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19 重逢,竟是这样的!

019 重逢,竟是这样的!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然而,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她兴奋昂然的心又赫然转沉,越来越沉。

    不是贺煜,他不是贺煜!

    他的头发,是短的,很短很短,他的皮肤,并非健硕的古铜色,而是略偏优雅的白皙,还有,他戴了眼镜!

    所以,这个人不是贺煜,根本就不是贺煜,而是……而是……而是贺熠!

    记得她第一次去贺家,本是约了贺煜当晚在贺宅外的小亭子见面,谁知贺煜爽约,她独自步行离开,途中扭到脚,被贺熠救了,一开始她就把他当成了贺煜的。

    他们俩,长得极为相似,但打扮气质是迥然不同,眼前这个人,是属于贺熠的打扮和气质,自己又一次认错了人!非但自己认错,连琰琰也认错!

    混乱的神智瞬间转醒,凌语芊扶住琰琰,沉痛地低吟出来,“琰琰,他……不是爹地,他不是。”

    琰琰一怔,马上驳斥,“不是爹地?不可能,他就是爹地,妈咪,他是爹地呀!”

    “不,他不是……”

    “那他是谁?”

    “他……他是熠叔叔,贺熠叔叔。”凌语芊声音更加沙哑,身体无法抑制地哆嗦了起来。

    “贺熠叔叔?是谁啊?”琰琰一时想不起这个人物,又兴许,潜意识里不想认识这个人物,不希望刚萌生的兴奋被粉碎。

    凌语芊见状,胸口霎时又像被狠狠插入一刀,为琰琰的固执感到分外心疼,她何尝不希望这样,但现实如此,不容她否认。

    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她使劲压住那股钻心之痛,继续耐心地解释,“是四叔公的儿子,即是爹地的堂弟,故你也叫他叔叔,来,叫熠叔叔。”

    仰望着跟前的人,琰琰并没叫喊出来,他叫不出口,对着这个和爹地极为相似的男人,他不想用其他的称呼!

    凌语芊便也由他,站直腰杆,视线重返眼前的高大人影上,心里有很多话想跟他说,譬如,先跟他打招呼,问他为什么也来逛灯会了,然后,问他过去这一年多过得好不好,还问他,遇上的那件大事解决了没。

    很多很多的话可以说,她嘴唇也颤抖得厉害,无奈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只呆呆地看着他,雪亮的眸子一瞬不瞬。

    倒是他,开口了,第一句话竟是这样,“你把头发烫了。”

    低沉的嗓音,平平静静,听不出任何用意。

    凌语芊定了定神,一怔愣,随即低声回道,“嗯,这样看起来人成熟一些,方便工作。”

    “大哥喜欢你留直发,那样很清纯,很娇媚,像个小精灵,仅属于他的小精灵。”看到她眼中渐渐露出困惑之色,他稍作停顿,补充道,“对了,这些是大哥跟我说的。”

    眼中困惑慢慢转成悲哀与痛楚,凌语芊唇角倏忽一扯,苦涩地呢喃,“我也喜欢他永远陪在我身边,可惜,他没有。”

    俊美绝伦的容颜,僵住,彼此间,安静了下来。

    “熠叔叔,你真的是熠叔叔吗?是我出生的时候,一直陪在妈咪身边,给妈咪打气的熠叔叔?”琰琰总算发话,小家伙心情平复下来,慢慢接受了事实。

    高大的身影越发僵直,灼热的视线缓缓地从凌语芊身上抽离,转向旁边的小人儿,面露微笑,“是的,想不到琰琰这么大了,对了,今天好像是琰琰生日呢,生日快乐!”

    他从黑色大衣的口袋掏出一只盒子,递到琰琰的面前。

    琰琰依旧先朝凌语芊看过来,等待凌语芊指示,这次,凌语芊没叫他接,沉吟数秒后,自个儿伸出手,直接接过礼物,待看清楚,心头不禁又是一震抖。

    他给琰琰买的礼物竟然是……奥特蛋!

    这是一种类似变形金刚的玩具,外形是一颗蛋,但可以变形成奥特曼与怪兽,故又被称作奥特蛋。

    这个玩具,是贺煜曾经答应过琰琰,等琰琰生日的时候送给琰琰的礼物。

    琰琰也已看到礼物,忍不住兴奋大喊,“哇,是奥特蛋耶,熠叔叔你怎么知道琰琰喜欢这个,难道也是爹地告诉你的吗?”

    迎着琰琰一脸惊奇的样子,又瞧了瞧凌语芊满眼迷惑状,贺熠抿了抿唇,做出解释,“大哥跟我说过琰琰喜欢这种玩具,我托人在日本买的。”

    贺煜跟他说的?又是贺煜说的?凌语芊无意识地呢喃出声,“看来,他很喜欢跟你说话?!”

