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15 饶有兴味,奇女子!

015 饶有兴味,奇女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朋友们常说G市气候冬暖夏凉,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这G市的冬天,跟夏天一样,可把我热得,真要命。”男子突然又开口,说着伸手松了松领带。

    凌语芊赶忙停止对他的打量,不吭声,倒是琰琰,兴致勃勃地道,“叔叔,瞧你这么说,不是咱们本市人,请问您是从哪来的呢?”

    “叔叔从北京来的。”

    “原来是北京啊!你们那边现在都要下雪了吧,对了,下雪是不是很冷,雪花很漂亮,很干净,我自美国回来后,就再也没见到雪了,特想念的。”

    美国回来?这小娃儿在美国居住过?那为啥现沦落成小小年纪就跟母亲出来谋生?男子立刻被琰琰的话好奇了,当然,并没有询问出来。

    正好这时,他的手机有来电,一看那熟悉的号码,他表情立刻变得恭维慎重起来,接通电话,“老板。”

    “现在在哪?怎么还没过来?”

    “刚才出了点意外,延迟了,这就过去,很快的。”

    “赶紧吧,客人有事,见面会提前了,你最迟得十五分钟之内赶到。”

    “好的,好的。”男子连续应了几声,慢慢挂断电话。

    “叔叔,你是过来谈生意的哦?”琰琰又做搭讪。

    男子点点头,冲琰琰一笑,紧接着,看向凌语芊,本想问她能否开快点,但考虑到有个小孩子在,便不好意思开口。

    凌语芊善解人意,从他与对方通话中得知他赶时间,于是主动把车速调快,无奈天公不作美,走着走着竟然堵车了!

    前面出了交通事故,整条路堵得厉害,一时半会根本无法过去。

    男子知道情况,忍不住询问凌语芊,“假如从这里步行过去,大概需要多久?”

    “应该……得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男子直接冒汗,结果,只能坐在车内等待,祈祷奇迹出现,道路尽快畅通。

    凌语芊心里很是内疚,然而,又无能为力。

    琰琰则主动和男子说话,希望借此安抚男子。

    时间就此沧然消逝,将近十五分钟过去了,车子还是动也不能动半步,男子不得已,只好给凌语芊车钱,准备步行走。然而,他刚准备打开车门,胸口忽然像是被重物砸中似的,呼吸困难,身体也随之起了微微的抽搐和颤抖。

    凌语芊见状,急忙问道,“先生,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男子不做声,重新坐回原位,打开手提包,急乱乱地搜索着。

    “先生,你找什么?你怎么了?”凌语芊又是关切不已。

    “叔叔,我们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琰琰也开口。

    男子继续搜了一会,疼痛让他赶忙捂了一下胸口,然后,回答凌语芊,“我有哮喘病,刚发作了,麻烦你帮我找一下药,白色的盒子,大概十厘米高。谢谢,麻烦了。”

    凌语芊恍然大悟,迅速打开车门,从驾驶座来到后座,接过男子的手提包,仔细翻了一遍,终于找到男子要的哮喘药,然而,没有水,故她只能到路旁一所报亭买一瓶矿泉水给他。

    药终于服下,但男子还是无法立刻恢复,刚好他手机又响了。其实,方才凌语芊去买矿泉水时,老板就打过一次给他,说会议已经开始,得知他堵车还在路上,且哮喘病发作,只能先挂断,现在再次打过来。

    “那个……企划书,你直接告诉我吧,我照着跟客人说。”老板的嗓音,焦急中透着无奈。

    企划书……

    男子连忙从手提包里取出一叠文件,打开,奈何,他根本读不完整。

    把老板急得瓜瓜吵,气急败坏地吼出来,“真该死,你今天出门是不是忘了烧香,竟然碰上一连窜倒霉的事,那你旁边有没有人?对了,那个出租车司机呢?叫他读。”

    男子听罢,应好,随即看向凌语芊,委托她。

    凌语芊咬了咬唇,踌躇不语。

    “拜托你,只要照着上面读就行,慢点没关系,拜托了。”男子发出恳切的神色。

    凌语芊继续看了看企划书,便也接过来,先是大体看一遍,然后,清清喉咙,对着电话那边宣读出来。

    一开始,她读得挺缓慢,拗口生硬,可渐渐地,变得非常流利、顺畅,不知不觉中还本色投入,俨如她亲自在跟客人推广,演绎得绘声绘色,巧妙异常,把男子震得目瞪口呆,待她说完好久,他才回过神来,下意识地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好棒,说得太好了!我老板有没有称赞你?”

    凌语芊俏脸微微一红,谦逊地道,“没有,我说完后,他就回了一句ok,然后把电话挂断了。”

    “嗯,估计有客人在,他得先应付客人。对了,你好像对这方面很熟悉,你以前……做过这方面的工作?”

