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言情小说 > 蚀骨沉沦 > 024 狂肆如狼,满室旖旎

024 狂肆如狼,满室旖旎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看最快更新

    凌语芊又是暗暗深吸一口气,极力维持淡定地道,“我……能进去吗?”

    火热的眸子,阴沉沉地继续盯了数秒,拦在门上的手臂忽然也缓缓移开,可那高大伟岸的身躯,依然如大山一般,纹丝不动地伫立原位。

    这……这算什么嘛!

    看着他与大门之间那点儿空隙,凌语芊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默默掂量自己能否在不碰到他的情况下进内,然而看来看去,都觉得不可能。

    “你……你……”她结巴出声,舌头都快要打成结了,见他还是无动于衷,不得已之下,唯有硬着头皮,尽可能地蜷缩着自己的身子,像是匍匐在异常窄小的山洞内一样,一番精神折磨过后,总算走了进去。

    富丽,堂皇,豪华,气派,充满男性的阳刚!

    这是凌语芊踏进屋子后立即萌生的感觉,但紧接着,被一股难闻的气味皱起了眉头。

    酒?

    不错,那是酒的味道,异常强烈,浓厚,客厅的茶几上就摆满了很多空酒瓶,至于他本人,她这也看清楚,他面色微红,眼神散涣,正是喝醉了的迹象。

    “想喝什么?”他总算开口了,伴随着酒气逸出。

    “不用了,谢谢!”凌语芊下意识地婉拒,见他靠得自己很近,她指了指沙发,“我能坐下吗?”

    “当然!”贺熠接着应,在她坐下之后,他也在她身边坐下。

    凌语芊瞬间震愣,而且,全身毛孔都竖了起来,刚才从他身边走过的那种颤栗感,再次来袭。他……他不是应该坐在她对面的吗?她就是想彼此隔开让她感到莫名压迫感的形势,才主动提出坐下的,谁知结果……

    “不是不来吗?怎么又改变主意了?”高大的身躯再往她挪动几寸,他的衬衣下摆已经碰到她的衣服,嘴里喷出来的热气,也似有似无地洒到了她的面颊上。

    凌语芊顷刻又是一阵不自在,本能地歪了一下身子,正想着如何是好时,却见他已经主动站起身来,到对面的沙发坐下。

    吁——

    凌语芊下意识地呼出一口气,迎着他狂热不减的眼眸,她依然难掩心颤,导致说话也结巴不已,“我……那个,我见过四叔和四婶,他们把你的实际情况告诉我了,与你说的不一样,你为什么蒙我?还有,为什么辞掉检察官的工作,就算你不甘心,你还是可以再争取的……”

    “怎么争取?别忘了,大哥是被国家处死的。”不待她说完,他冷不防地哼出一句,语调冷冷的,暗黑的鹰眸对她发出嘲弄的神色。

    凌语芊胸口即时一痛,同时,隐约有所明白,莫非他就是因为这个缘由对国家心灰意冷,不愿再为国家效劳,趁着这个被陷害的机会,索性辞职不干了的?

    想到此,她按住心痛,往下问,“那……你又是怎么和美国ACE集团搭上的?还短短时间内就成为他们中国分部的执行总裁?”

    他没有再回应,继续高深莫测,一瞬不瞬地瞅着她。

    凌语芊别了别脸,少顷,接着说,“对了,这些事,元宵节那晚你咋不和我实说?还有,你为什么那样……那样对我?”

    他还是不吭声,还是恣意地盯着她看,让她感到极可恶的!

    早知道,她就不来了!她早该猜到他这样的,不是叫他怪男人吗,故他又怎会告诉自己这些,假如他还是以前的贺熠,早就主动跟她说了,根本不用等到她找上门!

    许久都得不到他的回应,凌语芊内心越来越沉,又因为他那莫名其妙的注视而心慌不已,于是决定离去。

    反正,管他呢,管他怎样都不关她的事,他又不是她的谁,就算曾经对她好,也都过去了,如今他已经变了,变得阴晴不定,变得难以捉摸,再也不是她能探究的,而且,她没必要去了解!

    “我……走了,再见!”

    匆匆留下一句话,凌语芊毅然站起身来,低头往门口走。

    然而,她才迈出几步,背后猛然像是狂风来袭,下一秒,她的手臂传来隐隐一痛,被他抓住了!

