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16 我要你,跟我走

016 我要你,跟我走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是夜,凉如水,大雨敲窗,简陋干净的出租屋里却无尽温馨和惬意。

    吃饱了饭,凌语芊又带着琰琰在客厅数钱,她从不知道,数钱也是一种快乐,是一种满足,是一种憧憬。今天比昨天多赚了50元,虽然还是不够付租金,但这算是一个好的发展。

    所以,今晚回家途中,凌语芊在超市买了几瓶菠萝啤,准备和她的小宝贝好好庆祝一番。

    芊芊玉手,爽快举起菠萝啤,凌语芊眉开眼笑对着眼前的小人儿高呼出声,“小琰琰,妈咪的小宝贝,来,干杯!”

    “小芊芊,琰琰的大宝贝,干杯!”小家伙也立刻抓起另一罐菠萝啤,对凌语芊高举过去。

    大宝贝……凌语芊顿时因这个词为之一振,笑得更加幸福和快乐,他是她的小宝贝,她是他的大宝贝,彼此珍爱,不离不弃,真棒!

    “好,继续干,预祝咱们明天赚更多钱!”

    “后天也更多,一天比一天多!”

    哈哈——

    在美好的憧憬中,母子两很快就把一罐啤酒喝完,接着又开一罐,喝着喝着,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敲门声,伴随着一句熟悉的呐喊。

    “是舅舅!褚飞舅舅回来了!”琰琰首先发话,样子更加兴奋,这就站了起来,朝门口奔去。

    凌语芊俏脸微微一怔,跟着起身,刚到门口,琰琰已经打开房门,映入她们眼帘的,果然是褚飞那高大修长的身影。

    见到她们,褚飞立刻面露微笑,边走进来边说道,“你们还没睡吧?”

    “没,我和妈咪正在喝酒庆祝出租车生意变好了。”

    喝酒?褚飞这才想起,方才一打开门,似乎闻到一股淡淡的酒气,他还以为是错觉,想不到……

    “你……你们真的喝酒了?可是琰琰那么小,不能喝酒的。”褚飞看着凌语芊,甚是不解,紧接着目光触及茶几上的菠萝啤,便又迅速停止责备,坐下来,径自拿起一瓶,打开,咕噜咕噜大喝了几口。

    “对了,琰琰刚才说今天生意变好,赚了很多吗?”抹了抹嘴,褚飞再度看向凌语芊,表情转为喜悦。

    凌语芊稍顿,如实回答,“比昨天多了50元。”

    比昨天多了50元?那就是还不够给租金啦!通过电话,褚飞已得知昨天的收入是多少,当然,他还是没有表露气馁,继续维持着雀跃的心情,鼓励道,“不错不错,这是一个好的走向,是该好好庆祝一下,早知道我刚才也买点酒来。”

    凌语芊心照不宣,话题转到他的身上,“乡下的事情都弄好了?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妈呢,也回来了吧?吃过饭了没?”

    “嗯,刚到家不久,安顿好我妈,就过来看看你们。”褚飞再喝两口,轻轻摇晃着易拉罐,给出一个提议,“对了凌姐,其实你白天赚的钱,要是根据小时来计也不算是亏本,主要是因为你少赚了夜晚的,你有没有考虑过夜晚把车子租出去,让别人来开,这样就能融合一下,至少不用亏租金。”

    凌语芊略微沉吟一下,迟疑道,“租出去?可我们根本不认识那些司机。”

    “嗯,这是一个问题。我看吧,过两天抽个时间,陪你去找汽运公司那个林主任,委托他帮忙留意谁需要夜晚租车,反正那家伙见钱眼开,只要塞点钱给他,什么都能办到的。”

    凌语芊听罢,觉得有理,点头赞同了。

    褚飞也安静下来,两眼随意扫视着,忽被地面一张画纸吸引了视线,捡起一看上面的图像,整个人更是重重地怔住了。

    凌语芊也发觉了,全身陡然僵硬。今晚,她一如既往地叫琰琰把贺煜的画像搬出来看,想不到褚飞会过来,还见到了。

    “凌姐,这……这是谁呀?”