    凌语芊稍顿,老实地点了点头。

    男子更加惊奇,“那你以前主要负责什么的?”

    “宣传,推广之类,在企划部。”

    “难怪啦。”男子恍然大悟,语气既充满钦佩,又难掩喜悦感激,“我老板说我今天出门一定是没有烧香拜佛,导致老天对我赶尽杀绝,其实不然啊,老天还是给了我一线生机嘛。”

    凌语芊浅浅一笑,问他,“你身体,好些了吗?”

    “哦,好多了,谢谢你。”

    “不用客气。”凌语芊又是讷讷一笑,感觉到他炙热的眼神直逼着她,她便不打算继续呆在后座,对他说了一句,回到前排的驾驶座。

    正好,道路通畅了。

    凌语芊马上启动引擎,重新驾驶,送他前往目的地。

    “凌……凌小姐对吧,谢谢你,真的非常感谢。”男子已经从她车前的驾驶照上,看到她的名字。

    “不用客气,谢谢你乘坐我的出租车。”

    “叔叔再见!”琰琰也回头,欢送男子。

    男子下意识地伸出手,在琰琰额头摸了一把,又冲凌语芊饱含深意地看了一眼,彻底离去。

    “妈咪,你好棒哦,刚才帮了北京叔叔一个大忙呢,琰琰以后也要博学多才,给需要的人提供帮助。”琰琰迫不及待地欢呼起来,满眼崇拜,这样的眼神,小家伙素来只在他父亲身上投注过,如今,对妈咪也有了。

    凌语芊不禁也会心一笑,伸手在他小脸捏了一把,重重地应了一声好,视线随即下意识地透过车后镜往后座看了看,脑海闪现出刚才那名男子的模样,怔愣了一会,然后,收拾起心情,继续认真往前驾驶起来,迎接下一个客人去了……

    另一边厢,男子步履急促而匆忙,赶进一座豪华气派的大厦内,在宽敞明亮、金碧辉煌的大堂里,找到那个熟悉的人影——一个年约七旬、身着黑色西服的老年男人。

    “你这倒霉蛋,可算是来了哟!”老年人头发斑白,但面色红润、精神矍铄,说起话来声如洪钟般雄浑有力,一双充满智慧、炯炯有神的棕色眸子睨视着气喘吁吁赶来的男子,语调戏谑调侃多于责备叱呵。

    男子嘿笑,爬了爬头发,边往老人身边坐下,边给予解释和道歉,说完后,转问今天会面的结果。

    老年人神情变得更加雀跃,与他及时分享大好消息,“非常棒!合约已经签下来了。”

    “是吗?那太好了,恭喜你,老板!”

    “我也恭喜你,又帮了我一个大忙。”老年人说着,浓眉皱了皱,举起的手指突然僵了一下,好奇地问,“对了,刚才那个出租车司机,是个女的?”

    男子一怔,点头。

    老年人深陷的眼眸又是敛了一敛,自言自语,“女的,开计程车,这么有才华的人,干嘛不好好找个工作,非得去开计程车呢。”

    听到此,男子也不禁告知更多消息,“她很年轻,长得很漂亮……”

    “啧啧啧,年轻?漂亮?我说小朔,你这呆头鹅开窍了?晓得留意人家女孩子了呢?对了,你们年轻人不是流行一个词,叫什么……一见钟情的,该不会你对人家一见钟情了吧。”

    “我……哪有,哪有!”男子俊脸陡然泛红,支支吾吾,“她……她已经有儿子了。”

    “哟?连人家儿子都打探到了,还说不是对人有意思,就你那沉默寡言的性格,你这次呀,肯定是红鸾心动,有料!”

    “不,真不是这样了老板,是……是她带着儿子开计程车,她说儿子没人照顾,只好带着他出来谋生,小男孩四岁多,很机灵,很有礼貌。”男子辩解的同时,脑海已经不由自主地闪现出琰琰的模样,还有凌语芊的,眸光变得闪晃不已。

    老年人听罢,瞪大了双眼,“你说什么?她带着儿子谋生?那她丈夫呢?”

    “我……我不知道。”

    “奇女子,真是一个奇女子。”老年人猛地呢喃起来,脸上的表情愈加诧异和饶有兴味。

    男子则继续回想刚才发生过的那些事情,脑里也继续充斥着凌语芊那张清丽淡然的脸儿,特别是,那双隐藏在平光眼镜后纯澈灵动的水眸。

    主仆两人,就这样各有所思,约莫一段时间,直到老人的手机来了电话,彼此才悠悠回过神来,讲完电话,起身离开大堂,走出大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