    “你……你要干嘛!”她边问,边回头,抬起脸去看他,却不知自己和他距离如此之近,她的头顶几乎要碰上了他的下巴,脸庞与他的也是那么的近,她都能深刻感觉到他嘴里喘息出来的热气了。

    “你要做什么?”嗓音比先前平缓了一下,凌语芊下意识地挣扎,试图从他手中挣脱出来。

    奈何,他把她抓得牢牢的,眯着眼,高高在上地睨着她,片刻,紧抿的薄唇缓缓吐出几个字,“不是来约我和琰琰见面的吗?怎么就走了?”

    见面?

    对哦!

    她竟然忘了这个!

    可是……他这怪模样,她还要和他再见面吗?

    “你呢,又是怎么跑来北京工作的?还有,短短一年多就爬上总监的位子,不容易吧?”他继续道,语气有点儿嘲讽。

    凌语芊胃里即时涌上一股不舒服,他这样的眼神,这样的语气,让她想起那些诽谤中伤她的人,难道,他也认为,她是靠什么爬上这个位置的。

    “那个尚弘历,似乎很器重你,还有那个尚东瑞,看来你魅力不少,必定下了不少功夫,才把他们父子两收服了吧。你,果然厉害!”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罢,他散涣的眼眸倏然飞过一抹寒光,大手一推,把她推到旁边的墙壁上。

    凌语芊惊呼,意识到他想做什么,顿时更是心惊胆战,气急败坏地娇喝,“喂,你要做什么,放开我,你不能这样。”

    “为什么不能这样,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像你这样的尤物,更足以勾魂夺魄,令男人神魂颠倒……”

    他……他说什么啊,他的说话方式怎么变成这样,他以前都不是这样的,凌语芊思忖间,感觉脖子一阵冰凉,瞬时间,又是浑身僵硬。

    他……他竟然把脸埋在她的脖子上,那湿热的感觉,是他伸出舌头吻她,还有,他的手,直接袭上了她的胸前。

    “贺熠……”

    “好甜,真甜,与我想象中一样,像只草莓,不,像只葡萄,也不对,是蜜桃,对的,是水蜜桃,汁液充沛,芬香馥郁,甜美勾人。”他自顾低吟着,细细啄吻着她娇嫩的肌肤,温热的嘴唇一下又一下地烤炙着她敏感的肌肤,同等温热的大手,也开始在她胸上……了起来。

    天啊,这男人!

    凌语芊再也不敢呆愣,奋起力量抗拒挣扎,边扭动身子边叱喝,“放开我,住手,贺熠,你疯了,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你二嫂,是你二哥的妻子啊!”

    “二哥的妻子?你还记得你是我二嫂吗?我以为你已经忘了我二哥呢,你看,明知我二哥喜欢直发,你却把头发给烫了,明知我二哥想把你藏在家中,你却抛头露面,去让那些男人垂涎你的美好,所以……哼!”他嗤笑,勾唇,对她冷嘲热讽地睨了一眼。

    凌语芊则更是说不出的恼羞成怒,果然是个疯子,疯言疯语的,她真后悔自己来,早知道他是这样的疯子,她应该不理他,管他适合当检察官或生意人,就算他弃政从商又如何?关自己毛事!

    想罢,她就生起逃离的念头,然而,他不让,强健的双臂如铁一般,配上他高大庞然的身躯,将娇小的她牢牢围困在他和墙壁之间,火热的嘴唇如猛兽般极具侵略性地摄住她的小嘴,龙舌直驱而入,狠狠地吻。

    “唔……唔……不要,放开我,住手,住嘴!”凌语芊奋力挣扎,使劲推着他的舌头,企图将它推出自己的口腔。

    可惜,她哪里是他的对手,她越是这样,越勾起他的兽性,不但强吻她,他的手忽然往下滑去,毫无预警地就那样……

    呼吸,加粗!

    疼痛,骤然!

    挣扎,剧烈!

    又痛又惊又羞又愤的泪水,唰唰唰地从凌语芊眼眶冲涌而出,疯狂滚落。天啊,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能这样!

