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22 翻云覆雨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美国ACE投资集团中国分部

    执行总裁贺熠先生

    果然是他!

    他不是当检察官的吗?几时弃政从商了?还担任这么重要高级的职位。对了,元宵节那天晚上,他明明说过之前一直流放在金三角,去年底才回北京,怎会短短时间内就改了行,还混得这么给力?

    整个见面会上,凌语芊都在反复翻阅资料,苦苦地冥思,至于大伙在谈些什么,她已听不到,就那样陷入自己的追索沉思世界,直到肩膀上传来轻轻一拍,她才回过神来。

    见面会结束了,投资代表要走了,五个人,十只眼睛,都在诧异困惑地看着她。

    “丫头敢情昨晚又熬夜追剧了?好吧,虽说老板我器重你,但也要给你限制一下,以后只能周末追剧,周中时间就看看新闻好了,知道吗?”尚弘历半认真半玩笑地批评了她一下,话毕视线重返贺熠那,热情的嗓音略显歉意,“贺总,她平时不是这样的,我跟你保证,下次见面会还你一个干练精明的俏佳人,来,我送你出去。”

    贺熠性感的薄唇微微一勾,对凌语芊留下耐人寻味的一瞥,二话不说朝门口走去,高大劲拔的身躯是那么的巍然挺立,修长有力的双腿是那么的优雅昂然,全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种不容忽视的强悍气息。

    紧接着,尚弘历也出去了,王塑则陪同贺熠带来的助理,加上负责笔记的秘书,五个人就那样陆续走出门外,偌大的会议室,最终只剩凌语芊一个。

    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她脑海尽是贺熠的身影,是他炙热锋利却又高深莫测的眼神,一会,想到什么似的,抱起文件也急忙冲出去,跑回自己的办公室,打开网页搜索关于美国ACE投资集团的讯息。

    没错,这间公司是存在的,他这个中国分部执行总裁也是存在的,这个美国集团,财力雄厚,专门从事投资生意,项目涉及世界各地,在中国也已经有好几个,如今相中万尚集团,纯属巧合呢?又或者,他知道自己在这里工作?但她记得,她并没有跟他提过她的工作。

    当然,最让她混乱和头疼的,还是他为何忽然变成了一个商人!他为何不事先跟她说真话!

    哎呀!

    哎呀!

    凌语芊苦恼万分地抓着头,几乎要把头发给扯了下来,却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正好,她的内线电话响起,尚弘历找她。

    噢,一定是为她刚才在见面会上表现神思恍惚,心不在焉的事了!

    凌语芊不禁又是一阵叫苦,但还是硬着头皮,来到尚弘历的办公室,反正,她也想试试能否从尚弘历口中得到一些信息。

    “小凌,你是不是认识贺熠?”直截了当素来都是尚弘历的作风,刚才在会议室那样说,不过是他编的一个借口,他自是不会真的认为她忽然反常是由于贺熠长得太帅,会议上开小差是因为昨晚追剧追通宵。

    “小凌啊……”

    得不到凌语芊的反应,尚弘历不由提高嗓音再喊一次,困惑的眸子略带狐疑地审视着她,“你这是怎么了,平时天塌下来你都能保持镇静,你跟这个贺熠,到底怎么回事?”

    “呃……是……是这样子的,我以前认识一个人,长得与他有点像,所以……我以为是他呢。”凌语芊总算回复,撒了一个谎。

    “长得很像?有那么像吗?那个人是你朋友?很要好的朋友?可我看他并不认识你的样子。”

    “谈不上是朋友,就是在工作上认识的。我当时乍一看,一下子晃不过来,对不起!”凌语芊继续瞎扯,道歉。

    “没事。”尚弘历抬了抬手,依然一脸思忖。

    数秒,凌语芊再发话,开始打听消息,“对了董事长,这人是你头一次认识呢?又或者之前就见过了?”

