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23 撩心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少顷,贺熠给出答复,冷漠严肃的俊脸开始浮起一丝笑容,“当然可以,熠叔叔请琰琰吃大餐,琰琰喜欢什么尽管点,叔叔都买给你!”

    “真的吗?谢谢熠叔叔!”琰琰即时笑颜逐开,迅速朝刚才的位置呐喊一声,“褚飞舅舅,你也快过来,咱们就在这边吃了,对了,琰琰要介绍熠叔叔给你。”

    终于,褚飞缓缓走近,先是瞧了瞧近乎抓狂的凌语芊,目光最后停留在贺熠身上,客气地打出招呼,“贺总你好,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

    贺熠回他的,却是淡淡一瞥,继续询问着琰琰想吃什么。

    但终究被凌语芊阻止了,她快速调整一下心情,重新拉起琰琰,柔声劝说,“琰琰,你看,熠叔叔有客人在呢,咱们别妨碍叔叔,回刚才的位子去,下次妈咪再带你约叔叔见面,好不好?”

    “这张桌子只有四只椅子,咱们要是加进来,就有五个人,明显不够,来,舅舅陪琰琰回去。”褚飞也附和道,说罢,直接将琰琰抱了起来。

    结果,琰琰乖乖依从了,从褚飞肩膀探出小头颅,与贺熠道别,“熠叔叔,琰琰回去给你打电话,下次再约出来吃饭哦,还有另一个帅哥叔叔,我们不打扰您了,幸会!”

    褚飞和琰琰已经慢慢走远,凌语芊也急切切地冲贺熠略微福下身子告别,低着头,回自己的座位去。

    接下来,她心情再也无法平静,总觉得贺熠在盯着她,于是无法克制地心慌意乱。

    祸不单行的是,琰琰虽然回到这边座位,却不时地跟那边打招呼,害她不得不硬着头皮跟从,每次都对上贺熠复杂深邃的眼眸,整个人又是浑身不自在,六神无主。

    “凌姐,淡定,平常心!”褚飞不停低喊着她,且不断往她碗中夹菜,“吃东西吧,吃东西可以分散注意力。”

    凌语芊回他讷讷一笑,照办了,接下来,把琰琰托付给褚飞照顾,她则一直低着头猛吃,熬到琰琰吃饱了,她刻不容缓地结账,总算能离开这个令她俨如热锅里馒头备受煎熬的地方。

    至于贺熠那边,佳人已去,他的注意力也开始收了回来,看着眼前纹丝不动的美食,俊颜满是复杂深沉的思绪。

    轩辕彻星眸闪烁,若有所思地瞅着他,片刻,意味深长地问道,“你确定她没变?”

    “当然!她只是还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而已。”明明是百分百的笃定,奈何说出口的语气有那么点虚,他潜意识里也信心不足了。

    轩辕彻给他一个同情的眼神,解释,“我是指,她的性格变了,而非对你矢志不渝的爱。你说过她是个温柔体贴的小猫咪,但我怎么看都觉得她是个小野猫,从她见到你,就没给过你好脸色看,竖眉瞪眼的,要么就是,你被你那‘堂弟’骗了,她和他关系并没好到那种程度,否则怎会这样子。”

    贺熠沉默不语,眸间再度掀起了惊涛骇浪。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她果然长得国色天香,那五官,那身段,那气质,除了我之外,我想这个世界上的男人极少能不着迷,难怪你会对她念念不忘……但也因此,太会招蜂引蝶,这护花使者一个接一个的,条件都挺不错,还老少咸宜……”

    “别废话了,吃你的炸弹吧!”贺熠越听,内心越觉得烦躁,迅速夹起一大块甜酸炸蛋,快准狠地塞进轩辕彻的口中。

    轩辕彻即时涨红了脸,废了好大力气总算把梗在嘴中的炸蛋吃下,不满直嚷,“喂,兄弟,就算你知道我喜欢吃炸蛋,也不应该这么来的,你这是要拿我的命吗?我可提醒你,我挂了的话,你的日子也别想好过,别忘了是谁在帮你忙,你才得以一次次地见到你的小猫咪。”

    贺熠没好气地瞟了他一眼,但还是端起开水,递到他面前,“好了,喝点水吧,大恩人!”

    轩辕彻俊颜又瞬时绽出一抹邪魅狂狷的笑,接过水杯咕噜咕噜大喝几口,慢慢缓下气来,表情也恢复严肃,一本正经地道,“你刚才把电话给她们就好了,干嘛还把地址给了,你这是让你女人去找你吗?虽然我能帮则帮,但也不是万能啊,故最主要还是你自己适可而止才行。否则惊动到我三叔的话,我怕你所有的福利都会被抽走,上次你跟踪她们一天一夜就已经引起三叔的怀疑和微词,这次要是再有别的意外,我也帮不了你啦……对了,兄弟,你实在想要,去找个小姐吧,要不,把小媛叫回来一下?她最近没什么任务,估计能走开几天。”

    贺熠眸色变得更沉,俊美的容颜也更换了无数次表情,许久后,淡淡地应了一句,“你放心,我自有分寸。”

    “自有分寸?确定?”