    “是……是我主动问他的。”贺熠继续解释着,从她手中拿回玩具,递给琰琰。

    琰琰迫不及待地拆开包装,掏出一只扭转起来,很快就变成一个奥特曼,还高举起来炫耀给贺熠看,同时,不忘对贺熠道谢。

    “熠叔叔,谢谢你的礼物,琰琰太喜欢了,超级喜欢!爹地去了另一个世界,琰琰还以为不会再收到这样的礼物,想不到熠叔叔实现了琰琰的梦想,琰琰好感动,真的好感动。”

    俊俏的小脸因为兴奋而发光,又因感动而发热,贺熠默默看着,情不自禁地抬起手朝他脸上摸去,那一寸寸稚嫩的肌肤好比铁炉里发红的铁块,狂热烤炙着他粗粝的指腹,使他直颤抖,直哆嗦,甚至连身体也震动起来。

    滴~~滴~~

    忽然间,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作响,把所有人的神智都唤了回来。

    凌语芊摸索向自己的手袋,找出正在响个不停的手机,按下接听键。

    是尚东瑞打来,趁着家族聚会中途稍作休息的空档,找她聊天。

    “你和琰琰还在灯会上吗?今晚有什么收获?”磁性的嗓音仍是喜悦中带着温柔。

    凌语芊略作停顿,回道,“他参加很多灯谜活动,会的不会的都参加了,我们被罚吃了很多辣酱。”

    “真的吗?小子真调皮,早知道我陪你们一起啦,又或者,你应该打电话问我,让我来杀他们个片……片甲不剩!”

    片甲不剩?

    凌语即时窃笑一下,揶揄,“你中文都没认识透,那些诗词未必行吧。”

    “我脑子是装不了那么多中文,但我有电脑啊,百科全书,一搜索什么都有的!”

    呵呵……

    凌语芊又是忍不住微扬一下唇角,但笑着笑着忽觉身侧有两道东西仿佛利剑一般直射过来,只见贺熠目光如炬紧盯着她,让她心头莫名一慌,脸上的笑也瞬间凝固了,急忙对尚东瑞辞别,“Nilson,我有事,先挂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尚东瑞也觉察到了她的异样。

    “呃……没什么,只是……旁边准备放焰火,琰琰想看。我迟点再给你打电话,不,明天回公司再说了,拜拜!”话毕,她立刻挂线,然后,看向贺熠,见他还是眼神炽热地瞪着自己,整个心便又抑不住的慌乱。

    凌语芊,你这是干吗了,与同事聊聊电话而已,为啥一副做错事的样子,而且,眼前这个人是贺熠,温润如玉的贺熠,从不会伤害你的贺熠,故你根本没必要慌,没必要忐忑不安的。

    尽管她在心里不断自我安抚,胸口却还是无法克制地砰砰直跳,心跳得越发急促,还猛然生起一股想逃的念头。

    不过,被贺熠及时阻止,深邃的鹰眸不再似先前的炽热,嗓音也很是平缓,“好久不见,找个地方坐下聊聊?”

    呃……

    凌语芊明显犹豫。

    琰琰插了一句,“妈咪,咱们去吃宵夜吧,您说过这里有间糖水店的东西很好吃,今晚会带琰琰吃,既然熠叔叔送我生日礼物,咱们不妨礼尚往来,请熠叔叔吃宵夜。”

    “琰琰真乖,果然是个好孩子。”贺熠摸了摸琰琰的小脑袋,继续看着凌语芊。

    凌语芊不好再推辞,结果,在琰琰挽住她的手臂后,便也心不在焉地迈起脚步,往前走去。

    大约两分钟后,他们在一间糖水店内坐下,店不大,但很热闹,他们的位子,靠角落的。

    彼此都点好东西,凌语芊依然无法平静下来,回避着贺熠的目光,视线丝毫不敢偏移,牢牢锁定琰琰身上。

    少顷,贺熠意味深长地叹出一口气,“语芊,你变了!”

    嗯?变了?有吗?

    凌语芊终于转首,再度对上他。

    “刚才与你谈电话的那个人是谁?对你很重要吗?看你笑得那么开心。”

    呃~~

    有吗?她是觉得尚东瑞说的话很搞笑,故忍不住……不过,她并没有很开心地笑啊,有那么明显吗?

    “他是谁?”贺熠继续问,眼神恢复先前那种狂热,还隐隐散发着一种凌厉,让人忍不住慌乱,失措。

    “他……他……”凌语芊结结巴巴,支支吾吾,数秒,又马上停下,娥眉本能地蹙起,俏脸微愠。他……他这是什么表情,还有,自己又是怎么了?为啥感觉犯了错似的!