    这……这……

    凌语芊本思忖着要不要骗他说是客人,孰料琰琰已迫不及待地解答出来“这是爹地呀!褚飞舅舅,我爹地是不是很帅,是这个世界上最帅的男人?”

    爹地!

    认识这么久,褚飞就那天晚上问过这个人物,见凌语芊有意回避,随后便没再提,料不到……这就是琰琰的爹地,是她的丈夫!

    不错,很帅,非常帅,超级帅,这天底下大概再也找不到比这个男人更帅的了,而且,不仅帅,简直就是完美,那浑然天成的气质,俨如一个王者!

    褚飞暗暗惊叹之余,想起凌语芊说过丈夫已死,不禁又感到惋惜无限。这般完美的男人,连老天爷也妒忌,收到天堂去了。

    尽管心中有很多疑问和好奇,很多东西想知道,然而生怕勾出凌语芊心底的痛,褚飞硬生生地压住这些欲望,若无其事地将画像放回毯子上,看向琰琰,岔开了话题,“听你妈咪说昨天你帮忙招揽了不少生意,今天呢?有没有碰上什么趣事,都告诉舅舅吧。”

    心思细腻敏感的琰琰,也隐约觉察到异样,于是赶忙附和,滔滔不绝地告知今天的情况,还提到凌语芊对那个陌生叔叔的帮助,言语神情间再次对凌语芊的崇拜展露无遗。

    褚飞听后,惊叹不已,不由得联想到琰琰的父亲,在暗暗思忖,凌语芊曾经过的是怎样的生活,又是什么,让她变得孤独伶仃,独自一人带琰琰过上清贫的日子。

    可惜,他还是不敢问开来,只能先压在心底,打算以后时间久了,时机成熟了,再一一探索和了解。

    不知不觉中,时钟已经对准晚上十点,考虑到大家明天都有事情要做,褚飞不多呆,依依不舍地辞别。

    凌语芊不加挽留,送他出去,关好门,收拾一下客厅,带琰琰回卧室。

    “妈咪,琰琰讲故事给你听?”小家伙真懂事,依然记得刚才那段小插曲,担心妈咪今晚又会失眠或迟睡,便打算先让妈咪入睡。

    凌语芊握住他柔柔软软的小手儿,放到唇边轻啄了下,应道,“嗯,琰琰想给妈咪讲什么故事?”

    琰琰抿紧双唇,如星星般闪耀璀璨的眼珠子转了转,娓娓道了出来,他讲的并非曾经听过的那些童话故事,而是自编了一个,故事的人物以他为蓝本,从他小时候说起,说到他长大后,如何努力,如何奋斗,如何成功,期间,一直对凌语芊不离不弃。

    如此美好的故事,让凌语芊仿佛身临其境,感动满怀,欣慰满怀,喜悦满怀,那些悲痛和伤感不知不觉中消逝,不久慢慢进入了梦乡。

    琰琰还在意犹未尽地说着,这个美好的故事,不但是他对妈咪的安慰,也是他的梦想,是他奋斗的目标。

    “妈咪,我会乖乖听话,会多吃饭,尽快长大,长得和爹地一模一样,永远陪着妈咪,守护着妈咪,一生一世。”小小的、却异常有力的手儿,缓缓圈住凌语芊纤细圆润的腰腹,琰琰把头埋在凌语芊的胸前,贪婪地汲取着从她身上源源散出的好闻香气,小身子朝她越靠越近,搂住她腰肢的手儿,也越发收紧了起来……

    翌日,又在褚飞的相送下,凌语芊带着琰琰开始新一天的赚钱旅途。

    中午时分,她们又遇上了一个北京来的客人。这次,是个年约七旬的老人家,穿着简洁优雅,身形精瘦,脸形尖削,五官俊朗而严肃,尽管满头银发,却神采奕奕,配上那偏黑的肤色,整体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特别是那双眼,炯炯有神,精明而犀利。

    一开始,老人也没留意到琰琰,直到上车坐好,对凌语芊报出目的地,才发现车子的副驾驶座上多出一个小娃儿,一个长得晶莹剔透,媲美陶瓷的小男孩!