    连绵不断的泪珠,晶莹而剔透,在凌语芊苍白的容颜汇成了两道小小的溪流,滑过她的面颊,从而,蔓延到他那正在贪婪吞噬着她小嘴的唇上,灼痛的感觉如触电一般,把他瞬间震醒,丧失的理智也迅速回归,侵犯的动作,停止。

    凌语芊继续泪如雨下,被浓浓的恐惧、羞愤和绝望包围着,好一会,抽搐颤抖的身子才逐渐得以平复。

    “王八蛋!禽兽!”留下一记带着无尽恨意的怒骂,凌语芊迅速转身,准备逃离。

    “别走!”他低喊,及时伸出手,拉住她。

    一股冰凉的感觉,即时在凌语芊的手腕生起,充满她的气味,提醒着她刚才她是怎么被欺负,整个人不禁更加羞愤难言,近乎崩溃,想也不想便低下头,在他手腕上狠狠地咬了一口,趁着他松开后,她夺门而出。

    空气里,骤然肃静,且更加冰冷,贺熠俊颜微怔,出神地看着大大敞开的门口,稍后,视线转到一直僵在半空中的手臂上,直盯着自己修长健硕的手指,脑海情不自禁地闪现出刚才做过的某一幕,心驰直荡漾着,他还似乎闻到了那种独特的香气,香气透过他的肌肤渗入骨髓,令他呼吸无法克制地加促,血液沸腾,结果,高大的身躯闪电般地冲进浴室,直接用冷水,将自己从头淋到脚,许久,许久……

    另一边厢,凌语芊开着快车疯狂奔跑公路上,极力想忽略或忘记刚才的情景,奈何她根本无法与大脑做抵抗,那令人悲愤的画面,像是播放电影似的,很清晰地,连绵不绝地,反复在她大脑涌现,还有那儿隐隐作痛的感觉,也无比深刻地撼动牵扯着她身上每一个细胞。

    大坏蛋,大色狼,怎么可以这样子,非但不经允许就强吻了她,还毫无预警地侵犯她最私密的地方,那么直接,那么干脆,那么急促,让人根本猝不及防,疯子,简直就是疯子!

    刚才,她不应该急着逃跑,应该狠狠地揍他一顿,最好,把他的手砍断,把那几根手指剁成肉碎,然后扔去喂狗!

    伪君子,人面兽心,魔鬼,卑鄙,下流,贱格!

    能喊得上的词语,凌语芊都在心中痛骂了一顿,可她还是无法克制泪水的滑流。

    这一年多,为了让自己坚强勇敢地带着琰琰活下去,她极少再哭,即便工作或生活上遇到极不如意、极为辛苦的难题,她也毅然咬紧牙关熬下去,可如今,因为这个大色狼,她再一次泪流成河,她甚至,使劲抓着自己的头发,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去登门找他,自己根本不应该与他有任何关联的。

    琰琰那边,虽然会闹,但终究是个小孩子,只要自己多哄一下,多分析一下,他也不至于太折腾,总之,都怪自己,被贺熠那禽兽给骗了!想他都变了,她又怎能用以前的标准看待他,又怎能奢望他和她继续成为好朋友!还有,琰琰没叔叔疼就没有呗,反正之前也是这么过来的,自己干嘛也贪心想多一个人疼琰琰!

    活该,凌语芊,你根本就是活该,都经历过这么多事,都已经这么坚强了,咋就看不透这些呢,鬼迷心窍吧,鬼使神差吧,中邪了吧!

    一路悔恨,一路痛恨,一路流泪,就这样回到了住处,她的样子,也把褚飞给吓到了。

    “凌姐,你怎么了?你哭了?发生了什么事?”他搂住她,惊诧又关切。

    “别碰我!”凌语芊还没法从刚才被贺熠侵犯中出来,下意识地大吼了一句。

    褚飞怔了怔,但也急忙松手,内心更加困惑,呆呆地看着她奔进卧室,接着又拿着衣服冲入浴室。

    白花花的热水,哗啦哗啦地从喷头洒出,连绵不断地打在凌语芊的身上,打在她最私密的地带,明明已经很干净了,她却还是使劲、用力地拭擦着,弄得她疼痛一波接一波,可就是不想停下,直到浴室的门传来强烈的拍打,她才清醒过来。

    “凌姐,你没事吧?凌姐,你到底怎么了?我很担心你,出来好不好,有什么事出来跟我说,我帮你解决。”

    他帮她解决?怎么解决?除非他能拥有让时光倒流的特异功能,让她没去找过贺熠,那就不用遭到侵犯。

    想罢,凌语芊又是忍不住失声痛哭出来。

    “凌姐,你快出来吧,天大的事,有我在呢,还有琰琰,你不能让他担心,小家伙很敏感,很早熟,他常跟我说,担心妈咪夜晚会哭,他不让自己睡得很沉,都会半夜醒来一次,等下琰琰说不定会醒了,看不到你,小家伙又要担心了,所以,你出来吧。”褚飞继续劝解,温润如玉的嗓音一下一下地飘到凌语芊的耳畔,令她悲痛慌乱的心平缓了不少。