    “上个月在经济商业会认识,得知他是专门从事投资,而我们公司正好有个开发项目,于是想彼此合作。”尚弘历答罢,也继续问,“你确定和你之前认识的那个人很像?他是做什么的?CEA在美国属于很大的集团,贺熠能担任中国区负责人,看来在这方面很得力,对了,你真想知道的话,我帮你查查。”

    “呃,不用,我随口问问而已,我想他应该不是我说的那个人,否则像你说的,也会主动跟我打招呼了。世界之大,人有相似,应该是我认错了。”

    尚弘历略作停顿,颌了颌首,“没关系,反正我们对每个合作对象都会详细查探评估一番,我要是找到任何相关资料,顺便跟你说说。”

    “哦,好,谢谢董事长。”

    “那你回去工作吧,这次的项目比较大,投资商也不好找,难得碰到CEA这个大集团,我们得把握好机会,你找王塑再探讨探讨企划书的细节,看看还有什么需要完善的,最好能成功。”

    “嗯,是!”凌语芊身子微躬,对他行了一个告退礼,离去。

    尚弘历目送着她,神情逐渐转变,满眼复杂,满腹思忖……

    接下来,凌语芊还是无法平静,不但与王塑谈公事期间偶尔开小差,回到自己办公室后,更是全部精力投在贺熠身上,后来,还拿出贺熠的名片,拨通上面的号码。

    接电话的人是他的女秘书,说贺熠正在开会,公事公办地询问有何事找贺熠,凌语芊没多说,回了一声谢谢就挂断电话,再过一小时后,直接拨打贺熠的手机,可惜没人接听状态,她只好再次打给秘书,跟秘书留下自己的名字,拜托秘书让贺熠给她回电,谁知到了她下班,都还没贺熠的消息,一度令她怀疑会不会是自己看错人了,可事实证明,那根本就是贺熠,故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不想与她再有关联!

    坏蛋哦,怎么会变成这样?以前的他多好,多热情,多体贴,咋忽然间就性情大变了?为什么呢!

    令人发狂的问题,就那样纠缠着她,害她回到家中还为之困扰,褚飞早留意到了,忍不住问她怎么回事,起初,她不肯说,几天下来她还是无法从中摆脱,褚飞又追问得紧,她自己也想找个人分析情况,终于告知实情。

    褚飞听后,震惊之余纳闷不已,也想不明白贺熠为什么放着自己喜欢的检察官职业不做,而跑去混商界,另外,褚飞还否认了凌语芊的某个想法,认为既然贺熠有心送礼物给琰琰,那说明很疼琰琰,对她不查不问应该有原因,或者,是有什么误会,提议她应该去找贺熠的父母问个究竟。

    凌语芊本来也想过这样,如今褚飞提到,于是决定下来,第二天刚好周末,她吃完早餐后,带琰琰出门,凭着记忆来到贺一杰的住处。

    幸好他们并没搬迁,只是,对她的忽然来访,感觉有点儿意外。

    绝美的容颜挂着淡淡一抹笑,凌语芊教导琰琰跟他们问好,“琰琰,来,叫四叔公,四婶婆。”

    琰琰很乖巧地照办,贺一杰夫妇不由也回过神来,把她们迎接进屋。

    大概是因为生活在外地,且终究是官场中人的缘故吧,贺一杰夫妇并没因为曾经发生过的一连窜事故而对凌语芊表露出任何责怪或讨厌痕迹,依然像以前那样客气友善,加上有个琰琰在,整体气氛尚算融洽。

    寒暄过后,凌语芊事不宜迟把话题转到贺熠身上,美目左右顾盼一下,佯装若无其事地问,“四叔,四婶,贺熠呢?”

    贺一杰夫妇皆面色一变,不作答。

    凌语芊略作沉吟,俏脸呈现严肃和郑重,直截了当地道,“其实今天来,是有件事想跟四叔四婶求证一下。我们公司正跟一个美国投资集团商讨合作,对方的中国分部负责人,竟然是贺熠。”

    听到此,贺一杰夫妇眸色又是重重一闪晃,面面相觑。

    “四叔,四婶,这到底怎么回事,贺熠不是在最高人民法院任职的吗?为什么忽然下海了?还当起那么大公司的负责人?”凌语芊逐渐变得急促起来,见他们久久都没解答,于是把元宵节与贺熠见过面的情景告知,还说出了她心中的疑惑,言语神情间尽显担忧和关切,最后,用恳求的语气希望他们能告诉她真实的情况。

    结果,贺一杰便也不再隐瞒,如她所愿说出实情。

    事儿,真的有古怪!