    琰琰在一边看着,想起某件令他特不爽的事,于是自作主张地相告,“那个人叫海龟叔叔,他是妈咪公司的同事,特别喜欢妈咪,今天还不经允许就偷偷亲了妈咪的嘴唇呢!”

    “琰琰!”凌语芊俏脸一囧,急忙冲琰琰轻喝了一声。

    小家伙鼓起两腮,仍然一副不悦状。

    贺熠则耐人寻味地哼了一句,“我以为你对大哥的爱是至死不渝呢,想不到这么快就移情别恋,和别的男人好上。”

    什么?什么移情别恋,和别的男人好上?他说什么呀!还有,一年多不见,他咋变得尖酸刻薄了!

    凌语芊越想越羞恼,不禁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端起服务员刚刚呈上的糖水,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结果,噎到了!

    咳~~咳~~

    她不停地咳,咳到脸都红了,期间,感觉有只大手伸了过来,轻轻拍打着她的脊背,另一只手拿着纸巾,小心翼翼地拭擦着她的唇角,下巴。

    咳~咳~嗯~

    最后发出几声轻咳,凌语芊随即亲自接过纸巾,抹了抹嘴,抬起头来,正好看到了贺熠布满关切焦急的神色。

    “对……对不起。”微微一怔过后,凌语芊道歉,为刚才对他的生气。

    他神色略微一定,低问,“没事了吧?”

    “嗯,没事了。”凌语芊坐直身子,继续凝视着他,把话题转到他身上,“对了,贺燿说你碰上大麻烦,都解决了吗?”

    炯亮的眸子飞速地晃了一晃,他娓娓道出他的情况来,他说,官场黑暗,尔虞我诈,他被人陷害,在一次追捕行动中遭困于金山角一带,因为某种原因,国家得封锁这个消息,故他父母一直没跟外界说,连对远在G市的贺家也缄口不提,直到上个月,他才回到中国,今天元宵节,心血来潮独自出来走走,没想到在灯会遇上她。

    原来如此!想不到具体情况竟是这样!这一年多,他竟然经历了这样的际遇!幸好有惊无险,他还能死里逃生,与贺煜相比,他算是幸运的。

    听到这样的述说,凌语芊并没任何怀疑,只因他给她的信任度素来都是极高的,故她认定了他不会对她撒谎,而且,他也没必要对她撒谎的不是吗?除非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为没有营救贺煜而脱罪。

    不过,这样的情况不会存在,他不是这样的人,假如他非无能为力,断然不会见死不救,他深知贺煜对她的重要性,只要有一线生机,都会竭尽全力去帮她的。这也是为什么当初贺一航跟她说过有事可以找四叔,可她一直没去找,即便想了解贺熠的情况,也没想过去问。她觉得,根据贺熠对她的情谊,除非无能为力,否则一定会主动来找她,他没来,肯定是不方便,既然他不方便,她就更不应该去增添麻烦,何况贺煜已死,再做什么都无补于事。

    “对了,你呢,这些日子你过得还好吗,很抱歉,没能在你最艰难的时期陪在你身边,让你受苦了。”他反过来问她,言语间含着双层意义。

    凌语芊心痛再起,但很快又被她忍住,苦涩地回道,“那段时间,确实很苦,很难熬,但总算都过去了。我妈去世了,薇薇下落不明,我现在万尚腾达集团工作,琰琰在公司专属的职工幼儿园读书,大家都还行,还算OK!”

    曾经令她痛不欲生的一个个噩耗,即便现在只需一想还是痛彻心扉的过往,她没有流泪哭诉,只轻描淡述几句就交代完毕,然后,看时间差不多了,提出要回家了。

    她真的变了,变得出乎意料,变得很坚强,却更让人心疼。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想抚上那充满哀切却绝美如昔的容颜,可最终,还是忍住,改为传召侍应,买了单,陪她们走出糖水店。

    整条大街仍然热闹非凡,凌语芊牵着琰琰走,他则立在琰琰的右侧,与她们并排而行,直想就这样走下去,然而,再长的路终究有尽头,大约二十分钟后,她们到达公路旁。

    “不如,不如我……”感受到她即将离去,他心如刀绞般的难受,不顾一切准备提出送她们走,不料他手机恰好响起,接下来的谈话浇灭了他理智暂失的火苗。

    “兄弟,适可而止吧!”轩辕彻打来的电话,把他拉回了某个现实世界。

    握住手机的大手,力度蓦然加大,一根根手指上,都几乎要露出青筋来。

    “跟了一整天,已经够了,超出额度了,你再这样下去会弄巧成拙,我三叔的脾性我很了解,他做起事来六亲不认,何况你与他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