    “老爷爷您好,欢迎您乘坐我们的计程车!”琰琰马上咧嘴呵笑,热情问好。

    不同其他客人的亲切回应,老人只淡淡地看了琰琰一眼,眸中忽然晃起的那抹光亮很快就消逝而过,低下头去看文件了。

    凌语芊见状,暗示琰琰别打扰人家,整个车厢于是静了下来,只有电台放的轻音乐在微微荡漾,陶冶和纾解着各人的心灵。

    大约十五分钟,目的地抵达,老人的手机蓦然响起,他边接通电话,边给凌语芊付车费。

    不知对方是什么人,也不清楚所为何事,只见老人说着说着就大声怒吼起来,还越来越激烈,最后连零钱也不收,就那样怒气腾腾地冲出车外。

    刚找好零钱准备递给老人的凌语芊,顿时被那用力甩上的车门震了一震,就那样僵着手,隔着车窗看着老人愤怒远去。

    “妈咪,是不是每个人到了一定的年纪都会如此冷酷和暴躁的?”琰琰没好气地问了一句,摇头叹息状。

    凌语芊即时为他鬼精灵的样子发笑,随即习惯性地再看了看后座,霎时又被安静躺在座位上的一叠文件惊住。

    琰琰也看到了,惊呼,“妈咪,这不是那老爷爷的文件吗?怎么没带走?”

    凌语芊也记得,确实是那个老人的,刚才他就在看着这些文档,估计顾着在电话里骂人,把文件落下了。

    “老爷爷那么没礼貌,不如算了,咱们不管了,当垃圾扔掉吧!”小家伙鼓起两边腮儿,嘟嘴啐嗔,还记着人家对他的不搭理。

    凌语芊继续愣了片刻,伸直手臂,将文件拿了过来,粗略看一遍,然后吩咐琰琰,“你在这里乖乖等妈咪,妈咪把东西送了就立刻回来,记住,别出去哦?”

    琰琰尽管不赞同,但也乖乖听命。

    凌语芊在他小肩膀轻轻一按,事不宜迟拿起文件下车,刚好看到老人步入酒店的旋转大门内,便也加快脚步追去,在酒店大堂终于追上老人,不过,在场的还多了一个人,是……昨天乘坐她的车、哮喘病发作的那个男子!

    男子也认得她,黑眸迅速燃起一抹光亮,惊讶不已,“凌……凌小姐?”

    凌小姐?!

    老人这也仿佛想起什么似的,看了看凌语芊,又看了看男子,满眼复杂的神色。

    男子对老人饱含深意地点点头,解释道,“老板,这就是昨天帮我一个大忙的女司机。”

    老板?

    这个老人是昨天在电话里的那个人?

    凌语芊也震住了。

    “对了,你不是开车吗?怎么会出现这里?”男子注意力回到凌语芊身上,神态异常温柔。

    凌语芊定了定神,扬起手中的文件,对老人道,“这个,应该是您刚才遗漏在车上的文件吧?请您保管好。”

    老人恍然大悟,接过文件,男子则马上道谢出来,“原来我老板也搭你的车啊,真是太巧了,而且,你又帮了我们!”

    凌语芊讷讷地笑了笑,说了一声我先走,随即转身,准备离去。

    老人喊住她,继续若有所思地瞧着她,突然把文件翻到其中一页,重新交到她手中,漫不经心地道,“用英语,给我讲解一下这个企划案。”

    哦?

    凌语芊娥眉淡淡一蹙,最后,还是接了过来,快速看了一遍老人指定的资料,继而轻轻喉咙,演绎出来。

    她在美国居住过,周围的人都是讲英语,特别是当杀手训练那段时期,更是每天用英语交流,造就了她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加上她曾经学过这方面的知识,演绎起来非常了得,让老人和年轻男子再次见识了她的才华。

    年轻男子还在震惊和回味,老人已经事不宜迟地发出一个邀请,“我想和你谈谈,我们到酒店的咖啡厅坐坐?”