    终于,她关掉水龙头,拿起毛巾抹干头发和身子,穿好睡袍,然后,打开门。

    映入她眼帘的,是褚飞担心而又松了一口气的样子,他下意识地侧开身子,让她出去。

    “发生什么事了?刚才在公司遇上谁了?尚东瑞吗?他……对你做了不该做的事?”根据凌语芊的反应,加上他的沉思分析,褚飞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凌语芊怔了一怔,但并没回答,只讷讷地道,“我没事,时间不早了,你去睡吧。”

    话毕,朝卧室走去,先是迅速关上门,下一秒,又打开,给被关在门口的褚飞打了一剂强心针,“我真的没事了,你别担心我,明早见。”

    房门再一次关上,她疲惫的身子抵在门背上,呆愣了一阵,接着走到梳妆台前,看着镜子里面失魂落魄的自己,脑子一片空白。

    “妈咪——”

    正好,背后传来一声呼唤,稚嫩的,软糯的,她回头,看到一张天真无邪、懵懂朦胧的小脸儿。

    褚飞真是神算,琰琰真的醒来了。

    “妈咪刚洗完澡吗?那可不可以过来,琰琰想抱抱妈咪,香香!”小家伙接着喊,语气透着期待和渴求。

    凌语芊不自觉地扬了扬唇角,缓缓走过去,屁股刚着床褥,琰琰马上就扑到她的怀中,用力吸着鼻子。

    “妈咪好香,琰琰很久没闻过妈咪这么香的味道了。”平时凌语芊都是等他睡着了才去洗澡,难怪小家伙这么说。

    凌语芊心弦即时被勾动,悲痛也瞬间减轻不少,紧搂住他,一会,随着他一起躺下。

    一阵子后,琰琰重新睡了过去,小身子依然紧贴在她的胸前,小手儿揪住她的睡袍。

    凌语芊也静静躺着,就那样疼爱地抱着他,时而,抬起手在他衣服上轻轻抚摸,摩挲,大约有一个世纪之久,久得她再也支撑不住,终阖上双眼,沉睡过去。

    事情造成的影响,并没因为过了一晚就消失,次日早晨起来后,凌语芊依然为此悔恨,纠结,但不想褚飞担心,也不希望被琰琰发觉,她极力掩饰着,直至回到公司,躲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才敢释放出这些愁闷。

    就在这时,尚弘历找她,跟她说,贺熠来了!

    听到这个名字,凌语芊仿佛被蛇咬了一口,整个身子瞬间绷紧、硬化,后尚弘历连续喊了几声,她才回神,下意识地道,“那个,董事长,我能不能不见他?”

    “嗯?不见他?为什么?这个项目是你负责的,你不见他谁见?”尚弘历吃了一惊。

    “不是还有王塑吗?”

    “哦,小塑刚好出去了,今天他要忙华海集团的计划。”尚弘历解释一下,注意力重返刚才的事上,继续纳闷地问,“小凌,你怎么了?那个贺熠惹到你了?”

    “呃,没,我……我这就去见他吧。”心知不可能的事,凌语芊便不再争取,再说,她不能让尚弘历起疑呢。

    尚弘历依然满腹困惑,但也不多问,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凌语芊继续握着话筒发着呆,一会放下后,开始整理资料,在不断深呼吸中,走出办公室,来到会议室。

    那儿,已经坐着两个人,正是贺熠,还有他的特助。

    记得第一次见面,她心不在焉,神思恍惚,第二、三次再见时,她则恢复了平常,而今,她又一次失常,满腔充满了怒火,双手捏得紧紧的,恶狠狠地瞪着他,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

    反观他,一如既往的淡定,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更仿佛,不认识她,只当她是一个合作的对象,直到公事谈完,稍作休息期间,他忽然支开他的特助。

    凌语芊不想再与他面对,在特助踏出门时,她也起身,不料,被他阻止!