    贺熠果然不当检察官了,他把最高人民法院炒了!上次那件事故,他觉得是内部的人陷害嫁祸他,于是请求上头给个说法,还他公道,可惜无法如愿,他一气之下辞职不干了,至于为啥短短时间内就能变成美国CAE投资集团的中国分部负责人,贺一杰也不清楚,因为无论他怎么问,贺熠都不肯说,只叫他们放心,他不会有事。

    贺一杰夫妇也觉得贺熠变了,但具体怎么变了又说不清楚,只确定,他与之前的贺熠已经大有不同,他们归咎是贺熠大受打击导致性情大变,看到贺熠目前状况不算糟糕,便也没多纠结,打算让时间顺理一切,等时间久了,事情淡了,说不定贺熠会慢慢变回来,经过最近这些事故后,对他们来说贺熠平安无事就是最好的恩赐。

    整件事虽然还有一些疑惑谜团,凌语芊的心结却已解开不少,在贺一杰夫妇的盛情邀请之下,她与琰琰吃了午饭再离开。

    经过这次了解,凌语芊生活工作上恢复了正常,当第二次见到贺熠时,再无任何失魂落魄的迹象,俨如不认识他似的,只纯粹把他当成一个投资商,竭尽全能去展现自己的才华,好争取到他的合作。

    不过呢,生活总是有那么点不如意,尚东瑞不知从哪打听到她与贺熠初次见面时的反常情况,今天得知她陪贺熠到项目开发区参观,他竟然也跑来了,还处处展现对她的占有欲,简直把贺熠当成情敌对待。

    “喂,你干嘛了,别那么幼稚好不好,你这样会给公司造成很大损失的,从事生意这么久,难道你不清楚客户是上帝,投资商是衣食父母吗?哪有你这样的。”趁着贺熠中途走开一阵,凌语芊抓住时机对尚东瑞抱怨出来。

    尚东瑞耸耸肩,不以为然地回道,“衣食父母又怎样,谁要敢抢我女人,就算天皇老子我也照样对他不客气!”

    凌语芊即时翻翻白眼,低吼,“我说了,他没有,他根本就没有,另外,我不是你的女人!”

    “什么没有,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对你有意思!还有,你就是我的女人,是我认定的女人,是我要娶回家的女人。”

    “不是,才不是!”凌语芊越发气急败坏,“尚东瑞,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你要想以后喊我的时候,我还能给你回一下,那么,立刻滚蛋,回公司去!”

    “你……”尚东瑞立刻被她忽然暴怒的样子吓到,然而,好视力瞄到从前方走来的人影时,便什么也不顾,计上心来,大手猛地朝凌语芊的脖颈方向伸去。

    凌语芊见状,本能地喝住,“喂,你干嘛?”

    “别动!有东西,有个虫子在你脖子上,不要动。”

    凌语芊平生最怕这种蠕动动物,一听即时吓得俏脸刷白,且全身僵硬,气也不敢喘了。

    尚东瑞心里不禁暗暗得意一把,瞧那高大气势的人影越走越近,他的手继续别有用意地往前伸,脸也跟着趋近。

    如此举动,自然引起凌语芊的不自在,可一想到脖子上的东西,便也不多抗拒,只希望他速度快点,尽快把那恶心的虫子弄走。

    “别动,就算天塌下来也要保持镇静,否则惊动了它的话,它掉到你衣服内,那就更难赶走了。”

    噢,恶心!

    凌语芊胃里即时一阵强烈的翻滚,身体禁不住哆嗦起来。

    “不是说别动吗,你怎么还抖,快,扶住我,镇定!”尚东瑞的脸已抵达她的眼前,距离她的只有两厘米,嘴唇也快要碰上她的。

    凌语芊更加心惊胆战,整个心思都在虫子那,对其他情况再也没有知觉,尚东瑞叫她扶住他,她就伸手照做,连尚东瑞距离她很近,几乎要吻上她,她也顾不得了。

    形式越来越紧张,气氛则越来越狂热,尚东瑞却迟迟不把虫子拿掉,凌语芊不禁越来越急,急得几乎要崩溃,想问他到底怎么了,忽然身后响起另一个嗓音。

    “凌小姐果然与众不同,出外工作都不忘和情人缠绵亲热,看来两人关系极好,情意极浓呢。”

    是贺熠!

