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21 爱你爱到无极限

021 爱你爱到无极限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随着元宵节的过去,新春假期也正式结束,一切皆回到了正常的轨道,琰琰开始上学,凌语芊开始上班,翌日早晨,尽管母子俩都没睡够,但还是及时起了床,不过,有个人比她们更早,那便是褚飞,他还亲自为她们煮好了早餐。

    “太棒了,很久没吃过荷包蛋,褚飞舅舅辛苦了,谢谢!”琰琰欢呼完毕,迫不及待地品尝起来。

    褚飞回他宠溺一笑,将早已准备好的解酒茶,推到凌语芊的面前。

    凌语芊怔了怔,便也端起来,乖乖喝掉,然后,谈及工作方面,“你想先适应一段时间呢,或尽快去公司报到?你第一次来北京,要不要先去逛逛?故宫,长城,哦,对了,我答应过当你导游的,但是……最近刚好有个项目要跟进,周中我会比较忙,只能周末抽出时间陪你。”

    “那不用了,我先去上班吧,你忙,我正好可以帮你。”褚飞想也不想便做出决定,“反正这些景点又不会跑掉,咱们可以迟点去,旅游观光必须得无牵无挂才好玩,否则心里老记着工作,不尽兴!”

    凌语芊听罢,下意识地点点头,美目流盼,情意潆绕,赞许地凝视着他。

    褚飞也会心一笑,用眼神与她默默交汇,星眸越来越炯亮。

    经过昨晚的剖心倾诉,两人可谓同病相怜,无形间生起一种惺惺相惜,彼此在对方心中的定位也随之变得更深,更牢固了。

    早餐过后,三人一起出门,先送琰琰到幼儿园,凌语芊再带着褚飞回公司,直达顶楼找尚弘历。

    犀利精明的目光先是盯着褚飞打量了片刻,尚弘历吩咐凌语芊暂且到外面稍候,留下褚飞面谈,完后,又让褚飞出去等,把凌语芊叫进来。

    “怎样,还行吗?”凌语芊迫不及待地询问结果,语气难掩紧张。

    瞧见她那素来淡定的容颜难得呈现急促之色,尚弘历不禁也意味深长地反问了一句,“你觉得呢?”

    “呃,很不错,他在校成绩很好,实践经验也丰富,刻苦耐劳,品性良好,这样的人才只要好好培养,定能做出一番大作为。”凌语芊如实告知心中想法和看法,眼中依然期盼万分。

    尚弘历也不多犹豫,马上给出肯定的答复,“行,听你的,让他随时可以上班。”

    “啊,真的?”凌语芊反而有点震住了。

    尚弘历又是耐人寻味地笑了笑,“怎么了,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嗯,是的,但……但是……”

    “放心吧,我信得过你的眼光,就像当初信任你一样,你瞧,当初我把你带回来,如今才短短一年多,你就为我创造了这么多价值,故你说啊,我凭啥不相信你?”说话间,尚弘历语气难掩欣赏和钦佩。

    凌语芊不禁也粲齿一笑,由衷得说出一声谢谢。

    尚弘历神色逐渐转为复杂,望着她,出其不意地问,“听说你前阵子又助养了两个小孩?”

    凌语芊哦了一下,解释,“他们都是那场地震的遗孤,我见自己经济尚可,略表心意。”

    “呵呵,你这还叫略表心意啊,对了,要不要我给你加工资?”

    “呃,不用,暂时我还能负担。”

    尚弘历唇角轻轻一勾,又是耐人寻味的语气,“钱这东西真的非常管用,不但坏人需要它,好人也需要它,不但做坏事要用到它,做好事更是得要它,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你这种活法很不错,好好干,赚到钱继续做一些有意义的事,回馈社会,积善积德,不枉此生。”

    凌语芊笑容转为谦逊,微微颌首,见尚弘历没其他指示,于是告退,迫不及待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褚飞。

    得知自己被录取,褚飞相当高兴,且郑重又敬仰地跟凌语芊道谢。

    凌语芊摇摇头,示意他不用客气,“这是你自己争取的,接下来还要继续努力,我等着看你发光发亮!”

    “Yes,Madam!”褚飞跟她做了一个遵命的手势,恢复以往的淘气和顽皮。

    凌语芊回他一笑,事不宜迟带他人事部办理入职手续,然后,回企划部。

    经过这一年多的奋斗,她由原先的高级职员变成企划部总监,算是这个部门最高职位的,褚飞则将以她的特别助理隶属她的手下。

    对于部门忽然空降一个人物下来,同事们都窃窃私语,议论纷纷,凌语芊秉承沉静淡雅的性格,不加理会,然而,有一个人她倒是无法撇开和忽略。

    尚东瑞也收到这个大消息,等不及中午休息时间,很快就跑到凌语芊的办公室,俊颜一垮,眼神十分幽怨地瞅着凌语芊,开门见山,“小芊芊,据说你安排了一个熟人进来工作,还担任你的特别助理。”

    “是董事长安排的,不是我!”