    “别碰我!”凌语芊本能地喊了出来,声音相当尖锐,顺手拿起文件夹,重重拍打在他那蓦然按在她手背上的大手,结果,不但打到他,还打痛了她自己。

    皱着眉头,她咬牙忍住痛,心里则暗骂他一百遍。

    “昨晚的事,对不起。”他发出道歉,却面不改色。

    凌语芊愣了愣,怒气不减,对不起?一句对不起就行了吗?哼!呸!

    “忘记它,好吗?”他继续道,眼神一如既往的火热,“你不是说琰琰想和我见面吗?我今晚过去你那儿?又或者,你带他来到我住处。”

    “休想!”凌语芊总算回话,应得不假思索,“我们不会再见面!”

    空气里,瞬时沉默下来。

    凌语芊准备再走,他又阻拦,直接抓住她的胳膊。

    “放开我!恶心的男人,别碰我,否则,我喊了!”

    “喊什么?喊非礼吗?你也算是在生意场混过,也爬到了这么个位置,不会不知道生意场上一些风气吧?别忘了,我是你们的投资商,是你们的衣食父母!”

    哼,他这算什么话?不错,她出去应酬,偶尔也会碰到一些好色的客人,趁机吃她豆腐,但一般都是言语上,又或者只摸摸她的手,哪像他,直接就把手伸进她的……想着,昨晚那一幕就再次窜上脑海来,更多的怒火夹杂着羞愤也随之冒起,凌语芊再也顾不得其他,玉腿一抬,尖尖的鞋跟对准他用力地踹了几下,趁他松手之际,急速奔出会议室外,然后,直接去找尚弘历。

    “谈完了?事情都定下来了吧?”尚弘历首先开口,一脸喜色,看来,是为这次的投资顺利谈成而高兴的。

    凌语芊本欲说出口的话,因此卡在了喉咙,俏脸失神,呆看着他。

    尚弘历与她相视片刻,意有所指地安抚出来,“生意场上难免有些坏习气,你自身条件好,自然无法避免这种事,但只要不太过分,就忍耐忍耐吧,也不相干的。”

    看来,洞察秋毫的他已发觉到一些蛛丝马迹,但也仅止表面上的,很明显尚未知道凌语芊昨晚被贺熠那般侵犯。

    紧接着,他忽然拿起一份资料,推向凌语芊,“对了,这是他的一些资料,兴许对你有帮助。原来,他之前当过检察官,后来下海了。”

    根据尚弘历的习惯,一旦决定合作,他会大概调查一下对方的来历背景,资料上的信息,虽然详细,但也没什么特别惊震的。

    “你之前说过觉得他像你认识的一个人,现在呢?确定是不是他?”

    凌语芊身体微微一僵,视线从眼前的资料抬起来,望着他,摇头道,“不是他,之前认错了。”

    “哦,行。那接下来,你继续努力,这次的合作算比较大型的,年底的花红,你等着收个大封的啦。”尚弘历也不继续探究,话题回到工作上,予她赞赏。

    凌语芊讷讷地笑了笑,辞退,准备回办公室,不料途中碰上尚东瑞,确切来说,是尚东瑞特意找她的。

    “小芊芊,送你!”一束红玫瑰,娇艳欲滴,芬香逼人。

    可惜,她最爱的,是紫罗兰。

    “公司附近新开了一间意大利餐厅,中午一起去试试看?”

    先送花,再提出共进午餐,这经典的泡妞二部曲,尚东瑞真是百用不厌!

    凌语芊却是无心留恋,厌烦地拒绝出来,“不去了,你要去自己去吧。”

    尚东瑞俊脸随即一囧,虽说佳人一直没给过他好的回报,但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绝情,他那火热火热的心,瞬间就刺痛刺痛起来,想起某件事,不禁问了一句,“是不是那个贺熠惹你了?那王八蛋兔崽子,吃你豆腐了?”

    凌语芊怔了怔,不吭声,重新迈起了脚步。

    尚东瑞更肯定了心中的猜想,急忙挥动长腿,紧跟上,“小芊芊,你别怕,别烦,哥这就去帮你收拾他,敢欺负哥的小宝贝,哥不砍断他的手不姓尚!不过,你也不能因此拒绝哥,哥是哥,他是他,你要是因为他而迁怒于哥,哥岂不是好无辜……中午一起去吃饭吧,咱们去吃好吃的,吃饱了才有力气对付他,小芊芊……”

    “够了!尙东瑞,你烦不烦啊!”凌语芊出其不意地吼出一声,不但她再次止步,尚东瑞也即时被震到了。

    “就因为有条件,觉得自己有那个资格,便随意欺负对方,不管对方有没有允许和愿意,这就是你们男人一贯的卑劣手段吗?是你们觉得天经地义的事儿吗?尙东瑞,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爱你,我也不想你爱我,一百个不想,一千个不想,一万个不想,你是男人的话,还有点自尊的话,离我远一点,不,别再出现我的面前,好吗?算我求你,别再像个小丑似的在我面前蹦来蹦去,那表演,很傻,很低劣,很恶心,我看着好累,好讨厌,你知道吗!知道不知道!”