    天!

    凌语芊再也顾不得什么虫子不虫子的,迅速推开尚东瑞,站直身子,回头望向贺熠,即时感觉两支利箭直射过来。

    不错,那根本就是利箭!

    从贺熠眼中发出来的寒芒,俨如锋利的箭头,直插她的身上,他的面部表情也是极其的恐怖吓人!

    “贺总是吧,幸会幸会!都怪我女人太迷人,把我魂魄都勾走了,与她分开半刻都不行,让你见笑了。”尙东瑞很快恢复状态,对贺熠发出进攻,故意令贺熠误会。

    贺熠表情于是更加骇人,凌语芊则羞恼不已,恶狠狠地瞪了尚东瑞一眼,谁知他非但不反省,还冷不防地她面颊啄了一下,深情款款,“我先走,你回到公司再给我电话。”

    然后,不容凌语芊辩驳,给贺熠留下一记挑衅意味的瞥视,阔步离去。

    空旷的广场上,瞬间冷寂,空气里也是说不出凝重和紧张,凌语芊咬唇,皱眉,讪讪然地瞄着贺熠,内心纠结不已,同时,暗暗对那尚东瑞狂骂一百遍,她已慢慢明白过来,脖子上有虫子根本就是瞎扯,尚东瑞真正目的是想跟贺熠示威,果然是个无聊兼幼稚透顶的海龟王八蛋!

    一会,王塑做声了,话题转到工作上,总算略微缓和了一下怪异的氛围,但接下来的情况还是不容乐观,贺熠全程都绷着脸,凌语芊尽量不让自己去看他,却依然不时感觉到他那凌厉的眼神朝她直射过来,几乎想把她宰了似的。

    凌语芊,淡定,务必淡定,再说,你没犯错,没必要紧张和惊慌,就算真的因为尚东瑞,贺熠凭什么用这种眼神看你,他又不是你的谁,顶多,也就是一个好朋友,曾经的好朋友,他现在不都对你冷漠异常了嘛。

    凌语芊不停自我安抚和安慰,奈何就是无法释然和镇定,直到参观行程结束,贺熠已走,她还是无法从中出来,脑海里尽是他那乌云密布的俊容,是那阴鸷冰冷的眸子。

    “Yolanda,你和那个贺总,是不是有啥?”在回公司的路上,王塑忽然对她问了一句。

    凌语芊定了定神,望着王塑,怔愣。

    王塑笑了笑,往下说,“你别笑我多事,我总觉得,你,二少,还有贺总,三人之间像是一个三角关系,争风吃醋。”

    争风吃醋?

    不至于吧!

    “对了,上次我在会议室出现反常的情况,是谁说出去的?尚东瑞怎么知道?”凌语芊反问出某件事。

    王塑先是一怔,赶忙辩解,“不是我,绝对不是我,我不是那种人,你知道的。”

    不是他?难道是尚弘历?可尚弘历也不是那种人,莫非是负责笔记的秘书?又或者,是贺熠自个儿传播出去?

    呃,不可能!

    看来,是那个笔记秘书了,毕竟,八卦是女人的天性!

    凌语芊叹了一口气,手机刚好作响,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她俏脸陡然一变,迅速按下接通键,噼里啪啦地痛骂出来,“尚东瑞,我正式对你宣告,从这一刻起,你已被我拉入黑名单,再也不能靠近我半步,无聊,幼稚,害人精!”

    “小芊芊,咋了?谁惹你生气了?莫非是那个贺熠?”相较她的火爆,他异常的温柔。

    凌语芊更是气急败坏,抓狂大吼,“总之,我不认识你,你别再出现我的面前。”

    “哎哟,你好专制,我不是说过吗,你可以不接受我的爱,但你不能阻止我爱你……”

    “爱你的头?公司那么多女人,你随便抓一个去!”

    “噢,小芊芊,你吃醋了?我不是说过吗,我对她们一点意思都没有,我整颗心只围着你跳,我的身和心都是你的,我发誓!”

    发誓,发誓个毛线!

    这男人,都不知是不是状师转世,每次她总说不过他,所以,不想自己被气得吐血,她选择挂断电话,关机!

    “其实,我觉得你和咱们二少爷挺配的。”王塑看着她,再次开口。

    配?胡扯!