    “呃……好吧。我还听说,他和你是老乡,他就住在你那里,为什么你之前没跟我说过,昨天咱俩还见面了,你竟然都不跟我说。”

    听说?呵呵,她猜,他估计是查问的吧!

    眉心不自觉地蹙了一下,凌语芊维持着漫不经心,“你又不是董事长,我没必要样样跟你报告吧。”

    “呃……虽然我不是董事长,但董事长是我爸!”

    噗——凌语芊翻了翻白眼。

    期间,尚东瑞如猴子般,越过办公桌,出其不意地闪到她的身旁,贴着她的耳朵低吟,“好了,我是觉得,凭咱俩的关系,我应该提前知道。”

    温热的气息一下下地喷洒在耳窝内,凌语芊即时浑身变得不自在起来,本能地歪头,侧身,与他拉开距离。

    尚东瑞锲而不舍,修长的身躯随之趋近过去,投出一个威力十足的炸弹,“小芊芊,嫁给我好吗?你嫁给我,就可以理所当然地成为一个幸福快乐的小妻子,而且,还能让那些诋毁你的谣言不攻自破,所以,嫁给我吧!”

    凌语芊本是不停躲避的身子,像是被雷电轰过,瞬间僵硬,数秒后,迅速站起身,喊出一句,“我……急,去一下洗手间!”

    话音刚落,她人也冲出了办公室外,一直快速地跑,进到厕所里面才缓了一口气。

    并没有真的蹲下小解,她一动不动地呆立在小小的侧格里面,思绪回到方才的情景上。内心唏嘘不断。

    这个尚东瑞,干嘛总喜欢突然袭击,语不惊人死不休,之前,是扬言追她,现在,直奔结婚,她和他才认识多久,才了解多少,男女朋友都谈不上,还结婚?

    沙猪!

    她重重呼出一口气的同时,不禁在心里暗啐了一把,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交谈声,交谈声一开始就提到了她的名字。

    “你们知道吗,听说企划部的凌总监招了一个自己人进来,是个男生,很高,很帅呢。”声音很甜美,一听便知是个花痴。

    “不是吧?当初她自己不就是靠关系进来的吗,现在又用这种旁门左道?”另一个女人即时尖叫出来,难以接受的语气带着愤愤不平,“想我们都是千辛万苦,破五关暂六将才考进来,她竟然可以这样,简直没天理!”

    “哎呀,你气什么气,咱们是谁,怎能跟她比,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和董事长是啥关系。”第三个人接话,果然是三个女人一台戏。

    “什么关系,不就是狐狸精一个嘛,长得漂亮很了不起吗?”

    “对了,凌总监确实是董事长的情人吗?我怎么看也看不出来呢,而且,她都有儿子了,她还很疼儿子,言情小说里面经常说,想知道女主角有多爱男主角,看她多疼儿子就行,故我觉得她不是那样的人,而且,她为人挺好的,气质内涵兼备,根本就不像是狐狸精。”声音甜美的女孩,忍不住维护了一下。

    立刻地,遭到了反驳,“屁话!狐狸精还把字刻在额头上让大家鄙视吗?我看你是被小说毒害了,你不知道小说都是骗人的吗?她那儿子,谁知道哪来的,要是正常结婚生子,又怎会独自一人抚养?我看啊,她儿子要么是来历不明的野种,要么是不知道从哪捡来的,总之,她就是一个靠美色上位的货,当年董事长去了一趟G市,就把她带回来,一进公司就是高级职员,短短一年便爬到总监这个位置,就算男子也没这么大能耐,所以,不是靠美色,那靠什么?”