    由于内心饱含痛苦煎熬与折磨而爆发的话语,就此不经思索,一股劲地发泄出来,凌语芊说得毫无意识,却是把尙东瑞伤得体无完肤。

    那张总是挂着吊儿郎当表情的俊脸,瞬间呈现一片惨白的颜色,高大的身躯也像是被飓风狂扫过似的,摇摇欲坠,他的心,更是痛得要拿了他的命似的。

    小丑……

    呵呵,原来,他在她心中,一直是这样一种角色,他那么不顾一切地对她好,在她看来,却像是一个傻蹦傻跳的小丑,表演低劣,令她感到恶心和厌恶。是啊,为了追到她,他连自尊都抛了,他早就没有自尊这个东西。

    尙东瑞,你真失败,以前是各色美女、八国联军任你挑选,如今,为了一个女人,你的自尊被踩在了脚底下,你的心,被一刀一刀地埚着呢,滴着血,痛着呢!

    捂着胸口,他满眼的难以置信和悲痛欲绝,定定地望着她,那张冷然决绝却永远都那么美丽迷人,即便是现在,还是让他无法克制地着迷的容颜,好半响,终于收起依依不舍的眼光,像只受了重伤的豹子,负伤而去。

    凌语芊意识已经慢慢恢复,也逐渐明白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心里头不禁一阵一阵的揪疼,内疚之情如波涛汹涌,她欲回头喊他,跟他道歉,可终究,她没有这样做,只呆呆地站立着,感觉着他越跑越远、彻底地消失,她便也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抬步继续朝办公室方向前进。

    不过才走出几步,一个人影猛然冲了过来,当她抬脸想看看怎么回事,却见一道凝聚着无限力量的阴影对着她当头劈下,一阵清脆的响声中,一个巴掌狠狠地甩在了她的脸上,火辣辣的痛,骤然袭起!

    紧接着,是义愤填膺的辱骂。

    “长得美就了不起吗?有勾引男人的本事就了不起吗?你在外面爱怎样把那些客户哄得贴贴服服是你的事,但我尚若欣的弟弟,是你能糟蹋的吗?是你一个靠张开双腿任人骑的贱货能糟蹋的吗!”

    忽然冲来打她的人,是尚若欣,尚弘历的大女儿,也即尚东瑞的大姐,担任公司财务部总监,今年41岁,离异,有个十七岁的女儿。

    记得第一次见尚若欣,是发工资那天,尚若欣出其不意地来到她的办公室,趾高气扬地看着她,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收到这么丰厚的薪水,打算怎样犒劳自己?毕竟,张着腿被鬼压也不容易。”

    一开始,她还一头雾水听不懂是啥意思,渐渐地,看到尚若欣眼里射出的鄙夷轻蔑之色,便也隐隐明白过来,尚若欣与公司某些长舌妇一样,认为她是尚弘历的小情人!

    “你最好认清楚自己是什么角色,别给我耍花样,否则,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留下第二句话,尚若欣就走了,再次与她面对面时,是她升为企划部总监,尚若欣又出现在她面前,依然充满鄙夷、轻蔑,还有丝丝恨意,继续对她说出一些侮辱和警告的话语。

    至于第三次找她,则是尚东瑞开始追她的时候,尚若欣什么也不说,但眼神是恨不得把她吃掉的样子。

    而第四次,今天,竟然是直接掌掴她!

    可是,凭什么啊,以前,尚若欣出言侮辱,她可以不理,如今,这狗眼看人低的女人都出手打人了,她还要忍下去吗?!