    凌语芊即时回他一记怒瞪,“别和我说话!”

    王塑先是呆然,随即浅笑,摇摇头,真的沉默下来。

    凌语芊继续鼓着两腮,满腹郁闷地看着车外,回到公司后,气消散了不少,本想对无辜的王塑道歉,奈何又说不出口,结果,只能低着头,快速朝自己的办公室奔去……

    是夜,凉风习习,月朗星稀,凌语芊陪琰琰睡着之后,自个来到阳台,手里举着一杯红酒,边细细品尝,边回忆今天的某些情景,又在纠结贺熠为什么会那么生气,而自己又为啥那么在乎他的感觉。

    “凌姐,又不听话了?”蓦然间,一声带着关切的责备从背后响起。

    凌语芊眉心不自觉地皱了一皱,缓缓回头,如期看到褚飞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这个褚飞,他是不是在她身上安装了摄像头,为什么每次她想喝一下酒解闷,他都会及时出现?

    “你这个月喝酒的次数已经超额了,罚你这个周末搞清洁。”褚飞款款走近,准备从她手中拿走酒杯。

    凌语芊本能地抓紧,嗔道,“就一杯而已,由我啦!”

    “一杯也不行,你这样每天一杯,加起来可不少了。”小子态度坚硬,避免继续争执,他干脆自己把酒喝掉。

    凌语芊俏脸更加愁闷,又气又无奈地瞪着他,一会,嘟着小嘴哭诉出来,“人家心情不好嘛!”

    “心情不好就告诉我啊,我早说过的。”

    “可是……”

    “可是什么,来,说吧,又碰上什么事了?工作上出现问题?又或者,被海龟大叔缠住了?”褚飞眸色沉了一沉,语气变得迟疑起来,“听说今天尚东瑞跑去工地和贺熠争风吃醋了?”

    吓?

    “你……你怎么知道?听谁说的?王塑吗?”今天就四个人去工地,贺熠和他的特助,王塑和自己。

    “你别管谁说,你只需告诉我,是不是真有这样的事。”

    凌语芊咬着唇,数秒,如实点了点头,紧接着,又补充,“其实也不算是争风吃醋了,尚东瑞发神经而已,贺熠对我才没那种感觉呢。”

    “那你烦恼什么?这个尙东瑞发疯又不是一天两天,你早见识过了呀。”

    “我……”迎着褚飞期盼真挚的眼神,又想到自己实在纠结痛苦的内心,凌语芊于是不毫无隐瞒地吐出苦水。

    褚飞听罢,陷入沉思。

    “褚飞,你说我为什么会这样,我之所以害怕,是不是担心贺熠会因为这事产生不悦而取消投资?可我又觉得真正不是这样子,还有,其实对贺熠来说,尚东瑞也不算很过分,最多就是给人一个花花公子的印象而已,贺熠为什么会那么生气?”

    “他喜欢你!”褚飞静思片刻,一针见血地说出来。

    喜欢?贺熠喜欢自己?凌语芊像是听到什么骇人听闻的事,瞠目结舌。

    “虽然你是他的嫂子,但随着贺煜的去世,这层关系也就不是那么重要了,人的感情最难以控制,他喜欢你,不出奇。”褚飞继续分析,俨如一个爱情专家。

    凌语芊则想起了好几年前的事,从第一次与贺熠见面,第二次他给她送来药酒,去北京时他全程陪伴她、开解她,结婚时他带她到湖边画画、谈心,生琰琰时他化妆成天佑的样子,伴她度过最艰难的分娩期,还有后来……其实,她当时就已感觉到一些微妙的情愫,只不过,由于他是贺煜的堂弟,她没深入去想,理所当然地认为那是一个小叔子对嫂子的关切,就像贺燿一样。

    “凌姐,假如他真的喜欢你,你会不会接受他?”褚飞忽然又问。

    凌语芊先是回神,紧接着,再次震住。

    “你犹豫了!当我问起你会不会接受尚东瑞时,你想也不想就否决,但这次,你犹豫,那代表你心中……”