    “嗯,知道了。”他终于给那边回了过去,手也逐渐松开来。

    期间,凌语芊已截到计程车,待他挂断电话,她与他辞别。

    “熠叔叔,再见喽,你有空记得找琰琰玩哦,你也可以去咱们家做客,妈咪会做很多好吃的东西给你吃的。”琰琰也扬起手中的礼物,再次感谢。

    宽大的手掌,在琰琰头上宠溺地揉了一把,贺熠低吟着,“乖,要听妈咪的话,别惹妈咪生气知道吗?”

    “嗯,会的!”

    性感的薄唇欣慰而会心地抿了一下,贺熠视线重返凌语芊那,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眸色很深,很沉,很复杂,而且,如烈火般灼热。

    凌语芊下意识地别开脸,讷讷地道,“走了,你也路上小心。”

    然后,没再看他,低垂着头,带琰琰坐进计程车内。

    “熠叔叔,再见!”车子缓缓前行,琰琰摇晃着小手儿,做出最后的辞别。

    凌语芊则直看着前方,面容保持淡定而从容,待再也感觉不到那如刀芒般令她极不自在的眼神后,紧绷的身子总算慢慢舒展开来,同时,下意识地呼出一口气。

    “妈咪,你刚才为啥都不看熠叔叔?你是不是生熠叔叔的气呀?”小家伙真善于观察,发觉到了凌语芊的异样。

    凌语芊一怔,迎着他困惑不解的眼神,快速摇头,“没,妈咪怎么会生熠叔叔的气,妈咪有看他呀,有跟他说再见啊。”

    “是吗?”

    “当然!”

    “哦——”琰琰拉长尾音,接着,便也不再执着于此事,严肃的小脸忽然再次兴奋洋溢,“妈咪,熠叔叔好像很疼琰琰哦,那以后我们是不是可以经常看到熠叔叔?啊,对了,你好像还没跟熠叔叔要电话号码呢!司机伯伯,请你停车,不,回头,回去刚才的地方,快!”

    凌语芊急忙拥住他,对他同时也对司机道,“不用,不用回去,熠叔叔应该也走了。”

    “那怎么办?咱们来北京这么久,难得与熠叔叔遇上,这机会多难得。”小家伙顿时皱起小脸,悲愁又懊恼。

    “没事,没事的,以前熠叔叔不在北京,才没找我们,现在回来了,我们会再见面的。”

    “真的吗?可是……妈咪,我总觉得熠叔叔有点儿古怪,他和妈咪说话的气氛很不对,他也没主动留下电话,会不会是不想再与我们见面?就像爷爷奶奶那样?”稚嫩的童音逐渐呈现哭意,小脸儿愈加可怜兮兮。

    “没,当然不是!”凌语芊则心如刀割,将他抱得更紧,“妈咪与他真的没事,他一时忘了给电话号码而已,他当然不会像爷爷奶奶那样,否则,他不会记住琰琰的生日,不会给琰琰送这么棒的礼物,对了,叔叔送的礼物呢?琰琰要不要再拿出来玩玩?奥特蛋,非常扭蛋,还能变成怪兽哦。”

    听到此,琰琰略略放心,而后,真的拿出奥特蛋玩弄起来,且逐渐投入。

    凌语芊温柔怜爱地抚着他的小脊背,边看着他玩,思绪不自觉地飘开,飘远,回到今晚的情景上。

    不错,她与贺熠之间确实有点异样,只因她觉得他变了。到底是她心理作怪呢,又或他真变了?他的思想,行为,都与以前不同,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因为这次经历的生死一劫吗?又或者,这就是他的本性?之前他对她呈现的一面是特意的?

    她潜意识里躲避他,没问他要电话不出奇,但他呢?为啥也没提到交换手机号码?还有一件事,他怎会随身带着琰琰的礼物,怎知道她和琰琰今晚参加灯会,还与他碰上?

    越想,凌语芊越觉得古怪,想不明白的事情也越来越多,求知欲于是促使她继续思索,直到最后,脑子几乎要爆炸。

    幸好,车子停下来了,琰琰呼唤她,说目的地到了。

    忍住脑子的隐隐作痛,凌语芊掏钱,付费,带琰琰下车,借着清新冰冷的空气舒缓一下脑海的纷乱,而当她走到小区门口,见到那抹异常熟悉的人影,霎时又重重地震住。

    ------题外话------

    感谢各位亲们的月票,钻石,鲜花等支持,么么哒!无限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