俐一些,再说,人们的目光通常极少太过专注小孩子身上。

    一切准备就绪,早上9点钟整,凌语芊带着琰琰正式离开家门,不过,刚出门口,碰上褚飞。

    凌语芊怔了怔,下意识地询问,“你不是要带你妈去看病的吗?怎么还不去?”

    先是继续对着凌语芊乔装带出来的另一番风情怔愣了一会,褚飞才做出回答,“我已经去过回来了。”

    去过回来了?那他是得多早就去了呀!这么早去,应该是为了赶回来送她吧。凌语芊喉咙马上就变得滚热起来。

    回避着她感动的眼神,褚飞若无其事地道,“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对了,你今天这样打扮不错,琰琰也不错。来,我送你们下去。”

    说罢,从凌语芊手中接过袋子,一手牵住琰琰,转身朝楼梯口迈进。

    凌语芊跟在后面,美目隔着眼镜定定凝望着他高大颀长的身影,心中思绪荡漾,满腹翻腾。

    黄色的出租车,就停在出租屋前面一块空地上,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等待着她们的到来。

    凌语芊打开车门,将必需品放在驾驶座旁边,褚飞则带琰琰到副驾驶座那,将琰琰抱上座位,帮琰琰系好安全带。

    “褚飞,回去吧,照顾好你妈,还得去学校呢。”知道他刚从医院回来,很多事情有待安顿,凌语芊催他尽快上去。

    褚飞也不耽搁,对琰琰教导交代两句,深邃炯亮的眸瞳重返凌语芊身上,再次叮嘱她务必注意安全。

    凌语芊点头,示意他放心,然后,关上车窗,启动车子引擎,慢慢驶离褚飞热切关注的视线,踏上新的路途。

    ------题外话------

    在这条新的路途上,芊芊将遇上谁?是什么,让她命运大改变?从而与独特回归的“某人”扯上怎样的关系?随紫继续~~

    特别鸣谢:《蚀骨沉沦》再新晋一名解元大官:380975069亲,鼓掌,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