    “确定!”

    “行,那我信你。”

    对眼前这个好兄弟各方面的能力,轩辕彻从没怀疑过,只要他说自有分寸,他就放心,因为,在过去那一年多,不管形势有多严峻,情况有多糟糕,好兄弟都能在最后关头化险为夷,故他相信,这次也不例外。

    当然,他还是忍不住为好兄弟感到难过和怜悯,在特训营的那条路,相当不好走,而接下来的路,恐怕是有过无不及吧,好兄弟他,能安然无恙地走到尽头吗?又或者,半途就被毁得体无完肤?甚至乎,连命也搭上?

    爱情,真是个磨人的东西,不过话说回来,自己又何尝不是被这鬼东西折腾到了?

    想着想着,一个久违的倩影陡然跃上轩辕彻的脑海来,胸口猛地剧烈跳动了一下,带出了一股疼,痛的感觉!

    一时间,彼此静默,哥俩都不再吭声,咀嚼食物的声音,逐渐响起……

    夜雾降临,大地归寂,才八点多,凌语芊就带琰琰上床睡觉了。

    今天出去玩了一天,小家伙着实累了,然而,躺在棉花般柔软的云床上,他那纯澈无暇的大眼睛却骨碌骨碌地转个不停,愣是不肯入睡。

    “妈咪,你真的没生熠叔叔的气吗?”他仰着小脸,盯着凌语芊,问出这句今天不知问过多少次的话。

    像前些次那样,凌语芊莞尔一笑,点头,“当然!你没看到妈咪已经把熠叔叔的电话号码都保存起来了吗。”

    “那咱们什么时候和熠叔叔见面?对了妈咪,不如你请熠叔叔来家中做客吧,上次咱们去叔公叔婆家里,他们做了很多好吃的给琰琰吃,你不妨礼尚往来一下?”

    HO——

    听及此,凌语芊忍不住噗笑一声,俏脸定了定,问道,“琰琰似乎很喜欢熠叔叔?”

    “当然!”

    “为什么?”

    为什么?

    “喜欢要有理由吗?琰琰也不知道为什么,但琰琰就是喜欢他!看到熠叔叔,就像看到爹地一样!”

    最后半句话,将凌语芊脸上的笑容凝住了。

    “妈咪,你说熠叔能不能当琰琰的爹地?”小家伙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人震惊。

    凌语芊下意识地伸出手,捂住他的小嘴巴,“别乱说,这话,琰琰不能别再说了知道吗?”

    “为什么?难道妈咪真的喜欢那个海龟叔叔?可是,琰琰宁愿熠叔叔当爹地也不要海龟叔叔!”

    呃——这小子,今天怎么了,打自在傍晚见过贺熠之后,话题就一直围绕着贺熠,压根不懂她这个妈咪却是多么的烦恼,如今,竟然还说出这样的话。

    “对了妈咪,电话号码呢?不如我们现在打给熠叔叔,问他几时有空,能不能带琰琰去游乐场玩。”小家伙让人震惊的举动依然没有停止,还在不断升级,说罢就爬了起来。

    凌语芊急忙按住他,脑子飞快打转,继续哄着,“琰琰,你不记得了,叔叔刚才在陪客人呢,现在一定还在忙,我们别打扰他。”

    “现在已经晚上了哦。”

    “但对生意人来说,这不算晚,妈咪不也经常试过很晚都在应酬吗,所以,乖,做个体贴的好孩子,明天吧……明天妈咪再打给他。”

    小家伙一直谨记着要当个不惹妈咪生气的好孩子,听到凌语芊这么解释,自是乖乖依从了,但依然不忘叮嘱道,“那妈咪记得明天联系熠叔叔哦,对了,不如等琰琰睡醒,妈咪再打过去?这样琰琰正可以跟叔叔聊聊。”

    凌语芊抿唇,答允,重新安顿他躺下,“来,睡吧,早睡早起。”

    “好!”小家伙总算肯闭上了眼,小手儿也慢慢摸索到凌语芊睡衣的纽扣上,这个习惯,打自他两岁起就有了,一直持续到现在,起初凌语芊会阻止他,但他压根不改变,她于是作罢,心想反正他再大点,自己一个人睡了,这习惯会戒掉的,再说,他这样的举动,让她感觉到他对她的依恋,心里特么的踏实。

    不久,琰琰已经睡过去,凌语芊却毫无睡意,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回想起了今晚的情景。

    有时候,事情的发展真不到人来决定或预料,想不到会在饭馆碰上他,更想不到,他会那么冷漠,一声不吭装酷也就罢了,还用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看她,这不摆明了让她不自在吗?