    “听说你又谈了一个投资,那个ACE的,挺好,我们很高兴你能为公司争取到效益,可是,别扯上我弟弟,你为了得到这个投资,夜晚怎么任那个贺熠上都是你的事,但你不该迁怒到东瑞的头上,不错,他是傻,而且,他简直就是脑子进水了,否则怎会不顾一切地爱上你这个贱人?你非但贱,还冷血,我尚若欣活了四十个年头,第一次见到你这么一个黑寡妇!害人精!”打过之后,尚若欣继续痛骂,毋庸置疑,她是疼爱尚东瑞的,而且,很疼,很爱,想到自己弟弟那任人践踏的尊严,她就恨不得将凌语芊碎死万段。

    然而,杀人终究是犯法的,而且,凌语芊尽管再贱,能帮公司赚到钱是铁一般的事实,种种情况不容她干掉凌语芊,故她只能在言语上疯狂攻击,好让自己好受一些!

    “小贱货,我给你一个建议,下辈子投胎,要是再想当个任万人骑的妓女,记得小心点,别再弄个野种出来,他长大后,得知自己有个当妓女的母亲,得知自己这一切荣誉都是靠他母亲被人压换取的,你想,他还会高兴吗?会以你为豪吗?不会,他只会觉得恶心!只会痛恨你,让他在同学和朋友面前抬不起头……”

    “啪——”

    尚若欣正骂得欢,骂得起劲,冷不防地遭到一记痛打,是凌语芊,回了她一巴掌!

    速度比刚才她打的还快,力度也比刚才有过而无不及!

    “这巴掌,是还你刚才赏我的!”凌语芊沉着脸,咬牙切齿地低吼出来,“不错,我就是长得美,可我,从没勾引过谁,我来这间公司,是你父亲很有诚意地邀请我,至于你弟弟,是他主动追我,没人压迫他们,所以,闭上你的臭嘴!”

    “你……”

    “你没亲眼看过的东西,就人云亦云,泼妇骂街,这就是一个剑桥心理科毕业的人该有的素质吗?是一个豪门名媛该有的品味吗?另外,有钱就了不起?生在豪门就了不起?你再怎么看不起穷人,也没资格任意诽谤我,我凌语芊,非你一个依靠祖荫而轻松得到高位能任意诽谤与侮辱的!从这一刻起,尚若欣,你滚出我的视线!”留下一记极为痛恨的瞪视,凌语芊怒气腾腾地从尚若欣面前越过,快速奔回自己的办公室,而关上门的那一刻,眼泪夺眶而出。

    尚若欣,你凭什么这样!假如你不是生在尚家,不是尚东瑞的女儿,你还能这么嚣张妄为,还能这么趾高气扬,这么任意践踏我吗!我得到的每一个成绩,都是靠我辛苦努力得来,我的心,比你还高贵,我的爱情,比你还纯真,所以,你没资格这样说我,更没资格打我,如果贺煜在,你一定有多后悔曾经这样对我!

    贺煜……

    她霎时更想念他,想念他在她受到欺负时,不顾被人闲话,即便手段是犯法的,也要狠狠反击惩罚那些人。

    贺煜,我又被人欺负了你看到吗,你快回来吧,回到我的身边,那样我就再也不会被她们欺负,被她们这样侮辱!我才没跟那些客人上床,也没跟尚弘历怎样,我凌语芊的身体,依然是清清白白的,全身上下都只属于你,只对你有感觉,只有你才能碰的,其他的人,他们休想,休想!

    接着,她又无法自控地想到昨晚的事上,想到被贺熠侵犯的那一幕,眼泪不禁更加挥如雨下了。

    不对,那片宝贵的芳土,好像不再仅属于贺煜,已经被……被……

    哇——

    她伏在办公桌上,大声嚎哭出来,昨晚积累的委屈和羞愤,还有今天积累的愤怒等等,各种情仇一并爆发,通过痛哭和流泪全都发泄出来了。

    时间,一点点地过去,她的情况却没丝毫的好转,直到内线电话突然响起,秘书跟她禀告某合作项目的代表来电,她才得以消停。

    通完电话,心情也平复了些许,她一动不动地窝在办公椅上,依然沾湿着泪珠的双眼毫无焦点地看着前方,又是一会过后,彻底从中出来,抹了抹脸,甩甩头,把一切不愉快的思绪抛开,投入工作当中,停下来时,已是下午5点多。

    她伸展一下酸麻的四肢,起身走到窗口那,吹了一会风,准备回到办公桌时,被摆放一旁的鲜花吸引得停止了脚步。

    ------题外话------

    知道审核严,已经写的很清新,但还是卡住不给过,昨天周末碰上责编休假,只能等到今天她们上班了再帮我处理。嗷嗷~~