    “不,没有!我刚才在想东西而已,才不是那样子的!”凌语芊总算晓得反驳出来,别开脸,不去迎接褚飞那双锐利精明的眼睛。

    出乎意料,褚飞也没再追问下去,转首看向阳台外,漫不经心地玩弄着手里的空酒杯,满面思忖。

    “对了,明天不用上班,不如我们去游乐场玩玩?”一会,凌语芊做声,转开话题。

    褚飞俊颜一怔,视线重返她的身上,点头,且催促道,“那赶紧去睡吧,时间不早了,既然出去玩,就应该尽兴一些,琰琰也会高兴呢。”

    提起心肝宝贝,凌语芊便也不再呆留,当他先行往屋里迈步时,她也紧跟上,然后,在卧室门口与他道晚安,进入室内。

    柔和的灯光笼罩着整个温馨的空间,大床那儿,小家伙睡得香甜,那恬淡酣然的小脸,让人打心里感到满足和欣慰。

    凌语芊在他身旁躺下,美目充满怜爱,静静看着他,稍会,当他主动朝她胸前靠时,她更是温柔又细心地将他软软的小身子搂紧,搂牢,内心那股幸福感愈加浓烈起来,很快便也进入了梦乡。

    可以出去游玩,最高兴的莫过于琰琰,从早上起床就一直笑个不停,去到游乐场更是手舞足蹈,欢乐不断。

    有褚飞陪伴,琰琰玩了很多以往玩不到的高难度项目,因而,这次的出游算是来北京这么久最欢乐的一次,傍晚离开游乐场,就在附近一所餐厅吃饭,琰琰意犹未尽,整个心思仍在那些游玩上,兴致勃勃地对褚飞道,“褚飞舅舅,那个遨游太空真是太刺激了,琰琰下次还想坐。”

    “行,不说下次,还有下下次,无数次,只要咱们琰琰喜欢,舅舅都舍命奉陪!”褚飞立刻答允,在他红扑扑的小脸上宠溺地捏了一把。

    琰琰即时兴奋地欢呼起来,凌语芊也会心微笑,芊芊玉手环住他的小肩膀疼爱一番后,抬起头下意识地往餐厅周围环视,不料被她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四目相对,像是刹那间全世界都停止了转动似的,就那样紧紧交缠,再也分不开。

    “是熠叔叔,妈咪,是贺熠叔叔耶!”琰琰也看到了,还不顾一切就直奔过去。

    凌语芊回神,本能地起身跟追,追上琰琰时,正好已经来到贺熠的桌边,除了他,桌上还有另一个年轻男子,长得十分好看,与贺熠不相伯仲,而且,这个男子看她的眼神,让她又是生起一种莫名的不自在。

    “熠叔叔,总算能再遇见你,你怎么都不找琰琰啊?”琰琰迫不及待地询问贺熠,紧接着拽住凌语芊的手,声音甚是急促,“妈咪,快,这次记得跟熠叔叔拿电话号码。”

    凌语芊俏脸又是一阵窘迫,愣愣地看向贺熠,但并没做声。

    “妈咪……”

    唰唰唰——

    贺熠已经拿出钢笔,在摆放餐桌上随时为客人准备的便签纸上写出一行字,递给琰琰,“这是叔叔的手机号码,下面是叔叔居住的地方,琰琰将它袋好。”

    琰琰赶忙接过,小脸难掩兴奋,对着电话号码大声念了一遍,然后,将它递给凌语芊,“妈咪,你放着,记得保存好,别弄丢了哦。”

    凌语芊本能地接过,本能地默念一遍电话号码,还有那个地址,直到感觉身侧再度传来火热般的注视,她才回过神来,拉住琰琰准备走开。

    小家伙却不肯就此分别,自顾对贺熠发出一个请求,“熠叔叔,琰琰可不可以跟你一块吃饭?琰琰不会花熠叔叔很多钱的,又或者,琰琰只跟熠叔叔搭台坐,饭菜妈咪自己点。”

    “琰琰……”凌语芊懊恼地喊出一句,更加不敢去看贺熠那边了。

    “熠叔叔——”小家伙仿佛没听到她说话,继续眼巴巴地瞅着贺熠。

    ------题外话------

    特别鸣谢:《蚀骨沉沦》再新晋一名解元大官:annechuan妞,撒花,欢呼!也谢谢其他妞们的支持,有月票就撒一下哦,紫紫想看到支持,想看到动力,想乐一乐,(*^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