    还有,他身边那个男子,也挺古怪的,眼神虽没贺熠的狂热,但也是耐人寻味的,她总觉得,那个男子认识她,至少,知道她,了解她!他和贺熠是什么关系?两人坐在一起,真的很登对,简直就是同一个圈子的人,而且,他们无形中流露出来的气概,表明了他们的关系应该匪浅,是生意场上认识的朋友吗?又或者,以前官场上的同僚?那个男子,气质很复杂,非但有着商人的气质,还有一种军人的气派,那种军人气派,比贺熠还浓烈,似乎与生俱来。

    当然,最让她头脑和混乱的,还是琰琰对贺熠莫名其妙的喜爱,特别是那句——想贺熠当爹地的话。

    真是个傻孩子,也不知道他怎会有这种想法,从小到大他很少对人有这种信赖,就算之前高峻、野田骏一等人也没让他萌生过这种潜意识里的追求,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血浓于水?因为贺熠是他的堂叔,体内都流着贺家的血,以致产生这种念头?但其实,这更是不可能的!就算她将来真的会嫁人,也不可能是贺熠,贺熠和贺煜的关系,注定了那是不可能的事儿。

    不过,凌语芊清楚,“爹地”可以不是,但见面还是得有,吃饭也是跑不掉的。琰琰有个特性很像她,那就是执着!就算小家伙乖巧懂事,当场作罢,过后他必然念念不忘,而她,总不能每次都找借口拒绝的,毕竟这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吃顿饭,见个面,多么容易的事儿!

    所以,还是速战速决吧!

    凌语芊伸手到额头,用力揉了一圈,舒缓一下神经,继而小心翼翼地下床,拿到手机,还有贺熠写给琰琰的那张纸条。

    她没立刻拨出去,而是先盯着上面的电话号码看一遍,然后,是地址。料不到,他连地址也一起给了,那么,他还是挺欢迎琰琰的?

    想到此,凌语芊沉重的内心又舒坦了不少,深呼一口气后,在手机里输入那组电话号码,拨打出去。

    嘀——嘀——嘀——

    一下,两下,三下,四下,电话响了五下之后,总算接通,正是他的声音,低沉,浑厚,对了,她觉得,他的声音有点儿变了,虽然还是很好听,但就是跟以前有点儿不同。

    情况不容她多揣测,听到他喂的一声后,她也急忙结结巴巴地道,“是……是我。”

    “谁啊?”

    哎哟!他……听不出她的声音?拜托,她都认得他的声音呢!

    “搭错线了?”这男人呐!

    “是我,语……凌……语芊。”

    电话那头,瞬间静默。

    “喂,你……还在吗?”凌语芊忍不住又喊了一句,该死,她手指竟然在颤抖,她干嘛要抖呢,打个电话而已,又不是遇上杀人魔。

    “什么事?”很冷,很淡的语气。

    凌语芊不自觉地咬了咬唇,直到那边传来一丝不耐烦的意味,才又赶忙道,“那个……是……是这样子的,琰琰……琰琰想和你见面。”

    “哦!”

    哦!他就只回了一个哦字?她记得,他对琰琰还是挺热情的,如今听到她这样说,就算不表示高兴,也总该问一句时间和地点吧。

    凌语芊想想就觉得委屈和尴尬,直想挂断电话,但转念一想还是忍下去,继续问,“那你大概什么时候方便?”

    “现在。”

    现在?这……都九点多了呢!切!

    “我给了地址的,你过来吧。”男人接下来的话,更是让人目瞪口呆。

    现在过去?他这是叫她过去吗?可是……她不禁怀疑,他是不是在梦游,根本不清楚她具体是在说什么!

    “不来是吗?那挂了。”

    “喂——”凌语芊本能地急喊一声,可又由于不知道该说什么,接着便讷讷地道出一句“晚安”,挂了电话。

    握着手机,她反复回想刚才的情景,喉咙想被什么东西卡住似的,几乎喘不过气来,心里也是特别的难受,可恶,他怎么变成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到底还是不是贺熠!

    半弧形的眉儿,几乎要皱成了半圆形,思绪也越来越混乱,凌语芊不禁将手机重重地往床头柜上一搁,爬上床,用被子蒙住了脸,可稍后,又掀开,再次下床,更衣,走出卧室。

    褚飞正在客厅里看着电视,见到她一身外行服,不由错愕。

    “公司有点事,我得回去一趟,你帮我看着琰琰。”凌语芊边说,边拿起车匙。

    褚飞也迅速站起身,疑问,“有什么事?很急吗?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用,你在家看着琰琰就行了,我去去就回,不会很久的。”凌语芊已经走到玄关处,换好鞋子,给褚飞留下一记拜托的眼神,且示意他不用担心她,然后,出门。

    娇小玲珑的奔驰轿车在宽阔的道路上稳速驰骋,凌语芊整颗心随之翻腾不断,脑海依然被某人占得满满的。

    是的,她得去找他谈谈,单独的,面对面的,问清楚那些事情,否则,她再这样被折磨下去难保证不会疯掉!

    怪男人,真是个古怪的男人,想不到,他是个这么古怪的男人!

    怪男人,贺熠,贺熠,怪男人!

    她大脑里,就这样轮流闪现着这两样东西,直到抵达目的地,按下门铃,眼前出现那张再熟悉不过的人影时,她杂乱无章的神智总算有了些微归位。

    看到她,他眼中掠过一抹异样的光芒,但很快,眼神恢复灼热,薄唇紧抿,直勾勾地盯着她。

    ------题外话------

    谢谢妞们的钻石,月票和评价票!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