    “但我也听说当时是靠她自己努力得来的,她每天都加班到很晚,甚至通宵达旦。”

    “加班又怎样?谁规定加班就是在工作?说不定在加班陪董事长嘿咻呢。”

    “还有,董事长的小儿子好像在追她,假如凌总监真如大家说的那样,董事长的儿子不可能还喜欢她的。”

    “还不是色心作祟!哪个男人不喜欢妖媚的女人,特别是这些二世祖,只想上得爽,才不管是不是父亲穿过的破鞋,古代不就有皇帝和皇子共享一个女人吗……对了,臭丫头,你一直在维护她,是不是她给了你什么好处?道不同不相为谋,我看你以后还是别跟我们一起,去找她吧,顺便让她给你指导一条平步青云的路子。”

    “呃,你这是什么话,我才不是那种人,我……我就事论事而已。”

    “我看小丫头是相中了人家带来的空降兵了?花痴!那褚飞说不定也跟狐狸芊有一腿,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得了,别浪费口水了,我们走。”

    说话声消停,紧接着门声响起,再过几秒钟后,整个厕所一片沉寂。

    呆在小厕格里的凌语芊已经满面乌云密布,悲愤难言,不过只需一会,她就自我调解了过来,打开厕所的小门,缓缓走到洗手台前,定定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

    打自她进公司,就受到一些古怪甚至不善的眼神,随着她在工作上做出一个个好成绩,流言蜚语也开始四起,特别是她升为企划部总监后,各种诋毁诽谤轰然而上,冷嘲热讽她是靠美色,靠与尚弘历上床才得到总监的位置。

    记得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诋毁和诽谤时,她煞是生气和愤怒,恨不得立刻冲去找她们评理,甚至撕破她们的臭嘴,大声申明自己不是那种人,自己之所以能爬到现在的位置,全是自己的刻苦努力和奋斗得来,而非什么靠关系,靠美色,她才不是尚弘历的情妇!

    然而转念一想,终究忍住了。

    她清楚,在这个世上,永远存在那么一批人,她们自己没能力,却总爱妒忌和眼红,总会找各种理由和借口来诋毁、中伤比她们强的人,故就算她解释了又怎样?那伙别有用心的人还是会继续扭曲她的人格,抹杀她的努力,于是,她决定用忽视,无视,淡定还击她们的中伤和诋毁。结果也如她所料,那些人见伤害不了她,就没再继续,想不到时隔几个月,贱精们又从精神病院溜出来了,还把褚飞扯上,尚东瑞忽然跟自己求婚,估计也是因为听到这些流言蜚语吧。

    想到此,感激之情不禁涌上凌语芊的心头来,当然,并不因此就领取尚东瑞的好意,清者自清,这些诋毁她一路走来遇上不少,从没退缩过,而今,照样不会!

    凌语芊,记住,你是一个打不死的奥特曼,你的人生只为一个人而转,那就是琰琰,除了他,其他人说什么,做什么,都不重要!

    对着镜子,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凌语芊彻底将那些不好的情绪抛之脑后,走出洗手间。

    当天晚上,凌语芊带褚飞和琰琰上馆子,算是给褚飞洗尘,且庆祝他第一天工作。席间聊谈的话题,主要围绕着工作,偶尔会穿插琰琰在幼儿园的情景。

    第一天上班,根据惯例褚飞熟悉公司,熟悉业务,从而也了解到,凌语芊在这间公司肩负重任,发展得非常好,简直让他意想不到,不但在心中默默对凌语芊感到钦佩,且暗暗发誓接下来自己也要加倍努力,与凌语芊并肩作战,双剑合璧,大展宏图,威震整个商界。

    如此美好的梦想,令人只需想想就觉得开心和兴奋,笑容不自觉地流露在褚飞帅气的脸庞上。

    凌语芊见状,不禁好奇地问,“怎么了?有啥高兴事说出来听听呗?今天在工作上碰到什么有趣的事儿?”

    “呃……”褚飞定了定神,看着她绝美精致的容颜,不由更加心驰荡漾,直到凌语芊露出更浓烈的困惑与期待,便也赶忙应道,“没……没什么,就是心里高兴,想到凌姐在公司那么能干,我也觉得自豪。”

    呵呵——

    是吗?

    凌语芊眯了一下媚眼,翘着唇,若有所思地瞅着他,少顷,喊道,“我等着你也让我骄傲和自豪!”

    “一定!一定!”褚飞也立刻变得果断大声起来,以茶代酒,和凌语芊碰杯。

    凌语芊乐于奉陪,琰琰自是不错过,三人高高兴兴,欢欢乐乐,吃完饭后还到附近闲逛一番,到了十点钟才回住处。

    因为褚飞的到来,凌语芊生活上略微起了变化,他知道她的心结,总会想方设法减轻或排除她的悲愁,他还肩负起督促的作用,控制她借酒消愁。

    每到这个时候,凌语芊都会抱怨他是管家婆,扬言有空了就去找个房子让他搬出去,但实际上,她只讲不做。

    她潜意识里已经习惯了他的陪伴,习惯每天早上起床后,餐桌上摆满热腾腾的早餐,习惯她工作太忙或有应酬时,不用担心琰琰没人陪伴,习惯了偶尔在阳台上为过去哀切悼念悲伤时,有他开解她,安慰她,呵护她。因此,即便公司里流言再起,中伤她私生活淫luan,不但在公司勾引尚弘历父子,还在家中养个小白脸,她都继续置之不理,一笑而过。