    凌语芊也慢慢恢复过来,娇容怔了怔,婉拒,“很抱歉,我儿子还在车里,车子还停在路边,我必须走了。”

    “去把他也带来,小塑,你陪她一块去。”老人又是马上接话,不容她拒绝。

    “老板?”男子回神,困惑地看着老人,不明白老人有何目的。

    老人迎着他,不做回应,直到凌语芊又想走了,终说明原因,“开计程车不适合你,我想介绍一份工作给你。我,欣赏你的才华。”

    介绍工作?欣赏才华?

    “就算你不怕苦不怕累,可你要为儿子着想,他才多大,难道你打算以后都带着他这样谋生?我看他天资聪颖,悟性极高,只是,再聪明的人也需要好环境培养。”

    年轻男子恍然大悟,也立刻帮腔了,“凌小姐,我家老板说得没错,难得老板赏识你,你考虑一下吧,先谈谈,觉得不适合再拒绝也不迟,来,我陪你出去,门口那就是酒店的停车场。”

    凌语芊终不再踌躇,在男子对她做出一个请的手势后,便也重新迈起脚步,走出酒店大门,回到刚才泊车的地方。

    琰琰见到男子,马上高兴地打出招呼。男子也十分热情,回他一记宠溺的笑,凌语芊则直接把情况告诉琰琰,然后,在男子的带领下,驾车进入酒店专属停车场,带着琰琰来到酒店咖啡厅。

    见到又是刚才那个老人,琰琰帅气的眉儿不觉皱了一皱,但很快,又为老人的异样纳闷。这老头子,不再似先前的冷漠,竟然冲着他笑,还主动跟他说话。

    “小朋友,想喝点什么饮料?这儿的点心很不错,来,想吃什么尽管叫,老爷爷请你吃。”

    琰琰略微瞪了一下大眼睛,满眼诧异地看向凌语芊。

    凌语芊回他淡淡一笑,帮他点了一杯热奶茶和一块小蛋糕,自己则是一杯果汁,然后,注视着老人。

    老人继续意味深长地与她对望片刻,随即拿出一张烫金名片,递给她。

    凌语芊接过,一看,怔住。

    北京万尚腾达集团

    万尚腾达……

    她曾听过这个公司,几年前,就在她进入贺氏集团工作后听到的,据说是一间规模非常大的跨国集团,产业遍布全国各地,还有海外各国,与贺氏集团不相伯仲。假如说,贺氏集团是C省的龙头,那么,万尚腾达便是北京的龙头!

    “怎样,我这个地方还能让你满意吧?不是老头子我吹牛,每年想进入我公司做事的,清华北大等国内名牌大学毕业生挤破头不单止,就连很多海归优秀人士也数不胜数。当然,我选人有我的标准,并非学历高就行,我看中的,是各方面,而你,符合我的条件。”老人的语气,恢复了先前的威严和倨傲,这也解释了他之前为什么那么冷漠,原来,人家有那个条件。

    尚弘历

    这是他的名字,万尚腾达集团的主席。

    至于身边这位年轻男子,凌语芊从接下来的名片中得知,叫王塑,是尚弘历的私人助理,跟随尚弘历身边已有10年。

    “接下来的几天,我还会去C省其他城市走走,一个礼拜后正式回京,你愿意随我去的话,我叫小塑多订两张机票,至于住所,我也会提前命人安排好,总之,我会给你提供一流的福利,而你要做的,是全力以赴,为公司好好干活。”尚弘历继续侃侃而谈,锐利精明的眸子也继续一瞬不瞬地直盯着凌语芊,语气多出一股坚定和决然,“丫头,老头子我,要你,跟我走!”

    ------题外话------

    嗷嗷,北京,北京,某人就在北京呢,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