    倒是褚飞,随着在公司工作的时间越长,他也听闻到了一些工作以外的八卦,譬如,凌语芊的私生活。

    他一听这些流言蜚语就知道那是赤果裸的诽谤和中伤,不禁义愤填膺,恨不得将那些谣言散播者拉去毙了,同时,他也为凌语芊感到心疼和担心,可渐渐地,他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凌语芊似乎不把这当一回事,她还很平静地跟他讲,嘴巴长在别人脸上,我们无权去管制,我们能做的就是管好自己,笑到最后的那个,才是最终的赢家。

    望着她淡定从容,冷然镇定的样子,他心潮澎湃,翻滚不已,其中,不自觉地生起一股钦佩,她真的变了,又或者,她原本就是这样?她的外表,看起来娇娇弱弱,但骨子里是一种惊人的坚强和刚烈,比男人还刚烈的坚强,于是乎,他也慢慢放下这事,照她说的那样,两耳不闻窗外事,一番心思全投注在工作上,与她一起拼搏,奋斗,成功。

    不过,公司的谣言虽然影响不了凌语芊,但她其实还是有个心结,那便是贺熠。

    打自与贺熠元宵节见面后,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他没再出现过,令她不禁怀疑那天晚上到底是不是个幻觉,是不是一场梦,然而,琰琰整天拿着玩的奥特蛋告诉她,那不是梦,那是真切经历过的情景,琰琰还不时地问她,为什么贺熠叔叔没有再来找她们,且再次苦着小脸,后悔纠结当初忘了跟他要联系电话。

    其实,真要和贺熠联系上,并非只能通过电话,她还可以直接找上门去的。

    当年她与贺煜来北京旅游时,曾经去过四叔四婶的家,她记得他们的住所叫什么花园在哪栋哪个套间,可她没这样做,因为她不确定贺熠是否欢迎自己去,元宵节见面的时候,彼此相处不是很欢,他一个劲地说她变了,她何尝不觉得他怪怪的,故她更加笃定,他是不想再与她有所交集了。

    不过,就在她努力说服自己把这件事放下、把他放下时,他又一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而且,还是以这种出乎意料的情况,这种令人震惊的身份!

    这天,她刚回公司不久,接到尚弘历的电话,说是有个美国投资公司的代表来访问,他想她一起参与见面。

    在工作上,尚弘历很器重她,这样的见面会以往也有不少,凌语芊于是并不觉得有啥不妥,稍作准备后,来到顶楼的会议室,然而,待她看清楚那个所谓的投资代表时,即时如遭雷电劈中,震得浑身动弹不得。

    王塑首先发觉她的异样,小声低喊,“Yolanda,你咋了?没事吧?”

    紧接着,尚弘历也做声,却是开了一个玩笑,“小凌,还愣着做啥,该不会也被贺总裁俊美绝伦的外表吸引了吧?”

    贺总裁?

    凌语芊美目瞪得更大,他……他不是检察官吗?几时变成总裁了?这画面,确定不是梦?人常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自己这段时间已经把他放下了哦,已经没去再纠结他,不应该梦到他才对啊。

    苦恼震惊间,凌语芊那仿佛被钉在地上的双脚总算能开始移动,整个人像是飘着走,一步步地朝他们靠近,坐下的位置正好就在贺熠的对面。

    不错,这个所谓的投资代表,是贺熠,竟然是贺熠!

    “贺总,这是我们企划部总监凌语芊小姐,别瞧凌小姐年纪轻轻,才华可了得呢,年中为咱们公司创造了不少价值的,所以,大事小事我都喜欢让她帮忙,因为有她参与,我压根不用担心。难得贵公司赏识我万尚集团,作为集团的领头,我也必须拿出诚意,现就把我最得力的左右手介绍给贺总。”尚弘历已经切入正题,开始了生意人的场面话。

    贺熠一副似笑非笑、高深莫测的样子,先是看了看王塑,紧接着,目光停驻在凌语芊的身上。

    凌语芊心头猛地又是轻轻一颤,但很快,强挤出一抹笑来,回他一个客气友善的表情式问候,然后,暗暗审视着他。

    谁知他却是一个劲地盯着她看,眼神越发复杂和难懂,而且,越来越狂热,使她不禁想起元宵夜,他也是这样盯着她,似乎要把她看穿看透,无奈中,她唯有选择回避,急忙低头看向桌面的文件,那里,正是关于他的资料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